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10个国家,6亿人口,东南亚的律师们都在用什么法律科技?

整理 / 周正

来源 / 智合


10个国家,2.74万亿美元GDP,6.446亿人口。

东盟,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ASEAN)的简称,成立于1967年,成员国包括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菲律宾、新加坡、文莱、越南、老挝、缅甸和柬埔寨,如今已经是全球第5大经济体。

2018年,103位亿万美元富豪,720亿美元的互联网经济,海量的中小企业和大批的上市企业,都是东南亚法律服务待深度开掘的“矿藏”。

 

英美法律市场自有先发的优势,但在技术驱动法律服务快速迭代革新的当下,新兴市场中法律科技的应用能帮助律师律所更快武装自己,起跑就占据快速通道。

东南亚并不缺少法律技术初创企业,但我们对这块市场似乎知之甚少。近期,东盟法律科技协会(ASEAN LegalTech Association)发布了一份白皮书(State of the LegalTech market in Southeast Asia Report),它将为我们回答——

  • 哪个国家拥有最多的法律科技公司?

  • 哪些产品类型最受市场欢迎?

  • 东盟法律科技将如何发展?

2.png

成立于1967年的东盟如今共有10个成员国,是世界上最具活力、增长最快的新兴经济体之一。

印度尼西亚是其中人口最多、GDP最高的国家,2017年的数值为1.01万亿美元。紧随其后的是泰国的4500亿美元和马来西亚的3140亿美元。

东盟各国的经济驱动因素不同,但大多数已经从农业经济转向了工业和资源经济。

2017年,东盟仅次于美国、中国、日本和德国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经济的增长同时创造了一个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和富裕消费阶层。

同时,东盟也是一个巨大的数字转型市场。智能手机的高普及率,推动了电子商务市场的蓬勃发展。2018年,东盟的互联网经济产值约为720亿美元。到2025年,预计将达到2400亿美元。

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也带动了人们对于在线法律服务的热情。不少人会将其作为负担得起的一种法律服务形式来尝试。

此外,在《福布斯》公布的2018年度世界亿万富豪榜中,东盟占据了103位(泰国30位,新加坡22位,印尼20位,马来西亚14位,菲律宾12位)。为这些超高净值人群提供财富管理法律服务,是可见的巨大机遇。

《福布斯》2018年度全球2000强企业中,东盟有60家。10个股票交易所分布在9个国家,3825家上市公司总市值2.5万亿美元。6500万家中小型企业贡献了一半以上的GDP。B2B市场的法律服务需求随着经济的繁荣不断增长。

3.png

报告显示,尽管整体拥有超过248000名律师,但东盟律师的分布很不均衡。

泰国、印尼和菲律宾均拥有超过6万名律师,越南和缅甸则只有1万名左右,老挝和文莱分别仅有243和123名律师,可谓天壤之别。

虽然整体来看,每万人拥有律师数为3.85名左右,属于较高水平,但每262家中小企业才拥有1名律师,每一家上市企业有63名律师提供服务,大众法律服务和商事法律服务的上升空间都还很大。

由于多国的殖民历史和贸易带来的人口迁徙,东盟国家的法律体系也受到复合影响。

文莱、马来西亚、缅甸、新加坡受到英美普通法的影响,泰国、老挝、越南和柬埔寨则受到法国民法的影响,印尼的民法体系受到荷兰殖民史的影响,菲律宾施行的则是受西班牙大陆法系和美国英美法系影响的混合法系。

此外,伊斯兰教由穆斯林商人带到东盟多国,文莱、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等国为穆斯林人口制定了伊斯兰教法。

熟悉不同的法律体系对在东南亚有业务的公司来说是必要的日常工作。

东盟国家之间商业和人员的流动性日益增强,创造了跨境法律服务的需要。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跨境法律服务需求,我们看到了区域性律所的出现,其中一些律所在10个国家都有业务,另一些则专注于文化或经济集群,如湄公河地区或马来地区。

