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连这点委屈都受不了,还当什么律师?

作者 / 梁枫 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

来源 / 京华枫云


飞机开始一点点下降,窗外是蓝天、白云和刺眼的阳光。

飞机里的我,正无所事事地看一本杂志。杂志上有一篇描述“锤下的理想主义者——罗永浩”的长文,不时吸引我断断续续地看着。

那是一篇“锤科人”讲述他们和他们的罗老师之间爱恨情仇的故事。

有两则关于“委屈”的故事,令人印象深刻。

1.png

从2008年“老罗英语”创立就跟随他的员工石晓宇,曾受罗永浩委托为他的一位朋友设计一套名片,印出之后发现色彩不正。

他责怪石晓宇设计失误,去他电脑看原文件,发现责任其实在印厂。

但当时罗的怒火已经烧起来,拿过石晓宇的电脑就砸,连砸了十几秒。

石晓宇完全吓傻了。

“你他妈备份了吗?赶紧去把那个名片换一家供应商,重新做一下。”罗永浩甩下这句话就走了。

然而,在石晓宇的讲述中,这个故事的结尾是正能量的。硬盘被砸坏了,老板用自己的电脑赔给了他。

“他这个分得非常清楚。公司的,他搞坏了他要赔。

2.png

关于正宗的“委屈”,影像部门负责人林曦(就是当初罗永浩围堵方舟子的那位摄影师——“给丫一个特写”),则经历了另外一个同样惨烈的版本。

一次,苹果手机新品发售,一机难求。

罗永浩迫不及待想买。

林曦主动请缨,托朋友搞来一台合约机。拿到公司,一群产品经理先围了上来,想拆开研究。林曦没多想,让他们拆了。

罗永浩知道后暴怒,把林曦叫进办公室一顿痛骂。因为他不是第一个拆封的人。

林曦自认为是一个坏脾气的人。但当时他就站在那里,老老实实听老板骂完。

“骂完了吧,好,我现在告诉你,公司并没有讲说新买的机器必须要等着你来拆。产品经理他们感兴趣,也是为了工作,他们说要拿去研究一下,我觉得这事儿不也不算问题。”

林曦继续说:“如果你要觉得这事儿不满意的话,我再给你买台新的给你拆。以后再买的新机器,我就都放你办公室里,哪个傻逼也不许动,行不行?”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还要讹你一台机器吗?”

罗永浩又解释半天,大概逻辑就是他要感受这台手机的包装和工业设计。

不过这一解释,倒解释成了下风。

3.png

如果有人说,他在职场上从未受过委屈,那他一定是从没在真正的职场上待过。

当然,在律师职业这个职场上,也不例外。

换句话说,只要跟人打交道,大都有受到委屈的可能。或者委屈自己,或者委屈别人。

比如,在办公室,面对老板、下属及其他同事;身在法庭,面对法官;法庭之外,面对委托人,不会事事都让自己爽、让别人倒霉。

有一次,几乎在整个办公区都听到了某合伙人对其助理小张的咆哮。

大家都知道,一定是小张又犯了错误。小张照例毕恭毕敬地听老板痛斥。

按惯例,老板骂完要开始布置新的工作了。

这一次,老板骂完,却没布置工作,盯着小张问道:“你就没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小张轻描淡写地说:“我没什么辩解的,反正又不是我的错。你再看看发给我的微信,是你写错了还是我做错了。”说完转身离去。

走到门口,小张自己跟自己嘟囔了一句:“怒发冲冠,伤人伤己。”

想那老板早已瘫坐在椅子上,一定是又气,又恼,又惆怅。

4.png

俗话说,“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其实,不要说在职场,人生在世,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又有谁能事事如意。

遇到委屈如果有无法承受之重,很大程度上也许是因为年轻气盛。其实,岁月不仅仅是一把“杀猪刀”,还是一块“磨刀石”。经历了岁月的磨砺之后,性格的棱角也就不再容易刺伤他人以及刺伤自己。

更何况,每一个受委屈的人都可能觉得自己是对的。事实也许并非如此。

很多年前,笔者在代理一起诉讼案件过程中,面对证据不利,很可能会招致败诉风险的情况下,对方在法官的说服下,终于同意和解。

时机不易,作为代理人虽然有可以直接决定是否可以和解的“特别授权”,但为保险起见,仍然不能擅自行事。

当我在第一时间询问公司领导是否可以和解时,老板爽快地说道:“我听你的。”

