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创始人夫妻互撕:李国庆或将净身出户?

作者 / 马乃东 华丹菁 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

来源 / 智合

2019年10月23日晚,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发了一条通过卖惨来推广自己创业项目的朋友圈,不曾想其中之措辞却激怒了忍耐多年的妻子俞渝,最终引发了俞渝史诗级的华丽攻击。“同性恋傍家”“梅毒”“开房”“体制内高参”“洗浴中心”,以及李国庆家人野史,俞渝三连发的朋友圈评论给广大网友送了一连串大瓜。

在俞渝抛出重磅猛料后,李国庆发布微博,称其7月底已经向法院递交诉状和俞渝离婚,10月17日双方收到法院离婚传票,但俞渝以感情未破裂为由不同意离婚。而此前,李国庆也透露俞渝对他“逼宫”:俞渝通过股权变更、赶走李国庆一手带起来的高管,以及解除李国庆的公司职务等操作一手控制了公司,看来这场网络互撕背后不过是又一出力图用舆情影响婚姻诉讼的大戏,而这场离婚诉讼最大的争议点终将会落到对公司的控制权以及公司股权分割的问题上。

(一)婚姻状况

据相关媒体爆料,李国庆和俞渝系在1996年相识于美国,三个月后闪婚。根据李国庆本人的陈述,自2018年1月15日接到俞渝的逼宫信后双方就此分居,且其已于2019年7月底向法院递交诉状和俞渝离婚,10月17日双方收到法院离婚传单,目前离婚诉讼尚在审理中。

(二)公司情况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双方最初设立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当当公司”),并于1999年11月开通当当网(www.dangdang.com)。美国时间2010年12月8日,当当网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完全基于线上业务、在美国上市的B2C网上商城。

2016年9月,因当当网在纽交所表现不佳而私有化退市,退市后创始人李国庆、俞渝夫妇等高管团队共持股93.17%,公司市值约5.3亿美元,不及上市时四分之一。

2017年10月,传出海航集团收购当当网的消息。2018年初,海航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天海投资公司宣布初步作价75亿元收购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当科文公司”)100%的股权及北京当当公司100%的股权。但是到了9月,又宣布终止收购当当网的计划。

根据公开信息,当当网的主要控股公司为当当科文公司,该公司初始股东为李国庆和俞渝,但在2018年7月10日,公司股东发生了变更,变更后俞渝持有该公司64.2%的股权,李国庆持有该公司27.51%的股权,这也就是李国庆所说的俞渝“逼宫”第一步。

2019年2月20日,当当网公开宣布,联合创始人李国庆离开公司。当当网表示,2019年1月开始,李国庆不再担任当当网任何职务,仍是公司股东。至此,李国庆也基本失去了对公司的掌控。

(一)夫妻感情是否破裂?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以下简称“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有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以及有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的,视为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

本案中,李国庆已于2019年7月底提起离婚诉讼,虽目前的公开信息未显示双方存在重婚、赌博、吸毒等情节,但俞渝在10月23日的三连发中对李国庆的公开声讨以及揭露的种种不堪,明显表明其和李国庆已无和好可能,既然双方已经在社会公众面前公开宣战,俞渝再难在诉讼中声称双方尚有感情,法院判决双方离婚应该是大概率的事件。

(二)公司股权如何分割?

法院一旦判决准予双方离婚,则需要对双方的财产予以分割,双方主要的争议无疑是对当当股权特别是对当当科文公司股权的分割。而对于夫妻双方无法就股权分割达成一致时应当如何处理,无论是《婚姻法》还是《公司法》都缺乏明确具体的规定,结合我国的司法实践,关于离婚案件中公司股权的分割有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值得注意:

(1)离婚诉讼中一般不分割涉及第三人股东的公司股权,双方应当另案处理

根据公司法理论,人合性是有限责任公司不可或缺的信用基础,即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存在着某种信任关系,表现在股权转让上需要遵循严格的限制性规定。而离婚诉讼是处理夫妻双方之间人身和财产关系的复合之诉,离婚诉讼具有高度的私密性。出于保护有限责任公司其他股东权益和平衡离婚诉讼隐私的考量,在离婚诉讼中以不直接分割公司股权为宜。

本案中,就双方名下最为争议的当当科文公司而言,由于在2018年7月10日发生了股权变更,新增了第三人股东、打破了夫妻店的股权模式,若要分割该公司股权的,法院通常会要求当事人在离婚诉讼后另案诉讼。

(2)离婚诉讼中对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一般不做数量型分割,股权分割应当保护公司正常经营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十条的规定,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生产资料,可分给有经营条件和能力的一方。分得该生产资料的一方对另一方应给予相当于该财产一半价值的补偿。

