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公司法》解释五今天实施,有哪些亮点,哪些问题?(附案例)

作者 / 盖晓萍  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

来源 / 智合


4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颁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五)》(以下简称“《公司法》解释五”或“本解释”),作者依据多年的《公司法》理论与实务经验,做出粗浅的解读,与同行共同探讨。

关联交易损害公司利益,原告公司依据公司法第二十一条规定请求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赔偿所造成的损失,被告仅以该交易已经履行了信息披露、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同意等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程序为由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名词解释】关联交易就是企业关联方之间的交易,关联交易是公司运作中经常出现的而又易于发生不公平结果的交易。关联交易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广泛存在,从有利的方面讲,交易双方因存在关联关系,可以节约大量商业谈判等方面的交易成本,并可运用行政的力量保证商业合同的优先执行,从而提高交易效率。

从不利的方面讲,由于关联交易方可以运用行政力量撮合交易的进行,从而有可能使交易的价格、方式等在非竞争的条件下出现不公正情况,形成对股东或部分股东权益的侵犯,也易导致债权人利益受到损害。(来自搜狗百科)

公司没有提起诉讼的,符合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规定条件的股东,可以依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法律依据】《公司法》第21条: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其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违反前款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第151条: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有本法第150条规定的情形的(作者注:实际应该是第149条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执行公司职务时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连续一百八十日以上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百分之一以上股份的股东,可以书面请求监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监事有本法第一百五十条规定的情形的,前述股东可以书面请求董事会或者不设董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执行董事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监事会、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或者董事会、执行董事收到前款规定的股东书面请求后拒绝提起诉讼,或者自收到请求之日起三十日内未提起诉讼,或者情况紧急、不立即提起诉讼将会使公司利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前款规定的股东有权为了公司的利益以自己的名义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特别说明,本解释没有明确定义什么是关联交易,如何判断是否损害公司利益仍需要援引《民法总则》《合同法》及《侵权行为法》。笔者曾撰文《脑洞大开,《公司法》解释五怎么看关联交易?》

【解读】关联交易并无对错之分,法律也不绝对禁止,但由于涉及利益输送,我国《证据法》《企业会计准则第36号——关联方披露(2006)》对有关关联方关系及关联交易的定义与信息披露等,都做了详细规定。

财政部颁布的《企业会计准则关联方关系及其交易的披露》中,关联方交易是指在关联方之间发生转移资源或义务的事项,而不论是否收取价款。本解释第一条规定了关联交易的法律依据以及其实践可诉性,需要明确的是最高院坚持对关联交易以实质性审查为原则,相关交易虽履行“披露”义务、股东会或股东大会通过的程序要件,并不能对抗损害公司的客观事实,权利受损害的公司仍然可以起诉。如果公司不对实施侵权的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管提起诉讼,股东有权依法提起代位诉讼。

【典型案例】在中国Y集团公司诉广州A房地产公司、广州B房地产公司关联交易损害责任一案(案号:(2014)民提字第111号)中,原告Y公司提交大量证据证明A、B房地产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同一人,A、B公司通过一系列股权转让、实际是串通合谋将公司的主要资产价值7000余万元的土地使用权以1000万元的低价转让,主张A、B公司承担连带偿还Y公司债务的责任。A、B房地产公司也提交了很多证据证明程序的合法性予以抗辩。

该案经过一审、二审、最高人民法院提审,认定A、B公司的行为构成关联交易,且是不当关联交易,损害了Y公司的合法权益,A、B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但Y公司主张案涉土地使用权交易价格过低,进而寻求实际赔偿,因法院认为无证据证明并未得到支持。

【实务操作】该类案件的案由: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公司关联交易损害责任纠纷

原告:因关联交易权利受损害的公司以及公司的股东

被告:实施关联交易或对关联交易应当承担责任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关联交易合同存在无效或者可撤销情形,公司没有起诉合同相对方的,符合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规定条件的股东,可以依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法律依据】除前文所列示的《公司法》第151条外,合同的无效和撤销还要依据《民法总则》第144-154条,《合同法》第52条。

