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诺奖得主空降智合论坛,“法律+经济学”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作者 / Becky

来源 / 智合


他,不是中国人,

却对央行政策产生了深远影响。


被誉为世界经济学教父

培养了一大批世界一流的经济学家。


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是他第一个博士生;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五任院长,

两任是他的学生。

他的理论研究与央行政策息息相关,

先后有三个学生

任职于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


Eric Maskin埃里克·马斯金

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但诺奖并不足以概括他。

1.png

爱因斯坦说,

“科学的殿堂里有太多人,

但多数被他们的胃驱动;

只有少数人,一生都像顽童一样,

打着一个灯笼去寻找好奇的世界。”


Maskin就是这少数人之一,

他一生致力于经济学研究,

27岁写出震动学界的文章,

在现代经济学最基础的领域

做出卓越贡献。

哈佛大学数学系教授,

麻省理工大学经济学系任教7年,

剑桥大学达尔文学院的荣誉会员。

他是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

世界计量经济学会会长,

也是欧洲经济学会会员、美国科学院成员。

被聘为清华、武大、浙大等高校名誉教授。

微信图片_20190711114544.jpg

△ Maskin在清华大学授课

80年代,三十出头,

他已是麻省理工和哈佛的“双料”教授,

一大批中国留学生拜他为师。

课程应用性强,和中国改革密切相关,

他广受中国留学生的欢迎,

“最喜欢帮助中国学生的老师”而闻名,

他很赞赏中国学生:

“中国学生不仅有深邃的理论追求,

还关注如何将理论和实践相结合,

这和其他国家的学生很不一样。”

这些中国留学生回国,

成为改革开放的中坚力量。

“中国改革开放海归40年40人”经济学家钱颖一,

2016年中国经济学奖得主许成钢,

现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院长白重恩,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

长江商学院教授、副院长王一江,

都是Maskin的“中国弟子”。

在经济学界有一种说法,

“Maskin是那一代经济学者中最好的老师,

培养出来的优秀学生最多、最出色。


微信图片_20190711115028.jpg

△ 从左至右:王一江、钱颖一、埃里克·马斯金、许成钢、李稻葵、白重恩


1950年,Maskin在纽约出生,

却在新泽西州的哈德逊河边上长大,

小城全市人口不足一千,

一所中学都没有,

他不得不每天往返10公里,

在邻市读完高中。

中学时,他就与众不同,

让无数学生苦不堪言的微积分和数学,

却令他着迷,

“数学有着惊人的美和不可抗拒的魅力。”


18岁,在哈佛主修数学,

一个偶然的选择,

决定了Maskin未来的方向,

也成就了他。


多达上千页的选课单,

在哈佛上学是选择恐惧症的噩梦。

“每门课都很想去,怎么办?”

徘徊良久,Maskin终于做出选择——

大神肯尼斯·阿罗的“信息经济学课程”

肯尼斯·阿罗,经济学一代宗师,

1972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因为这门课,

掌握前沿理论“机制设计”,

这是他日后获得诺奖的开端,

他也因为这门课,

成为了肯尼斯·阿罗的博士生,

从此走向经济学研究。

1977年《纳什均衡和福利最优化》完稿,

22年后,论文正式发表。

学术界轰动了:

这是机制设计理论的里程碑!

时间并未让这篇论文褪色,

文章也是他获得诺奖的重要原因。

写出论文那一年,Maskin才27岁,

刚到麻省理工担任经济学助理教授。


2007年,Maskin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同年获奖的,还有

莱昂尼德·赫维奇和罗杰·迈尔森,

接受采访时,他十分谦逊:

“赫维奇是机制设计理论之父,

我能有所成就也是站在他的肩膀上。


微信图片_20190711115051.jpg

△ 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从左至右:莱昂尼德·赫维奇、埃里克·马斯金和罗杰·迈尔森

Maskin气质温和,

笑起来还有些可爱,

但面对学术问题时,

会变得像一只全神贯注的鹰,

敏锐、深刻,

快速捕获“猎物”,洞察问题本质。


“当你的论证中有一点漏洞,

他会瞪着眼睛问你为什么。”

“要不就说出答案,

要不你就回去,一个星期后再来。”

Maskin会严厉且不留情面,

拿到修改后的论文,钱颖一很受震动:

“这还只是一篇论文初稿,

但他已逐字逐句地改正,

连标点符号和冠词都没放过。”


“推翻重来!推翻重来!”

“你的问题很好解释,不用做。”

哈佛求学时,王一江无数次被打击,

做了五六次选题,写了十来页纸,

仍然逃不开被Maskin推翻的结局。

有一回论证,王一江讲了20分钟,

Maskin没有说话,最后问了句:

“你怎么证明事实如你所说的那样?”

王一江愣住了。

做学术、写文章,

就是无数回合的自我辩论过程,

只有这样才经得起推敲,

才不会被别人几个问题就打倒。


微信图片_20190711115107.jpg

“这就像初级棋手与高级棋手对弈,

走不了几步,后着就都被拆穿了,

但要想提升棋力,就要多与高手对弈。”

对于法律人,尤其是律所管理者而言,

经济学则是打开另一扇门的钥匙——

看世界的不同视角。

2.png

微信图片_20190711115123.jp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诺奖得主空降智合论坛,“法律+经济学”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