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所40年】青海树人:坚持一体化十六年后,区域律所如何走向全国?(精华版)

作者 / 周正

来源 / 智合

有这样一家律所,他地处偏远的青海省,却在创立之初就选择走一体化的道路。这一走,就是十六年。

十六年,有过濒临解散的危机时刻,有过峰回路转的时运垂青,有过停滞不前的发展瓶颈,更有着只管耕耘、不问收获的不懈坚持。

十六年,他又开启了自己的“二次创业”,在已经设点北京的基础上,布局西北西南,准备走向全国。

他,将如何走出高原,将如何把“树人律师事务所”的名字立在更广袤的土地上?

1987年,陈岩被委任创办了一家国办律师事务所。

事务所做得蒸蒸日上,很快便位居青海律师业前列,但陈岩的心头始终是沉重的。

当时的青海律师行业,创收几乎是评价律师的唯一标准;新入行的律师难以得到培养,有的甚至连生存都困难;律师专业化之路困难重重,谁都更愿意做简单却收费高的业务;律所的长远发展与律师的个人利益无法平衡……

各方各面的问题历经改革也长期无法得到改变,2003年,陈岩和其他几名合伙人在考察了北京、上海、成都、重庆等地的优秀律所后,创办了青海省第一家一体化律所——青海树人律师事务所。

树人的发展,坎坷与荣誉并行,辛酸和喜悦共存。2006年,因为几名合伙人对“一体化”“薪金制”失去信心而离开,事务所曾一度面临解散。吸收青年合伙人重组存续后,又是一家重要客户伸出援手,给树人所开出了等同于此前一年创收的年度法律顾问费用,律所才得以喘息,并随着企业发展而蓬勃生长,进入了矿产资源法律服务的“蓝海”。发展平稳,进入“舒适区”后,事务所又经过大刀阔斧的改革,再次强化了理念,优化了管理,树立了未来的目标。

十六年,树人所没有忘记一体化的初心,也始终坚持专业化的道路;十六年,树人所的成绩足以令自己骄傲。

在青海这个经济总量不到三千亿的省份,树人所甚至做出了接近“红圈所”的人均创收,他为什么还要走出青海,走向全国?

区域律所的发展往往和当地经济紧密相关,而青海的经济虽然十几年来有所进步,但依然在全国排名倒数第二,2018年的总量仅有2800多亿元。

做到目前的创收成绩,树人所在当地律师业总创收中的占比已经相当高,面临的利益冲突和区域市场总量的限制已经比较明显,必须走入更宽广的天地向全国布局。这是树人所希望走出青海的第一重原因。

第二个方面,是顺应客户的需要以及开拓更大的市场的需要。过去的十六年间,跟随客户的脚步,树人律师服务的大中型矿业公司所涉地域已涵盖青海、四川、西藏、内蒙古、湖南、云南、黑龙江、山西等18个矿产资源大省,足迹还延伸至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蒙古国、尼日利亚、印度尼西亚等资源大国。“走出去”早已经是树人律师的常态,客户有需要,增设分支机构全国布局当然能更好的的服务已有客户,并在矿产资源丰富的地区进一步发挥已有优势拓展律所的业务范围。

第三个方面,是法律市场整体更加激烈的竞争,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尤其一些大型项目,北上大所是很有可能来到青海“拿走”业务的,这一点树人律师们在过去十几年间已有太多亲身体验。

几个方面的原因综合起来,使得树人所走出青海的决心更加坚定。同时,走向全国,树人所也已经具备了比较充分的条件。

树人所走向全国的第一重条件,是十六年坚持一体化、专业化锤炼出的专业实力。

根据最新的战略规划,调整后的树人所设有矿产资源板块、金融证券板块、并购重组板块和高端民商事诉讼板块四大业务板块和一个常年法律服务中心。

如今,树人的矿产资源专业所的形象已经业内知名,能够为客户提供矿产资源全方位的法律服务;树人的金融证券部聚焦银行、证券、投资、基金、保险等行业,为青海省内一半以上银行金融机构和近一半以上的上市公司提供法律服务;十六年的经验,服务不同领域、不同体量的客户,让树人所在并购重组领域具备了深厚的经验和实力;树人所的诉讼业务也从2010年发力,代理了大量在最高人民法院和各地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件,近几年在最高院的案件数排名青海第一。

