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魔圈所”,平均创收超138亿

作者 / 智合研究院 董宇洲

来源 / 智合

2018年,受到宏观经济和政治因素影响,全球经济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但全球头部律所的整体业绩表现仍然稳健。

据统计,全球前200强律所创造了1354亿美元的创收,比上一财年的1272亿美元增长了6.4%。

近期,以“魔圈所”为代表的英国头部律所相继披露了2018/19财年财务数据。从各家律所披露的数据看,过去一年英国头部律所的创收总额和权益合伙人人均利润(PEP)大多保持了比较平稳的增长

以下是部分英国律所的财务数据。

一直以来,“魔圈所”都是英国律所创收的标杆。2018/19财年,英国律所中创收排在前四位的依然是高伟绅、年利达、英国安理、富而德。

四家“魔圈所”所均创收16亿英镑(约合21.56亿美元、137.15亿人民币),所均创收增幅5.3%。

从整体情况看,四家“魔圈所”增长较为平稳,在战略布局上,无一例外地加大了对技术创新的投入,同时也更多地关注律所文化多样性建设。各家律所财报也有各自亮点。

伟绅:增长放缓,投资未来

2018/19财年,高伟绅创收达16.93亿英镑,同比增长4.3%,净利润6.37亿英镑,增长2%。

权益合伙人人均利润(PEP)162万英镑,增长1%。由于受到宏观经济和政治因素影响,相比于上一财年而言(净利润增长13%,PEP增长16%),数据略显平淡。

英国市场再次成为该所的主要推动力,贡献了5.56亿英镑的创收,紧随其后的是欧洲大陆5.51亿英镑。亚太地区和美洲分别贡献了3.07亿英镑和2.26亿英镑。

自2015年以来,高伟绅全球创收增长25%,利润增长42%,PEP增长45%。美洲、亚太地区的增长尤为强劲,其中美洲创收增长45%、亚太地区创收增长50%。

对于美洲和欧洲大陆的投资在进一步加强。纽约办事处现已成为该所第二大办事处,拥有77名合伙人和300名律师。华盛顿办事处于近期引入了美国司法部资深人士、通用电气前内部法律顾问Sharis Pozen等重量级人物。欧洲大陆的重要性也在上升。阿姆斯特丹办事处执行合伙人Jeroen Ouwehand取代Malcolm Sweeting成为高级合伙人(Senior Partner)。卢森堡办事处则聘请了原欧华税务主管Geoffrey Scardoni。

最佳交付和创新(Best Delivery and Innovation)也是该所的战略重点。

凭着在创新和法律科技方面的投资,高伟绅已推出供客户使用的合同自动化工具CCDr@ft、以Neota Logic推动的在线MiFID2客户监管工具包、以及通过Workshare实现的云端交易管理解决方案。

此前,高伟绅全球创新和业务变革负责人Bas Boris Visser还曾在采访中证实,该所在2016/17财年通过使用技术节省了1500万英镑。

去年,高伟绅推出了高伟绅应用解决方案(Clifford Chance Applied Solutions)和高伟绅创新(Clifford Chance Create)两个新部门,收购了法律助理和商品化管理法律服务提供商Carillion AdviceServices(CAS),在新加坡建立了亚太地区最佳交付和创新中心、进一步投资法律科技应用平台Reynen Court。

高伟绅还在阿布扎比和迪拜试行了一项计划,根据律师参与律所创新战略的程度而不是他们的工作时间来奖励律师。如果成功,这项计划将在其他部门的非合伙人律师中推行。

尽管2018/19财年,高伟绅的PEP增长放缓,但从长远看,对于人才、技能、系统和工作方式的投资将转化为其未来的竞争力。

利达:PEP反弹,关注律所文化多样性

2018/19财年,年利达的创收增长了7.3%,达到16.3亿英镑

权益合伙人人均利润(PEP)较上一财年增长10%,达到170万英镑

上一财年,年利达的PEP出现了下降,主要原因是其在中国、沙特等国家的业务投资以及对律所软件升级的技术投资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最终PEP。2018/19财年,年利达的PEP恢复增长,在四家“魔圈所”中位居第二,仅次于富而德。

2018/19财年底,年利达推出了合同律师平台Re:link,并且聘请原亚司特律师Mark Higgs担任该平台的首席运营官。年利达也成为继英国安理后第二个提供此类服务的“魔圈所”。

年利达全球管理合伙人Mark Higgs表示:“Re:link将为客户提供一种本来不会存在的替代方案,特别是当企业寻求削减成本或要求高级律师为特定项目提供短期服务时。”年利达还聘请Shilpa Bhandarkar担任创新负责人,监督创新和效率战略。

