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1万小时后没有成为专家,是你的路径不对

作者 / 吴剑霞

来源 / 智合


“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并非天资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1万小时的锤炼是任何人从平凡变成世界级大师的必要条件。”

当马尔科姆·格拉德韦尔在《异类:不一样的成功启示录》一书中提出了“1万小时定律”之后,我们评判某个人是否堪称某一领域的专家时,就经常以此为基础标准了。

但是这一定律,似乎并不“适用”于法律行业。

目前,一年1800-2000个计费小时是中国律所普遍采用的标准。而如果加上非计费时间,律师一年的工作时间至少有2500小时。按照“1万小时定律”,这些律师在四年之后就能成为某一行业的专家。但事实是,很多做了四五年的律师并没有成为任何一个行业的专家。

除了要达到1万小时的数量,所投入时间做的事情还需有质量保证。

三个先发优势:速度、平台、理念

“律师行业还是属于青年人的时代,盈科5年内实现一百亿创收的目标,正是这群40岁以下的青年律师提出的,他们已经很有想法了。法律行业是一个快速迭代的行业,勤奋程度与年龄无关。”盈科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全球合伙人、主任、全球董事会主任梅向荣在接受智合采访时如是表示。

所以,在中国绝大多数律所面临着青黄不接的问题时,盈科已经形成了以青年律师为主流的人才格局——在盈科,40岁以下的律师占75%。这也促进了盈科的规模化之路。

2008年的盈科还是家仅在北京设有办公室,规模大概在30人左右的精品所。但也是在这一年,盈科首次明确提出要进行规模化布局。到了2009年11月,盈科已经拥有超过500名员工,其中包括286名执业律师。这是盈科规模化的第一步,用盈科律师事务所中国区董事会主任、中国区执行主任李正的话来说,“首先北京所要发展壮大,因为如果北京总部发展得不够,很难在全国开展布局。”

截至2019年4月30日,盈科律师事务所在中国大陆58个城市设立了直营分所,盈科全球法律服务联盟已经涵盖海外53个国家和地区的113个国际城市,构建起了涵盖全球主要城市的国际法律服务体系。这些数据显示,盈科在过去几年一直处于快速发展期,并且这个势头还在持续向上。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全球法律服务联盟董事会秘书李永源此前曾在其他律所执业,平台规模和发展速度是吸引其选择加入盈科的原因之二。

在盈科这个律师数量超过7000名且仍在高速增长的平台上,埋藏着大量的业务合作与学习的机会,若能抓住,就能乘着一家律所的上升东风发展出个人的一方天地。李永源就是一个抓住机会的典型。在他看来,盈科的这7000多名律师不是竞争对手,而是合作伙伴——“我们团队在北京,主要做跨境并购,没有办法接触到所有的潜在客户,但如果盈科的7000名律师都能认可我们团队的价值和专业能力,他们就会给他们的客户推销我们的服务。假设成功率是1%,那7000名律师一年就有可能给我们推70个客户。抓住自己的独特竞争点,你和其他的同事之间就不是竞争关系,而是合作关系。”

原因之三则是自由开放的管理理念,这一点在盈科的国际化之路布局上得到体现。自盈科提出国际化之后,律所内部有很多想法:有人说,直接去海外开设分所,直接投资,直接管理;也有人说,先建立一个法律服务联盟,汇聚更多律师资源;还有人建议,和一家家律所建立非排他的合作伙伴关系。

这么多路径,该选哪条?若采用非此即彼的方式,则结果也将顾此失彼;但若“三管齐下”,不确定的风险就更大。盈科选择了后者。四五年过去了,无论是开设分所,还是商业合作,亦或是法律服务联盟,做到了“各路开花”。

这给了青年律师一个很好的试错空间。对于一个已经有固定团队、固定客户群及固定收入来源的资深合伙人而言,按照自己的节奏去发展结果就会很好;但是对于青年律师来说,只有百花齐放的方式才能获得更多机会和资源。

人才与盈科的发展速度、平台规模及管理理念形成了良好的正向循环关系,彼此促进,共荣共生。

到第三个十五年,中国会有多少律师?

也正是出于对青年律师的高度重视,紧接着五四青年节的2019年5月12日,一场聚焦青年律师发展机遇、专业养成的“2019年新时代青年律师发展论坛”在杭州圆满举行,该论坛由杭州市司法局、杭州市律师协会主办,盈科律师事务所青年律师工作委员会、智合、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承办。

杭州市司法局党委委员、巡视员 王正航

浙江省律师协会会长 郑金都

杭州市律师协会秘书长 沈海鸥

1979年中国律师制度恢复重建时,全国律师人数仅212人。到了第一个15年(1994年),全国律师人数已经增长至8.3万人,此时邓公说中国需要30万律师,无疑刺激了那个时代的青年人投入法律事业的建设。2009年,是第二个15年,此时全国律师人数16.6万人较之于15年前翻了一倍。而到了2018年年底,全国律师人数已经突破40万大关,达到42.3万人。到第三个十五年,中国会有多少律师?

