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在上,我要离婚” 210亿的婚姻何去何从?

作者 / 宇文鸿雁 京都律师事务所

来源 / 智合


《诗经》言,“凤凰于飞,翙翙其羽,亦傅于天。”好的伴侣除了爱意,还有肝胆相照的义气,不离不弃的默契,一路相伴的成长,和没齿难忘的恩情。好的婚姻是用爱、包容和理解去改变对方,所谓“家庭不只是人们身体的住处,更是人们心灵的归宿”。

婚姻作为一种社会制度性的安排,拥有即是收获,无法以成败衡量。离婚,在传统观念上是一个相对敏感的话题,但随着人类社会文明的不断发展,尤其是女性经济地位的提高以及个性的觉醒,使得近年来独身率持续攀升,甚至成为一种社会趋势。

人们不再拘泥于传统婚姻制度的束缚,只问自由,无问西东。但当面对婚姻解体财产分割涉及千万股民的利益时,必然要将这等私事曝光于大众的视眼之中,就不得不问210亿的何去何从?

人物

一位穿白大褂的男人

徐翔——中国最受关注也最为神秘的私募人士,极少在公开场合发声,极少接受媒体采访。

因为徐翔在中国历史名人中最崇拜创立新中国的毛泽东和统领清朝盛世的康熙大帝,故将公司取名“泽熙”。

据媒体报道:

2009年12月7日,徐翔在上海成立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即实收资本3000万元人民币;

2015年11月1日,徐翔涉嫌违法犯罪,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2016年4月29日,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徐翔等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内幕交易犯罪,后被依法批准逮捕;

2016年12月5日,徐翔等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案开庭;

2017年1月23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徐翔、王巍、竺勇操纵证券市场案进行一审宣判,被告人徐翔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没收违法所得90亿元,同时并处罚金110亿元。

一位坐拥210亿

却平静如水的女子

1998年,应莹与徐翔相识时她19岁,徐翔21岁,两人于2000年左右确立恋爱关系;

2004年初,徐翔和应莹登记结婚;

2019年4月,应莹向法院提交起诉书,起诉要求与徐翔离婚;

2019年8月7日,正值七夕,应莹在公众号发声《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文中表示:

婚姻解体

2019年4月,应莹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提起四点诉讼请求,包括:判令应莹和徐翔离婚;判令双方婚生子由应莹抚养;请求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本案诉讼费由徐翔承担。

2019年8月29日上午,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在山东省青岛监狱依法不公开审理了应莹诉徐翔离婚纠纷一案。

至此徐翔的刑期还剩不到三年,提出离婚实为无奈之举。

相对于大多公众人物深情款款的离婚声明,这份《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表达了离婚的无奈、并回忆了与徐翔相爱的点滴。

“苍天在上,我要离婚”:字里行间充满无奈、沉重、甚至是呐喊,更加符合中国传统女性非被迫而不轻易提出离婚的心声。

据媒体公开报道,应莹提起的离婚诉讼只需要法院处理解除婚姻关系以及子女抚养权,财产问题则会另案主张。

我国婚姻身份关系如何解除?

解除身份关系可以协议离婚或诉讼离婚,协议离婚需要双方当事人本人亲自到民政局办理;而对于诉讼离婚则需要当事人本人出庭说明是否同意离婚的意见。

因徐翔被判处有期徒刑在监狱执行,无法出庭应诉,故将该离婚案件的审理安排在监狱进行,诉讼程序和在法院审理是相同的。

应莹要求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法律基础?

我国婚姻法实行夫妻共同财产制,法律规定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所得的财产除法律另有规定或双方约定的外,均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婚姻法》对夫妻财产制采取的是法定财产制与约定财产制相结合的制度,并明确规定:在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时,才适用法定财产制。

法定财产制:基于《婚姻法》第十七条和第十八条的规定。

约定夫妻共同财产制:夫妻双方通过书面协议的方式,对婚前、婚后财产的占有、管理、使用、收益、处分以及债务的清偿、婚姻关系终止时的财产清算等事项作出书面约定的一种财产制度。

《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

因此,在徐翔和应莹没有书面AA制约定的情况下,按照法定的婚后所得共同财产制,徐翔在婚后所得的财产均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不论其对财产收益贡献的大小,夫妻双方均有享有平等的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

离婚时根据婚姻法的规定,一般按照如下原则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刑期分担一半?

