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人机联队”战胜中国法律精英队!法律翻译AI将解脱低年级律师?

作者 / 毛姗姗 

来源 / 智合


机器又一次赢了!

2019年4月12日,一场法律翻译人机对抗赛在北京大学法学院凯原楼举行。

比赛的最后结果为:由一位在校生与“秘塔MT”组成的“人机联队”战胜人类选拔赛前三甲组成的“精英联队”。在速度和正确率两方面,AI又一次获胜。

本次“秘塔杯”法律翻译人机对抗赛由上海秘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秘塔”)联合北京大学法律人工智能实验室共同主办,吸引了来自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和外交学院共八所高校参赛。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守文、方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志峰、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王厚峰、上海纽约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张铮等在内的法律与人工智能领域知名的专家学者、律所合伙人、法务总监担任专业评委和点评嘉宾,共同见证赛事盛况。

“我没想到国内的法律翻译人工智能已经有了如此水平,语料库的充足和准确程度,让我非常有危机感。”观众席上,多年从事法律和翻译实践的北京外国语大学领队老师赵理智感叹道。

88 VS 79,秘塔“人机联队”获胜

赛事共分为三轮,其中包括二轮对战和一轮“图灵小测试”表演赛。

赛事第一轮为“人类精英选拔赛”,需要8支参赛队伍分别在30分钟内完成“合同条款”和“学术论文”的翻译任务,最后结果将由业界和学界的共八位评委打分。前三甲将会获得与“秘塔MT”最终较量的机会。

八支战队的参赛选手在隔壁赛场认真备赛,“秘塔MT”虽然未参与这一轮竞赛,但仍参加了答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秘塔MT”便向主会场观众公布了自己的答案。

经过专家评委的细致评比,清华大学、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三支队伍位列前三甲,获得决赛资格。

图为“图灵小测试”结果

在“图灵小测试”表演环节,5分钟的时间里,8支队伍分别完成1条“法律法规”的中译英任务,并与“秘塔MT”的8条翻译结果同步上传微信小程序,由现场观众选择最佳答案,判别人机的翻译效果。最终,“秘塔MT”以273:166的票数优势取得大幅度领先,赢得更多观众的信任。

赛事第二轮为“人机协作对抗赛”,首轮晋级的三支队伍组成“人类精英联队”与“秘塔人机联队”进行对战。两队需要在15分钟内完成三项“合同翻译”的中译英任务。

最终,现场的专家评审团给“秘塔人机联队”的打分为88.33分,给人类精英联队的打分为79.22分。

“人机联队”与“精英联队”对战现场

“一个专业的翻译,我理解需要具备这三个方面:一是能够有清晰的句子结构,二是能把握对原文意思的理解,三是在用词的选择上足够精准。”白麟,达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就他的打分原则进行阐释。

美国昆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骁从诉讼律师角度对于法律翻译好坏的标准提出了自己的理解:“法律翻译,若某一语言的文本条文含义本身不清楚,翻译时同样不能修改和润色,也需要使用模糊词汇,以忠于原文,保留歧义。

AI VS 法律人,利用还是替代?

谁利用,取代谁?

这并不是第一次法律人与机器比赛。

去年3月,法律AI平台LawGeex与斯坦福大学、杜克大学法学院和南加州大学的法学教授合作进行了一项新的研究,让20名有经验的律师与经过训练的法律AI程序进行比赛,律师落败。

2018年,重庆渝北企业研发的人工智能法律机器人“大牛”,对阵全国公开招募的6名资深律师,双方需要对现场抽选的同一案例,提供法律咨询并出具法律意见书。最后的结果是,“大牛”占据绝对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自法律人工智能从2017年掀起热潮起,中国的律师们已经从“人工智能将会颠覆法律行业”的恐慌中回归理性。现今,“法律AI不会颠覆行业,而是需要学习如何利用好法律AI”的观点已成为业内共识。

本次赛事的设置也正体现了这一点,在第二轮的人机协作对抗赛中,采用的是“人机联合”,而非单纯将机器与人对立。

“律师被机器所取代,作为一个曾经的法律人,我是不能接受的。”在秘塔公司COO王益为看来,法律人工智能是一种辅助律师的工具,而且“只是一个工具”,所谓的对抗只是手段,协作才是最终目的,秘塔的目标是将法律人从繁琐的重复性工作中彻底解放出来,让法律人也能享受科技的便利。

方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志峰在发言中也提到了技术给律师带来的便利。1993年他刚开始律师执业时,需要在法律检索上花大量的时间。

“那个时候找一个部门的行政规章,需要在律所的图书馆不停地翻阅,整整一个下午可能都在书架前;有了北大法宝之后,一分钟甚至是几十秒的时间,便可找到答案。

“效率和就业两者的关系并不是排他的,效率的提升也并不意味着对律师需求的减少。”周志峰认为,过往40年律师业的发展,并不因为效率的提升,而导致律师人员减少。

但人工智能对于法律行业的变革,商业律师需要尤为关注。技术变革会导致法律服务对象的变化。以区块链为例,区块链技术的出现,促使人类的交易方式发生变化。金融去中介化成为事实,很多规则将会改变,原先律师所提供的服务或将不再被需要,律师们需要跟随着技术带来的客户需求的变化,来调整自己的服务。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杨晓雷

“AI对法律人的影响是相对的。法律翻译机器对于律师事务所大有裨益,能够降低事务所成本,获得更高利润。但是对于在高校法学院有着良好翻译功底的应届生而言,他们会感到压力。”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杨晓雷提到。

初级律师的成长模式是否会被打破?

