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个人破产制度真的要来了

作者 / 唐凯 高陆萍 法德东恒律师事务所

来源 / 法德东恒律师

2019年7月,国家发改委等13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这是我国首次明确提出将建立个人破产制度。

 

而浙江台州早于2019年5月既出台全国首个、专门针对个人债务清理的《执行程序转个人债务清理程序审理规程(暂行)》。从该规程宣布施行至今,台州市中级法院已作出过终结债务清理程序的裁定,此举实属个人破产在我国的制度迈进。

 

近年来备受期待的个人破产已开始由点及面影响扩散,亟待更多关于个人破产制度在我国法制土壤如何生根的深刻思考。


执转破作为连接执行程序与破产程序的通道,已为企业执行不能提供化解方法,个人执行不能也将成为个人破产推行的突破点,浙江台州的《执行程序转个人债务清理程序审理规程(暂行)》便是立足于此:

 

当债务人出现不能清偿债权原因且债务违约时间在一年以上并已进入执行程序,或经法院强制执行财产不足或无财产清偿全部债务时,可适用个人债务清理程序。但若被执行人存在因赌博、挥霍消费等不良负债、欺诈等规避执行的不诚信行为,将不再适用此程序。

 

执行部门与破产审判业务庭相连接,根据前者已送个人债务清理案件,经后者审查后参照企业破产法规定,对其启动执转破程序,立破字号审理并进行公告。

 

管理人在个人债务清理程序中仍担当重要角色,由其查找被执行人财产并对债务人一定时期内的财产和债权债务进行全面清算,待清算过后,若财产已不足清偿债务,便向法院提请裁定终结债务清理程序。

 

该规程还为债务清理拟定了两种方式:一是债务清理程序,即债务人无财产或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且未来没有预期收入的,法院依法指定管理人,对债务人财产和债权债务进行全面、公平的清理和偿还;

 

二是债务整理程序,即目前债务人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但未来有预期收入的,由法院指定管理人,对债务人与债权人之间的债权债务予以调整并达成还债计划,债务人按照还债计划执行。

 

待债务清理终结后,债务人还要完成执行退出宣誓。法院可对债务人作出行为保全令,对债务人在债务清理结束后一定期限内的相关行为和身份资格进行限制,债务人在诚信考验期内遵守保全令规定的,期满可回归正常生活、工作和社会活动。

 

债务人倘在债务清理期间通过擅离住所地、不配合债务清理;不提供相关财产资料、伪造债权债务材料或作虚假陈述逃避债务清理,将会受到民事制裁。转移、隐匿财产,逃避执行和债务清理,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将依法移送公安机关。同时,法院终结对债务人的债务清理程序,并对其恢复强制执行措施,防止债务人借债务清理程序逃避债务。

 

这一规程涵盖了程序启动条件和参与者作用、债务清理方式及对被执行人的诚信要求,完全可视为个人破产制度的微观呈现,中国特色个人破产探索再推进,未来制度架构也可以此管窥。

“欠债还钱,不容减免”一贯是国人根植于内心的债务观,甚至“父债子偿”的家属连带清偿责任,也是古时法典的成文规定,债务人除了要受到严厉的刑罚,其家属也难以逃脱债务阴影。

 

即使在西学东渐的国民政府时期,以《破产法》所确立的个人债务破产免责制度也未得到较好的施行,社会各阶层以破产为耻,债务人背负债务直至彻底清偿。

 

中国人讲求信誉、更讲究债务与人身的绑定与紧密性。

 

也正是囿于文化传统,新中国成立之后的破产法制度建构也不完整,全国人大常委会曾以“条件不成熟”删除了自然人破产相关的条文。

 

但如今,随着P2P、现金贷等业务的普及,衡量家庭负债情况的居民杠杆率飞速增长,飙升速度甚至远超美国。随着债务危机的蔓延,例如山东“弑母案”等催债悲剧不断上演,全社会需要开始理解并接受,“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确实需要一个重生的机会,而个人破产正是这一机会的承载。

 

