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律所发展写进历史,四十年仅此一次

作者 / Wendy

来源 / 智合

11.png

《连线》杂志创始主编凯文·凯利曾公开推荐过一本“改变了我对生活、宇宙和其他一切事情的看法”的书——

美国作家詹姆斯·卡斯的《有限与无限的游戏》(Finite and Infinite Games)。

这本书开篇指出:世上至少有两种游戏,一种称为有限的游戏,另一种称为无限的游戏。

有限的游戏以赢得胜利为目的,在边界内玩;无限的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玩的就是边界。

从专业化到行业化,从法律到“法律+”,从律所到以律所为中心的产业组织。

律师行业已经悄然进入无限的游戏,不断拓宽边界。

微信截图_20190701102745.png

从2017年的36.5万人,到2018年的42.3万人,中国律师人数增长率为15.8%。其中,有18个省市律师人数超过1万,超过一半的省级行政区域人数过万。

如果一家律所在过去一年的人数增长率低于15.8%,就是低于行业整体的人数增长水平。

从2017年的200多家,到2018年的260多家,一年之内,“百人所”数量新增60多家。

对律所而言,规模本身就是一种能力。

2.png

野蛮生长的时代即将结束,中国的法律服务正在主动寻找参与并赋能这个时代发展的角色。

中国律所的下一个战场,将会转至行业资源的跨区域整合、律所管理模式的实质性升级、法律服务产品的结构性优化以及法律科技创新的投入。

但是,

在“现在”之前,律所是怎样的?

在“现在”之后,又将去往何方?

律所的基因与选择,决定了未来的发展轨迹。

有谁,曾记录过这段变化?

4.png

2019年,正是中国律师制度恢复40周年。

第一个十年,律师暂行条例颁布,中国律师制度正式确立运行,第一家律师事务所挂牌成立,完成从“法律顾问处”到“律师事务所”的过渡。

第二个十年,中国第一部《律师法》审议通过,国办所、合作制律所、合伙制律所并存发展。

第三个十年,中国“入世”,外资进驻。在经济加速转型背景下的两次改制,让中国律所正式完成合作制向合伙制的转型。

第四个十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律师行业的国际化进程再次提速。与此同时,替代性法律服务机构带着积累百年的竞争优势,向法律服务跨界而来。

在这些时刻坐标中,你的律所,曾出现在哪个瞬间?

6.png

40年来,中国法律行业经历了高速发展。从1979年到2019年,从200多人到42.3万名律师,从70多家到3万多家律所,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国律师事务所的发展。

我们看到了那些历史积淀在二十年以上的律所——他们托生于90年代的改革浪潮,在一切混沌初开之时积极探索契合中国法治建设与经济发展的路径。

我们看到了那些千禧年之后的新生代律所——他们把握时代趋势与客户需求,另辟蹊径找准业务定位,在一片红海中发掘出新的蓝海。

我们看到了那些极具地方特色的区域性律所——他们立足本土但眼光不限于本土,不断思索变革之道与转型之路,在中国万家律所中脱颖而出。

我们还看到了……

在这些中国律师行业发展的剪影中,你的律所,属于哪一类?

7.png

2019年3月,智合接受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的委托,全面开展《中国律师行业发展报告(1979-2019)》的调研和编写工作。

在官方报告的调研和编写过程中,我们意识到,值得记录的不仅是散落在历史长河中的数据,更应该是中国律所亲历的变迁过程。

正是这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轨迹,奠定了中国法律服务机构的独有文化底色。

记录这一切,是对历史的致敬,也是更好出发的必要条件。

8.png

2019年6月,智合正式启动中国杰出律所访谈项目。

我们将邀请全国领域内具有代表性的律所进行深度访谈,全面呈现不同规模、不同区域、不同特色律所的发展足迹,并着重关注律所过去在特定的时代背景下的发展路径,目前正在进行的建设,未来的发展战略等。

所有的访谈将会收录至《中国杰出律所访谈——四十周年纪念版》系列丛书。

在中国律师制度恢复四十周年的大背景下,系统呈现中国律所的发展全貌。

9.png

责编/Joe 编辑/Willa  分类/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将律所发展写进历史,四十年仅此一次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