旨在改善律所文化和多样性的举措最近成为该所的核心关注点。

年利达实施了第二阶段的反向辅导计划,通过初级律师向资深合伙人进行辅导来促进双方在文化、价值观、技能差异上的互相理解。反向辅导计划特别关注来自代表性不足群体的申请人,如少数民族,LGBT和社会经济背景较低的人。

年利达还为大学生提供了 “虚拟现实实习”的机会。它为学生提供免费在线实习,使他们能够与虚拟客户和同事互动。

2019年,年利达在全球范围内晋升33名合伙人,30%以上是女性。这也是该所近十年最大规模的晋升。

国安理:技术驱动增长

2018/19财年,英国安理创收增长5%,达16.27亿英镑,税前利润增长8%,达到7.08亿英镑。

权益合伙人人均利润(PEP)166万英镑,较上一财年增长1%,与利润增长幅度差距较大。

英国安理全球管理合伙人Andrew Ballheimer对此表示,PEP的小幅增长是该律所会计拨备的结果。

英国安理全球各地办公室均实现了增长,其中亚洲、比荷卢经济联盟和伦敦的表现尤其强劲。国际资本市场(ICM)和公司业务业绩表现优异。跨国公司的工作仍然是该所重要的增长驱动力。据统计,英国安理的前50大客户平均由其23个办事处提供服务。

由于先进交付和解决方案(Advanced Delivery & Solutions)对全球客户的吸引力持续增强,2018/19财年,英国安理该项业务创收增长超过20%。

英国安理的合同律师服务平台Peerpoint在英国的创收超过2500万英镑,是英国律所提供的同类产品中创收能力最强的。Peerpoint的快速增长也反映了客户对使用合同律师和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商(ALSP)的态度正在变化。

英国安理还推出了监管咨询业务,为金融服务客户提供建议,该业务由其旗下战略集团运营并由前摩根大通国际监管事务负责人SallyDewar领导。同时,英国安理也进一步加大了对其法律科技孵化器Fuse的投资。

多元化和包容性也是英国安理的战略重点,其2018年初推出的更新性别战略正在产生积极影响。今年,英国安理在全球范围内晋升34名合伙人,其中女性合伙人占比24%。

而德:183.9万英镑,刷新PEP纪录

2018/19财年,富而德创收增长5%,达到14.72亿英镑,净利润增长1%,达到6.88亿英镑。

权益合伙人人均利润在上一财年飙升12%之后再次增长6%,达到183.9万英镑,刷新了PEP纪录。一些重量级合伙人的加入,推动了富而德美国业务的扩张。跨境业务较往年更多,私募股权业务则保持持续增长。

由于一系列的投资,富而德2018/19财年的净利润增长并不显著。

为应对快速发展的数字环境所带来的挑战,富而德加大了对数字化转型计划的投资。作为其数字化战略的核心部分,富而德在柏林设立了富而德实验室(Freshfields Lab),并在曼彻斯特、柏林和中国香港设立了富而德中心(Freshfields Hub),前者采取更实验的角度,深入探索未知领域,为新原型设计概念,而后者的任务则是将科技投资转化成现实。

2019年4月,富而德迎来了自2008年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晋升,共晋升22名合伙人。

“银圈所”并不是某几家特定的律所,而是一个动态的概念。

归类“银圈所”要看两个关键因素:(1)拥有相当高的权益合伙人人均利润(PEP);(2)伦敦律所,不搞规模扩张,地理覆盖范围有限,但仍具有全球影响力。

一直以来,Macfarlanes与Travers Smith被认为是最纯粹的两家“银圈所”。不同于上一财年的大幅增长,这两家律所在2018/19财年的创收、PEP增速显著放缓。

2018/19财年,Macfarlanes的创收增长近8%,达2.17亿英镑,利润增长4%,达到1.107亿英镑。权益合伙人人均利润(PEP)略有下降,为173.4万英镑,和“魔圈所”年利达的水平相当。

导致PEP下降的部分原因是权益合伙人人数增长了3位。相比于上一财年,各项数据均较为疲软。2017/18财年,Macfarlanes的创收增幅20%、利润增长25%、PEP增长则是达到26%。

Travers Smith宣布其2018/19财年收入增长10.7%至1.625亿英镑,权益合伙人人均利润(PEP)增长3.6%至125万英镑

上一财年,Travers Smith的创收增幅和PEP增幅分别为18%和24%。Travers Smith管理合伙人David Patient表示,该所在2018/19年间对客户关系,系统和流程以及人员进行了大量投资。该所还从富而德聘请Oliver Bethell担任首席技术官。

