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我离开体制做律师

作者 / 高蕾 北京市东卫律师事务所

原标题 / 从我为什么辞去公职做律师开始聊起

来源 / 一派特言

辞职的事已经过去快半年了,一直到今天,每个相识的相熟的新朋友老朋友,见到我的第一句话都是:为什么要辞职呢?你不是干的挺好的吗?怎么这么突然?你可真有勇气!

最近还加了一句话:新工作感觉怎么样?适应吗?有没有落差?

如今回头想想,突然吗?确实突然因为在去年底我刚刚为了单位搬迁至副中心而对家庭生活做了重新规划,甚至搬了家。二三月份的时候我还在考虑要不要给孩子转学。突然吗?也不突然,想要离开体制换个工作的想法其实已经蠢蠢欲动三四年了,只不过,这一次,我是真的做了决定

江湖上管我这种辞职的方式叫“裸辞”,没有找好下家就直接辞掉工作,并且还是一份从世俗的眼光看来非常十分特别不错的工作,并且这份工作我干的还很不错,貌似前途无量。也难怪大家都觉得无比惊讶,都想问一句为什么。

那我就来揭个密,说说到底为什么?其实总结起来就九个字:不甘心,不纠结,不害怕

第一个原因是不甘心。是不是很俗气?但真的就是不甘心

在得知我计划辞职的消息后,大学时代的两位好友第一时间找到我,怕我一时冲动作出错误决定。同样,见面第一句就是,为什么要辞职?我很认真的告诉他们,如果我这辈子只从事过一份工作,只有一种人生,到死那天我肯定闭不上眼。然后他们就不再劝我了。

那天我们说了很多话,喝了很多酒。我记得那天是5月8日,美国轰炸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日子,从饭馆出来,我们仨还特意打车去看了看二十年前我们热血青春的地方。

我的不甘心还有一个层面,就是对于专业的不甘心,我不甘心学了这么多年的法律,却没有从事过跟专业有关的工作。如果说入职之初还沾一点边,但是后来由于工作的需要,岗位调整的需要,就已经越来越远了。

去年,大学同学相识二十年聚会,翻出老照片,看到我们开学那天学校大门口悬着的欢迎词:欢迎你,共和国未来的政治、法律工作者!心理略不是滋味,也是从那天开始,我在考虑有没有可能做点跟专业有关的事情。

第二个原因是不纠结

说实话,想要换个工作换个活法的想法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每次都把自己想进了死胡同,因为一直没想好自己要什么。

从小循规蹈矩长大的我,在人生的每个重要节点上都选了普世价值中认为的最优选择。上重点高中、考重点大学、拿奖学金、保送研究生、考公务员,甚至包括三十岁之前结婚、婚后两年生孩子……我一直在循着自己认为的最安全的那条路小心翼翼往前走,生怕行差踏错,让之前的努力付之东流。

然而这一次,在北京初夏的某个夜晚,我驾车行驶在东三环的主路上时,突然想明白了我要什么。那一瞬间,没有犹豫不决、没有举棋不定、没有瞻前顾后,那种感觉就像走过长长的隧道后看到了出口的光,除了想更快的往前走,什么都不想

从想法确定,到决定作出,我给了自己两周的时间,想看看冷静下来的自己,是不是还足够确定。哪怕有百分之一的犹豫,我也要重新审视这件事情。

但是这两周里,每天我都享受着因为内心确定而带来的幸福感。我想,丝毫不纠结的决定,一定是正确的决定吧

第三个原因是不害怕

在这小半年里,除了问为什么,我听到最多的词就一句话是:你可真有勇气!说实话,我倒从来没有觉得我用了多大的勇气,也从来没觉得这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不过一次次从别人的语气和眼神中确认了这种评价之后,也渐渐感觉到,我似乎真的是做了一件特别勇敢的事情

那为什么我和其他人对辞职这件事的感受这么天差地别呢?后来我想清楚了,可能就是因为不害怕,因为我的内心没有恐惧,不担心未来的路会走成什么样

不害怕,并不是因为匹夫之勇,而是源自于对自己的一种确认和信任。要说怕什么,我想我最怕的,可能就是泯然众人矣。

原因说完了,再说说感受吧

想来想去,觉得还是用几句鸡汤来表达更准确,一来不用太多解释,二来可以解救我这个词汇贫乏的俗人。

第一句是:人生的路,每一步都不白走

这句话是我经常挂在嘴上安慰自己的。每当自己受到了不太公平的对待,或者承担了额外的工作,或者吃了亏的时候,我总是会念叨这句话。反正力气是攒不住的,也是用不完的,多干点也没坏处。现在我依然认同这句话,但是要加上一句:前提是你要认认真真的走

只要你能认认真真经历着你正在经历的,那这段经历就会转化成能量长在你身上,一段一段积累起来,就获得了个人成长

如果我没有因为一场知识竞赛天天夜里九点半才离开办公室,我不会知道原来我也可以独立组织一场大型活动。为什么是九点半,因为九点半以后从单位到家的那条背街胡同我就不敢走了。

如果我没有长达两年的时间每天定个闹钟凌晨三点钟起床写稿子,我不会像现在这样被人称作“大笔杆子”。虽然从此落下了凌晨三点精神抖擞的严重失眠后遗症,但是再后来面临多大多重的写作任务,我也可以气定神闲,很少需要用熬夜来完成了。

