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西部英豪:成都、重庆法律市场的竞逐争锋

作者 / 智合研究院  林戈

来源 / 智合


川人多坚韧果敢,渝人多豪爽耿直。在三国时期,四川和重庆均属益州,享受大山大河的滋润,同时又是古来兵家必争之地,历经血与火的洗礼,川渝之人多豪气干云,堪称西部英豪。成都、重庆的律师事务所,自然也被注入了这样的文化基因。

从经济发展的角度看,成渝经济区已经带动形成了一个从西北向东南倾斜,直接覆盖中西部几省和一个直辖市的T型经济带,成为与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沿海三大经济圈并驾齐驱的中国经济“第四级”。

2018年,成都的GDP为1.53万亿,成都律师行业的产值占GDP的比重为0.19%;重庆的GDP为2.04万亿,重庆律师行业的产值占GDP的比重为0.15%。

这是成渝在GDP和产业布局方面的近况。其实,在1997年成为直辖市之前,重庆隶属于四川省,与成都的联系更加紧密,它们的历史交织在一起。

在过去的十年时间里,成都执业律师人数翻了4倍;而重庆律师,则从2011年7.7亿的行业整体创收增长为2018年的30.63亿,实现了7年近5倍的增长。

这是属于西部英豪成渝两地竞逐争锋的又一部律师行业“双城记”。

成渝律师行业:

领先西部,全国前列

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执业律师42.3万多人,比2017年底增长了14.8%。律师人数超过1万人的省、市、自治区共有18个,其中包括了重庆;超过2万人的省市、自治区有8个,分别是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山东、河南、广东、四川;超过3万人的省、市仅有2个,分别是北京和广东。

若从律师行业整体创收来看,北京和上海均突破了230亿元的门槛。若从人数规模来看,2018年,北京执业律师总数32205人,约占全国7.61%;上海执业律师总数23975人,约占全国5.67%。

从全国目前的市场格局来看,执业律师人数超过万人的城市仅有6个,分别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以及成都和重庆。虽然四川共有2万名以上律师,但成都占据了半壁江山。

(一)京沪成渝四地律师律所数对比:发展规模大所是未来成渝方向

如果说北京和上海堪称中国法律市场的头部“双城”,那么成都和重庆则是西部律师行业的“双城”,其律师行业的各项数据指标不仅领先于西部地区,而且走在了全国前列。

若将北京、上海与成都、重庆的执业律师人数、律所数量及律所规模分布数据做一个对比,我们会发现,成都、重庆与北京、上海相比仍然存在较大的差距。尤其是在百人以上律所和50-100人的大中型律师事务所数量方面,差距较大。可以说,对律师事务所持续进行专业化、规模化布局,是接下来成都和重庆律师行业需要研究的重要课题。

(二)成渝律师行业总创收:年均增长20%以上

2018年,成都律师行业整体创收为29.6亿元;律师人均创收为25.17万元,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根据《重庆律师行业第二个发展规划纲要(2015—2018)》,重庆律师业务总创收逐年上升,2012年8亿元,2013年10.1亿元,2014年13.37亿元,年均增幅22%。希望到2018年底,在2014年创收基础上翻倍,达到26亿元,律师人均创收实现每年10%的增长,达到28万元。

从2018年的结果来看,重庆律师行业已超额完成了预期目标。近四年来,重庆律师行业服务收入继续保持高增长,每年上一个新台阶,2018年达到30.63亿元,比2015年增长77%;重庆律师的人均创收为28.6万元。

从律师人均创收方面来看,重庆高于成都。

成都、重庆律师人均办案数、行业总收入、律师人均服务收入等主要业务指标处于中西部领先、全国前列。

(三)2009-2018年,成渝执业律师人数均翻倍增长

从2009年到2018年,成都和重庆的执业律师人数均处于稳定增长的态势,但成都律师的人数增长速度高于重庆。

成都执业律师人数从2009年的2589名增长至2018年的13081名,增长率达到了405.25%。

重庆执业律师人数从2009年的4311名增长至2018年的10709名,增长率为148.41%,年化增长率为10.6%。

根据《2017-2018年度成都律师行业发展报告》,截至2018年12月,成都律师中博士以上学历为231人,占1.76%,硕士学历为3324人,占25.41%,本科(包含双学士)为9309人,占71.16%。

