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所40年】方达:植根中国,放眼全球(精华版)

作者 / 林戈 伊晓俊

来源 / 智合

2019年11月26日,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募资金额约为880亿港元,这是9年以来,中国香港股票市场规模最大的上市交易、全球第二大跨境上市案例。其背后的发行人法律顾问就是方达。

2018年12月,在华为公司与IDC公司之间的标准必要专利使用费纠纷中,方达代理了IDC公司。这是国内第一起也是目前唯一一起中国法院关于通信领域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费率的纠纷作出判决的案件,也是方达在知识产权和反垄断的交叉领域内承办的一个经典案例。

2017年,中国化工集团以430亿美元的对价收购全球最大的化肥公司Syngenta。在这个可能是迄今中国最大的跨境收购项目中,中国化工集团的中国法律顾问就是方达。

从2017年到2019年的三个案例,只是方达26年风云录中的片段。方达成就了怎样的辉煌过往?方达何以在时代的洪流中抓住每个风口,走出一条差异化的发展之路?在未来,方达将如何继续劈波斩浪、奋勇向前,成为一家植根中国的国际律所?本文将为您一一解答。

1993年深秋,上海对外经济律师事务所几个从业年龄不到三年的年轻律师黄伟民、李骐和秦悦民,以及刚从复旦大学毕业的周志峰和他的大学同学吕晓东一起,拿到了上海市司法局同意其筹建合作制律师事务所的批文。这家平均律师年龄当时仅25岁的律所就这样上路了。

年轻的合伙人们将律所命名为“方达”,“方”寓意诚实正直;而“达”,则代表繁荣昌盛,这体现了创始人们的理念和愿景。

九十年代,上海证券交易所刚刚成立,证券法律业务为上海律师带来了无限机遇。在当时,方达创始人李骐和黄伟民有幸参与了国内第一个律师参与的IPO项目,首次同英国的“魔圈所”并肩作战。

而参与办理上海多个“首例”项目,包括上海首例土地出让项目和首次银团贷款项目,使得方达的年轻人们积累了丰富的实务经验,也使得方达在第一个五年就获得了蓬勃的发展。

然而,方达的目标不仅是做一家上海的优秀律师事务所。2000年,方达抢占先机,进驻了当时鲜有外地律所的珠三角地区,在深圳设立了办公室。

但对于周志峰来说,打入北京法律市场,成为中国顶尖的律师事务所之一,始终是他想要实现的目标。2004年,周志峰和深圳办公室的丁继栋,一起北上进京,开启了他们的又一次创业之旅。

如果说方达的崛起建立在两块基石之上,其中一块是市场顶端的交易项目,那么另外一块就是争议解决。同样是在2004年,方达确定了将争议解决业务发展成为事务所支柱业务的战略目标,也迎来了争议解决业务的合伙人季诺的加盟。

方达对争议解决业务领域有选择地进行布局。一开始,虽然争议解决业务的体量相对较小,方达仍坚持以商事争议解决和知识产权案件为起点,主要客户为外商投资企业和国有大型企业。在季诺的带领下,方达的争议解决业务逐渐发展起来。

正是由于在争议解决领域的较早布局,使方达得以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依托业务多元化布局规避风险,顺利度过难关。时至今日,争议解决业务的比重已占方达整体业务的30%-40%。周志峰深信,没有一个强大的诉讼团队的律所,其业务不可能有深度。

2012年,以方达香港办公室设立为起点,方达已将主要竞争对手定为在中国开展业务的“魔圈”律师事务所。近年来,粤港澳大湾区成为国家发展蓝图中的重大战略部署,这也为法律业务的发展带来新的机遇。2018年,方达落子广州,开始谋求新的突破。北上广深港,由北向南,五地办公室的协同,意味着方达在分所布局上已形成了稳定的格局。

方达起家沪上,南征北战,先从资本市场领域单点突破,进而拓展争议解决、私募股权与风险投资、并购、TMT、反垄断、知识产权、合规等领域,具备了全市场、多产品的服务能力,形成了具备“抗周期”风险能力的业务多元化布局。因其战略眼光及在涉外法律服务方面的突出表现,方达成为了中国市场的八家“红圈”律所中,唯一从上海崛起的一家。

在资本市场业务领域,涉及跨境因素的B股上市一度是方达的强项,目前还在上交所挂牌的B股公司中,有一半当年聘请了方达助力其上市业务。2018年,是沉寂已久的方达A股业务逐渐爆发的一年,从融资量来看,2018年全国前十大的A股交易里面,方达参与了其中6个。

《反垄断法》通过至今已有12个年头,近年来,国内律所在反垄断领域竞争激烈。现在方达已拥有一支超过20名专注反垄断业务的律师组成的团队,成为国内人数最多的反垄断业务团队之一,在合伙人韩亮的带领下,方达的反垄断业务也已成为其名片之一。

