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心动的offer》中隐藏的律政密码

原创 / 刘长

来源 / 中国法律评论

腾讯视频出品的首档素人职场观察真人秀《令人心动的offer》以律政类职场观察为创作切入点,通过真实刻画和细节呈现,让年轻用户犹如身临一场职业公开课,在学到工作经验的同时挖掘自身更多的突破点。

顶级写字楼、西装革履、手持一杯咖啡、俯瞰落地玻璃外的繁华都市……

这是影视剧中、人们想象中的精英律师的形象,在腾讯视频自制的国内首档律政职场观察类真人秀节目《令人心动的offer》(以下简称《offer》)中,起初镜头记录下的律师也是如此。这,当然只是行业部分的真相。

24岁的西南联大毕业生穆旦,投笔从戎,入缅作战,被困野人山九死一生,当他归来时,写了一首《森林之魅》来祭奠那些与他一样年轻却牺牲在缅甸丛林的战友,诗人以森林的口吻向闯入丛林的年轻人说道:“欢迎你来,把血肉脱尽。”

律政职场,又何尝不是让年轻人血肉脱尽的丛林。我们看到《offer》中四位带教律师,意气风发且略带闲适;真实的工作中,律师都在熬夜写材料、赶飞机赶高铁、准备庭审,哪有那么多时间喝咖啡?尤其是,现实中大部分资深男律师,哪还有王剑峰律师这么浓密且令人羡慕的头发?!

好在,这也不是《offer》的全部,随着节目一集一集推进,“现代都市剧”的气息在逐渐减弱,一身考究装束的实习生们最终走向了广袤的田野,接触到了底层的社会和真实发生的琐碎法律问题。在这一刻,我对节目有了新的认识。

节目里,隐藏了这个行业的一些密码,我试着解读一二。

《offer》中的四位带教律师,来自江浙沪包邮区的某著名律师事务所,都是行业的精英人物,而8名实习生,也是千万法学生中海选而来。从节目内容的编排来看,一季十集,每集有一个给实习生的任务,截至我刷此节目时,已更新到第六集,前六个任务分别为:法律分析报告、案件焦点讨论、会见委托人、刑事辩护、法律援助、现场取证。这的确都是行业在培养律师时的必修课,且每一步环环相扣,逐层递进,不可跳过。

法律分析报告,考察和训练的是新人的书面表达和材料检索能力;口头辩论,是看语言能力和逻辑思维;与委托人见面,是看新人与人打交道怎么样;法律援助,重在考察新人对社会的观察判断能力以及价值观;至于现场取证,则是对新人克服困难、获取信息的综合实力考察。以上,均是律师必备技能,但又确实难以检验,也难以简单通过训练立刻提高。

我推测后面几集可能还会有律所内部的模拟法庭、实习生参与办理公证或鉴定业务以及实习生与司法工作人员(比如法官)直接沟通等。最后应该是8名实习生披上律师袍、走向法庭,真刀真枪地进行实战,以此结束全片。

以上过程,实际上也是将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从最初的处理日常琐事培养到最终出庭应诉并独挡一面的过程。在中国律师行业,这个过程一般至少两年,《offer》展现的仅仅是被浓缩的一个月。复盘一下节目中这些职场打怪升级的步骤,可能会给律政新人一点启示。

制作法律分析报告,是通常律所实习生开始法律生涯的第一步,但是,在本节目中,以及在真实的职场中,真正的第一步其实是一个为人处世、待人接物的基本素质考察。这种素质,其实不是律师行业的要求,而是所有行业的普遍要求。

《offer》第一集,“学霸”李浩源被带教律师单独叫去,拿到的第一个任务是:将一份文件复印八份。这一安排暗藏玄机。

李浩源在复印机前面生疏地忙活了一会,但还是独自完成了任务。复印简单吗?不简单。真实的律师工作中,比如,要留下委托人的身份证复印件,怎么把身份证正反面复印在同一页纸上?至少一半以上的人是不会的。复印完了,要区别原件和复印件,没人提示的情况下,实习生多半会错。还有人,复印完就走了,原件忘在复印机里面。我们律所的前台,隔三差五就在律所微信群里通报招领遗留在复印机里的材料,这,还不只是实习生,很多是执业律师忘在那里的。

