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君子而立,求贤若渴

来源 / 君合律师事务所


2019年4月12日,就在君合即将迎来自己30岁生日的前三天,君合在其官网和官方微信公众号上,高调发布信息,为其境内外十二家办公室招聘合伙人和中高级律师。

而与此同时,君合在LinkedIn平台上面向全球招聘法律精英的广告也悄然上线,开始推送。

在业内一贯以“低调”著称的君合,此次如此大张旗鼓,不惜声撼律林,究竟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在飞速发展的中国法律服务市场,很多律所都以“做大做强”为目标,千人大所迄今已屡见不鲜。在The American Lawyer(《美国律师》杂志)2018年9月公布的“Global 100” (全球律所100强)榜单中,中国律所律师人数超过千人的有12家。

而君合,作为中国久负盛名和蜚声海外的老牌大型综合律师事务所之一,经过30年的风云变幻与发展,其有资格的律师人数却依然维持在600多人,专业人员总数700多人。按律师人数排名,君合在这份全球榜中位列中资所第18位。

同月,The American Lawyer还公布了“2018 China 45”(中国律所45强)榜单,在这份榜单中,按照2017年中国律所律师人均创收排名,君合排名第三,仅次于元达和通力;按照总收入排名,君合位列第八。之前的七家律所,人数均在1600名以上,超过君合2.4倍以上,排名第1的律所甚至高达8658人。

不同于其他行业,律师工作极其强调律师个人专业能力、业务拓展能力与沟通能力,三种能力相互交织协调,达成和谐统一,缺一不可。面对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局面,客户的需求呈现日益复杂化、多样化及跨多领域、多地域的特点,这对于尤其是提供中高端法律服务的律所和律师来说,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时至今日,中国律所的发展,“做大”和“做强”或许是很多律所管理者一直思考和探索的问题。有的律师事务所做大了,但由于缺乏内部资源整合机制,事实上并没有做强。而有的事务所“精耕细作”,但产量和影响力却十分有限。

所以,如何既“做大”,又“做强”,已成为中国律师界的时代考题。

君合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之一、主任肖微就这个问题也谈到了自己的观点:

“这是‘规模的能力’和‘能力的规模’的问题。君合通过一体化、数据化、系统化和公司化运营,并通过内外部的整合及实践,已探索出一些经验和模式。

把全所的资源和能力,统筹、规划、调度、协调起来,使得君合并非是众多个人或团队的简单集合,而成为相互融合的整体。如何使这种有机融合的机体和能力,如果能够顺应市场需求,更加枝繁叶茂,将是君合更上一层楼的任务和挑战。

君合也追求规模,但不盲目追求规模。我们所追求的规模是一体化的规模,需要保质、保量、保效益。此次招聘,我们也是希望在这种机制下扩大规模,并把吸收的新生力量融入和激发。”

君合,作为律师行业里“自生长”模式的典型代表,30年来一直不走“加盟”或“连锁”的路线,坚持“一体化、独立发展”的道路,扩张极为“审慎”。

对于此次高调招聘合伙人,肖微也谈到了君合的选人之道:

君合近十年来求贤纳才的标准几乎没有变过。首先要求业务能力好,其次开发能力好,团队合作能力强,个人的为人处世风格和文化与君合契合。我们重质也重量,质是首先要保证的,量需维持在君合的标准范围内。我们一边发展,一边也要保证效益。但更为重要的是,我们要保证一体化。” 

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钱伯斯法律评级机构自1969年开始向世界发布不同国家的律所与律师排名,其通过严谨的调研和评价体系,评选出各个法律领域的全球知名律师事务所和顶尖级律师,成为全球客户寻求高端法律服务最值得信赖的权威参考之一,被广泛视为业界的基准。

2018年12月,钱伯斯发布《2019钱伯斯亚太法律指南》,公布律所及律师个人排名。在这份榜单上,获得推荐业务领域超过10个的律所有10家,但超过20个领域的只有包括君合在内的3家。上榜人数超过10人的律所有15家,超过20人的有6家,但超过40人的律所也只有包括君合在内的3家。