第二重条件,是理性的规划和目标城市旺盛的法律服务需求。作为一家区域律所,树人已经在2007年跟随客户脚步设立了树人北京,但客观地讲,走向全国的目标仍需有计划地分段实现。第一阶段,树人率先在中西部地区的西安和成都设立机构。

西安,西北地区唯一的特大城市、“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陕西省自贸区的核心区域,最高人民法院第六巡回法庭和第二国际商事法庭所在地;成都,矿产富地,商贸物流中心和综合交通枢纽,西南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一北一南,两个据点城市是树人走出青海形成初步网络布局的首选。

布点两地后,树人就会形成以北京为中心,成都、西安、西宁为发散点,辐射全国的走出去模式。

第三重条件,是树人所长期坚持一体化所培养的青年律师骨干。

“西安所初期会以诉讼业务最快地触达市场,还没正式开业已经有业务开始承办了。”2013年毕业后,许婧来到树人,带他的老师是黄小伟律师。仅仅六年时间,许婧从一名律师助理已经成长为了西安所的主任。

成都所主任喇海翔律师也是在树人成长起来的优秀青年律师代表之一,2014年研究生毕业后的他回到了家乡,来到了树人。五年时间,在律所的专业化分工下,他得以快速成长,加上对成都相对熟悉,被自然地推举为成都所的主任。

许婧和喇海翔只是树人十几年间培养的一众专业人才中的两个代表,更年长一些的担任了各大业务部门的负责人,每年还有很多优秀法学毕业生进入树人。

布点西安和成都后,具体将如何开展运作?

西安所主任许婧说,树人所是一体化运作,西安所也会和总部的四大业务部门保持一致,以诉讼为切入点,服务过程中就会自然衍生出非诉业务。

“为了支持西安所最快最稳地立足当地市场,总部已经派驻了主办律师和助理,加上我们在本地招聘的优秀律师,西安所的服务团队基本形成,顺利开展业务的同时也会延续树人建设人才梯队的传统,培育认同树人理念和事业的人才。”

树人将如何向西南省份开拓矿产资源业务?喇海翔说,树人所在过往十几年的矿产法律服务经验会集中开发出适应新市场的法律服务产品,用产品来开拓新的市场。

“同时,考虑到矿产行业的发展大势,诸多企业面临转型,我们也将结合树人所成熟的公司法律服务经验,为这类企业提供全生命周期的法律服务,利用一体化团队服务的优势,在西南片区开辟出自己的市场。”

客观而言,树人走出青海,意味着进入当地全新的法律服务市场,而且是高手林立、竞争更为激烈的成熟市场,面临的挑战也更为严峻,未来的路还很长。

未来的路还很长,但对于树人律师来说,他们已经习惯了创业的状态,已经习惯了一直“在路上”。

办公室几经搬迁,有一副字始终挂在树人所显眼的位置——“只管耕耘,不问收获,必有收获”。这是青海省已故泰斗级律师——刘树人先生在创所之时对树人所的赠语,也是树人所一直谨遵的教诲。

2019年,树人所重新定义事务所的使命、愿景,将树人的使命确定为“百年树人成就百年客户”,将树人愿景提炼为“成为专业精深、行业领先、客户信赖的一体化律所”。

设立十六年来,树人的信念和步伐始终是坚定的。坚持一体化的道路十六年未曾动摇和改变,他们更加坚信,树人选择的这条路,一定是律所发展的必由之路,树人选择的这条路,一定通向更美好的未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中国律所40年】青海树人:坚持一体化十六年后,区域律所如何走向全国?(精华版)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