端茶倒水,也是细节,但细节往往决定成败。《offer》中,接待委托人时,实习生李晨去给委托人倒水,结果倒了两分钟,多多少少影响了接待的节奏;而邓冰莹这一组,不仅干净利落端来了水,邓冰莹甚至还同时倒了一杯咖啡,让委托人选择。很多案件委托与否,委托人就是看这些细节,而这些,法学院既不教,也不考。

第一集中还有一顿午饭,带教律师和8位新人聚餐,这其实也是“第一步”的重要部分。这顿饭,既是信息输入又是输出,既是每个新人登场的第一次亮相,又是难得的观察同事间、上下级之间秉性脾气的绝佳机会,法学院也不教怎么跟人吃饭,全靠个人平时的积累。

节目中,大多数人都平平淡淡,这也符合国人第一次见面的日常惯例;而李浩源属于典型的用力过猛,用好几个生僻成语去夸人,虽然是一片好心,却有些让人“接不住”。

通过了第一步的基本素质关,才有第二步:进入案头工作。节目中叫法律分析报告,相当于写论文之前的文献检索,这是律师办理案件的基础工作;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实习生这一关过不了,可以肯定其做不了诉讼律师,连事务律师也做不了。

很多法学院毕业生查资料,如果还只是用百度,不用法宝也不用知网,更不知道什么无讼、裁判文书网,就不免让人怀疑他们简历上的硕士研究生文凭到底是怎么读出来的。在《offer》中,镜头显示李浩源使用了北大法宝,其他人看不出用了什么数据库,但是的确有人用的是非数据库的材料,也引起了带教律师对于其分析报告准确性的担忧。

如果大家都用同样的数据库,那么检索出来的法条和观点不会有太多异同,此时考验的就是思路的独特性和文字的准确性了。

在《offer》当中,能力最强的两个人——李浩源和何运晨,在这一折中各自出彩:李浩源强在思辨,但何运晨胜在检查。李浩源的分析报告几乎都是其思考的过程,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而何运晨则展示了一个法律人的精益求精,镜头显示其建立了好几个文件夹,以流程的形式来构建自己的法律文书,确保每一个法条和观点都进行了检查,再予以提交。

最终,李浩源的材料被发现错别字很多,而何运晨的不仅错误少,而且还有精心标注的脚注。法律产品是需要雕琢打磨的,而准确性显然是第一位的。

我身边的律师助理,起初,连委托人姓名都写错,“小林”写成“晓林”;还有就是“有限责任公司”,常常被写成“有限公司”,“责任”两个字不见了,让人不得不经常发出这样的问话:你们的“责任”去哪里了?

律师就是一个和错误作斗争的职业,我们也都错过,律师执业生涯不过就是从大量犯错到逐步减少犯错的过程(像我至今也还常常出错,比如刑诉法2018年修改之后,法条序号变了,稍有不慎就错);但是,要有对错误零容忍的态度,要有胡适之先生教罗尔纲的三个字:“不苟且”。

2013年夏天,我曾在上海拜访过有中国金融律师“祖师爷”之称的居同匮律师。老爷子80多岁了,满头银发,一口气还能讲一两个小时,不重复、不啰嗦,语速极快;他说:“我们律师是吃开口饭的”。

开不了口,律师恐怕是很难做的,《offer》8个人语言表达能力或有高下之分,但都已经具备吃开口饭的必要条件。在我看来,节目的第二集和第四集,集中考察了律师职业能力训练的第三步:口头辩论。

中国法学院学生受大专辩论赛影响或者说误导很深,过于展现伶牙俐齿、语速快、声音大、气势足,但常常忽略了逻辑、论证、事实和证据。

《offer》一开始,实习生何运晨就多次分享自己的经验,比如辩论时简短回应、模糊回答对方问题,然后马上抛出自己的问题。这些技巧在辩论赛上或许有用,在真实的法庭上却并不适用,有时还适得其反。

节目第二集的案件焦点讨论中,辩论赛出身的邓冰莹和何运晨表现得都一般,尤其是何运晨虽然以一敌四,但是却并不见效果;原因就是其过于注重辩论本身,而轻视了基础的法律关系分析——究竟是以“欺诈”还是以“重大误解”来起诉,才是案件的关键,临场发挥是靠不住的。