Mishcon de Reya因为拥有相当高的PEP、提供高质量的服务以及作为伦敦律所但具有全球影响力,也被划入“银圈所”的范畴。

2018/19财年,Mishcon的创收增长10%,从1.613亿英镑上升至1.778亿英镑,而PEP仍为100万英镑

Mishcon极为重视在创新技术上的投入。2018年,将律师所需达到的计费时长缩减了20%,以鼓励他们将更多时间用于创新技术项目。

Mishcon还成立了MDR品牌管理部门,由拥有数十年经验的品牌管理专家组成,为客户提供品牌授权、声誉管理、知识产权战略等方面的建议。近期,有消息称Mishcon的管理团队正在考虑通过上市筹集资金以加速律所发展。不过,目前该所尚未作出任何决定。

国际所亚司特(Ashurst)也曾被认为是“银圈所”,后来因其国际化发展战略,更符合国际大所定义,因而又被划出“银圈所”。

2018/19财年,亚司特迎来了其与澳大利亚律所博雷道盛(Blake Dawson)合并以后最好的业绩数据。2018/19财年,亚司特创收增长14%,从5.64亿英镑增加到6.41亿英镑。权益合伙人人均利润(PEP)飙升31%,从去年的74.3万英镑涨至97.2万英镑。这使得亚司特有望在下一财年突破100万英镑大关。

亚司特管理合伙人Paul Jenkins将增长归功于坚持投资银行和基金、能源和资源、房地产、基础设施和数字经济这五个关键领域的战略。

司力达(Slaughter and May)曾是“魔圈所”的一员,但在其发展过程中,由于其选择了更为精品化的发展策略,逐渐在规模、创收总量等指标上与其余四家呈现出差异。

当其他“魔圈所”在海外攻城略地的同时,司力达选择关闭纽约、巴黎和新加坡的办公室而仅保留了伦敦、布鲁塞尔、北京、中国香港四地办公室,专注于英国本土业务。

同时,司力达还保持着相当高的权益合伙人人均利润(PEP),2017/18财年在270万英镑左右,远远高出其他英国律所。

这些因素使得司力达越来越符合“银圈所”的特征。目前,司力达尚未披露其2018/19财年财务数据。

2018/19财年,全球“10亿美元俱乐部”律所共45家。

其中,总部设在英国的律所共10家。上述10家律所2018/19财年平均创收增幅为5.8%,低于45家10亿美元律所的平均水平7.7%。

在全球创收前20名的律所中,总部位于英国的律所共6家,创收最高的“魔圈所”高伟绅仅排在第7位。

6家英国律所创收增幅均未超过两位数。而榜单顶部的美国律所凯易创收增幅18.8%、瑞生创收增幅10.5%、贝克·麦坚时创收增幅8.6%,远高于英国律所。

2018年,Am Law 100律所的权益合伙人人均利润(PEP)达188.2万美元(约140万英镑),较上一年度增长6.5%。

Wachtell、凯易、宝维斯三家律所的PEP均超过500万美元,其中Wachtell的PEP达到653万美元。

而英国头部律所中,只有少数律所的PEP能够达到Am Law 100律所平均水平,“魔圈所”中PEP最高的富而德也仅为184万英镑(约247万美元),和美国头部律所的水平相距甚远。

在英国本土市场,英国律所也面临着来自美国律所的压力。伦敦作为英国法律市场的中心,聚集了几乎所有的英国头部律所和国际大所,当然也是美国律所的战略要地。

在过去的十几年,与美国金融机构和私募股权基金的稳固关系为美国律所赢得了大量高价值的法律业务。根据最新的伦敦市场律所创收50强排名(City 50),22家进入此名单的美国律所的创收总额占City 50律所创收的30%。

美国律所的大举进攻,也加剧了律所间的人才争夺战。相比于英国律所,美国律所往往能够给出更高的薪酬,这一方面是因为美元持续走强,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美国律所采用了更为灵活的分配制度。这也迫使英国律所重新思考并改革其薪酬体系。

在过去几年里,包括四家“魔圈所”在内的英国律所通过各种例外、奖金池和其他方式调整其传统的Lockstep体系,以留住自己的明星合伙人。

同时,英国律所也根据市场情况调高非合伙人律师的薪酬和奖金,以应对由美国律所发起的“涨薪战”。在调整薪酬体系的同时,英国律所开始更多地将它们的雇佣策略聚焦到文化、多样性、工作环境上来。

从英国律所近期公布的财务数据中可以看到,在过去一年里,尽管全球经济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但不论是“魔圈所”、“银圈所”、大型/中型国际所还是英国本土所,大多都保持了较为平稳的发展。

在战略布局上,英国律所更看重长期的效益。英国律所近年来的战略要点主要集中在:

财务数据从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律所在特定财务周期内的业绩表现,是衡量一家律所在某一时期内是否健康发展的重要指标。

但对律所而言,更重要的是要有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和有利于长远发展的战略规划。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四大“魔圈所”,平均创收超138亿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