方达投资并购业务的发展历程,是方达根据客户需求,不断开拓投资并购新领域的历史。九十年代,方达把握住外资风险投资机构进入中国的时机,开展了并购业务;后抓住外资私募股权基金以及境内人民币基金业务相继而来的发展热潮,不断开拓市场;世纪之交,互联网行业兴起也带动了相关领域的投资热;近年来,TMT行业及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也带动了包括5G、VR、人工智能等新技术领域的投资。

自2012年以来,方达开始代理苹果公司的案件,成为苹果在中国主要合作的律师事务所。方达知识产权诉讼业务团队能够在短时间内取得长足发展,应对各类疑难的知识产权纠纷,则得益于方达在这一领域的提前布局。在专利诉讼的业务量还没有爆发之前,方达就引入了在这一领域相对比较有经验的合伙人,在这一业务是否盈利仍然存在未知数时就投资建立了一个具有理工科背景的技术人才团队,并从美国引入若干名具有专利诉讼经验和技术背景的律师。

2013年,伴随着执法力度加大,一大批在华投资的跨国公司开始重视符合中国实际的合规体系建设,以方达为代表的主要中国律所也纷纷开始布局该领域。目前方达的合规团队除了在传统的反商业贿赂之外,在数据合规方面更是获得了先发优势,已经受国内的头部互联网、大数据、汽车、工业制造、医疗、消费品等多行业企业委托为其建立数据合规体系、应对刑事及行政执法、数据泄露等突发事件。方达的合规团队目前拥有30多名专注这一领域的律师,团队具备数据合规、反腐败、反洗钱、环境等多方面的能力和经验,并具备能力为中外企业提供综合的跨境合规服务,帮助企业客户进行有针对性的全球合规体系建设,应对各类国内外复杂的跨境刑事、行政执法。

伴随着业务的发展,方达近年来在理念上也得到了质的提升——从单纯的“交易律师”转变为“客户信任和依赖的律师”。

在管理模式上,方达致力于追求“垂直一体化”管理,这体现在合伙人内部利益分配以及业务上的无障碍跨区域、跨团队协同办案等诸多方面。在文化上,方达的“学霸”气息和“精英范儿”则是其典型特色。

在治理结构上,方达的最高决策机构是合伙人会议。合伙人分为两级,分别为权益合伙人和授薪合伙人。合伙人会议的决策机制,按照事项的重要程度,分为全体合伙人2/3同意,以及权益合伙人2/3同意两种。

方达的合伙人分配机制同样已经稳定地实行了二十多年。为实现内部紧密一体的业务合作机制,方达并不对任何一个办公室和任何一个业务组进行独立核算,而是在全所层面有一个“公共分配池(common pool)”。

分配时,既考虑合伙人的当期贡献,重视绩效,留住“造雨人”(rain maker);同时也考虑合伙人在历史上的累计贡献。这种分配方式和国际上很多律所采用的“经过修正的锁定步伐(modified lockstep)”类似。在年资、案源和业务执行三项中,方达最看重的是业务执行和服务品质,因而业务执行所对应的分配权重也是最高的。

在许多中国律所选择团队制的当下,方达坚持选择“扁平化的公司制”管理模式。所谓“扁平”,是指方达内部管理结构没有“叠床架屋”,最少化层级,对于五个办公室的管理也完全垂直一体化;所有的管理和后台都紧紧围绕方达的发展战略,服务于在第一线竞争的合伙人和律师。

方达的“扁平化”体现在,通过制度设计来拉近合伙人同律师之间的距离。在处理项目或案件的过程中,让初级律师尽可能完整地参与到整个项目中,让他们尽可能快地成长,早日独当一面。通过固定谈话等制度保证合伙人和律师之间有充分的交流机会。

这种“扁平化”的管理还体现在不同区域和业务部门的协同作战。方达的不同办公室之间从来没有地域概念,全国不同办公室可以为任何案件进行协同,各业务团队、各合伙人之间也基本可以实现无障碍沟通。通过一体化协同,方达已打赢了不少时间紧、任务重的“大战役”。相信未来这样的“协同作战”还会更多。

方达目前的管理制度自创立之始实行至今,一直秉持透明、稳定的理念,更像是英美的普通法,只是根据市场的变化有所增补,而从未进行过急转弯式的变革。这就给予了方达的合伙人稳定的预期,使得方达的合伙人对事务所的粘性较强,流失率很低。

在周志峰眼中,方达的文化可以用两个词来归纳,即“开放性(open-minded)”“无等级(hierarchy-free)”

方达的“开放性”体现在,她可以吸引众多外资所背景的律师加盟,而香港办公室近年来大量从外资律所引援就是例证。而来自欧洲、美国、俄罗斯等不同国家的国际合伙人加盟方达后,也会感受到方达的制度体系同国际律所无太大差别,不会有水土不服之感。

而方达的“无等级”,不仅表现在方达将等级尽量最少化,还体现在一切以律师为中心,以人为本,最大程度发挥律所的支持功能和平台功能。

在北京办公室合伙人杨璞看来,方达同其他律所的不同之处就是其对专业服务品质的异常执着,她将其称为“负责任的精英感”,在方达,律师崇尚做好本职工作,将分内之事负责到底,不推诿,同时注重把控承办业务的品质和细节。