故离婚诉讼中,如果夫妻双方在公司股权分割问题上无法达成协一致,则法院有较大可能将公司股权分给有经营条件和能力的一方。结合目前的公开信息,俞渝已经取得当当科文公司的绝对控制权,符合法律上“有经营条件和能力”的情况:1.根据工商变更信息显示,李国庆已不再担任当当网任何职务;2.李国庆自述俞渝对其进行逼宫并更换了公司管理层;3.目前当当公司的官方声明及态度都站在俞渝一边,可见俞渝目前基本掌握了公司的运作,法院将股权判归俞渝的可能性较大。

(3)非上市公司股权价值的确认一般参考公司注册资本金或公司的资产价值,而非公司估值

由于非上市公司没有财务披露的义务,非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基本不透明,故在离婚诉讼中如何认定非上市公司的股权价值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也往往导致实际掌控公司的配偶一方对于公司股权的价值判定有较大的影响和控制权。

本案中,如果法院判决当当科文公司的股权归配偶一方所有,则如何认定当当科文公司的股权价值、如何确认支付给另一方的补偿款金额也将是双方最大的争议点之一

根据公示信息,当当科文公司的注册资本金为1000万元人民币,而根据天海投资(证券代码:600751)于2018年4月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当当科文公司的账面价值仅为3178万元,根据致同会计师事务所于2018年5月31日发布的对证监会的回函显示,截止2017年末,当当科文公司的净资产为2814.5万元。

根据上述数据,结合司法实践,与目前部分媒体报道的双方要分割数十亿元的股权所不同,不排除李国庆最后能拿到的补偿金额也就1、2千万元

(4)中国法院处理双方境外公司股权的概率不大

境外公司股权的分割将涉及域外法的查明、涉外股权信息的公证及举证,以及法院判决的域外效力及执行等问题,结合我们目前尚未检索到直接分割离岸公司股权的离婚纠纷或离婚后财产纠纷案例的情况,以及法院出于保护公司其他股东权益和平衡离婚诉讼隐私的考量,境内法院在离婚诉讼中直接分割双方持有的境外公司股权的概率不大。

根据李国庆在10月23日微博中称:“境外公司股权这些年已经被你套走了大头,境内公司股权这一次,咱们就撕破脸对抗到底吧”,如双方确有对境外公司股权的争议,则结合我国司法实践,双方可能还需要经历冗长复杂的境外诉讼来解决境外公司股权分割的问题

(一)夫妻店容易导致企业治理僵局

作为“中国亚马逊”,当当抓住了互联网发展的风口,2010年当当以中国B2C第一股的身份在美国上市,首日股价上涨到29.91美元,较发行价上涨86.94%,李国庆夫妇身家达到了10.074亿美元,合人民币约65亿元。

然而在当当官网的企业简介一栏中,发展历程仍然停留在2010年上市时,令人唏嘘不已。2014年当当错过与腾讯合作、2016年通过私有化退市、2018年又错失海航75亿元的收购……梳理当当的浮沉史,“夫妻店”模式备受诟病,因为两人平起平坐,俞渝是当当的董事长,李国庆是当当的CEO,意见有分歧时不知道听谁的,很多决策最终难以实施。

两位当事人也分别在公开场合表示,后悔夫妻创业。

(二)夫妻店容易因个人隐私被曝光而影响企业正常经营、社会形象及估值

李国庆俞渝这场“手撕大战”不光将两人的隐私及不堪暴露在公众面前,更加损害了公司的形象,影响了公司的正常运作。可以说李国庆、俞渝两败俱伤的结果现在已经难以避免,而对于被迫绑在家庭矛盾这辆战车上的当当公司,其企业命运、公司走向都将无法预测,公司股东和员工的权益也将收到损害。

(三)夫妻店还可能导致民事甚至刑事法律风险

一般情况下,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仅以其认缴的出资额对公司的经营承担有限责任,但根据公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另根据目前的司法实践,债权人能够提出足以引起法官对夫妻财产与公司财产存在混同怀疑的初步证据的,夫妻股东将有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法律风险(参考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商事审判若干问题的解答二)。

根据公示信息,李国庆、俞渝目前持分别持有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另共同持有多家仅有他们夫妻二人为股东的有限责任公司股权,则他们同时存在对名下相关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民事法律风险。

此外,家族企业特别是夫妻店在经营管理中往往容易出现因为家企混同导致的经营不规范情况,严重的可能导致刑事法律风险,其中比较典型的就是真功夫案件,因为夫妻关系恶化,最终导致夫妻互撕,而创始人蔡达标也因职务侵占、挪用资金,被判其有期徒刑14年。而李国庆、俞渝的互撕最终是否会引发刑事法律风险等一系列连锁反应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当当创始人夫妻互撕:李国庆或将净身出户?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