但是,律师的口头表达也不能过于法言法语,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在深入的法律分析之后,表达还要深入浅出。在第四集刑事案件口头辩论当中,双方都找准了问题关键即“因果关系”的认定,故从理论深度上势均力敌。此时,谁能在短时间内言简意赅把观点亮明,就能取胜。

此次,邓冰莹夺冠,何运晨第二,两人都没有表现出“辩论腔”,拿捏刚好。反而是李浩源落败,其准备可谓充分且精密,用语讲究且富于思辨,但是如果放在法庭上完全属于咬文嚼字,从法官到委托人都听不懂,效果等于零。说白了,除了法言法语,还要“说人话”。

当然,语言表达很大程度上有天赋的因素,但是后天也可以弥补。第二集的民事案件辩论中,梅桢用了画图的形式来分析法律关系;第四集刑事案件的辩论中,邓冰莹、李晨等多位实习生也用了命案现场的草图来说明法律事实。这正是近几年律师行业所推崇的“诉讼可视化”,这些辅助手段可以有效增强语言的表现力。

《offer》节目在第三集,终于让实习生们第一次走出了写字楼,进入律师职业能力培养与考察的第四步——与委托人进行当面沟通。很多人,包括已经执业多年的律师,在这方面都是零分甚至负分,我本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接待委托人之后,也常常觉得自己幼稚。

律政职场到这一步,就进入了区分一个人能不能成为好律师的死亡区域。过了这一关,鲤鱼跃龙门。过不去,律师还是可以做,但那就是伏案劳作、邮件往来,终身只能与案卷、法条打交道,进入不了“人学”。律师行业不只是手工业,还是服务业。律师是要识人的。

在与委托人的当面沟通当中,4组共8位实习生,各自表现均有可圈可点的地方。

第一组李晨、蔡昆廷,两个人的气场都相对较弱,有些不适合接待委托人。没有委托人愿意自己被新人练手,因为委托人需要的是依靠感、需要律师给他信心,好在该委托人是一个急于解除协议的艺人,而且并未对律师吹毛求疵。两位实习生熬一通宵,准备解决方案,精神可嘉;律师的自信,其实源于对案件事实、证据和法律的熟悉程度,熟悉了,自然自信满满,所以两个人其实是找到了正确的方法,即:用勤奋来弥补气场上的不足。

第二组郭旭、薛俊杰,遇到的是我们所说的“机构客户”。委托人是企业的老板,与第一组的“个人客户”明显不同,上来就先问律所的整体情况,显然对于律所品牌和律师个人水平都十分看重。而实习生郭旭犯的是职场萌新们的常见错误,即聪明、反应快,但是不得体,尤其在讨论律师费时,用语随意,严重影响了律师稳重、缜密的人设,也让带教律师徐灵菱十分“不满”;在之后的复盘中,她教育郭旭:“跟客户交流时,不要那么调皮。”徐律的话一针见血——撒娇卖萌很多情况下好使,但在严肃的场合却是大忌。

第三组李浩源、何运晨,这是8名实习生中公认最强的两个人。俩人的表现实际上是逼着我们思考一个律师界争论不休的话题:“应该以什么样的温度去对待委托人?”这组是劳动仲裁案例,劳动者作为弱势群体天然引发人的同情,这种同情心在与委托人的第一次沟通当中,究竟应该表露几分?

李浩源犯了每个年轻律师都会犯的错误,就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并且说了很多对于结果的承诺以及委托人想听到的话。一般认为,承诺结果而不提示风险,这是不专业的表现。刚进律所的人,都会被师傅教育:“同情心不要太泛滥”;有著名律师在公开讲座中提出:“对当事人要零度感情”;还有律师之间口口相传的话:“当事人当事人,当面是人,背后就不是人了。”等等。这个行业弥漫着一股对于委托人的极端不信任的气息。

于是,往往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在《offer》中,之所以这一环节更加理性的何运晨败给了热血的李浩源,是因为委托人对于何运晨的职业性点头、职业性附和产生了反感,出现“我都没想明白我要表达什么,他怎么就全懂了?”的疑惑,进而对律师产生了不信任感。所以金勋律师后来教育何运晨:没必要用行为来表现出自己已“听见”,只需“听着就行了”。