当我根据整个案情,提出一个和解方案时,老板说不;当我再退一步提出新的和解方案时,老板仍然说不;当我第三次提出一个新的和解方案(我知道对方根本不可能同意),老板还是说不行时,我终于忍不住了:

“领导,您要是不同意调解,就直接说不同意得了。”

老板却说道:“你提的和解方案都是要我赔钱的,你是我的律师,应该为我着想。”

我回应道:“领导,如果咱一分不赔,一步不让,肯定是为您着想了,但这能叫和解吗?我刚才都跟您分析过了,一旦败诉,要承担的金额比和解金额大得多。”

“我看你就是没替我考虑,净为对方说话,那就等着法院判决吧,要判我输了,我要一直打到最高人民法院。”(这段文字过滤了所有的情绪,关于说这些话时的表情、音量、声调,自行脑补)

老板终于露出了根本就不想赔一分钱的“真面目”。

眼看着一个可能的机会丧失,作为代理人的我,最后不得不回复法庭:“我方不同意调解。”

不日,判决作出。判决要求我方承担的金额是我第一次提出的和解方案金额的5倍!

坦率说,得知这样的结果,我还真说不上来是为自己委屈,还是为那位老板叫屈。

而这个故事的后续的结局是,老板没有上诉,按照判决金额一分不少地赔给了对方。

5.png

记得在一次事务所内部分享会上,当有同事在愤愤不平于在某次客户会议上,遭受客户无端指责,甚至出言不逊时,一位当时在场的老律师慢悠悠地说:

“如果连这点委屈都受不了,还当什么律师?

后来的事实表明,最终还是通过律师专业、有价值的服务,让客户自感对律师不尊的愧疚。

而正是在那个项目之后,团队的同事们后续陆续赢得了客户的一次又一次新的委托。

律师这个职业,从本质上是社会服务中的普通一种,作为市场上永远说话不能硬气的“乙方”,遭遇委屈也许就是这个职业不可避免的精神成本。

这么说来,人在职场,遭遇委屈并不稀奇,重点是面对当事人的心态和智慧。

姜文曾经在电影《让子弹飞》中有一句台词:“我们就是想站着,还把钱挣了!”

这话听起来不但豪气、帅气,而且还自带痞气和匪气,爽!

不过,在复杂、多样、多变的社会人际关系面前,很多时候,那一时的豪气、帅气,事后都是需要买单的。

当然——别误会,千万别就此走向另一个极端。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项工作、任何一单业务都不值得我们为之奴颜婢膝,为了委曲求全,出卖人格和尊严。

也就是说,我们这里所讨论的“委屈”是有边界的。至于边界划在哪儿,每一个人有每一个人的划法。这里的“划法”,也许就是每一个人的活法。

但就做律师而言,在职业原则、做人底线面前,如果能做到“大规矩不糊涂,小委屈记不住”,或者是“宠辱不惊、来去无意”,又或者是“得意淡然、失意泰然”中的任何一条,也许就可以接近或达到职业从容的高端境界了吧!

6.png

2019律所再造

首届律所创新 – 中国课程

Law Firm Innovation 2019 – China

火热报名中

作为律所管理者或团队领航者

您是否了解“律所创新”的一切?

这里有您寻找的“律所创新百科全书”!

1.客户创新

《律所再造》作者Jaap Bosman:拓展、维护客户

ALB最佳法总:变革中的客户

2.工具创新

法大大CLO梅臻:电子签名

秘塔CEO闵可锐:法律翻译

法蝉CEO张智鑫:智能化办案平台

京都(南京)主任陈宇:互联网+法律

智合副总裁何佳伟:法律科技未来

3.管理创新

上海正策主任祝跃光:提质增效

四川矩衡主任罗金云:创新管理

广东广悦主任黄山:品牌营销

北京清律主任熊定中:创新在人

课程日期:2019年8月9日—8月11日

3天沉浸式学习,为您量身打造

创新英雄,就等您来!

早鸟价截止日期:7月10日

扫码填写报名信息:

8.png

——END——

投稿请戳“阅读原文”,最高稿酬1200元/篇

投稿邮箱:tougao@zhihedongfang.com

责编/Joe 编辑/Willa  分类/转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连这点委屈都受不了,还当什么律师?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