东南亚现在有407所法学院。菲律宾的法学院最多,有112所,其次是泰国的101所和印尼的78所。

东南亚的法律行业欢迎精通技术的下一代律师,这个行业对法律技术和变革的兴趣将继续增长。

4.png

法律科技市场已经进入全球法律行业的主流视野。

欧洲法律技术协会(European Legal Technology Association)、澳大利亚法律技术协会(Australian Legal Technology Association)和新西兰法律技术协会(Legal Tech New Zealand)的相继成立,也为一度出于法律市场边缘的法律科技发出了声音。

据斯坦福法律科技索引显示,全球法律技术市场规模约为159亿美元,而且还在不断增长,由各种各样的解决方案组成。索引中,2018年,全球共有790家法律科技公司,东南亚地区有8家(仅指数据库收录的)。

东盟法律技术协会对东盟法律科技市场开展了调研,找到了89家法律科技公司。

新加坡拥有最大的法律技术生态系统(LegalTech ecosystem),共有25家公司,其次是印度尼西亚(21家)和马来西亚(15家)。而菲律宾和泰国的法律技术市场目前正处于新兴阶段,分别为13家和8家。

东盟国家法律科技公司成立数量(1990-2018)

继2017年新加坡法律技术愿景项目(legaltechnology vision)启动后,新加坡律师协会(Singapore Law Society)推出了补贴计划,鼓励律师事务所通过2018年的Tech Start for Law项目和2019年即将启动的Tech-celerate for Law项目,配备法律技术解决方案。

推动新加坡进步的,是其将自己定位为亚太地区地区法律创新中心的愿景。

新加坡最早的法律科技公司可以追溯到1990年的LawNet。当时,法律科技公司地位不高。如今,更好的司法环境和政策扶植让他们雨后春笋般出现。

印尼的法律科技发展是由企业家推动的,他们见证了金融科技(Fintech)、监管科技(RegTech)和电子商务在智能手机高度渗透的市场上的增长。尽管菲律宾的法律科技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随着判例法的数字化,法律研究领域将成为主导。

法律技术在市场上的另一个驱动因素是各司法管辖区法律行业的相对全球化。

在新加坡这样的国际市场上,跨国公司和国际律师事务所的集中度最高,创意无国界,我们看到法律技术解决方案正从伦敦、纽约和香港等成熟的金融市场引入新加坡。

东南亚市场的法律技术解决方案的细分显示,法律研究占据最大比例,在10个国家有25家公司,其次是17家法律市场公司(legal marketplace firms,主要是对接供需方,如法律电商)和16家法律文件自动化公司。换句话说,法律技术公司专注于提供律师效率解决方案。

5.png

东盟法律科技市场的发展整体而言仍处于起步阶段,而且各国之间发展不均。

这块市场中,既有微型法律市场(200名左右的律师)对于科技应用的相对保守,也有大型、国际化法律市场中对于法律科技的积极推进,以及面临国际大所在当地应用国际法律科技公司技术带来的竞争压力,更有跨国企业法律部门在技术应用上对律所的施压。


1.新加坡                

新加坡的经济总量为3100亿美元,拥有500万人口、22位亿万富翁和3825家上市公司,市值6870亿美元。新加坡还有5666名律师,是东南亚地区最国际化的法律市场之一。

自2017年新加坡法律科技愿景项目(Singapore LegalTech Vision)启动以来,在新加坡法律科技初创企业群体的热情、精通技术的律师的参与以及法官和监管机构前所未有的支持下,当地法律科技领域的活动显著增加。

新加坡正迅速成为亚太地区一个新兴的法律技术中心。

2019年,法律服务购买者对于技术的兴趣更加浓厚。公司法律部门正在积极探索法律技术解决方案,以解决他们在法律业务和法律服务中的痛点。

虽然法律技术解决方案在市场上的广泛应用仍处于早期阶段,但企业法律顾问团体的热情对投资法律技术的法律技术解决方案提供商和具有前瞻性思维的律师事务所来说是个好兆头。

大型新加坡律师事务所也在推动新加坡法律科技的发展,它们通过对法律科技初创企业的股权投资,或在内部开发和推出法律科技解决方案,实施各种建设、收购或合作伙伴战略。

这些战略选择是为了应对越来越多精通法律技术的客户群体的日益增长的期望,以及来自从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等成熟市场引进创意、创新和解决方案的国际律师事务所的竞争压力。