盈科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全球合伙人、主任、全球董事会主任 梅向荣

盈科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全球合伙人、主任、全球董事会主任梅向荣的答案是150万。2016年,梅向荣曾预言未来十年是中国律师行业发展的黄金十年;2019年,梅向荣的表述是——“未来15年,是中国律师行业发展的钻石15年”。

他认为,未来15年将会是一站式金融商务法律服务的融合发展,更多律所会上市,法律科技将会改变法律服务生态,中国法律服务业则将为社会经济发展做出更大贡献,中国法律服务业必将引领全球法律服务业。与此同时,律师事务所组织形态也会发生三个方面的变化:以平台化为主流,生态圈化为重要补充;大数据应用的自助与创新;共享一体化。

青年律师的发展优势在于追求自我,崇尚奋斗,拥抱科技,乐于分享,具有团队精神,具备持续学习能力和全球视野。

智合创始人&CEO 洪祖运

智合创始人&CEO洪祖运以一张麦肯锡出具的“全球GDP 50强城市在2007~2025年期间的变迁”图,展开其题为“青年律师的国际视野”的主题分享。这张变迁图预示了全球经济的格局正在重新洗牌,中国正逐渐取代欧洲,与美国一起并列为世界的另一个中心。作为身处这个时代的青年律师,如何架构国际视野以把握住当前的机遇?

基于全球范围法律市场的特点,洪祖运提出6个维度:榜单、大所、权益合伙人人均利润、法律科技、四大会计事务所和法律公司。

从人数上看,中国律师行业已经和英美律所在同一个跑道上竞争;但是在创收方面,中美律所之间人均创收能力的差距在5倍以上,且美国顶级律所的人均利润仍以惊人的速度在增长。此外,2018年全球法律科技领域融资总额达到16.63亿美元,而由主营业务扩展的法律服务成了“四大”增长速度最快的业务部分,法律公司与律所的竞争也将愈演愈烈。青年律师在执业过程中应当拥有国际化的视野。

中国法学会律师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政法大学律师学研究中心主任 王进喜

中国法学会律师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政法大学律师学研究中心主任王进喜以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开始题为“青年律师何以为能和以何为能”的主题演讲。在法治中国的建设中,青年律师感受着法律的成长之痛;在激烈的竞争当中,青年律师的培养机制尚不健全。不过,王进喜基于四个方面的研究,给出了青年律师未来可期的结论——

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为律师行业的发展提供了引擎;全球纠纷争议解决机制的规则需要调整与重构;执政党对法治的重视前所未有;科技在改变法律服务市场,青年律师是法律服务新的未来的创造者。

我国法律职业的构成发生了结构性变化,律师行业将成为中国法治建设的重要基础。西方主导的全球纠纷争议解决机制的规则需要调整与重构,中国律师应当以世界为市场。律师当选了中国法学会副会长,这意味着在关键场合,律师已经被接受为法学界甚至政法界的重要一部分。

北京市易和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牛琳娜

北京市易和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牛琳娜的演讲主题是“青年律师成长三要素”。当大家以为这三要素是较大律所、较大客户、较高技能,她抛出了另外三个词——政治站位、职业习惯、律师素养。之所以要提政治站位,是因为无论是诉讼业务还是非诉业务,都并非是单纯的法律问题,法律效果要和政治效果、社会效果相统一。因而,在政治站位层面要懂、学、讲、用;在职业习惯层面要掌握听、说、书、写;在律师素养层面要培养政治素养、文化素养、职业素养、生活素养。

北京紫华律师事务所主任 钱列阳

北京紫华律师事务所主任钱列阳从专业角度切入,分享了题为“专业化选择——青年律师成长的必由之路”的主题演讲,结合自己的亲身体验,阐述了专业化的重要性,强调青年律师应当努力成就最好的自己。

上海市君悦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 刘正东

上海市君悦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刘正东从青年律师要具有行业情怀开始,徐徐道来“青年律师的行业情况”,强调青年律师在不断提升自身专业素养,为客户提供更加优质的法律服务的同时,也应当关注社会责任。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主任 李大进

