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在讨论律政剧的时候,我们在讨论什么?

我们这一代(主要是80后)律师,从小立志从事律师职业,多半是受了TVB律政剧的影响。

女生(当然包括我)梦想着成为宣萱、陈慧珊、王靖雯等(天后彼时的艺名)扮演的气质优雅、知性大方的知识女性,男生渴望成为欧阳震华、刘德华(不是TVB的铁粉,可能都不知道华仔曾经扮演过律师吧)等旁征博引、妙语连珠,集担当与正义于一身的成功男性。

彼时,我国的律师少之又少,大家只能通过影视剧来了解可能来源于生活的案情,以及和律师的工作与生活。

后来我们又接触到了美国、英国、日本、韩国等国家和地区的律政剧,像知名美剧《波士顿法律》(Boston Legal),《傲骨贤妻》(The Good Wife)等、知名日剧《胜者即是正义》(Legal High)等。

可以这样说,通过包括律政剧在内的所有职业剧能够充分了解一个国家的现状,特别是司法制度。

在这些电视剧里,我们知道,美国的Top所招聘的基本上是哈佛和耶鲁毕业生,英国则有大律师(出庭律师)及事务律师之分,而日本的司法考试几乎是全亚洲最难的,日本很多知名律师都考了若干次才通过。

在看了那么多国外的律政剧以后,我们也很希望看到自己的律政剧,讲述我们中国律师自己的故事。最近热播的《精英律师》阵容强大,才播出了几集,就引来了很多同行的热议。那么,当我们在讨论律政剧的时候,我们在讨论什么?

故事中的律师事务所地处北京,从罗槟宽敞的办公室、宽敞的衣帽间可以看出其收入应当是不菲的。虽然所谓一小时“五千到十万”的咨询费被很多同行诟病,一则因为区间跨度太大,二则其实更多的时候我们的咨询是收不到什么费用的。

很多当事人觉得律师的工作只是动动嘴皮子,但是正如那个故事所说的,一条白线值一美元,但是知道画在哪里值九千九百九十九美元。如果因为这部剧的热播,使得广大同行能够在提供咨询的同时收到咨询费,而不是一句“我是朋友介绍的”,我们全体同行都愿意为续集提供一些案例和素材。

北上广深及很多省会城市的知名律所都将办公室开在当地的地标建筑里,一来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扩大律所的知名度,二来也是方便我们自己在每一个加班的深夜和清晨,能够看一看这个城市独特的风景。

我想,Boston Legal每一集结尾的时候,Denny和Allen坐在律所的阳台上,抽着雪茄,就着威士忌,聊聊心事,看看夜景,应该是每一个同行向往的加班生活吧。

其实在国外很多律所都会给律师,包括低年级的律师配备秘书,负责复印、收发文件等杂事。如果真的有栗娜这样美丽能干,不仅能安排好律师的工作,还能协调与律所同事之间的关系,双商在线且只想做秘书的秘书,我想很多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及主任会欣喜若狂。

至于司机接送,其实很多人都可以做到,DD快车了解一下。

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哈姆雷特,每一个律师也有适合自己的助理。

在多元化的律所发展模式下,没有律师证但是有其他专长,并不代表不能在律师事务所工作。除公司制管理的律所外,大部分的律师助理的工资是律师自己发的,作为专门与风险相爱相杀的职业,如果连自己助理的风险都把控不住,基本离告别这一行不远了。

专业化和万金油在这几年的律师圈似乎是水火不容的两个词。

专业化火到什么程度,就连普通老百姓有个继承或者劳动争议纠纷,都会问律师,是不是专门做这方面的,也基本能区分民事律师、刑事律师。

很多时候为了剧情的需要,是可能把若干个不同类型但是具有辨识度的案子揉杂在一起,就包括在很多优秀的美剧、日剧中也没能做到专业化区分。

实际上,更多的时候,专业化是一个看上去很美的词,是我们大多数律师的诗和远方。台词确有用力过猛之嫌,因为毕竟一部都是法言法语的律政剧是没人愿意看的。


剧中最遭到诟病的是作为小助理的戴曦不仅在合伙人律师与大客户谈话的时候,私自插话,而且还私下跑去给对方当事人出具涉嫌违反职业道德的法律意见。

就私自插话这个事情,很多时候律师助理最需要做的是多听、多做和少说。如果演技好,很快能当上至少配角的角色,千万不要在做龙套的时候,私自给自己加台词。

关于与带教老师之间的关系,新一代的助理们大多英文流畅,家境较好,受过良好的教育,见过一定的世面,唯独没有吃过生活的苦。

就我自己而言,从业近十年,大概经历了以下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觉得当事人智商不在线,比如怎么能签这样的协议,怎么能随便借钱,怎么能如何如何;

第二个阶段,觉得带教老师怎么不选客户呢,怎么这样的案子也接,怎么这样的客户也服务;

第三个阶段,是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最幼稚的。如果自己换到当事人的位置上,自己未必会比当事人做的好多少,别看自己读了那么多的法条。而带教老师,多数是资深合伙人律师。

还是那句话,没有看到事情的全部,千万不要擅自下结论。就像那句话,等你做到我的位置,再来评价我。

各种小朋友们,没有主角光环,切不可得了主角的病哦。

在2019年的岁末尾牙,民法典草案、九民纪要、证券法、外商法司法解释、证据规则等(排名不分先后)文件如雪片般飞来,我们不是在学习的路上,就是在护发的路上。

同行之间大多以劝人学法千刀万剐来自嘲。而我却觉得,没有哪一个行当可以一劳永逸,大家手中的咖啡已经从雀巢的速溶三合一进化到星巴克的拿铁、卡布,再进化到某些独立咖啡馆的耶加雪菲,甚至还区分豆子的处理方式是日晒还是水洗,复杂的制作方法堪比化学实验里的高锰酸钾制氧气。

生活在日益进步的年代,就应当运用智慧良好的区分工作和生活,习惯并享受着这刀尖上的舞蹈。

读大学的时候,很多别的学院的同学都会问,学法律是不是全是背的,这个时候,我一般会说是更多是需要理解的,其实也算是为自己不会背法条找借口。

在我刚入行的时候,听说北京某大所,要求所有新入职的律师助理背诵民法通则、合同法、公司法及民事诉讼法。能够熟练的说出法条,不仅能给当事人专业的感觉,更能加深自己的法条的理解。

在我开始带助理的时候,一般会要求他们背诵合同法、公司法、物权法等重点法条,普遍效果还不错,至少在改合同和起草相关文件的时候,不会混淆基本概念。

对于剧中提到的“侵犯商业秘密”和“上下班途中自己骑电动车摔倒是不是工伤”等法律问题,在剧情本身对细节进行模糊处理的情况下,实际上律师发表所谓法律意见并不特别合适。

如果以后的律政剧都能在结束的时候,请一位法学教授和一位资深律师对相关问题进行讲解,一定会起到更好的普法效果。

最后的最后,打官司如同做手术,还是让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情吧。预祝大家看(tu)剧(cao)开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当我们在讨论律政剧的时候,我们在讨论什么?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