越来越多的年轻律师或法律专业人士开始渗透进来,通过将技术融入日常生活和法律实践,挑战传统和界限。

过去12个月,新加坡也出现了对法律科技公司的并购,表明投资者的兴趣越来越大,他们认为这个不断变化的市场具有更大的回报潜力。

虽然法律技术解决方案的潜力是无限的,但任何技术市场的现实情况都是,产品需要得到当地律师事务所和法律部门的实际应用,而得到发展。新加坡法律科技市场仍处于增长周期的早期阶段。

2.印度尼西亚          

印尼的经济总量为1.01万亿美元,拥有2.61亿人口、20位亿万富翁和600家上市公司,总市值为4790亿美元。印尼也拥有东南亚地区第三多的律师数量,约为6万名。

印尼的法律科技市场已开始进入法律行业的主流视野,但其影响力不如金融科技或农业科技那么显著。

印尼的一些法律技术公司也开始获得投资。这就创造了一个充满活力的法律科技生态系统,律师事务所、律师、法律科技企业家和法律科技投资者这样的利益相关者都参与其中。

随着媒体曝光率的提高,印尼的法律科技初创公司可以向更广泛的受众介绍他们的解决方案。

3.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的经济总量为3140亿美元,拥有3100万人口,19825名律师。

马来西亚的法律技术市场虽然还处于起步阶段,但近年来势头强劲。监管机构也开始积极参与生态系统,通过修改立法,鼓励法律科技在高度监管的法律市场进行创新。

马来西亚目前有15家法律技术公司,其中所涉领域最多的是法律研究,其次是业务管理。可见大多数解决方案都是为了提高效率。

马来西亚律师协会也积极参与法律技术市场建设,成立了法律创新与未来委员会(Innovation & Future of Law Committee)。

4.菲律宾               

菲律宾的经济总量为3130亿美元,拥有1.04亿人口,12位亿万富翁,267家上市公司,市值2580亿美元。菲律宾也是东南亚地区律师人数第二多的国家,拥有64764名律师。

菲律宾的法律科技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而且才刚刚开始扎根,显然落后于电子商务和金融科技等强劲的技术驱动领域。

菲律宾的法律技术历史可以追溯到1994年CD Asia Technologies的成立,当然那时“法律科技”的概念还没诞生。自那以后,互联网的普及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推动了其他法律技术软件和平台的进入。

随着精通技术的律师进入劳动力市场并上升至高级职位,菲律宾律师年龄结构的变化也将促进法律技术的发展。菲律宾的律师越来越年轻,他们越来越愿意采用法律技术解决方案。

5.泰国                 

泰国的经济总量为4500亿美元,拥有6900万人口,30位亿万富翁和771家上市公司,市值5010亿美元。泰国也是东南亚地区律师人数最多的国家,拥有7.2万名律师。

泰国的法律科技行业正处于早期发展阶段,有几家本土公司试图通过提供相对简单的服务打入这个市场,比如合同自动填充软件。它们仍然相当原始,但似乎发展得很快。

泰国市场上的大多数法律技术解决方案都专注于律师的工作效率提升,从法律研究、文档自动化、知识管理到智能合同,最多的工具类型仍然是法律研究。

从供应商来看,律所更倾向于国际公司的产品而非本土解决方案。当然,由于语言和本土法律的限制,国际公司的产品能否适应具体实践还是个问题。

虽然许多大律所都在寻找技术解决方案,但在泰国法律界占绝大多数的小律所们,似乎满足于使用老得多的技术。

有证据表明,泰国的软件开发人员容易被成熟的专业技术解决方案所吸引——尤其是金融科技(FinTech)、保险科技(InsureTech)和监管科技(RegTech)——这使得为泰国的法律科技公司招聘熟练技术专家变得非常困难。

法律科技专业人才往往倾向于被大到足以拥有内部IT团队的律师事务所聘用,显然这样的律所只是极少数。为了解决人才问题,法律行业的形象需要在科技专业人士中进行持续予以改善。