110亿罚金应当共同承担吗?

有网友认为家庭财产平均分割,那么基于家庭财产是由徐翔经营行为获得的,因其经营行为触犯刑法而须承担刑事责任,应莹是否也应当承担一半的责任呢?

首先,徐翔并非所有的经营行为都是违法行为,其合法经营行为所获得的财产,应当依法得到保护。其次,根据我国刑法“罪责自负”原则,刑事责任为其个人承担的责任;与婚姻法角度的利益共享、责任共担原则有所不同。

有期徒刑,是我国刑法规定的因犯罪行为应当承担的刑事责任;有期徒刑为主刑,罚金刑为附加刑:根据我国刑法“罪责自负”的原则,有期徒刑为其个人承担的刑事责任;罚金同没收财产一样,也只能执行个人所有的财产,不能执行其家属所有的财产。故该执行应当对家庭财产分割后,由徐翔以其分割所得的个人财产缴纳罚金。

资产定性遥遥无期

将导致夫妻共同财产无法确认

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前,首先要区分违法所得和夫妻合法的共同财产;亦要区分个人财产与公司财产、区分家庭财产与他人财产。

根据审判实践中先刑后民的审判思路,在对违法所得和合法财产区分之前,离婚诉讼中无法对共同财产进行分割处理。刑事案件处理完毕之后也会因涉及第三人财产引发民事诉讼,需要确权后才可确认夫妻共同财产的范围。

经媒体报道,徐翔所有的股票除自己持有之外,还有替他人代持,或者由其家人代其持有等多种方式。而在离婚诉讼中,对于登记在他人名下的财产,法庭一般不予处理,如果涉及到第三方名下的财产,而实际为徐翔所有的,一般需要法律程序予以确认后,方能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

呼叫苍天不如寻求法律帮助

——刑事裁判中的执行异议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在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中,法院虽有权查封夫妻共有财产,但不得拍卖配偶的财产份额。

一般法院会参照民事执行的相关规定,通知被执行人的配偶并查封拍卖夫妻共有财产,法院未依法送达执行通知的,该配偶可以提出执行异议,并可以提起析产诉讼。

另外,站在私权保护的角度,若夫妻未约定共有份额的,依法应视为等额享有。法院仅可以处置被查封财产中属于被执行人的一半份额。

刑事裁判中

涉及民事赔偿的部分亦有法可依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第十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办理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案件,刑法、刑事诉讼法及有关司法解释没有相应规定的,参照适用民事执行的有关规定。

并对于被执行人在执行中同时承担刑事责任、民事责任,其财产不足以支付的,按照:(一)人身损害赔偿中的医疗费用;(二)退赔被害人的损失;(三)其他民事债务;(四)罚金;(五)没收财产。债权人对执行标的依法享有优先受偿权,其主张优先受偿的,人民法院应当在前款第(一)项规定的医疗费用受偿后,予以支持。

司法女神朱蒂提亚,手持天平和利剑,双眼蒙布,寓意用天平衡量诉讼双方的证据,用宝剑加以处罚。她的职责是“裁断”而不是发现,要蒙上眼睛避免外界的扰乱。她不会因为看见诉讼双方而有主观上的倾向性,也不会因为受到干扰而难以实现正义。这样对所有诉讼参与人都可以做到一视同仁、公平对待。

徐翔触犯刑法,侵犯法益,其应当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无论是剥夺其人身自由还是罚没个人财产,均应约束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应莹瘦小的身躯里,亦承担着抚养子女、赡养双方老人的巨大责任。在她的说明中,也流露出案发后亲友施予的压力让自己心力憔悴。上有古稀双亲,下有童真幼子,应莹个人合法财产甄别及分割的诉请亦应得到法律的支持。

法律从来就是一把双刃剑,自由亦是在法律约束下的自由;任何人只要触犯了法律,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任何人的合法权益受损时,也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苍天在上,我要离婚” 210亿的婚姻何去何从?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