如果我没有经历过24小时随叫随到的领导秘书工作,我不会像现在这样宠辱不惊、淡定从容。虽然那几年我常常吃不上饭、睡不好觉、时时刻刻精神紧绷,但是却锻炼了我心思缜密、办事周到的工作习惯。

这样的如果还有很多很多,现在回头看看,每一次艰难的付出和辛苦的努力,都是成长路上的加速器

我现在总爱说一句话: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因为只要你足够努力和认真,办法总比困难多

第二句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有个特别亲的姐姐,在我告诉她辞职决定之后,特别惋惜地说了一句:怎么才辞啊,现在有点晚了。

晚吗?看起来好像是的,一个中年妇女,无姿无色,无才无貌,在40岁的高龄,要放弃体制内的工作出去成为法律共同体鄙视链的底端,听起来是有点不靠谱。但是,于我自己而言,却正当其时

回想我这40年的人生,14年的职业生涯,应该说百分之八十的个人成长其实都是在最近的三四年完成的。再往前的那些年都处于原始积累阶段,在最近这几年才实现了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如果往前退五年,我35岁,我不会有这个勇气,可能会有不甘心,但是绝对做不到不纠结和不害怕。

而现在,完全是水到渠成的结果,我喜欢这种不勉强不挣扎的状态。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哪里有时间用来遗憾和后悔

第三句是:感谢所有我遇到的一切

这绝不是颁奖礼上毫无感情的感谢各种TV。感谢所有人,感谢所有事,这是我在整个辞职过程中最大的感受

在我把辞职的决定正式向组织汇报以后,我见到每一个人都会第一时间很认真的跟ta宣布这个消息,一来是因为正式,二来是因为我在乎ta们。

第一个要感谢我的同事和领导们。所有的同事在惊讶之余都表达了发自内心的祝福和深深的不舍,有两个小同事还留下了眼泪。领导们在表达祝福的同时,还很关心我下一步的发展,甚至有几位领导在得知我还没有找好下家时,提出了要帮我进行推荐。从我提出辞职到最终离开,每天都在同事们的宠爱中度过,收礼物收到手软,散伙饭吃了一顿又一顿。心中时常感慨,何德何能,受到大家如此厚爱。

第二个要感谢我所有的同学和朋友们。21年前我来到北京读大学的时候,孤身一人举目无亲,这么多年,不管遇上多难的事、受了多大的委屈、经历多大的痛苦,总是有那么一群不离不弃的小伙伴,帮我解决问题、帮我化解烦恼,甚至可以因为我一句不开心了,就扔下手头的工作穿过大半个北京城来陪我喝杯小酒。我前面说我不害怕,为什么不害怕,因为有这么多坚强的后盾在护着我。

第三个要感谢现在的事业伙伴们。感谢得知我辞职消息时,毫不犹豫发出邀约的各位姐姐,正是你们的肯定和信任,让我有了信心和勇气,就好像一面镜子,让我看到了自己在别人眼中的价值。能和优秀的人携手前行,未来可期

第四个要感谢家人,尤其是儿子。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儿子叫天总,是一个心里面装着太阳的孩子。正是因为天总乐观、豁达的性格,反而给了我这个当妈妈的很多勇气和力量。也正是因为天总的温暖和自立,让我没有太多需要照顾他的地方,给了我很多自由和空间。

是不是很羡慕我的运气,一路贵人相助。其实这又回到了之前的那个话题,我觉得正是因为在人生的路上,每一步我都走的很认真,所以前行的路上才会不断遇上美好的人和美丽的风景,正所谓,你若盛开,蝴蝶自来。

最后,说一下现状吧,估计这也是大家最关心的。

首先,有没有不适应?有!

这个没什么可回避的,隔行如隔山,虽然我选的还是个近邻,但是依然会有很多的不适应,太多的东西需要转变。没关系,慢慢来

其次,心里有没有落差?没有!

很多人都很关心我从体制内到体制外,从甲方变成乙方,从一个党员领导干部变成一个人民律师,心理上有没有落差。这个真没有。一方面是因为有很多事情都在我的预期之内,做好了心理准备;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从来也没把自己当甲方当领导,心态上一直都很平和,没有落哪来的差

另外再补充一句,我真的是一个很靠谱的乙方,各位甲方爸爸们,把潮水般的业务扔过来吧。

第三,忙不忙?忙,真的很忙很忙!

自从开始新的职业生涯,就陷入了深深的本领恐慌,原本以为可以弹性工作自由支配时间的憧憬被打得粉碎。师妹说的对,不用上班就意味着没有下班

要学的东西太多太多,法律知识要学、执业规则要学、律所管理要学。于是,几乎每个周末,我都辗转在各个论坛和学术会议上;几乎每个晚上,都要约小伙伴们一起吃饭聊天请教问题;几乎所有原来用来追剧的时间,都变成了上网课,就连开车的时候,也在听购买的音频课程。

今天还有个姐姐问我,现在这么忙,孩子怎么办?

原本我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忙,以前是不能按时下班,现在几乎都赶不上天总睡觉之前到家,根本没有时间辅导他写作业。但是,我发现,缺少督导的天总反而越来越上进和认真了。这一方面是因为进入五年级的自然成熟,另一方面是老师的教育和培养,还有一方面,我觉得我目前的状态对他也有影响,可能以身作则比苦口婆心更管用些。所以,要想培养优秀的孩子,先把自己变优秀吧

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不知道有没有回答所有的问题。最后,快到双十一了,用马云的一句话做结尾吧:

今天不易,明天更难,但是未来无限美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40岁,我离开体制做律师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