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这家律所推出人才培训计划,批量生产“律师替代品”?

作者 / 周正

来源 / 智合


法律服务从来就不是律师的专利。

当公司预算缩减,人力成本上升,替代性法律服务机构入场分羹,律所也有自己的应对之道——

转移人员,另辟低成本中心

自建法律分析师队伍,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引入项目管理机制处理专项法律服务

研发法律科技工具提升工作效率

这家律所叫亚司特(Ashurst)。做上面这些事儿要专业人员,但别指望改造律师们去做这些,那咋办?

亚司特最近就推出了人才培训计划“路径”(Pathway),打算批量生产“律师替代品”。

这事儿能成吗?

故事要从2013年说起。

当年,为了应对市场竞争,亚司特决定将伦敦的支持人员转移到苏格兰格拉斯哥的一个新的低成本办公室。

这一决定是亚司特与苏格兰国际发展公司(SDI)共同商议做出的。如果在5年内格拉斯哥办公室能达到300名员工,SDI就将提供240万英镑的公共资金。

并且,新办公室相比伦敦有很多优势,其中之一就是降低运营成本,比伦敦低40%左右。

当时,亚司特预计,新办公室在未来的12个月内将容纳150名员工。如果达到这一目标,SDI也会按比例提供120万英镑资金。

这150人中,除了120名支持人员外,还有一支30人的「法律分析师」队伍。

法律分析师,也是当时新设的职位,可以认为是实习生和律师助理的混合体。他们不一定要是执业律师,但至少是法学院毕业生。

他们主要做的事,最初是处理争议或融资的文件审查工作,之后再向别的领域拓展。

这是一个开端,意味着这家国际领先的律所也开始把原有的一些服务“单拎出来”进行团队结构和工作形式的改造,以和一些替代性法律服务机构提供的类似服务相竞争。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2016年3月,亚司特正式宣布成立Ashurst Advance。

这是一支全球团队,作为律所NewLaw法律运营部门,Ashurst Advance希望整合律所的全球创新法律服务。

Ashurst Advance专注于与提供法律服务有关的三个领域:资源、流程和技术

          1、资源        

追求效率的低成本解决方案

资源指的就是法律分析师团队。

团队成员都是高素质的法学毕业生们,并且他们还接受了亚司特对于合格律师的严格和定制化的培训,培训内容涉及不同法律领域的一系列工作流程。

法律分析师的角色结合了传统上由实习生、律师助理和初级律师承担的工作。

2018年9月,亚司特又在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设立了全球交付中心(GDC),引入一支位于澳大利亚的法律分析师团队。

目前,在格拉斯哥和布里斯班的办公室有超过70名法律分析师。

把办公室设在这两个地方,目的是及时响应,从两大洲提供覆盖全球的服务,而且也让人员可供调配,队伍有一定的灵活性。

提供的服务包括:

尽职调查支持(例如合同审查、公司尽职调查)

商业支持(例如合规/风险登记、合同/模板制作)

诉讼支持(例如监管调查、数据及趋势分析)

财务支持(例如依赖函、再融资及证券发行)

项目协调及行政支持(例如数据空间)

亚司特毕竟是老牌强所,法律分析服务可以做到比较好的品控、极具竞争力的价格和快速响应处理项目的能力。

          2、流程 

将项目管理应用于法律事务

流程指的是法律项目管理团队。

法律项目管理(Legal Project Management,LPM)是项目管理原则、工具和技术的结合应用,例如范围界定、进度表、预算、报告和交割法律服务。

项目管理已经被商业公司普遍运用,法律事务也需要被当做项目来处理,也是因为公司客户在自己法律事务的管理和交付方式上希望得到更加透明直观的流程和可控的结果。

超时、超支,都需要尽力避免。

并且,项目管理服务的出现,主要也是因为律师往往被动承担了“项目经理”的角色,负责了太多规划、统筹和协调的事务,精力被分散。

很多替代性法律服务公司或一些大所都开始应用项目管理,让律师或公司法务只作为团队成员,负责最核心的法律问题部分。

而专业的法律项目经理则会充分运用项目管理的科学方法,同时操盘多个项目。

法律项目经理会负责至少四个阶段:

启动——讨论实际需求,以及如何通过最初的推销活动来获得项目

规划——定义项目范围,制定可交付的成果、资源、成本和时间表,以确保整个项目执行的透明化

执行——定期监控,把握项目进度和预算

结项——通过把控项目的结项,以提升客户体验和服务能力,并且积累实践经验

项目管理也是个专业活,需要专业人士来做。

               3、技术 

应用最先进的程序,提高效率,管理风险

技术很好理解,就是法律科技产品的研发和应用。

Ashurst Advance的法律技术团队肩负双重使命:协助亚司特的法律专家更有效地工作,专注于更高价值的法律服务,以及直接向客户提供最先进的、技术驱动的法律服务。

法律技术专家团队位于澳大利亚和英国,所开发的法律科技工具也主要聚焦在律师最为常用的几个工具类别上:

文档自动化——世界领先的合同自动化提供商的战略合作伙伴,为亚司特及其客户提供支持

法律咨询自动化——开发和提供自助法律应用程序,包括合同风险评估工具和自动化法律建议工具

合同审查——全面采用人工智能文件审查软件,利用机器学习和集成工作流提高尽职调查的效率

电子披露——业务团队中包括技术专家,为律师和客户提供全球化服务

这些都是法律科技创业公司热捧的领域。

亚司特选择自己组建专家团队研发,当然也是从目的出发,一个是要技术产品贴合自身实践,要能把握住最前沿的创新,以此给客户提供最先进的、技术驱动的服务。

无论是法律科技创业公司,还是像Ashurst Advance这样的律所创新服务部门,都有一个共同的难题——缺乏专业人才

即便是法律分析师,也至少需要具备法学背景,但是上手操作,并且要保证提供准确、高效的服务,也需要培训。

“路径”(Pathway)计划由此而生。

入选者将会在法律运营、法律项目管理、法律技术和法律流程改进等领域获得培训。

培训课程不会让参与者获得律师资格,也没有固定的模式,而是更像大学里的“通识教育”。

参加培训的人可以灵活地接触他们最感兴趣的工作类型。根据他们自己选择的路线,将有机会获得所感兴趣特定领域的专业资格。

Ashurst Advance联席主管迈克•波尔森(Mike Polson)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

“毫无疑问,提高律师的技能是必要的,但我们不认为把律师培养成「项目经理」和「数据科学家」是解决之道。”

“我们认为,在这个不断变化的市场中,有必要为新出现的、不同以往的角色开辟一条独立的路径,Pathway计划就是为这些新职业设计的。”

实际上,Ashurst Advance此前已经每年有大约20名的法学院毕业生接受了这样的培训,Pathway是将培训正式化,并且希望扩大规模。

Pathway计划正在寻找有法律背景的学生,但不一定要有法学学位,商学院或计算机专业背景都被青睐。

“现实就是,没有那么多法律技术专业人员供你去招。” 波尔森表示,自己培养人才是最好的人力资源战略。

无独有偶,也有一些其他律所也推出类似的人才计划。

高伟绅(Clifford Chance)于2018年8月推出“点燃”(IGNITE)计划,最初将于2021年秋季招收5名学员。

培训计划的重点是法律技术,并且学员可以由此获得律师资格。合格学员将有机会加入高伟绅的一个主要业务领域:金融、公司、资本市场、争议解决、房地产和税务、养老和就业。

计划向所有法律和非法律专业的学生开放。

英国安理(Allen & Overy)2018年在伦敦推出一项新的培训计划,专注于法律技术和项目管理,计划招收四名拥有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的跨学科复合专业)或经济学学位的候选人。

学员们将以英国安理的技术创新空间“Fuse”为培训基地,接受和实习律师一样水平的培训。英国安理的法律项目管理主管Louise Forrest说,通过这个计划,就可以把初级项目经理和法律技术人员培养成律所和客户需要的专业人士。

“律师替代品”?是,也不是。

法律服务不止是提供专业知识,也需要高效地解决问题,甚至是助力商业机构发展。律师不是其中的唯一角色。

项目经理、技术专家、律师、财税专家等等专业人士组成服务小组,不止是新型法律服务公司在这么做,一些律师团队和律所也都在同道竞争。

大家都认可并实践的服务方式,代表了一种趋势。这其中,需要复合型人才,催生出新的职业。

英特尔公司创办人、前CEO安迪·格鲁夫在《格鲁夫给经理人的第一课》中也写到,培训应该与公司业务相契合,并且持续、系统地进行。

律所内部开设这样的培训,再合适不过。

中国的律所们,又能从中学到什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这家律所推出人才培训计划,批量生产“律师替代品”?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