而独特的文化气质不仅吸引了大批精英人才的加入,也能够进一步凝聚人心。在合伙人层面,大家水平、三观均趋于一致,有共同的理想与担当。在律师层面,可以同许多国际合伙人一起工作,直接参与承办最具挑战性的案件也对年轻的律师和毕业生有着无比的吸引力。

上海办公室的合伙人楼伟亮是2003年加入的“老方达”,在他眼中,方达是一个“家”一样的地方。“这是一个亲密无间的地方,可以什么都不用考虑,只需要把该做的事情做好就可以。大家可以单纯地赤诚以待,背后有很多合伙人在你需要的时候帮助你。”楼伟亮说。

过去,方达在业务方面“心无旁骛”,在管理方面相对投入较少。近几年来,方达的管理制度开始趋于完善,在市场推广、业务支持团队建设、体系化培训等方面取得长足进步。在此基础上,方达也将更好地发挥其支持作用及平台优势,不断升级优化管理制度。

香港作为全球的金融中心之一,是众多中国律所心目中的“战略桥头堡”。2012年6月,方达香港办公室成立,方达成为第14个在香港设立办公室的中资所。

近年来,方达利用“横向招聘”等方式,在香港招兵买马,投入重兵。截至2019年12月,方达香港办公室已超百人规模,IPO及并购领域的团队人数达50人以上。在设有香港分所的中资所里,方达的规模已经排名第二。

对于香港办公室,方达不希望仅仅是一个对外的窗口,而是期望其能够成为香港市场上的一家主流律所,为客户提供涉及中国因素的跨境法律服务。

短短几年,方达香港在一些领域已经取得了一定的市场地位。更重要的是,方达在香港办公室设立之初就坚持高标准起步,香港办公室所有的合伙人除从内地派驻的之外,均来自于美资华尔街律所和英国“魔圈所”,而且,其新聘顾问均必须是资深律师,并在相应的领域具有极强的专业性。2018年10月,谢尔曼·思特灵香港资本市场团队的近20名律师整体加盟方达,进一步增强了方达香港办公室的实力和市场地位。这次加盟成为了近年来中资所在香港最大的团队横向变动之一。

在业务层面,随着国际人才的不断加入,方达的文化中也被注入了国际基因,其工作方式、运作机制、服务质量,逐渐向国际律所靠拢,在提供跨境服务的能力方面也不断提升。在业务层面,虽然中国律所和一流的国际律所之间还存在差距,但随着国际人才的不断加入,方达的文化中也被注入了国际基因,其工作方式、运作机制、服务质量逐渐向国际律所靠拢,在提供跨境服务的能力方面也不断提升。

如何评价一家律所的国际化程度和跨境法律服务能力?

不单只是看这家律所在全球范围内有多少个办公室,还要看其提供的跨境法律服务的质量是否达到了国际水准,是否在重大的跨境交易、诉讼程序或监管合规业务当中担任主法律顾问(Lead counsel),能否为客户提供综合性的全面法律服务。

如果把法律市场的角逐比喻为一场马拉松,20多年前中国律所作为追赶者刚加入跑团时,甚至望不到英美大所的背影。受益于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中国律师事务所快速成长了20年,前方英国“魔圈所”的背影隐约可见。

今天,中国的头部律师事务所开始了追赶“看得到的目标”的征程,方达正是一群追赶者中跑在前面的一员。香港法律市场,是一个极好的检验实力的竞技场;而香港办公室,正是方达的国际化桥头堡。

方达今后的重点是进一步提高服务水准,深耕行业头部客户的跨境法律需求。方达的优势在于,更接近中国客户,跟英美所相比,更了解中国客户的需求。

为寻求国际化方面的突破,方达已将“具备全球视野”和“提升跨境交易的能力”作为今后的奋斗目标。在服务中国客户走出去方面,不只是将客户带到国外去而已,而是要帮助客户搭好桥,真正帮助客户获得目标国当地最好的法律服务。

我们的目标不是成为一个全球律师事务所,我们希望成为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但是植根大中国市场的独立律师事务所”,周志峰对方达的战略目标作出了这样的总结。

在方达上海办公室的一角,坐落着一个雕塑,名为“砺行致远”,其形为马,意为——“马是动力、是冲劲、是桥梁、是彼岸,是理想的承载者,它冲破藩篱、突破枷锁、走出迷雾、跨过鸿沟,以结构创新为架构,以动力光芒为承载,走向未来的方向,走出生命的道路。

26年时间,方达用眼光、用勤勉、用制度、用人才、用审慎、用创新,走出了一条差异化之路,其如今的成就已然超出了当初创业时的预期。如果要对方达过去的发展和未来的战略做一个精准的提炼,那么周志峰所说“植根中国,放眼全球”,则恰如其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中国律所40年】方达:植根中国,放眼全球(精华版)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