6.文莱                 

文莱经济总量为127.4亿美元,拥有42.9万人口和123名律师。因此,文莱的律所也很小,最大的律所也不过8到9人。

文莱法律市场本身对技术的接受程度就比较低。大多数律所仍然相对保守,主要使用的法律技术工具是LexisNexis、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和LawNet等法律研究解决方案。

客户购买法律服务的习惯也比较传统,导致律所缺乏动力推进技术变革。

7.柬埔寨              

柬埔寨经济总量为227亿美元,拥有1600万人口和1393名律师。

近年来,除了对柬埔寨土地所有权的限制以外,柬埔寨已成为一个对外国投资开放的市场,这使得柬埔寨对中国和日本都是一个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

柬埔寨的法律科技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目前还没有法律科技公司。

8.老挝                 

老挝的经济总量为167亿美元,拥有680万人口和243名律师。

老挝是一个处于转型期的内陆国,政府正试图通过实施新的法律法规来简化在该国开展商业活动的过程,这本身就漫长而复杂。

老挝的法律科技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目前还没有法律科技公司。

9.缅甸                 

缅甸的经济总量为670亿美元,拥有5300万人口,11553名律师。

缅甸地处东南亚最具战略意义的地区,与孟加拉国、中国、印度、老挝和泰国接壤,濒临孟加拉湾,是东盟和湄公河—恒河合作的重要成员。

缅甸的法律科技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目前还没有法律科技公司。

10.越南                 

越南的经济总量为2330亿美元,拥有9500万人口,756家上市公司,12500名律师。越南于1997年首次接入互联网,目前在全球互联网用户数排名前20位。

如今,越南的法律科技应用可以分为法律1.0基本业务管理解决方案、微软office等),但部分律所表现出发展至法律2.0的意愿(基于云计算的文档共享平台、SaaS、office 365等)。几乎没有人正在接近法律3.0(协作工具、客户关系管理、自动化、分析等)。

相比之下,越南的公司法律部门对采用法律技术更为开放。越南约80%的内部律师在跨国公司工作。

来自法律行业内部的竞争压力也可能在推动越南法律技术市场的发展上发挥重要作用。

例如,越南的外国律师事务所可能会利用它们在海外的人工智能和技术能力,更好地在当地市场争夺客户。

技术也可以使占据小型律所大部分业务的一些工作自动化,这部分市场面临威胁。并且,客户们也可能会像他们在海外一样,给越南律所施加应用技术的压力。

6.png

英美法律市场对于法律科技的应用可谓如火如荼,对于中国法律市场而言,直接对标它们,差距还很远,很难直接借鉴学习。

东盟法律科技市场则不然。

其中相对落后的区域(缅甸、柬埔寨),和相对领先的、国际化的市场(新加坡、泰国、印尼),都能在地域辽阔的中国找到相近的本地法律市场。

而东盟各国对于法律科技的探索,也就会给我们带来更“接地气”的启发。

2019律所再造

首届律所创新 – 中国课程

Law Firm Innovation 2019 – China

火热报名中

作为律所管理者或团队领航者

您是否了解“律所创新”的一切?

这里有您寻找的“律所创新百科全书”!

客户创新

《律所再造》作者Jaap Bosman:拓展、维护客户

ALB最佳法总:变革中的客户

工具创新

法大大CLO梅臻:电子签名

秘塔CEO闵可锐:法律翻译

法蝉CEO张智鑫:智能化办案平台

京都(南京)主任陈宇:互联网+法律

智合副总裁何佳伟:法律科技未来

管理创新

上海正策主任祝跃光:提质增效

四川矩衡主任罗金云:创新管理

广东广悦主任黄山:品牌营销

北京清律主任熊定中:创新在人

课程日期:2019年8月9日—8月11日

3天沉浸式学习,为您量身打造

创新英雄,就等您来!

早鸟价截止日期:7月10日

扫码填写报名信息:

微信截图_20190708104208.png

投稿请戳“阅读原文”,最高稿酬1200元/篇

投稿邮箱:tougao@zhihedongfang.com

责编/Joe 编辑/Willa  分类/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10个国家,6亿人口,东南亚的律师们都在用什么法律科技?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