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从“金字塔型”到“火箭型”,法律服务机构的未来架构会是怎样?

作者 / 周正

来源 / 智合


  • 2019年第一季度法律科技投资火热,热度还会持续吗?
  • 法律创业公司并购整合加剧,巨头会出现吗?
  • 新型法律公司崛起,法律服务机构的架构会变成什么样?
  • ……

最近,国际著名投资银行Investec发布了一份关于法律科技和NewLaw的研究报告。

报告对这些问题都给出了自己的分析、解答和设想:资本将继续涌入法律行业,法律服务机构的组织架构将从金字塔型变为火箭型,法律公司将崛起,传统法律机构将“瘦身”……

这些,都会实现吗?

我们提到法律创业圈,尤其是国外的公司们,往往只能有一个模糊的印象:数量多,公司名字千奇百怪,但是它们各自是做什么的?

Investec的报告将这些公司们简单地分成了四个组:

  • 法律技术集成者
  • NewLaw / Law Company
  • 电子取证 / 文件审查 / 法律流程外包

 

正在寻求投资法律科技和NewLaw平台的私募

在这一组中,有中国法律人相对熟悉的威科(Wolters Kluwer)、LexisNexis、汤森路透的Westlaw等,也有不少大所正在应用的文档管理系统iManage,欧美知名创新软件公司HighQ和全球电子签名巨头DocuSign。

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在产品线中同时应用多项技术。例如DocuSign,除了时间戳,也用了区块链。而除了“起家”的核心业务,也往往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延伸业务类别。比如以数据库起家的也会投资技术,开发软件,为用户提供贴合工作流的专家解决方案。

这一类别的公司特征应该非常明显了——安永(EY Riverview Law)、德勤(Deloitte Legal)、毕马威(PwC Legal)、普华永道(KPMG Legal Services)这“四大”因其各自在法律服务领域的布局和在技术方面的投入全部位列其中。

此外就是全球最为著名的一些法律公司(Law Company),例如年创收超过3亿美元即将上市的Axiom,接连收购灵活法律资源公司的Elevate,还有老牌灵活律师资源公司LOD(Lawyers On Demand)。

他们的共同点是开创了区别于传统律师服务的新兴服务模式,如灵活外包律师/顾问,以及新兴的商业模式,如搭建服务平台,律师没有固定办公室,公司主要员工都是运营人员等等,新的服务模式已经被大量公司法律部门所接受。

这一组则主要囊括了一些外包服务公司,电子取证(e-Discovery)和文件审查及管理(Doc Review & Management)以及法律流程外包(LPO)。

这部分的工作内容往往相对处于法律事务的基础层,可以外包给低人力成本地区的公司处理,印度此前是全球最大的LPO公司聚集地之一。

报告中关于投资的部分显示,私募仍然对法律领域的科技公司和NewLaw平台很感兴趣,得益于一些已经做得相当成功的类似企业,资本看重这一领域的未来潜力。

2016-2017年,整个法律科技和NewLaw市场都还不够火热,没有展露出强劲的增长势头和潜力。

2017年下半年起,经过市场中的一阵喧哗后,一些优质的企业陆续脱颖而出,也赢得了资本的青睐。到2018年第二季度,风险投资总额创下最高值,其后回落。

但2019年第一季度,总额再次攀高,已接近去年峰值。

第一季度的投资情况可以很大程度上反映资本的态度。

从地区来看,美国仍然占据了风投最大比例。2018年全年,美国70%,英国23%,其他地区合计7%。

2019年第一季度,其他地区获投额浮动较小,英国占比则升至28%,挤占了美国部分份额,反映了英国法律领域投资的热度。

2019年第一季度,多家法律机构获得千万级投资,其中包括老牌企业如DISCO、Luminance、Seal,也有部分新兴企业获得种子轮。

整体融资阶段构成了一定梯度,各自业务领域也覆盖了多个方向,呈现出繁荣景象。

自2018年以来,新生法律创业公司层出不穷,在市场中已经有一些领头企业,且创业方向互有交叉重合的情况下,合并收购频频发生,行业进入了快速整合期。

研究报告显示,市场活跃焕发出的活力对私募仍然保有了吸引力。

第一季度的收购中,以Elevate的动作最为抢眼,2个月接连收购3家公司,并且对外坚持不再称自己是ALSP(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商),而是Law Company(法律公司)。

