明星吸毒、嫖娼之后,是否还要“痛打落水狗”?

作者 | 刘杰 华东政法大学

来源 | 智合东方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智合立场

▃▃▃

 

 

 

去年以来,各种明星的违法、犯罪丑闻成为社会热议的焦点,然而,在聊天八卦之后,我们应当警惕,司法、行政机关以及媒体向社会公开这些行为是否侵犯了个人的隐私权?违法、犯罪经历也属于行为人的隐私范畴,然而,是否享有隐私权、是否受法律保护则要视是否侵犯了公共利益为标准。对于吸毒、嫖娼这样不涉及公众利益的违法行为,进行相对应的法律惩罚之后,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公布于众,进而“痛打落水狗”。

 

一、引言

2014年以来,从薛蛮子、李代沫到柯震东、房祖名,从黄海波到高峰,再到最近的王学兵涉毒。嫖娼、吸毒、斗殴等形形色色的明星违法、犯罪行为见诸报端,成为社会热议的话题。民间更是调侃,这些涉嫌违法、犯罪的明星可以拍一部大片——“监狱风云”。这些涉及违法的明星,不仅受到了我国法律的惩罚,同时,也受到社会舆论的极大道德责难。然而,我们在茶余饭后调侃这些明星糜烂生活之际,也不得不反思,像嫖娼、吸毒、故意伤害这样的违法、犯罪是否属于个人隐私?我国法律中对个人隐私权的保护是否应该承担更多责任?

 

 

二、隐私权法律保护之我见

古代社会是相对没有隐私权可言的,在物质资源极具匮乏的时代,生存是人类首先要解决的问题。而在人类社会渐渐不再为衣食住行犯愁之时,精神世界的满足就成为人类所追求的目标。而这一点集中体现在法律发展过程中对隐私权的越来越重视。从隐私观念的形成到隐私权的确立,可谓是人类发展过程中越来越重视自己精神层面社会生活的表现。

我国宪法、民法、刑法等法律法规中都有明确规定保护公民的隐私权。如我国《侵权责任法》第2条就规定,侵害民事权益,应当依照本法承担侵权责任。其中“隐私权”被明确写在了本法所保护的范围之内。而《刑法》中对于个人信息、通信、住宅的保护其实质也是对个人隐私的保护。然而,隐私权所保护的系隐私,但何谓隐私,法律中并没有明确规定,实践中界定起来则是十分困难。关于隐私的界定,理论上存在“信息说”、“秘密说”、“个人私事与个人领域说”以及如国外将隐私权抽象地概括为“私人生活安宁不受他人非法干扰的权利”。尽管对于隐私的定义在存有很大的争议,但是一般通说观点认为隐私是指人的与公共利益、群体利益无关的,不愿他人知道或他人不便知道的个人事务,不愿他人干涉或他人不便干涉的个人私事和不愿他人侵入或他人不便侵入的个人领域,这种通说观点还是能被较广泛地接受的。那么,我们下面来解决这些问题:

| 1. 违法、犯罪的经历

是否受隐私权法律保护?

首先要解决的是隐私是否包含违法、犯罪的经历。笔者认为,隐私是一种客观事实,无论隐私的具体内容是什么,有无违反法律或者道德,隐私都是客观存在的。而通常行为人所不愿意别人知悉的隐私,也明白为社会主流价值观所不认同。因此,违法、犯罪的经历更可能成为主体所不愿公布的隐私,只要符合隐私“秘密性”、行为人不愿意公开的特性,诸如嫖娼、吸毒的这些违法行为当属隐私无异议。

那么,这些是否受隐私权法律保护呢?我们来看下隐私权的特征,包括,a隐私权的主体只能是公民;b隐私权的客体包括个人活动、个人信息和个人领域;c隐私权的保护范围受公共利益的限制。这里主要涉及的是对第三特征的讨论,即个人违法、犯罪行为是否受隐私权的法律保护,关键看是否侵犯公共利益。对个人隐私权的法律保护,止步于公共利益。因此,笔者认为,隐私权的法律保护涵盖了行为人的嫖娼、吸毒这样的不涉及公共利益的违法经历,而其他涉及公共利益的违法、犯罪行为则不受隐私权的法律保护。日常法治新闻报道时,对嫖娼、吸毒人员打上马赛克处理似乎在侧面也印证了笔者的观点。当然,如何准确界定“是否涉及公共利益”则要另外讨论。

| 2. 违法经历的隐私权保护

是否受明星身份影响?

一般认为,明星的隐私权受限制,只有极端隐私的东西是受保护的。那么明星的嫖娼、吸毒等违法隐私是否受隐私权法律保护?笔者认为,明星的婚外性行为的隐私是否受到法律保护需要商榷,但是如嫖娼、吸毒这样的违法行为应当受到法律保护。隐私权背后所体现的是一种人格尊严,尊重人类个性发展的需求,为个人的个性化选择提供宽容和多样性的空间。婚外性行为本身是违反道德层面的行为,而如嫖娼、吸毒等违法行为,已经受到了法律的惩戒,是否还要“痛打落水狗”真的值得反思。人是群居动物,明星作为为社会公众所熟知的人,如果违法、犯罪隐私被大众知晓,会更加伤害个人的人格尊严。也即我认为,明星吸毒、嫖娼这种不涉及公众利益的违法隐私是属于那一部分极端隐私的保护范畴的。因此,如黄海波案,公安机关留出当事人照片等信息的行为就是欠妥当的。

| 3. 媒体新闻报道权利

与隐私权保护的平衡?

媒体享有新闻自由,同时具有社会监督职能。因此,如何平衡新闻媒体的报道权利与隐私权的法律保护关系就成为非常重要的价值博弈。笔者认为,媒体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报道也应以是否侵犯公众利益的行为为限。如果案件涉及公众利益,那么媒体行使新闻自由的权利没有问题;反之,如果案件不属于侵犯公众利益的范围,那么媒体就不应该将个人的照片、姓名、住址等可识别性的资料公布出来。

 

 

三、结语

其实,我国法律对隐私权保护的外延并没有规定的非常清晰,个人的隐私权被侵犯后也不好意思再去维权,担心维权造成自己隐私被知晓的范围进一步扩大。联想到最近火热的“毕福剑被人暗算”事件,其实,每个人都是凡人,会有犯错的时候,也都有发泄自己心中不满的时候。个人的不愿意被人知晓的隐私通常恐怕自己也认同是违背主流价值观的,这种隐私的公开对行为人人格尊严的伤害是非常巨大的,也很难再让行为人恢复正常的社会生活。笔者希望呼吁的是,这是一个多元的社会,无论个人犯了什么错,只要不涉及公共利益,我们都应该尊重其起码的人格尊严。法律也应该保护行为人的这种人格尊严。相对于公民,执法、司法机关不适用“法无明文禁止即可为”,而是执法、裁判必须“有法可依”。因此,在公民违法、犯罪之后,应当充分考量行为人的隐私权利,避免在对行为人处罚的同时又极大的伤害了行为人的人格尊严。

 

 

 

_________________

原文标题 | 《明星吸毒、嫖娼之后,是否还要“痛打落水狗”?》

编辑 | Carols

封面图片 | 必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明星吸毒、嫖娼之后,是否还要“痛打落水狗”?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