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会计事务所全面进军法律市场,法律服务将迎来颠覆性改变?

来源 / 理脉

导语

20世纪80年代,面对核心审计业务利润率的下降,各大会计事务所开始为客户提供越来越多的非审计咨询服务,其中包括了大量的法律专业服务,这一业务在90年代迅速发展起来。然而,此举遭到了美国律师协会的反对,原因是律师职责独立,并且有利益冲突。美国国会随后通过了《萨班斯法案》,禁止审计公司向其客户提供非审计服务,包括与审计无关的法律服务,并成立了监督委员会。包括中国、日本、法国、澳大利亚等国均颁布了类似法案。

但是进入21世纪以后,法律服务市场的监管变得愈发放松。继澳大利亚之后,英国2007年颁布了LSA法案,明确授权ABS(Alternative Business Structure,可替代性业务结构)和MDP(跨学科专业服务机构)开展法律服务。除美国以外,世界各国也都在逐渐放宽对于法律服务市场准入门槛的限制。

在会计市场,四大总共占据了60%的市场份额;而在法律市场,没有任何一家律所可以达到1%以上的占有率。因此当相关政策放宽后,进入法律市场对于四大这样的巨头来说轻而易举。最为关键的是,四大和传统律所客户重合度极高,而四大目标是提供审计+税务+咨询+法律的综合“一条龙服务”,而非独立的法律业务。

其实在过去的20多年中,四大一直在以潜移默化的方式持续平稳地挺进法律服务市场。但随着政策的放宽,四大如同鲨鱼般察觉了市场的动向,开始了迅速挺进市场的步伐。遗憾的是,目前传统型律师事务所仍错误地将新兴的法律科技公司和非传统的律所视为最大的竞争威胁。但实际上,所有的法律科技公司和替代法律服务提供者(ALSPs)占据的市场份额加起来也不及四大在法律服务市场已经取得的成就。

四大对法律服务市场形成的威胁绝非虚张声势。据Altman Weil’s 2018Law Firms in Transition Survey 的调查指出,46.4%的律师事务所将四大视为市场上的潜在威胁;有9.3%的律所表示,已经有部分潜在案件被四大抢走。对于那些拥有超过250名律师的大型律所来说,这些数字更加触目惊心:在这些律所中,65.5%认为四大将会成为潜在的竞争对手;11.5%的律所已经因四大的竞争而存在案源流失的情况。不可否认的是,四大步步蚕食传统律所拥有的潜在客户群体已成不争的事实。


2018年6月,在超过80个国家已经拥有2400位“法律人士”的德勤会计事务所,收购了专注于移民问题的Berry Appleman &Leiden非美国地区的办事处;同时,其位于美国的办事处也与德勤达成战略合作。

9月份,安永收购了新的法律机构RiverviewLaw。这意味着截至去年,安永的RiverviewLaw在全球81个地区的成员公司中拥有2200名法律从业者。

同样是在9月,普华永道的英国分公司联合美国的移民律师事务所,Fragomen, Del Rey, Bernsen & Loewy LLP,提供全球流动税收和移民服务。此举使普华永道的核心业务之一得以与弗拉格曼(Fragomen)结盟。弗拉格曼是一家全球移民服务的巨头,在全球拥有50多个办事处和3800多名移民专业人士,其中包括550多名律师和同等专业人士。目前,普华永道的律师人数超过3500人,在90个国家工作,在116个国家提供移民法律服务。



到2019年中期,四大巨头对于法律服务市场进行了进一步的蚕食。今年6月,安永收购了最早的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商之一,Pangea3,一次性收编了超过1200名法律专业人士。这是一家法律管理服务(LMS)公司,之前属于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到目前为止已经平稳运营了15年。

现在,安永除了法律咨询服务外,还可以提供法律运营咨询、管理服务和技术服务,这些服务是在这家全球专业服务巨头活跃的80多个地区允许的范围内提供的。将Pangea3的法律人员纳入其中后,安永将在全球范围内有3500名法律专业人士为其工作。



此外,安永Riverview Law首席执行官Chris Price还透露:“未来18个月,我们将在以客户为中心的技术上投入20亿美元,从而与其他四大的法律部门竞争。”

 相比于其他三家,毕马威的大动作则更暴露出其蚕食法律服务业的野心。2月8日,法国第一、欧洲创收第二的律所Fidal出现了爆炸性的人事变动。包括26位合伙人在内的约144名律师在三天内集体辞职,跳槽到了毕马威在法国新设的律所KPMG Avocats。目前,毕马威已经在全球76个国家拥有2300多名律师。

不难看出,雄厚的资金、长期以来在全球范围内积累的口碑以及在法律市场上强硬的收购、并购等动作,让四大从最初的审计事务所,正在逐渐演变为提供各领域独立服务的跨学科型机构,并且正在试图在法律服务市场从传统律所手中分走一块“蛋糕”。

尽管四大已将服务扩展到会计以外,但它们的基础是金融。就像律师不愿承担风险一样,会计师也不愿给人带来“惊喜”。所以四大的目标是基于其客户公司的运营状况和规模提供可控、低风险的法律服务, 从而保证稳定、持续的利润率。简而言之,他们想要的是“标准操作程序”业务。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均在全球运营,并使用一站式平台提供法律业务服务,与审计、税务和会计等核心业务相辅相成。由于它们的重点是基于财务回报的可预测性,这有助于它们专注于向现有客户拓展服务,并瞄准增长市场和提供持续投资回报的关键行业。