根据《重庆市律师协会第六届理事会工作报告》,重庆律师中双学士、硕士、博士的占比达到了23%,约为2463人。

从学历背景来看,成都和重庆律师的硕博比例大致相当,整体素质均较高。

成渝大所:

雄踞西南,走向全国

虽然中西部律所无论是规模体量还是管理模式,与东部沿海省市的律所相比存在一定的差距,但成都、重庆作为中国法律市场的西部重镇,已有不少公司化运营、规模化发展,甚至已进行国际化布局的大所。

(一)四川成都:本土大所的规模化布局

在2018年召开的四川省第九次律师代表大会上,“2015-2017年度四川省优秀律师事务所”公布,共有50家四川律所入选,其中成都共有23家律所上榜。在这23家律所中,四川本土大所共有18家,京沪大所分所共有5家。

在2019年4月召开的成都市第七次律师代表大会上,50家“优秀律师事务所”、100名“优秀律师”和120名“优质服务蓉城30周年律师”受到表彰。

若从2016年到2019年钱伯斯亚太排名的“公司商事:西部(四川)”领域来看,位居Band 1的律所均为国浩、金杜、泰和泰、中伦。全国品牌与四川本土所基本平分秋色。

根据《2017-2018年度成都律师行业发展报告》的统计,成都律师事务所创收过亿的共有2家,创收超过5000万的有10家,业务收入过1000万的共有48家。

在成都律所中,有两家律所的规模化发展已经走在了前列,这两家律所分别是泰和泰和四川明炬。

泰和泰创立于2000年,自创立以来,从西南重镇成都出发,布点及东部,发展于全国,延伸至海外。在西部地区,泰和泰以成都、重庆、西安三个据点形成了坚固的“铁三角”关系。2017年,泰和泰召开了一次战略会议,决定要把泰和泰建设成为一家中国领先的、走向全球的一流律师事务所。

2013年,为了应对京沪大所抢滩布局四川法律市场,30多家四川本土律所合并重组为西部地区规模最大的律所之一——明炬律师事务所。目前,明炬已有500多名律师,并迈入了“亿元所”的行列,被业内誉为四川律所中的“航空母舰”。

(二)重庆:6家律所迈入“亿元所”行列

2015年,重庆开始实施“525”规划,即力争培育5家综台性品牌大所,做到管理精细、专业突出,执业律师人数200人左右,年创收1亿元以上,在全国有一定影响力;20家特色强所,要求管理规范、特色明显,执业律师人数50人左右,年创收2000万元以上,在重庆及西部地区有较高美誉度;500家民生优所,力求管理规范、贴近基层、方便群众,服务有特色品质有保障。

这一目标,截至2018年底,已基本实现。

根据重庆律协的统计,2018年,重庆目前共有6家律师事务所创收过亿,加入了“亿元所”的行列,其中百君、坤源衡泰、索通的创收规模均超过了1.5亿元。

2019年,重庆市司法局和重庆市律师协会发布了“2015-2018年重庆市优秀律师事务所”名单,共有30家律所入选,其中27家为重庆本土律所。

若从2016年到2019年钱伯斯亚太排名的“公司商事:西部(重庆)”领域来看,索通、中豪、百君和中伦一直是榜上有名,四年来一直较为稳定。

在重庆市优秀律师事务所和钱伯斯榜单中,索通、中豪、百君、静昇均榜上有名。

2019年5月,重庆市律师协会“年度律师(律师事务所)大奖”颁布,重庆百君律师事务所、重庆静昇律师事务所等11家律师事务所和34名律师荣获“年度最佳”称号。

成渝律师行业当前的主要问题

根据《四川省律师业发展规划(2018-2021)》和《重庆律师行业第二个发展规划纲要(2015-2018)》,四川和重庆律师行业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均包含了以下六个方面。

第一,与我国东部地区的差距较为明显,且业务结构发育不够完善。成都、重庆地处西部地区,受经济社会发展条件的制约,东部地区律师行业发展总体强于成都、重庆,市场需求(尤其是高端、复杂、新兴业务的需求)、发展环境、行业管理能力等方面也优于成都、重庆。