【解读】关联交易在未给案涉公司造成实质性损失时,能依法主张合同无效或申请撤销该交易则是权利救济的最快捷、最经济的方式。

【典型案例】一起关联交易损害股东利益案中,上海A置业有限公司(简称“A公司”)五股东中的四方小股东甲丙丁戊,主张D(大股东乙公司的代表,A公司法定代表人)代表A公司与乙公司所签署的《担保费协议》无效,并要求赔偿损失。

该案未经股东会决议通过,D利用担任法定代表人的职务之便,为自己所投资和控制的乙公司争取1000万元的担保费。当时乙公司已经提起诉讼要求A公司支付该1000万元,四方小股东甲丙丁戊在无法表决阻止A公司,也无法有效参与到既有诉讼的情况下,在律师建议下另案提起关联交易损害责任之诉。

依据A公司章程,为股东担保应当由股东会决议通过,本在未经股东会决议的情况下,《担保费协议》无效。虽然法院并未支持原告的赔偿诉请,但是有效阻止了乙公司诉A公司案,避免了A公司支付巨额担保费。

【实务操作】本条规定了关联交易的法律依据以及其实践可诉性。关联交易必然是存在于本公司与其他公司或经济主体之间,即合同相对方。主张合同无效或撤销,原告为关联交易的一方公司,被告为合同相对方。如果公司不起诉,股东可依法提起代位诉讼,维护公司利益,也是维护股东自身的利益。

董事任期届满前被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有效决议解除职务,其主张解除不发生法律效力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解读】董事职务解除通常是指董事任期未满,股东会通过决议免除、解除其董事职务。实践中被认为是公司法与劳动法交叉治理的区域。上海法院曾经审理过解除董事的职务,虽然解除的事实依据不足,但是程序完全符合章程要求,最终二审法院认为解除董事职务的股东会决议有效。

本解释采纳了董事职务解除的“无因性”原则,即不论董事是否事实上有过错,股东会均有权依照公司章程解除、解聘或者更换选派董事。这也是体现尊重公司自治、司法不过度干涉商事行为的“谦抑原则”。至于被解职董事的个人权益保护,可以通过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予以救济。

董事职务被解除后,因补偿与公司发生纠纷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据法律、行政法规、公司章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综合考虑解除的原因、剩余任期、董事薪酬等因素,确定是否补偿以及补偿的合理数额。

【解读】我国法律对董事解除职务并无进行补偿的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如果需要补偿,特别是在董事并无过错的情况下,通常需要在章程、协议或者劳动合同中有相关约定。本条款不宜解读为司法解释“造法”,并不是创设一个“解除补偿机制”,一定是有章程依照章程,有约定依照约定。

【实务操作】案由:公司决议撤销纠纷

原告:案涉被解职的董事

被告:公司(不应当是股东会或作出解除决定的股东)

如果解除的程序合法,建议走劳动仲裁程序维权。

【典型案例】李建军诉上海佳动力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一案中,虽然李建军的免职理由不充足,但是完全符合公司章程,法院还是认定公司决议有效。

此为最高人民法院的公告案例,限于篇幅,读者可以在网上自行搜索。

分配利润的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作出后,公司应当在决议载明的时间内完成利润分配。决议没有载明时间的,以公司章程规定的为准。决议、章程中均未规定时间或者时间超过一年的,公司应当自决议作出之日起一年内完成利润分配。

【解读】分配利润是指在公司盈利且有可分配利润的前提下,且有盈余分配方案和股东会决议时主张盈余分配的程序性前提。(《公司诉讼律师实务》法律出版社,2016年11月版,第71页)

实践中,股东会最初的利润分配决议往往比较简要,在缺少完成利润分配的时限时,股东的分红权往往无法落实,本条规定则明确了“自决议作出之日起一年内完成利润分配”,可操作性较强。

利润分配的责任主体是公司,一年期限应当是除斥期间,不存在中断、终止情形,期限届满未完成分配的,股东可以提起“公司盈余分配之诉”。

决议中载明的利润分配完成时间超过公司章程规定时间的,股东可以依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决议中关于该时间的规定。