这说明,中国法律行业的顶尖法律精英们,依然集中在头部的这几家律所。而三家律所中的其他两家律所,律师人数一家是君合的2倍以上,一家是4倍左右。

与国内绝大多数律师事务所不同,君合实行的是完全一体化的管理模式,这也是君合运行体系和经营理念的核心所在

所谓一体化,是指君合所有分支机构、业务机构等运营单位的人、财、物均受事务所管理机构的统一管理,按照统一架构的体系运作。

肖微这样形象地描述它为“一个运营和管理机制、一个统一业务平台、一个成本、一个利润、一个人事体系”。

对于君合高度一体化的平台,2011年成立的广州分所的管理合伙人、现任君合管委会成员的张平律师曾经在他撰写的关于君合30年的回忆文章中也提到了君合广州分所成立后,他对于一体化平台的感受:

“加入后我们才逐渐认识到,君合的各个办公室实际都是一个工作站概念。各个办公室之间仅仅是电话号码前的区号有区别,全所的人、财、物和各项业务都是在一个平台上运营,是真正一体化管理。这就要求各个分所的合伙人及律师素质、业务质量和风险控制等都要适用相同的要求,达到同一个标准。”

高度一体化势必会以减少事务所的合伙人和律师的个体自由为代价,但对于一体化运营对合伙人带来的好处,经过30年的发展,君合也有自己深刻的感受。肖微律师说:

“一体化平台有助于大家抱团取暖。并可以让合伙人通过借助大家整体的力量,让个人的能力与力量在这个平台上放大。同时,合伙人借助这个平台,能够增加做业务时的能力、影响力和自信。”

“君合一体化平台的后勤服务、综合支援非常强。如果都是自己做,这要花很长时间来建立,而且也不一定能建立成。我认为,这样运营的一体化比个人化、团队化更有生命力,更持久。”

当然,一体化平台也要求新加入的合伙人在这个机制内要有集体主义意识,要牺牲个人的一些自由度,太强的个人主义和英雄主义或许都并不太适合这样的平台。

于2017年5月加入君合的合伙人周显峰,在加入君合前,曾是被称为“精品合资所”的合森律师事务所(英国品诚梅森中国长期合作伙伴)的合伙人,并连续多年在《钱伯斯亚太法律指南》居于“项目与基础设施”Band 1。问及当初选择加入君合的原因,周显峰开心地说:

“君合实际上是我2000年以工程管理专业背景考取律师资格证后,知道的第一家业内头部所,可以说君合是我的‘初恋’。我加入君合不仅是因为它的业内影响力,也是因为它包容、大气的文化。君合为客户提供full service,并且在各个领域都有优秀且顶尖的人才,非常适合整体服务于具有综合性需求的集团客户。

加入君合后,我能感觉到一体化平台在我身上产生了很多‘化学反应’,客户的需求是多方面的,这令我们开发客户的深度、广度也变得大不一样。横向的合作很多,大家都是你做我的,我做你的。我有近一半的业务是来自于一体化的客户。从开发业务角度来说,开发变得比以前更轻松,这样更多的时间可以花在如何精研业务,如何进行梯队建设方面。”

君合的一体化并不是僵硬的一体化,它是在保证一体化的基础上,也会做灵活处理。对于一些领域或分所,也会给予一定时间的成长期及期间的政策性支持。

早在2010年,君合誓力发展知识产权领域,于是邀请当时早已经是业内知名合伙人的朱坚博士和王朝晖博士加入并组建君合的专利团队。在专利团队近十年的发展中,君合持续给予了倾向性支持,并在10年内助力专利团队多次荣登ALB知识产权排名专利一项的“Tier 1”。

中国律师制度恢复重建四十年,君合成立、发展三十年。这三十年也是君合作为历史的亲历者见证中国律师业发展的重要阶段。

三十年岁月风华,君合一步一步走出了自己的“风格”,也将用自身的亲身实践为中国律所的发展贡献宝贵经验。

此次君合高调面向全球广招合伙人与中高级律师,正好与君合30周年时间点重合,到底是巧合还是特意为之?

肖微律师表示:“三十年对君合而言是一个里程碑,也是再出发的起点和加油站。”

沉积厚孕三十载,君子而立求贤才。君合通过不断修炼“内功”,筑基已臻圆满,借助30周年的契机,“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点击了解更多详情
官宣!君合为全球十二家办公室招聘精英法律人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君子而立,求贤若渴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