汉坤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晓鸣作为本次大赛的评审团主席,在讨论中分享了这样一个故事:90年代,当他从杜克大学毕业并取得J.D.学位后,在纽约曼哈顿律所实习,因当时社会阅历和英语并非自身母语的限制,“不得不用自己的短处和别人的长处来比,因而用了一些所谓的笨办法”。这段经历虽然苦,但在李律师看来,却成为自己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现场主持人也抛出问题:“大量的年轻律师,在重复的翻译和法律基础工作的训练中,获得了知识,磨炼了耐性。法律AI的出现,是否意味着年轻律师将会丧失这些培养机会?

周志峰认为,单调重复的工作并不是百分百的知识积累。在他看来,通过基础工作积累经验或许是律师在成长过程中产生的一种思维定式。资深律师会给法律检索一个方向性的判断。知识的积累对做出方向性判断的能力是不可或缺的,而机器可以让年轻律师更快地完成知识积累。

左:方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志峰 右: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守文

北京大学法律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张守文也认同这个说法。人工智能替代基础性的工作,使得人类能够完成价值层面的引领,无论如何,解释权还是要牢牢地掌握在人手里。年轻人做一些基础性的工作,对于个人成长是有好处的,但也取决于个人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是否有悟性来做此事。努力和悟性才是一个人真正成长的关键。

秘塔背后,“法律+AI”的产学结合

“秘塔MT”,是秘塔的第一个上线产品,力图通过人工智能减轻法律翻译的工作。2018年4月,秘塔于上海成立,这是一家年轻的科技公司,对标的垂直细分市场为法律行业。

秘塔CEO闵可锐,前玻森数据CTO、猎豹移动首席科学家,先后就读于复旦大学计算机系、牛津大学数学系和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

秘塔科技CEO 闵可锐

“秘塔成立的初衷,是帮助法律人提升工作效率。”秘塔CEO闵可锐在致辞中提到,秘塔希望通过对数据的深度分析处理、整合之后,让这些信息为法律从业者所用,提高法律从业者的工作效率和法律行业的生产力。

秘塔COO王益为先后就读于北京大学、伦敦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目前秘塔23人的团队中,95%拥有技术背景,核心团队成员均来自海内外各大知名院校的博士、硕士。

在研发“秘塔MT”之前,闵可锐和王益为对市场需求做了一番了解,深刻体悟到那些沉浸在漫长法律翻译生活中的低年级精英律师之痛。

“初级律师经常需要翻译几十页乃至上百页的合同文本,秘塔MT能够将人力需要花50-60小时的翻译工作,缩短到10小时。”秘塔CEO闵可锐在采访中提到。

本次赛事是对“秘塔MT”的成果验收,而最终效果的呈现,也符合闵可锐的预期。在正式上线之前,“秘塔MT”已经在多家红圈律师事务所中进行应用测试,并获得了很好的反馈效果。

据悉,秘塔另一个产品“秘塔检索”也已经上线,相比传统检索系统,这款人工智能检索产品在便捷、专业和智能三个方面更具优势。无需精确关键词,操作简洁易行,拥有超过10亿条的专业法律数据储备。

此外,秘塔通过自主研发异构的非结构化分析引擎,在该领域创造性地实现了预测性检索,让产品变得更智能,更人性。

如果说秘塔是法律AI的实务引领者,北京大学法律人工智能实验室则是理论先锋队。

张守文指出,北大法学院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便成为高校法学院开展人工智能理论研究的排头兵,四十年筚路蓝缕,一代代专家学者前赴后继地攻坚克难,在今天取得了丰硕成果。对于人工智能法律研究的课题,要解决“本体论”“价值论”和“规范论”的问题。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湛中乐从法律制定、行政执法和争议解决三个层面指出,人工智能将大幅提升司法工作效率和减少人为不确定因素干预司法,期望秘塔能够在这方面开拓创新,有所作为,让法律人真正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

左:秘塔科技COO王益为 右:北京大学法律人工智能实验室副主任赵晓海

在本次赛事的最后,北大英华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北京大学法律人工智能实验室副主任赵晓海代表北京大学法律人工智能实验室向秘塔科技COO王益为授予“战略合作伙伴”的牌匾,这一合作将为双方的AI理论研究和技术场景落地搭建桥梁,铺平道路。

“让法律翻译不再成为低年级律师的痛处。”这或将成为AI助力律师行业效率革新的又一起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人机联队”战胜中国法律精英队!法律翻译AI将解脱低年级律师?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