9例并购中的4例都是由私募完成,也正反映了报告的判断,还在快速发展的法律创业公司们对PE来说仍然很有吸引力。报告也纵览了英国法律市场的相关数据,不过大部分相对“老生常谈”:

  • 15万+注册律师
  • 律所创收共计257亿英镑
  • 律师行业创收年增长率约10%
  • 75%的律所将4%以上的创收投入IT,超过以往水平
  • 65%的律所在投资法律科技时优先考虑AI
  • 30%-50%由初级律师完成的任务可以由法律科技自动完成

对最后这个数字,Artificial Lawyer的分析认为,30%-50%与2016年BCG的数据仍然一样,但这个数字还是太高了。

从实践来看,绝大多数律所中技术替代的工作量大概还是在5%左右,AL认为这个数字还相对合理。

整份报告中最有意思的一节可能是关于法律服务机构组织结构的演变预测——

从“金字塔型”到“火箭型”

什么意思?

金字塔型,是长期以来律师行业比较公认的律所人力结构模型。在上图中,蓝色代表律师,紫色代表非律师员工,绿色代表技术岗。

在一家传统律所中,初级律师和律师助理的数量庞大,构成了金字塔的底层。但是,他们的部分工作也是最为可能被外包出去或者被技术取代的。

Investec认为,未来,法律服务机构的结构将会是一种类似于火箭形的架构。

这样一个火箭,律所仍然是组成部分,并且是居于核心的部分,同时拥有两大“引擎”:

  • 一边是以项目经理带队,以律师助理组成的项目执行力量
  • 一边是以技术经理带队,法律科技为支持的技术执行力量

项目管理层面,外部专业人员将会给予很强的支持:

  • 项目管理可以外包给法律公司或者法律流程外包公司
  • 技术解决方案则由“法律工程师”们提供

律师仍然是机构的一部分,但更专注于解决核心问题,把握“火箭”的方向。这样的专业分工,配合完成法律服务,比原有的金字塔结构更具战斗力。

报告也对未来律所的人力结构举例做了分析,以一家2298名律师的大型律所为例,工作将会被分为三阶:

  • 手工类事务
  • 工业化事务
  • 数字化事务

这个分层其实很简单,也是大多数人在讨论技术对法律工作影响时会用的。

手工类事务代表的是需要人来完成的工作,例如面对面的咨询、设计复杂的交易架构、对成文法和判例法的解释。

工业化事务则对应的是由技术协助完成的工作,例如合同审核、电子取证、标准合规、采购等。

数字化的事务指的就是技术任务,如文本比对和整理等等。

在这家律所中,监管合规组有201名律师,银行与金融有327名,商事交易组有632名,这三组加起来就已经有1160名律师,占全所一半以上。

根据事务类型逐步分工升级后,显然律所人数规模会大幅下降,机构更“轻”。

报告的最后,也将目光投在了法律公司的崛起上。

NewLaw自出现以来,不断“侵入”法律市场抢占份额,这张图应该比较清晰地分析了目前和未来法律服务产业中不同主体所做的工作层级和比例。

以往,法律部门主要完成第一级和第二级的工作,由外部律师完成最难的事务,一部分事务交给外包(BPO,Business Process Outsourcing)。

如今,BPO升级成法律流程外包(LPO,Legal Process Outsourcing),法律事务管理/托管服务诞生(Managed Services),横跨第一级和第二级,法律部门的工作重心上移,开始参与战略性事务,NewLaw出现,与律所们在部分服务上重合竞争。

未来,公司法律事务的外包托管范围将更广,法律部门将更深程度地参与到公司经营的决策事务中,基本脱离第一层级的基本性事务。

至少从目前来看,各个主体负责范围的变化确实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美国著名法律媒体人Robert J. Ambrogi也曾撰文评论:

“每一家律所,无论现在多么辉煌,多么精明,都需要意识到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不是其他律师事务所,而是ALSP,是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商们。”

可能报告中一些预判对律师而言有些悲观,比如律师们被技术替代的工作的比例也许并不会达到50%,甚至现在还只有5%。但我们能清晰看到的是,变化每一天都在发生。

从“金字塔型”到“火箭型”,法律服务机构的未来架构会是怎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从“金字塔型”到“火箭型”,法律服务机构的未来架构会是怎样?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