【解读】此处依据的是“章程优于决议”的原则,故拟定利润分配方案时不但要载明期限,且应当注意期限应当不超过章程约定的期限。

【典型案例】在明键国际有限公司诉常州中天气体有限公司公司盈余分配纠纷一案(案号:(2013)常商外初字第18号)中,被告常州中天已经做出了公司利润分配方案,审计报告显示有可分配利润,但是迟迟没有分配,法院判决被告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盈余分配款200余万元及相应利息。

人民法院审理涉及有限责任公司股东重大分歧案件时,应当注重调解。当事人协商一致以下列方式解决分歧,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一)公司回购部分股东股份;

(二)其他股东受让部分股东股份;

(三)他人受让部分股东股份;

(四)公司减资;

(五)公司分立;

(六)其他能够解决分歧,恢复公司正常经营,避免公司解散的方式。

【解读】由于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一旦股东之间出现分歧且难以调和时,公司内部机制失调,股东无法用脚投票,任何有效的决议都无法做出,容易陷入公司僵局,此为“重大分歧”。本条解释的初衷非常明显,就是解决现实中大量存在的股东僵局问题,非常有现实必要性。

【法律依据】《公司法》第74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股东会该项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一)公司连续五年不向股东分配利润,而公司该五年连续盈利,并且符合本法规定的分配利润条件的; (二)公司合并、分立、转让主要财产的;(三)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或者章程规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现,股东会会议通过决议修改章程使公司存续的。

第183条的“经营管理发生困难”的情形列举了四种事由:(一)公司持续两年以上无法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二)股东表决时无法达到法定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比例,持续两年以上不能做出有效的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三)公司董事长期冲突,且无法通过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解决,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四)经营管理发生其他严重困难,公司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的情形。

【缺陷与不足】首先,本解释是针对有限责任公司的,却反复使用的“股份”一词,在《公司法》第74条中,使用的是“股权”,有误导作用。股份与股权显然不同,在此不做法理阐述。

其次,看似以列举式5+1,5种情形加一个兜底条款列明多种可以“调解”的情形,但是可操作性比较差,逐一说明:

1、“公司回购部分股东股份”,法律依据是《公司法》第74条规定的是异议股东请求回购权,对于公司回购列明了三种特例。但实践中已经证明这是立法的一个缺陷,有限公司无法自己回购自己的股份,只有股权转让或者减资。《公司法》第142条规定,(股份有限)公司不得收购本公司的股份;

2、其他股东受让部分股东股份,此处应当理解为股份的内部转让,因不涉及股东会决议通过,在法院的主持调解下,可能容易达成。

3、他人受让部分股东的股份,此处“他人”应当是指股东之外的第三人,即股份对外转让,这就涉及到《公司法》第73条的规定,如果能对外转让,通常股东之间分歧并不严重;倘若分歧非常严重,这一情况并不容易实现。

4、公司减资。这一条并不现实,“减资”属于股东会特别决议的重大事项,《公司法》规定需要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通过,甚至有些公司章程有更高比例的要求。如果股东会能通过如此高比例的决议,则公司不存在重大的股东分歧。

5、公司分立。理由同上。

综上,只有第2种情形相对比较容易达成调解。真正要解决“公司僵局”问题,应当创制或引进一种新的“破局机制”或者“出局机制”。例如,由各方对争议的目标公司进行估值,价高者得或者价高者获得方案的决定权,出价较低的出局,即出让股权给出价较高者或者服从出价高者的方案。

本规定自2019年4月29日起施行。

本规定施行后尚未终审的案件,适用本规定;本规定施行前已经终审的案件,或者适用审判监督程序再审的案件,不适用本规定。

本院以前发布的司法解释与本规定不一致的,以本规定为准。

【解读】颁布之次日实施,即2019年4月29日还未审理完毕的都可援引本解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公司法》解释五今天实施,有哪些亮点,哪些问题?(附案例)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