现实中也是,真正的好律师,在与委托人的沟通当中,应当是介于李浩源和何运晨之间,既有法律人的理性,又不失温度。

第四组,邓冰莹和梅桢一组,接待的是婚姻家事案件的委托人。律师行业提到离婚案件,会开玩笑说,要“慎重”啊。新闻报道过几例律师遇到来自委托人报复的案件,都是离婚案件的委托人,心怀不满,去殴打、伤害对方的律师。这或许是因为,婚姻家事案件委托人的情绪其实是非常复杂特殊的。

因此,实习生邓冰莹用一种貌似智慧其实非常遭委托人反感的方式,反复盘问委托人对于对方已婚是否“明知”,最终让委托人情绪奔溃,沟通异化为了审讯;而同组已婚的实习生梅桢,适当用了一些我们常说的“同理心”,效果就好多了。但,客观说,这一类委托人的接待,要求普通实习生第一次上手时就处理好,其实是苛求了。

必须强调的是,律师与委托人的见面沟通,固然是了解案件情况,但更重要的是建立起委托人对律师的信任。这种信任的建立,是委托人决定委托的关键,也是委托之后胜诉的关键。

节目的第五集是下乡开展法律援助。这个环节包含了律师的两个必须掌握的技能:出差和接受法律咨询。

这是两种能力,《offer》将其合二为一了,现实中,律师要频繁出差,到从未去过的陌生环境,除了订机票、酒店、找地方、找车,还要完成工作任务。节目中有大巴车接送、有当地司法局的接待,实习生们其实无需自己操心出差的种种,这个环节的考察被略过了。

而接受法律咨询,将是每个新人成为律师之后终身被cue的梦魇。当你拿到律师执业证、把微信名字改为某某律师之后,你会发现多年不联系的微信好友突然在半夜发来信息,两句寒暄之后立马开始咨询离婚问题或家里的拆迁问题。

《offer》中是下乡到农村进行法援,主要形式是接受村民咨询、村内走访,同时对案件进行援助。烈日下,村民来咨询。我注意到梅桢全程都用本子遮着头,可能太阳确实太晒了,蔡昆廷胳膊全部晒红。但,这就是律师真实的工作,做律师不只是在高端写字楼里面喝咖啡,风吹日晒,都是日常。

我看见何运晨在一对空巢老人的院子里,说服了老人的小儿子,让已经对簿公堂的一家人,最终通了电话。我看见北大女博士梅桢还有华语辩论赛冠军、来自西政的邓冰莹,双双挽起袖子,在一名留守儿童家里为老人和孩子做了一顿饭。这是整个节目中人性光辉的闪现,这是这群中国顶级法学院的学生,从书斋走向更广袤世界的第一步。

法律援助环节,最后两队的胜负已经无足轻重,从结果看,两组实习生都已经通过了考验,他们都在不同程度上处理了村民的问题,提出了法律和情理兼顾的解决方案。

至于到第六集的现场取证中,8名实习生更是深入案发地、接触证人、搜集证据,开始与险象环生的社会斗智斗勇。这,已经不只是一般地从书斋走向社会,而是实实在在地参与案件办理了——需知,有多少律师,口耳相传的经验是:“不要调查取证,因为危险。”

节目刷到此处,我已经彻底转变了观念,随着剧情的推进,《offer》已经不再是简单的都市俊男靓女的真人秀。当这群职场萌新们走入人群当中,见天地、见自己、见众生之时,一切已经不可再回头。那一刻,我希望他们也能跟我一样相信:律师是与人打交道的职业,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们有关。

当然,可以肯定,司法更残酷的一面,他们都还没有看到。

就在节目中实习生们去法律援助的安徽歙县,曾有两个跑运输的农民——张辉、张高平,他们2003年春天从歙县运货去上海,路上好心搭载了一个女孩,结果因此蒙冤入狱十年;最终,两人在2013年被平反昭雪,这就是著名的浙江张氏叔侄案。无辜者被陷冤狱,已经不是《offer》当中情与法如何平衡,而是正义蒙尘之时,法律人如何救赎的问题。

这,当然已经不是一档律政职场真人秀节目所能够承载的,但是,却是实习生李浩源、何运晨他们未来必将会面对的,也是我寄望于下一季《令人心动的offer》能够引导法学院学生去思考的问题:

我们究竟处在一个怎样的时代?中国司法运行的现状如何?人性的光辉能够照亮多远,而法律人在这个时代又将何为?

来源 / 中国法律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令人心动的offer》中隐藏的律政密码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