在外部环境推动个人破产制度建立的今天,为避免个人破产制度出现“橘生淮北则为枳”的“水土不服”,在对国外既有制度进行借鉴与移植的过程中,我国的个人破产确需保持鲜明的中国特色。


个人债务清理规程的成功试行,为各界对我国个人破产未来建构的猜想提供参考。结合我国国情及现有模式、借鉴域外经验,在此提出创建个人破产制度之进路。

 

1、明确个人破产适用主体

我国破产法的适用范围现属商人破产主义,即将破产能力仅仅赋予具有商事资格的组织。但随着个人破产制度的推进,应向一般破产主义即适用于所有个人和法人及非法人组织转变。

 

可将破产个人暂分两种类型加以调整:一为商自然人即合伙企业、独资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等;二为消费者此种模式在许多国家属单独一类,适用债务重整制度。

 

2、限制自由财产范围

不同于企业,个人破产中的债务人是需要继续生活的自然人,破产程序开始后,需要为破产人保留自由财产以免受破产程序干扰和限制。

 

自由财产应包括两部分内容,一部分是不可列入破产财产的破产人生活必需品。另一部分是专属于破产人的权利,这些权利通常具有人身权的性质,如名誉权、精神损害赔偿权等。

 

与自由财产相对,以下几类债务应被排除在免责范围之外:一是对子女的抚养费;二是政府罚款、罚金和罚没等债务;三是税款和其他政府债务;四是教育贷款。

 

上述几类债务如若免除,将会对社会产生不良示范,破产人即使获得债务豁免,其所应履行的公民基本义务仍不能被忽视。

 

3、设置法庭外债务清理协商程序

现阶段个人债务清理制度强调法庭的主导作用,但随着个人破产的推进,大量案件的涌现会使法院应接不暇。

 

需借鉴美国、德国等国家,重视法庭外债务清理机制的运用:由法院指定的律师、会计师等个人和社会咨询机构进行债务前期的调解和咨询工作,并与破产管理人制度相衔接,将前述中介人员指定为后续破产程序的管理人,缓解法院工作压力的同时使管理人在前期对债务人资产情况进行深入了解,全程参与偿债计划的制定。

 

庭外债务协商中介人员的选择直接左右了个人破产管理人的选定,而该人员需具备提供债务咨询以及债务管理的能力,并由其主导偿债计划的制定以促进债务人与债权人之间的和解。

 

根据现下多由律师事务所担任破产管理人的现状,破产领域的律师需要对个人破产施行及时作出反应,使自身具备提供债务咨询服务及处理债务人资产的能力。

 

4、债务免责应获许可

所谓许可免责是指必须在债务人提出申请以后,由法院严格审查该债务人是否为诚实守信的债务人、免责是否符合法定的条件等。

 

个人破产制度最大的特点及目的就是对破产人债务的免除,鉴于我国国情,需要对债务人施行较为严格的许可免责制度,以防止个人破产推行后井喷式的大规模破产。

 

另外,即使采纳许可免责制度,由于破产免责利益的驱使,破产人仍会利用各种办法通过破产免责逃避债务。为了防止该制度被滥用,必须配合较为严格的监督与处罚措施。

 

5、构建配套信用制度

个人破产制度对社会征信体系的完备提出较高要求,如若债务人在申报的过程中出现隐匿财产等逃避债务的不诚信行为,就将失去重新来过的宝贵机会。

 

中国银行征信中心为主、78家企业征信机构和8家个人征信机构为辅的传统征信体系业已建立,个人破产制度与个人征信体系将深度融合以改变债务的处理方式。

 

现下移动支付普及,个人消费习惯、消费行为都能通过数据获得预测,方便债权人及银行等金融机构深入了解交易对象的消费信用。我国失信执行人制度的推行已在一定程度上改善社会信用环境,社会征信体系也应与个人破产相辅相成。

相比于企业破产,个人破产更强调一种人性温度和宽容,为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的沟通和解提供制度依托,是对双方权益的尽可能保护。

 

当执行难成为司法系统沉疴,个人债务也需要一种合理的出清机制。

 

经过台州法院的良好实践,个人破产将通过试点的形式逐步推广,一种全新的债务处理机制即将破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中国特色个人破产制度真的要来了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