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东哥”又陷性侵民事诉讼?新一轮律师战已点燃

整理 / 周正

来源 / 智合


“东哥”这两天有点水深火热。

今天(4月17日),去年性侵事件的涉事女性又提起了对刘强东的民事诉讼,寻求超过5万美元赔偿。

新一轮的“律师战”又已点燃。2018年9月,“东哥”刘强东在美国涉嫌性侵一案引爆国内外关注。

当时,酒宴上的唯一女性报警刘强东性侵,但在被警方拘留一夜后,刘即返回国内继续工作。

案件有很多疑云,主要聚焦在证据方面。当时,刘即聘请了明尼苏达本地两位重量级律师约瑟夫·弗里德伯格(Joseph S. Friedberg)和厄尔·格雷(Earl Gray)代理该案。

在明尼苏达州监狱官网的公开查询信息中,刘强东是被指控为“犯罪性行为”(Criminal Sexual Conduct),也有消息称,其是被以法条“F609.342S1(C)”被捕,对应的是一级罪名,该罪名对于无前科人士意味着最高30年监禁。

但是,随后当地警局新闻办发言人John Elder表示,如果刘强东被起诉,也只涉及民事诉讼,与刑事诉讼无关。[1](智合:刘强东的两名美国律师什么来头?明尼苏达“刑辩之王”)

2018年12月21日,美国检方以“此案被认为有严重证据问题,这使得任何刑事指控都极不可能,被证明超出合理怀疑”为由做出了不予起诉的决定。

4个月后的今天,涉事女性正式提起民事诉讼,并且将刘强东和京东同时列为被告。

相关文件首次披露,涉事女性名为Jingyao Liu(中文音译名刘静尧),而法院文件称:“这起诉讼是由于性侵犯和殴打,造成了超过5万美元的损失。”[2]没有刑事责任,并不意味着就一定没有民事赔偿责任。

这一情况在很多案件中都有所体现,尤其是被称为“世纪审判”的辛普森案中。

辛普森被指控于1994年犯下两宗谋杀罪,受害人为其前妻妮克尔·布朗·辛普森及其好友罗纳德·高曼。该案被称为是美国历史上最受公众关注的刑事审判案件。

最终,该案因为证据瑕疵,经过9个月的审理,辛普森被判无罪。

但随后,两名被害者的家人都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辛普森支付民事赔偿。

1997年2月5日,陪审团一致认为,有足够证据说明辛普森应为高曼的枉死和对布朗的殴打行为支付民事赔偿。2008年2月21日,一家洛杉矶法庭宣布对其民事判决维持原判。

最终,受害者家庭得到高达3350万美元的补偿性及惩罚性损害赔偿金。[3]刘强东代理律师Jill Brisbois在给媒体的声明中表示还没有研究过对方的诉状,目前不方便对一个正在进行的诉讼发表评论。“此前明尼苏达州亨内平县检察官办公室对刘强东先生做出了不起诉的决定,我们坚信他是无辜的,我们强烈认为这个起诉是缺乏事实依据的,我们会坚决地为他辩护!”

京东集团代理律师Peter Walsh则在声明中称:“我们目前对此无法发表评论,但我们将坚决地对这个不实的指控进行辩护。”

代理Jingyao Liu的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律师事务所Florin Roebig, P.A.在一份声明中称,“我们的代理人愿意向全世界公布她的名字,让正义得以伸张,我们为她表现出的难以置信的勇气感到骄傲。”

明尼苏达大学和亨内平县检察官的发言人拒绝对此诉讼发表评论。[4]目前,代理刘强东的律师为明尼苏达州Caplan & Tamburino Law Firm, P.A.律师事务所的刑辩律师Jill Brisbois。

Jill是明尼苏达州律师协会认证的刑法专家,认证律师人数全州仅有3%。她拥有超过14年的刑辩经验,2013-2017年入选明尼苏达州“超级律师”新星名单,并在2018-2019年度获评“超级律师”,这一称号属于全州少数个别最高评级刑事辩护律师。

京东集团的代理律师为霍金路伟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Peter H. Walsh。

Peter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在2015年重新加入霍金路伟之前,曾担任调查、集体诉讼、医疗保健和其他复杂诉讼的合伙人,此前曾担任联合健康集团(UHG)诉讼和政府调查主管以及高级副总法律顾问。在加入UHG之前,他曾是丹佛的联邦检察官。

Jingyao Liu的代理律所Florin Roebig, P.A.律师事务所成立于1985年,总部位于佛罗里达州,自成立起就将在人身伤害,非法死亡和医疗事故作为核心业务领域。

成立后的第一个十年内,这家律所就实现了多个百万级以上赔偿额的陪审团判决。

代理律师Wil Florin是律所创始人之一,与另一位核心律师Tommy Roebig在一些国家最保守的司法管辖区,代表客户多次获得创纪录的数百万美元的陪审团判决。两人目前共同持有佛罗里达法庭记录,曾获得佛罗里达州帕斯科县和历史上最高赔偿额的陪审团判决。

4个月后,新一轮战火已经点燃,“东哥”是否会承担民事赔偿,赔偿额可能会达多高,都是接下来值得关注的重点。

另外也值得关注的是,这次民事案件,“东哥”的代理律师却是刑辩律师,这一“打法”在王宝强离婚案中也曾出现,当时他的代理律师就主打刑事诉讼。

这一策略也给这次博弈带来了看点。

兄弟们不易,东哥,更不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东哥”又陷性侵民事诉讼?新一轮律师战已点燃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