第二,区域发展不均衡现象突出。成都律所和律师的区域性分布呈现了“二八现象”,其中锦江区、青羊区、武侯区、金牛区、成华区和高新区的律师人数占据成都律师总人数的88.8%。由于重庆地处西部内陆地区,集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于一体,律师资源主要聚集于主城区和区域中心,其中71%的律师事务所和71%的执业律师集中在主城九区,11%的律师事务所和13%的执业律师集中在万州、涪陵、黔江、江津、合川、永川6个区域中心城市。

第三,青年律师成长速度较慢。随着成都、重庆律师队伍的不断壮大,青年律师的人数会持续扩大。除了部分大所、强所之外,大多数律所的规模较小,且管理模式、培训机制与东部地区相比,存在着较大的差距。

第四,行业建设发展共识不足。律所发展及管理是行业健康发展的关键所在。在人才培养、案件管理、规范执业、专业品质、诚信收费、公平分配等事关律所发展的基础问题上,部分律所存在观念不一的情形,尤其是在当前激烈的市场竞争和粗放的管理模式下,存在短期化、功利化倾向。

第五,执业保障措施有待完善。近年来,成都、重庆律师的执业环境已经得到了改善,但在部分个案中,律师的执业权利保障仍然需要进一步进行落实。

第六,行业管理规则建设有待进一步加强。规范化管理是律师行业健康、长远发展的基础和前提,如何更好地发挥司法行政管理和行业自律管理的合力,将行业规范建设和行业惩戒相结合,是未来需要继续研究的重要课题。

十位一体,

打造成渝法律市场的未来

未来,成渝法律市场预计将会围绕以下十个方面进行发展。

第一,围绕产业政策,律师行业的发展需与成渝的经济地位和发展相匹配。

截至2018年9月,在四川和重庆落户的世界500强公司已经分别达到335家和281家,处于国内前列,雄厚的制造业基础是外资选择落户的首要原因。从产业维度来看,川渝虽然都大力发展电子信息、航空航天、智能制造、生物医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有一定交叉和重合,但在细分行业的侧重点也不尽相同。

成渝经济区的发展需要与之想配套的法律服务产业,依托成渝的产业结构,不断提升律师行业整体创收在GDP中的比重,将是成渝律师行业未来发展的重点。

第二,专业化发展,不断提升提供高附加值、新型法律服务的能力。

首先,要提升西部地区律师在资本市场、公司并购、知识产权、境外投融资、涉外商事贸易仲裁、国际贸易等领域的法律服务能力。

与此同时,要充分引导,让成都和重庆法律市场上形成一批能够提供多层级、一站式法律服务的精品化、专业化、特色化律师事务所。

第三,依托巡回法庭,提升诉讼法律服务能力。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西部大开发等国家重大发展战略的实施,我国西南地区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科技创新能力显著提升,西部地区的司法需求越来越迫切。

2016年底,最高人民法院第五巡回法庭在重庆市正式挂牌,是全国唯一设在直辖市的巡回法庭,负责审理巡回区(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5省区市)内跨行政区域的重大行政、民商事案件和刑事申诉案件等,办理来信来访,实现审判重心下移、就地解决纠纷、方便当事人诉讼。

第五巡回法庭吸引了京沪地区以诉讼见长的律师事务所落子布局,也对成渝律师处理大型、复杂案件的能力提出了要求。

第四,提高律师事务所管理水平,完成一体化、公司化转型和升级。

律所管理将成为律所竞争的新战场。随着中国法律服务市场的需求日趋多元,早年间单纯的“跑马圈地”已不适用于绝大多数律所。如何平衡发展的速度与质量,如何形成有效的、协同的规模化已愈发成为布局的关键。

为了满足市场的需求,提高律所的集约化水平,释放规模效益,一体化管理和公司化管理进入律所管理者的目光之中,分配机制的改革、管理模式的完善、市场部门的构建、职业经理人的引进、专业部门/团队的划分成为近十多年中国一线大所讨论的专题,而管理改革、结构化升级将持续成为律所发展的重要命题。

