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回到十年前,中国律师行业是什么样子?

来源 / 大王路

假如有时光穿梭机,回到十年前,那时候中国律师行业是怎样的?

这几天整理移动硬盘,发现了约十年前写的一篇文,记录了当时的一些行业数据,如今看来略唏嘘。比如,当时中国律师人数是17.2万人,而现在是42.3万人。

文章虽不成熟,但体现了当时的认知过程,事实上我发现今天的一些想法,源于当初的一些认识。不妨把部分内容分享给大家——

以下数据来说明这个问题,重点是说明北京的情况(因为本人在北京执业):


数量

目前(数据截止到2010年11月),中国共有律师约172000人,律师事务所23540家;

 

北京有律师23540人,律师事务所1447家。北京的律师人数约占全国的1/8。

 

世界范围看,美国律师人数第一,中国第二。

收费

北京律师全年总收入2009年为91.6亿元,全国律师总收入为约350亿元。北京律师的收入约占全国律师总收入的1/4。

学历分布

毫无疑问,律师是高学历群体,在北京律师中,博士学历约500人,硕士以上约5000人,本科14700人,专科1500人。

 

律师这个职业的人群素质相对较高。

年龄分布

小于29岁律师约2800人,30到39岁之间律师约10300人,40到49岁之间约6408人,50岁以上约2465人。

 

律师的平均年龄为39岁。

户籍分布

之所提说这个,并非对任何户籍的人有歧视,仅仅是一个参考分类。北京律师中,北京户籍约9000人,其余约14000人。其中朝阳区律师约占北京总律师的1/3到1/2。

性别分布

女律师约占律师总数的1/3(当然,也就是说男律师约占2/3)。

律所的类型

律所的类型在登记形式上只有两种:个人所和合伙所。

 

但在实际经营中,可以分为5种:

 

  • 个人所:张三自己设立的律所。

 

  • 普通的合伙所:多位律师合伙成立,合伙人管理,共同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 公司制律所:其实登记形式是合伙所,但实施公司式管理,设定明确的部门划分,赋予不同的人确定的职务和工作分工等。

 

  • 联合律师事务所:介于个人和合伙之间的形态,本质上是个人所。如:张三、李四和我,分别开一个个人所,共同租一间办公室,摆三张桌子对外营业,貌似一个所。

 

  • 法律援助机构: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律所,但其人员有律师资格,是律师存在的一种形式。

 

北京律所的规模

>300人的,2家;

>100人的,24家;

50-99人的,43家;

<10人的,888家。

 

全国来看,大于100人的律所约100家。

 

根据规模的不同,律所的管理形式也不同,对应来看,规模从小到大,分别对应主任负责制、管理合伙人制和管理委员会制三种情形。不是本文重点,略。


找专业对口的律师

可以这么认为,早期的律师更像中国的中医,现在和以后的律师更像西医。律师越来越专业化,细分服务领域。

 

有人擅长房产纠纷,有人擅长知识产权,有人擅长劳动争议,有人擅长婚姻诉讼,等等。

 

结论是,诉讼案件,尽量找在该方向有专门研究的律师。

 

找规范的律所的律师

通常大所相对规范,规模从某种程度上说明问题,尽量找正规大所。当然这一点并不绝对,一些规模不大的精品律所也很不错。

 

找有类似办案经验的律师

 

大多数律师在结案的时候,会说做过类似案件,尽量在沟通中,与律师沟通类似案件的关键点,以确认其是否真的有经验。

 

但是,这一条并不绝对,经验不代表一切。责任心有时候大于经验。以我个人而言,我曾在读大学的时候,帮助别人处理一起诉讼案件。从处理效果和当时付出的精力来看,到目前为止,我对类似案件的处理效果并未超出当时的水平。

 

结论是:负责任的律师最可能是你要找的律师。

 

如何判断他是否负责?

充分沟通案件事实;及时处理案件文书;及时与当事人沟通案件进度;详细准备开庭材料。

 

这里有一条,是我所在的律师团队的一个纪律,本人十分认可,要求针对案件制作一个规范格式要求的《案件清单》,该清单详细说明了案件的请求事项、主要事实、证据情况、辩论焦点、法律依据、关键细节等。

 

我的团队在开庭前两周左右的时间,把该清单发给当事人沟通,让当事人补充部分必要事实,最重要的是让当事人充分了解我方的诉讼策略。做到行动一致,效果最佳。

 

今天先谈这么多吧。关于和律师签约应注意的事项,如何辨别律师的职业能力等问题,有机会另外写文章讨论。

 


这篇文章当时的题目是《你应该如何选择一个好律师》。那时候刚入行,作为新人,正试着了解律师人群,也在思考自己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律师。

 

转眼过去十年,中国律师行业发生了、发生着很多变化。对比当前的一些数据,或许可以对你有所启发。

 

后来我像一条鱼游进海里,开始做业务,成为一名合格的律师。做法律科技创业公司以后,又试着跳出一点观察行业,写了后来的《再说“当前中国律师事务所的格局”》。

 

十年前文中提到的《案件清单》的工作方法,现在用到了合同库建设当中,也就是合同审查清单的理念和方法。

 

一路走来稍稍回望,别有一番滋味。不过,路还长,不着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假如回到十年前,中国律师行业是什么样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