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萝莉、实为大妈的女主播,宅男十万块打赏能要回来么……?

作者 / 田思远 刘政良  上海博和律师事务所

来源 / 智合


我叫王大锤,是一名工资不高、加班不少、近视度数不低、发际线逐渐后移的律师助理。

 日常最多的事,就是被师傅要求重写材料和被客户呼来喝去……

1564714641283476.png

业余生活里,我最大的兴趣爱好是想静静地看看直播,最喜欢看的主播是乔碧萝殿下。

她是一个人美声甜还会打游戏的妹子主播,平常发的照片是这样的▼


22.png

还有这样的▼


33.png

虽然平常直播时她从不露脸,但正是这样才显示出她不卖弄风情的高贵气质▼

44.png

这样完美的女孩谁能抵抗的了啊!乔碧萝殿下平易近人,只要刷十万元礼物就可以线下见面!

微信截图_20190802105738.png


为了心爱的女孩,我只能用大把的礼物证明我的爱!看着火箭缓缓划过屏幕,留下一缕缕炫目的痕迹,我很开心……

55.png

可是,那一场直播事故,让我终于回想起奶奶悉心地呵护,我的梦碎了……

1564711392665545.jpg

奶……奶奶?

看着仿佛下岗再就业的主播,我心中十分平静,只有一个念头


66.png

那么问题来了,这种情形下真的能退钱吗?(此处省略10000字法律检索报告)

我摸了摸光头,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77.png

首先,我赠与主播礼物,实际上包含着两层法律关系。

一是我向平台购买虚拟礼物,形成的买卖合同关系。

二是我向主播打赏,形成的赠与合同关系。

要想解除和平台的买卖合同关系看来已经希望渺茫了。我只能勉强一下,看看能不能先把送出去的火箭给要回来。

要乔碧萝奶奶还火箭,根据法律检索只有三种出路:

1.png

于是,我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个邪恶缜密的计划:

2.png

赠与合同是诺成合同,经双方合意即成立。

当我点击赠送按钮时,火箭刷过屏幕,合同生效。

火箭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除非涉案合同存在《合同法》第52条规定的五种情形,否则宝宝只能心里苦了。


88.png


1.因欺诈、胁迫订立且损害国家利益的合同——但长得丑也不损害国家利益;

2.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第三人利益——我只有恶心,没有恶意;

3.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合同——送礼物虽然掩盖着我想接近美女的意图,但是合法目的;

4.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我即全世界,损害我就是损害公共利益;

5.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在线行使紧急立法权,制定一个禁止遮脸直播的法律。

由于根本不存在以上的无效事由,这门合同还是有效的。悲伤逆流成河。

3.png

赠与合同是单务合同,意思是只有赠与人承担给付赠与物的义务,受赠人不承担给予对待给付的义务。

送出火箭的时候,我们并没有附加任何条件(没有明确的表示对方必须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因此对方也并不承担义务(即使对方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阿姨)。

即使主播作出“送十万礼物就线下面基的承诺”,该承诺依然可以履行。

如果我送了十万,那么我还是可以和乔碧萝殿下一起吃饭的。可是我没有坦克驾驶证,我只想开保时捷!

该赠与合同无违约之情形,无返还之可能。

4.png

我聪明的小脑瓜闪出一丝智慧的光芒。

我有赠与合同任意撤销权(《合同法》第186条),但必须是财产权利移转之前。

现在火箭已经飞过,宝宝实在没办法任意召回了;我还有赠与合同法定撤销权(《合同法》第192条),不过条件是乔碧萝殿下——

1.严重侵害了赠与人或赠与人的近亲属——宝宝心理受到的一万点伤害算不算?

2.对赠与人有扶养义务而不履行——人家都可以当我奶奶了倒是可以抚养我。

3.不履行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说好十万见面我冲到十万了嘛,让我见面我还敢去吗?

虽然赠与合同分则的撤销权均不能适用,我还能试试合同法总则的规定——能不能根据《合同法》第54条因重大误解或者因为乔碧萝奶奶有欺诈而撤销合同。

不管是重大误解,还是因为欺诈,其实都是因为我对“乔碧萝殿下”的身份有了错误认识。

不对,我对“乔碧萝殿下”的身份有错误认识吗?

5.png

99.png

且慢,我该如何证明呢?

首先,乔碧萝殿下是APEX区主播而非颜值区主播,平时直播多以打游戏、聊天为主;

其次,乔碧萝殿下直播的时候也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你怎么就能说你送礼物是因为她漂亮呢?

也许是为了她的技术,也许是为了她的声音,更也许只是因为我太有钱了。好吧,其实我原来就不知道他是美女还是抠脚大汉。

最后,乔碧萝殿下是不是美女,衡量标准特别的主观(比如有的人就是喜欢女装大佬,又比如坦克驾驶员就是喜欢开坦克)。呃……

最最后,乔碧萝殿下的“照骗”具有不正当性吗?

由于乔碧萝殿下提供的是直播服务,服务内容也并不是她的颜值,对于自己颜值的吹嘘或者伪装,很难说具有法律上的可谴责性。就像我们不能因为梅兰芳先生演的是花旦,但实际上是个男儿身就谴责他一样。

当然,在道德上乔碧萝殿下是可谴责的,但这种伪装行为并非是法律上的违法行为。否则,照骗们和化浓妆就是真的诈骗犯了。

10.png

师傅撸了一下我的头,语重心长地插话道:

直播是一个多媒体的互动娱乐,内容十分丰富,我们很难举证观众作出赠与行为时是出于什么动机,单单依靠一张嘴,是无法说清楚的。因此,这是证明主播欺诈的一大障碍。

(歪,妖妖灵吗?我要报案,我师傅要把我撸秃了)

如此看来,想撤销合同要回礼物,是不太可能了,那我的钱怎么办? 

111.png

第二天一觉醒来,我突然发现,乔碧萝殿下被平台封杀了!


image027.png


殿下!你怎么就这么没了呐!

那我是不是可以向平台要钱呢?又一个计划在我心中缓缓形成……

6.png

2019律所再造

首届律所创新 – 中国课程

Law Firm Innovation 2019 – China

火热报名中

作为律所管理者或团队领航者

您是否了解“律所创新”的一切?

这里有您寻找的“律所创新百科全书”!

客户创新

《律所再造》作者Jaap Bosman:拓展、维护客户

ALB最佳法总:变革中的客户

工具创新

法大大CLO梅臻:电子签名

秘塔CEO闵可锐:法律翻译

法蝉CEO张智鑫:智能化办案平台

京都(南京)主任陈宇:互联网+法律

智合副总裁何佳伟:法律科技未来

管理创新

上海正策主任祝跃光:提质增效

四川矩衡主任罗金云:创新管理

广东广悦主任黄山:品牌营销

北京清律主任熊定中:创新在人

课程日期:2019年8月9日—8月11日

3天沉浸式学习,为您量身打造

创新英雄,就等您来!

早鸟价截止日期:7月10日

扫码填写报名信息:

二维码.png

投稿须知:

投稿请戳“阅读原文”,最高稿酬1200元/篇

投稿邮箱:tougao@zhihedongfang.com

责编/Joe 编辑/Nina  分类/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头像萝莉、实为大妈的女主播,宅男十万块打赏能要回来么……?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