第五,规模化布局,打造西部大所强所。

相比于“东征西伐、北上南下”的京沪大所,西部律所的规模仍然较小。目前,成都和重庆百人以上的规模大所占律所总数的比例仍然较低。未来,需要重点发展一批成都、重庆地区的规模化大所,在西部地区站稳脚跟之后,进行全国乃至全球的布局。

第六,提升涉外法律服务的能级,增强国际竞争力。

作为“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交汇点,成都和重庆具有特殊的战略地位。成渝律师行业需围绕推进“一带一路”、自贸区建设等重大国家发展战略,为提升开放型经济水平提供法律服务。

根据司法部全国千名涉外律师人才名单,四川共有37名律师入选,重庆有17名律师入选。未来,四川和重庆必将涌现更多涉外律师领军人才,更好地为“一带一路”建设等国家重大发展战略、为中国企业和公民“走出去”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

第七,加快完善行业管理体系,加强行业规范指引,并改善律师的执业环境。

提升律师行业的准入门槛,充分发挥行业自律管理作用,监督律师严格遵守执业纪律和职业操守。同时,要建立和完善律师执业保障沟通协调机制和律师执业权利救济机制。

第八,不断吸收青年律师的加入,并加大对青年律师的培养力度。

在律协层面,要优化青年律师的培训机制,制定专项计划,利用互联网技术创新培训的模式。而且,尤其要注重对青年律师中涉外法律服务人才的培养。而在律所层面,则要建立明确的晋升机制,并形成多元化、常态化、多层级的培训体系。

第九,在信息化浪潮之下,拥抱法律科技。

借助大数据和信息化手段,提升律师行业服务与管理的质量和效率,打造“数据律协”,加强律师事务所的信息化投入,提升律师法律服务中的智能化成分,将是未来西部地区律师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第十,促进成都、重庆各区域律所的均衡式发展。

针对区域性律师行业发展不平衡问题,成都、重庆应当支持远郊区县律师队伍建设;完善远郊区县帮扶措施,逐步壮大区县法律服务力量;并增强区县律所自我发展能力,提升区县律所管理水平和法律服务能力。

结 语

根据《四川省律师业发展规划(2018—2021)》,到2021年底,四川全省律师行业业务总创收在2017年基础上争取翻一番,力争达到50亿元,律师事务所所均服务收入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并力争建立起20家综合实力强、在全国具有较强影响力及创收在5000万元以上的规模化律师事务所。成都占据了四川法律市场的半壁江山,必将持续发挥重大的作用。

2012年,重庆制定了中西部地区首个律师行业规划,从战略层面为律师行业发展提供了方向和指导。2015年,重庆制定了第二个发展规划,至2018年,目标基本实现。眼下,重庆即将迎来其第三个发展规划。

成渝,不断创造成绩的西部“双城”。作为西部地区整体创收近30亿的两大法律服务市场,成都、重庆未来必将继续保持高速增长。

参考资料:

【1】成都市律师协会:《2017-2018年度成都律师行业发展报告》。

【2】四川省律师业发展规划(2018—2021)。

【3】四川律协:《改革开放40周年——四川律师行业发展成就综述》,载微信公号“四川省律师协会”2018年12月19日。

【4】重庆市律师协会第一届到第六届理事会工作报告。

【5】重庆市律师行业三年(2012-2014)发展规划。

【6】重庆律师行业第二个发展规划纲要(2015—2018)。

【7】韩德云:《围绕“两点”“两地”“两高” 聚力推进重庆律师行业跨越发展》,载微信公众号“中国律师”2018年6月11日。

【8】毛姗姗:《7年近5倍创收增长,一个律师协会如何带动行业飞速发展?| 重庆法律市场观察》,载微信公众号“智合”2019年1月18日。

【9】周正:《布局西安,泰和泰西北落惊雷》,载微信公众号“智合”2019年4月22日。

【10】新华网:《川渝携手推动长江上游高质量发展》,

http://m.xinhuanet.com/2018-09/22/c_1123470949.htm,访问日期:2019年5月28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西部英豪:成都、重庆法律市场的竞逐争锋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