目前,四大的法律部门与税务、审计、保险和咨询等核心业务部门保持一致。法律服务也定位于四大其他服务的关键目标市场和行业,并通过一站式平台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业务。由于四大一直以来对于低风险高回报的偏好,至少在目前,他们不太可能提供与商业或者金融完全无关的法律服务

从数据上看,传统律所似乎很难与其竞争。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竞争优势,包括巨额的资金,高度成熟的金融头脑,这些优势使他们能够实现业务的高效扩张。“四大”国际公认的品牌优势,复杂的基础设施,已经悄然酝酿了25年。这其中包括强大的销售文化和团队,数量庞大、种类繁多的专业人员,使用专业商业工具和系统的渠道,以及作为大型国际性雇主对于全世界优秀人才的吸引力。更为关键的,他们有强大的能力在全世界范围内为客户提供一系列口碑良好的专业服务。

1、客户基础

四大中的任何一家都提供包括金融,法律以及咨询在内的一系列专业服务,拥有大量的高质量客户,尤其是企业CFO。CFO是企业高层,又作为CEO的首席顾问,大部分都与一家或多家的四大有着长期合作关系。这意味着在针对雇佣外部法律顾问时,CFO往往占有较大的发言权,同时也更倾向于在选择四大提供的金融服务的同时选择其提供的法律服务。

当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中的每一家都将法律服务吸收到其国际服务中,并获得能够为跨国客户提供服务的ABS时,它们就拥有了推介影响力的优势。它们的法律服务全球化使它们成为许多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全球最大律师事务所的直接竞争对手。

2、价格优势

由于其数年积累的会计服务基础,四大肯定与当前或潜在客户的财务团队中的高级决策者有着密切的关系。当一家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发号施令时,相较于律所,四大则会对于其提供的法律服务实行不同的定价方式。正基于此,相比律师事务所,四大在为法律服务提供快速、创新和灵活的定价结构方面,拥有巨大的优势。

3、成熟的服务流程和项目管理能力

专业服务公司是流程和效率的大师。这来自于他们的会计基础,也让四大对数学和金钱的深刻理解和能力脱颖而出。虽然很多工作可能被认为是公式化和程序化的,但gaap(公认会计准则)等严格的标准为他们的服务提供了严格的结构。

而且,多年来这些专业服务公司成熟的项目管理模式已经根深蒂固。这意味着执行每一项客户事务时都需要许多人的努力:迅速确定工作范围,创造性地定价,并分配给所有专业学科、级别和地区(包括法律和其他方面)的合适人才。四大律师事务所的平均员工数量在20万至27万之间,平均约有2150名律师。在提高效率的同时,他们可以最大限度地扭转局面,实现预期,并尊重预算。


据Artificial Lawyer报道,2019年6月,普华永道发布了其首个法律科技加速器。其中包括的法律科技公司有:AuditXPRT,Capnovum ,Cognitiv+,ContractMill,Lexical Labs,Lexsnap等8家公司,覆盖了法律资讯、合同生成及审核、合规管理、电子签名等一系列法律科技领域。这些公司涵盖的非诉业务领域也与PWC法律部门涉及的领域高度重合。

普华永道高管David Chamberlin认为:法律科技是完善法律服务和相关的专业服务中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

早在2016年,德勤成立了加速器 Deloitte Catalyst,为创业公司提供帮助,致力于将其开发的AI技术付诸实践。例如Ayasdi,Narrative Science,Kira等法律科技公司都是Catalyst计划中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四大也大规模地采购成熟的法律科技产品来帮助其提高工作效率。普华永道购买了SealSoftware来进行合同审查、数据分析等工作;德勤也采购了Luminance来审查法律文档。安永在收购Riverview Law的同时,也收购了其法律事务的管理和操作平台并且用于其他部门的工作中去。

德勤法律部门合伙人Michael Castle说:“近年来,自然语言处理、认知计算和文档数字化等领域的技术发展显著加快。我们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阶段,人工智能可以帮助律师事务所和法律专业人士以更高的效率完成复杂的劳动密集型任务,为更熟练的任务腾出宝贵的时间。”

所以,四大对于法律科技公司和产品的投入,一是为了将科技产品用于其现有的工作中,为客户提供价格更低,效率更高的解决方案;更重要的是,人工智能和自动化可以增强业务作业的流程化、标准化,从而帮助四大进一步压缩成本,将法律服务与其它专业会计和商业服务打包,提供成本更低、口碑更好的一条龙商业服务,帮助其争取更多客户,进一步提升业务口碑。

迄今为止,定位准确、品牌良好、知名度高、资金充足的四大会计事务所无疑将继续蚕食法律服务市场。传统律所若要保持竞争力,需要突出自身的优势,证明自己在法律市场上的独特性和不可替代性。他们每天都需要不断地向客户、潜在客户、推荐人、利益相关者、朋友、竞争对手,以及同样重要的自己,证明自己独一无二的优势。

众所周知,客户关系是每家律师事务所成功的核心,也是偿付能力的关键。如何从现有客户那里赢得更多的工作,同时吸引与自己的法律服务、文化和价值观一致的潜在新客户,将变得至关重要。

英国脱欧,以及国际市场对2020年全球金融疲软的预测等即将到来的国际事件,都有可能成为法律服务市场变化的转折点。在这些时间点中,也许有一个会使得本来就对法律市场震荡不满的客户伺机而动,也寻求在法律市场中分走一杯羹的机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四大会计事务所全面进军法律市场,法律服务将迎来颠覆性改变?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