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体制内出走,过了“蜜月期”,我依然热爱律师工作吗?

作者 / 牛伶 上海正义永道律师事务所

来源 / 正义永道


编者按

离开检察院,“我”成为了一直向往的一名执业律师。选择这条道路,最初是因为律师职业的自由,因为它的光鲜,因为它的“抽离感”。但当新鲜感渐散,“蜜月期”已过,“我”依然热爱律师工作吗?

在这场人生修行中,做律师到底能带给“我”什么?

做律师有一段时间了。

随着属于最初的新鲜感和澎湃的激情归于平静,对于律师这份职业也有了一些些新的感悟。

此刻,忽然很想借由文字,说一说在“蜜月期”里,因为“晕轮效应”而不曾发现的属于律师工作的真实,也梳理一下自己的思绪,寻找一下这个问题的答案……

 

 01

直面人性的“背面”

为什么说是“背面”?

因为平时与人接触时,彼此都会给出尽量正面的表象:体面、温和、礼貌、有礼……

但律师和委托人不同。因为处理委托事项的需要,我们需要委托人向我们袒露真实的目的和想法。

但赤裸的真实,有时未必那么美好。

我遇过含辛茹苦养大自己的侄子,不惜自己紧衣缩食也会一次次借钱给他过好一点的姑姑,泪眼婆娑地对我说:“我只希望他多陪陪我。”

我遇过生意场上威风八面,什么困难都不曾将她击倒的女强人,一朝身陷囹圄,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为她奔走。

我遇过从福建的一个小渔村跟着自以为的“真爱”到浙江闯天下,曾经烈火烹油般地富贵过、挥霍过,却一朝遭遇“真爱”远走他国,总是意难平,于是一年一个诉讼,跟现在的公司和股东纠缠不清……

我这才知道,并不是只有从事家事诉讼的律师,才需要常常直面那些世态炎凉。

每一个案子,都是身在局内的当事人难以凭自己的力量跨过的人生中的一个坎儿。

这个坎儿怎么会少得了对人性的拷问,对世态的冷眼呢?

 

 02

“自由”的双生是“孤独”

笃信一句话:“每一个不曾大笑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所以,才会选择做律师,因为这份工作,让我不需要违背自己意愿的,在任何地方跟任何人做任何没有意义的事情,虚度光阴。每一天的时间如何分配,见什么人,做什么事,很大程度上全凭自己的喜好。

正是如此,律师的职业生活状态,有时更像是一匹孤狼,也有团队也会合作,但,说到底,都是合则来不合则去的关系,没有捆绑没有牵扯。

于是,在习惯了这种“自由”带来的舒展之后,偶尔也会感到孤独,偶尔也会感到无助。

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问自己一个问题:是愿意选择漫步在一片辽阔的草原,无论踏向哪个方向,都有不确定的遇见,或风或雨,还是愿意寻一方遮雨的屋檐,只要乖巧地蜷缩起自己,就不会被风雨侵袭?每一次,我都选择了前者。

人生无所畏,方能有所为。

试问人之为人,谁又不是孤独的呢?

惺惺相惜的朋友,走着走着就散了。亲亲密密的亲人,伴着伴着就老了。谁和谁的缘分都不会是一辈子,而只能是一阵子。

人生,本就是一场一个人的旅行,需要我们不怕孤独,独自前行。

 

 03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有时候,我觉得律师工作是将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用到极致的工作之一。

这一点不仅体现在做案子的时候,也体现在对自己当下境遇的心态上。如果想给自己添堵,真的一分钟好日子都可以没有。

举个例子,一段时间没有接到案子,你可以感到很庆幸,好爽,既无闲事挂心头,正是人间好时节,于是安排出游、聚会各种嗨;

你也可以感到非常焦虑,完了,没有案子没有钱,贷款怎么还,开销怎么办,如果下个月、下下个月、一直一直都没案子怎么办……

有的人,会这样想,有的人会那样想。他们就会有的开心,有的不开心。

有的人会一会儿这样想,一会儿那样想,他们就会一会儿开心,一会儿不开心。

有的人会人前这样说,人后那样想,他们会明明不开心,却假装很开心。

 

 04

虽尽人事,难测天意

身为律师,似乎很多时候都会面对这样的情形:当事人委托,或者不委托;当事人将全部事实坦诚相告,或是隐瞒一些;雄心勃勃准备大战三百回合,却因为案外的因素戛然而止……

太多太多不以我们意志为转移的事,充斥着我们的职业生涯,唯有无限的“变数”,才是这份工作的“不变”。

有时,我们享受见招拆招的斗志昂扬;有时,我们感慨疲于奔命的世事无常。

忽然感到律师工作似乎很像是一场修行,让我看到人生的“有限”,也时常感动于生命的“无限”;让我体会到世事的“无常”,也更加动容于那些坚定的“有常”。

让我明白,原来在这个世界上,快乐和痛苦本就分不清楚,坦诚与真实已足够可贵;

让我领悟,唯有蓬勃地活在此时此刻,才是对生命的不辜负;

让我把所有将要去的地方,当成从未谋面的故乡,无所谓去哪儿,无所谓见谁,内心都充盈着欢喜和期待。

写到这儿,我想我找到了答案:

即便“蜜恋”已过,我仍深爱着我的律师工作。

因为它的自由,更因为它的孤独。

因为它的光鲜,更因为它的无奈。

因为它的“抽离感”,更因为它的“烟火气”。

因为它能让我在人生这场修行里,活成一个丰盈的自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从体制内出走,过了“蜜月期”,我依然热爱律师工作吗?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