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2018年美资所创收排名:最挣钱的是哪10家?

作者 / 智合研究院 宁思甜

来源 / 智合


根据此前花旗私人银行对美国191家律所的调查数据,2018年美国律所整体创下10年以来的最佳成绩:年创收增长6.4%,权益合伙人人均利润增长7.5%,律师费率提升4.3%。

近日,The American Lawyer终于公布了Am Law 100,即创收位列前100的美国律所排名。Am Law 100整体年创收达987.48亿美元,较2017年增长8%,比花旗私人银行此前测算的6.4%的增长率还要高一些。

2家美国所创收超过30亿美元,3家所权益合伙人人均利润(PEP)达500万美元以上,49家所律师人均收入(RPL)超过100万美元……

美国律所2018年创收情况具体如何,我们通过各项业绩数据一探究竟。

2018年,凯易表现依旧强势,以创收37.75亿美元、增长率19.27%的成绩稳居第一。

凯易2018年创收相当于第10名伟凯(20.50亿美元)的1.8倍,约等于第11名诺顿罗氏(19.69亿美元)和第12名吉布森(18.20亿美元)的创收总和。

此外,在创收排名前10的律所中,无论PEP还是RPL,凯易均领先于其他头部律所,足见其霸主地位。

继2017年创收突破30亿美元以来,瑞生以33.86亿美元的年创收再次位列第二,成为创收突破30亿美元仅有的两家律所之一。

创收位列第3-5名的是贝克·麦坚时(29亿美元)、欧华(28.36亿美元)、世达(26.73亿美元)。

相比2017年,众达、伟凯两家律所首次迈入年创收20亿美元的行列,其中众达创收达20.57亿美元,增长5%,伟凯创收达20.5亿美元,增长13.64%。

从排名情况来看,2018年创收排名前9家律所的位次与2017年保持一致,基本格局已形成。仅第10名有所变化,伟凯首次跻身前十,取代了上一年度诺顿罗氏的位置。而诺顿罗氏则跌至11位,相比伟凯创收增长13.64%,诺顿罗氏创收仅增长了0.6%。

“智合律所领导力与发展战略访问团”于2019年4月29日拜访凯易纽约办公室

2018年,Am Law 100的PEP达188.2万美元,较上一年度增长6.5%。约85%律师的PEP有所增长。

Wachtell以653万美元PEP再次占据美国律所第一,比第二名的宝维斯高出约150万美元。

在美国头部律所当中,Wachtell规模相对较小,拥有80位合伙人、267位律师,共创下8.56亿美元收入。此外,Wachtell的RPL也远超其他美国律所,达320.70万美元。

宝维斯PEP首次突破500万美元,增长10.02%,达502万美元。Cravath、昆鹰、苏利文·克伦威尔、达维、盛信5家律所PEP达400万美元以上,其中达维增幅高达19.08%。

PEP达300万美元以上的美国律所增加到20家,2017年为17家。Irell& Manella跌出行列之外,而Fried Frank、德普、普衡、Willkie四家律所成为“PEP超300万美元”梯队的新晋成员。

凯易来自公司、私募基金、诉讼、知识产权、国际仲裁等8个不同业务领域的8位资深合伙人参与了本次“智合律所领导力与发展战略访问团”交流活动,图为凯易资深公司合伙人Sarkis Jebejian(左)和凯易资深诉讼合伙人Zach Brez(右

RPL通常被认为是律所财务健康状况的最佳晴雨表。2018年Am Law 100律师人均收入平均为97.6万美元,较上一年度增长了4.2%。2016年和2017年的增幅分别为1.5%和3.2%。

Wachtell的RPL达320.7万美元,远超其他美国律所。其后是苏利文·克伦威尔(173.9万美元)、凯易(162.9万美元),前49家律所律师人均收入均在100万美元以上。

2018年,几乎所有的律所都迎来了收入增长,Am Law 100中仅7家律所收入有所下滑。

行业内竞争依然激烈,头部律所的优势地位难以撼动。2018年,Am Law 1-10创收占Am Law 100创收的26%,而Am 54-100的47家律所创收占24%。相较2017年,Am Law1-10的位次几乎没有变动,大所竞争格局已经形成。

虽然有更多PEP超300万美元的律所出现,但PEP超500万美元的仅有3家,差距明显。

对于Am Law 100来说,在整体经济态势稳定发展的情况下,提升排名依旧非常困难。其中31家律所位次有所上升,且通常只有1-2位。

据智合研究院观察,律所业绩提升的关键因素有以下几点:

1.规模化扩张

地域扩张和律师人数增长是创收增长的主要因素。

2018年,凯易律师人数增加15%,达2306名,并增设了达拉斯办事处,创收增长19.27%。伟凯律师人数增长5.4%,新设了芝加哥、休斯敦等办事处,创收增长13.64%。此外,律师人数排名第1、2位的贝克·麦坚时(4720人)、欧华(3702人)在创收排名中位列第3、4名。

大量的人员和分所数量自然可以贡献很高的律所创收,然而从Am Law 100来看,总创收领先的律所,也存在人均利润被摊薄的情况。

2.对重点业务的投入

多家美国头部律所表示,并购和私募股权业务收入其2018年业务增长的主要来源之一,此外,诉讼业务市场也有良好态势。

凯易称其发展主要得益于其在私募股权交易、大型并购、高风险诉讼等法律业务中投资高薪人才。

宝维斯主席Brad Karp将其2018年创收激增(增长10%)归功于5大核心业务:并购、私募股权、重组、诉讼和监管辩护业务。2018年,宝维斯处理了合计近4000亿美元的并购交易。

达维的并购、杠杆融资、资本市场和重组业务实力强劲,诉讼、金融机构团队也有较强的实力。同时,其海外业务活跃,尤其是亚洲资本市场业务以及欧洲并购市场业务。

3.科技研发投入

投资创新技术对于律所优化工作流程、提升效率至关重要。

根据汤森路透发布的《2018年法律科技报告》,每年对法律科技增加3.2%以上投资的律所,比增加1.2%或者更低投资的律所,在重点业务领域的创收表现更好。

此外,多家律所任命了创新主管,并配有技术人员。欧华甚至将技术人员纳入管委会,参与决策律所重大事项。

2018年,美国律所已交出完美答卷。

2019年,竞争仍在继续。

头部律所能否保持优势,排名靠后的律所又能否突出重围,未来格局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2018年美资所创收排名:最挣钱的是哪10家?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