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分年龄,焦虑和辛苦存放在每一个律师的身体里

作者 / 李呜呜

来源 / 智合

今天是2019年11月30日,20余万法考生等来了主观题成绩的公布。

数以万计的法学毕业生整理着一周的工作心得,或是走在加班的路上,准备在新的一周里继续熟悉他们的律师职业生涯。

几十万的律师开始了忙碌的工作和生活,即使是本该轻松的周末,他们也在回复客户信息,处理繁复的卷宗,思考并敲打着代理意见,或是参加各种紧张的职业培训……

这是我在律所实习的第5个月,生活有点苦涩,工作有点辛苦,心里有些疲惫。

快毕业的时候,同学都开始纷纷找工作,打算做律师的也都开始借助各种方式进入了心仪的律师事务所。我没什么资源,一个外地来这上学的小伙子,就只有一家家律所投简历。

虽然面试的过程很焦虑,但好在有一个不错的律所向我发了offer。我就这样开始了实习律师的生活。

我在一个诉讼团队,老板给的实习补贴是2000元一个月,我觉得已经很好了。虽然我还是没有办法养活自己。

租房只能找交通不那么方便的地方,虽然很爱吃烤肉,但是也只能咬咬牙等月底吃一顿。

工作似乎不太顺利,类似复印、端茶倒水、整理文档的工作我已经做了5个月,我现在还在做,看着一起走进律所的其他小伙伴每天忙碌的身影,我感觉已经被落下了很多。

我知道实习律师的境况都不是很好,但是我也总会很沮丧,到底什么时候我才能做一些有意义的工作,到底什么时候我才能成为一个能养活自己的律师?到底什么时候能成为自己梦想的样子?

其他同学都已经开始进入了正式的岗位,聚会时大家似乎对自己的工作都很满意。看似风光的我,其实此时最悲凉。

很累,但是这只是刚开始,应该会慢慢好起来吧。毕竟才实习5个月,以后的路还很长,我仍然坚持要成为一位律师。

我是一个实习了5个月的实习律师,今年我24岁。

上午两个庭,下午去顾问单位汇报工作,晚上2个案子的代理词要写好。这一年,很忙,很累。

我已经执业2年半了,算上实习期,做律师都快4年了。但是我现在还是没有独立做案件,因为缺少经验,没有案源,所以仍是在给老师做助理。

其实有很多同学和朋友这个阶段已经独立了,已经开始利用各种方式积累属于自己的资源,给自己打拼的感觉真好。

虽然还是能和老师学到很多东西,但是随着一点点的成长,我发现自己被限制在一个框里,文书的风格、做事的方式、开庭的样子,都在一点点被同化。

除了一些小事之外,基本什么事都要和老师汇报,我只是一个执行意见的行动者,自我发挥的空间和机会很小。

拿着固定的工资,做案件已经没有了最开始的激动和热情。可是我还是在现实面前低了头,我害怕如果我选择独立了,养活不了自己该怎么办?

我也想有自己的风格,我也想无所顾虑地给自己打工,我也想感受一下自由什么滋味。

现实虽残酷,可总得试试,不然我再老一岁,就更不敢迈开步子了。

我是一个执业2年的律师助理,今年我27岁。

今年是我做律师的第10年,但我并不是一个合伙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执业律师。

像我这个年纪做了这么久律师的人应该很多都成为了合伙人吧,毕竟已经在这个圈子里混了10年。这十年我是在兢兢业业地工作,对待每一个案件我也是尽心尽力,但事业仍然是不温不火。

独立的办公室?并没有,我仍是和大家一起在大办公室里办公。

几十万的律师费?也没有,我也不过是和上班族领着差不多的工作报酬。

有的朋友劝我改行,有的劝我转所,有的劝我多出去应酬应酬。我都有想过,但总觉得真正的机会还没有到。

压力也很大,家要养,房要供,周围的人又觉得我是一个律师,都不自觉地把我抬到一个高于常人的社会地位,以为挣的特别多。

这个年纪办案件是最心累的,一切事情完全要自己应付,杂事拖一拖就堆成山。总是顾得了东边,西边就开始着火,每天的状态就像打仗,但是总是打不赢。

一个尴尬的年纪,也是一个稀疏平常的状态。

转行应该不会,这样的工作模式我已经习惯了,也许我应该改变一下目前的思维,

接受新的思想,找到属于自己的机会。但,我还是会选择继续做律师。

我是执业了10年的“老”律师,今年我35岁。

都说“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温杯里泡枸杞”,我这保温杯里泡过的可不只是枸杞,祛火药、降压药、补气血的药样样不少。

年轻的时候就梦想着赚大钱,梦想着能有一单一百万律师费的生意,那样就一切圆满了。可当自己真的实现了这个所谓的“梦想”,我才发现根本不会有圆满这一说。

这个时候已经不单单是要考虑自己,要去想我怎么才能让我的团队有更多的创收?怎么才能让团队有更长足的发展?如何稳定军心,如何维护团队的凝聚力?

除了时时刻刻要惦记着团队,又不得不时时刻刻都在想如何稳定自己那些高级的客户。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留住他们,如何借助这样的资源发掘新的高级客户。

年轻时那种简单的迎合方式到现在已经不适用,饭桌上应酬自不用说,如何拉近心与心的距离才是最让人疲惫的事情。

往往是深夜回到家,家人都已经熟睡,我仍然会呆滞地坐在客厅。年轻时以为做了老板就可以衣食无忧,想休息就休息,现在想想,这个想法真可笑啊。

这是一趟不会停止运行的列车,上了车就不要想着下来了,人生的惯性使然。

所以继续努力成为“列车长”才是我目前应该考虑的事情。

我是一个中年合伙人,今年我45岁。

焦虑和辛苦存放在每一个律师的身体里。

它不会消失,只可能被身体消化。

当然,也很有可能消化不良。

每天都有新鲜的血液流淌进这个看似神秘的职业中,那些已经生根在这个职业中的人们每天都在成长,只为了更好的自己。

因为我们不吝啬坚持成为一名律师,因为我们不吝啬回答:“我是一名律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不分年龄,焦虑和辛苦存放在每一个律师的身体里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