现状、选择,是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大进在分享中紧紧围绕的四个字。把握现状不是为了乐在其中,而是为了能够做出清晰的选择。在他看来,了解现状是在积淀未来选择的资本,延续和改变现状是在培养日后选择的能力,结束现状则是实践选择的行动。对于一名律师而言,是否能在不同阶段都有清晰的头脑去判别自己的现状,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左:主持人盈科温州分所执行主任张有为、盈科杭州分所执行主任刘春晓

右:主持人盈科杭州分所青工委主任朱卫永、盈科温州分所女工委主任娄雪

圆桌一:青年律师的专业化成长之路

参会嘉宾(由左至右):浙江厚启律师事务所主任胡瑞江、盈科全球法律服务联盟董事会秘书李永源、盈科全国保理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林思明、盈科律师事务所全国刑委会主任赵春雨(主持人)、北京中伦(杭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吴方荣

圆桌二、青年律师的社会责任

参会嘉宾(由左至右):上海市君悦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刘正东、北京紫华律师事务所主任钱列阳、盈科全国青工委主任王明芝、浙江浙杭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郑舒木、绍兴市律师协会副会长冯坚、浙江省律师协会道纪委复查委委员吴晓洁、盈科呼和浩特分所管委会副主任郭二玲

1万小时应该做什么

专业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快速上手是个伪命题,在这件事情上,盈科 “不着急”,愿意花时间研究青年律师培训机制的制定与落地。创新性设立全国青工委,启动线下巡讲团与线上微信课堂相结合的培训模式,落地盈科青年发展基金,施行盈科青年导师制度,这些举措都足见盈科的培训力度之大、重视程度之高。在这样的氛围中,盈科的青年律师有足够多的机会和资源去打造自己的1万小时。

盈科律师事务所中国区董事会副主任王明芝已在法律行业深耕多年,在做律师之前就曾在法院工作数载。同时兼任盈科全国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的王明芝表示,盈科对青年律师的重视程度很高,青工委的理念就是“青年兴,盈科兴”。这六个字不是一句空的口号,更是落实在“让每个盈科青年律师每年创收倍增10万元”的核心目标上。与此同时,专门配套设立五百万青年律师成长基金,青年律师的发展学习计划、市场拓展计划等都可以申请获得基金的支持。

盈科全国青工委成立于2015年5月4日,除了积极组织模拟法庭、代理词大赛、案例研讨会等一系列活动之外,青工委还创新性地开设“微信课堂”,通过线下巡讲团与线上微信课堂相结合的方式以不断提升盈科青年律师的办案能力和水平。其中,仅2018年当年,“微信课堂”就已成功线上授课26课次;2019年尚未过半,授课次数已达31课次,充分展示了盈科的专业化建设水平和平台优势。

从培训频次到讲师阵容,从培训深度到国际互派,盈科正在实打实地为青年律师的成长出谋划策。作为盈科全球法律服务联盟董事会秘书,李永源的工作之一就是利用和全球法律联盟已经建立的国际体系和海外资源,为盈科的专业化建设提供培训支持。

目前,盈科全球法律服务联盟已有23家成员律所。这些都是当地排名靠前的优秀律所,本身积累了大量的往期培训素材,同时也在不断生成新的学习资料。此外,联盟会积极促进海外联盟律所专业领域的合伙人进行远程培训。李永源介绍:“这个月我们会安排美国律所公司法方面的合伙人,分享美国公司法中关于公司治理的相关知识;下个月会安排巴西律所建筑工程方面的合伙人,分享当地基础设施建设相关的政府补贴政策和法律知识。”

青年律师的短期互派工作也是盈科重视青年律师培训的体现。以李永源所在团队为例,他的团队会有美国、墨西哥、土耳其、印度等不同国家的青年律师过来培训学习,最长的时间超过一年;与此同时,盈科也会选拔内部优秀的青年律师,派到海外联盟律所去接受培训。李永源本人就分别在土耳其、巴西等国家参加实习,参与当地实际工作,了解当地法律制度,接受专业培训。

结  语

回到最初的问题——你是否投入了1万小时?如果是的,那么你投入的1万小时做了什么事?是否突破舒适区,是否极具挑战,是否能够提高能力?

律师不是一个能够通过“快餐”模式做出来的行当,从成长到成熟再到成功,历练与积淀是必经之路,没有捷径,必须突破舒适区。

最后以执业37年的大进主任给青年律师的寄语结尾——“你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你的职业,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你的客户,至关重要,态度决定了你对现状的判断和对未来的选择。”

而选择,有时候比努力更重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1万小时后没有成为专家,是你的路径不对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