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草案的离婚“冷静期”,可省省吧…

作者 / 郭磊明 万商天勤律师事务所

原标题 / 离婚“冷静”期的“冷”观察

来源 / 郭磊明说

传统上,我们的文化就很反感离婚,“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

1950年,我国新的《婚姻法》规定了结婚自愿、离婚自由,不过离婚自由只是宣示意义上的,想离婚相当地困难。

比如说,因为结婚和离婚都需要单位出具介绍信,所以要先过单位这一关。

单位也会充分发挥关心职工的特点,排除一批又一批的人来做思想工作,争取把离婚的苗头扼杀在萌芽之中。

在王小波的小说《三十而立》里是这样描写离婚的:

《三十而立》场景大概是1990年左右,离婚在当时还是一件很负面的事情,不管是对于当事人还是他们的单位都是如此,也只有小转铃这样的“泼妇”才好成功。

协议离婚很难,诉讼离婚也不好来。

诉讼判决离婚通常要“三看一参”:看婚姻基础、看婚后感情、看离婚理由,参考离婚对子女利益的影响。

总的原则是:只要有理由,就不判决离婚。

随着婚姻观念的变化,结婚、离婚变得越来越容易。

2003年开始实施的《婚姻登记条例》规定:

这下算落到了实处。

离婚难肯定有问题,太容易了好像哪里也不太对劲。

比如说,一对年轻人上午领完结婚证,婆婆很开心,说婚后必须生一个男孩子,要传宗接代。女方说这种重男轻女这种思想要不得。

然后就吵起来了。

既然矛盾无法调和,下午去领离婚证吧!

早上未婚,下午离异,世事玄妙,无过于此。

冲动是魔鬼啊!

于是《民法典》草案规定了30天的婚姻冷静期,原文是:

也就是说,要完成离婚需要两步走:

需要说明的是,这是针对双方自愿离婚的,法院诉讼并不适用。

民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03年起,我国离婚率连续15年上涨,由1987年的0.55‰上升为2017年的3.2‰。 

离婚数量大增,特别是和结婚数量比起来数据更是惊人。

2018年,北京市结婚登记137818对,离婚登记66616对,离婚对数和结婚对数相比为48.34%。

上海也差不多,结婚105112对,离婚51820,离婚对数比结婚对数为49.30%。

吉林省居然高达62.11%(结婚193094对,离婚119928对)!

全国的数据是34.87%。

所以,很多人寄希望于新的《民法典》能够扭转离婚率上升的趋势。

当然这是不切合实际的幻想。

从本质上讲,法律是从属性的,是社会现实的映射,而不是未来社会的蓝图。

有什么样的社会,就会有什么样的法律。

如果离婚率上升是社会发展的产物,靠法律是无法扭转的。

现有的规定,无非是给冲动型的离婚一段冷静期,仅此而已,承载不了太多的东西。

有人还建议,对于存在如重婚、家暴、遗弃、恶习等情形的,没有必要设置冷静期。

这个建议听起来很合理,但是目前架构下根本没有可实施性。

因为冷静期是针对双方自愿离婚的,婚姻登记机构不是争议解决机构,如何判断是否有这些情形?

如果一方说有,另一方说没有,怎么处理?是否还得设立听证程序?

况且本来是双方自愿离婚,也就是说对于离婚这件事情已经达成一致意见了,这不又制造新的矛盾吗?

从结果来看,这个建议的目的是想保护无辜方,但是可能南辕北辙。

比如存在家暴的夫妻,双方一起去登记离婚。一方说,你有家暴,所以不要有冷静期,让我赶快脱离苦海。

另一方说,你才有家暴呢!我不离了,有本事你去法院告我吧!

本来30天后可以脱离苦海,结果变成了拉锯战。

到底害了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民法典草案的离婚“冷静期”,可省省吧…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