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破产法庭接连设立,“破事”律师们的机遇在哪儿?

作者 / 李少颖  中伦律师事务所

来源 / 智合

就在今天(2月1日)上午,上海法院的专门破产审判机构——上海破产法庭正式揭牌成立!

除此之外,相信最近大家都被“破产法庭”的相关新闻一个接一个地刷屏了吧:面对深圳、北京、上海如雨后春笋般态势设立的破产法庭,“破人们”无不欢欣鼓舞,可以预见未来还将有更多的破产法庭设立,我国的破产审判工作将会更加专业化、制度化、常态化。

“企业破产法具有特别的诉讼法、特别的债法、特别的商事组织法和特别的社会法的属性”。[1] 破产案件尤其是破产重整案件的审理、被形象地称为“办案与办事的结合、开庭与开会的结合、裁判与谈判的结合”,对法官的综合素质要求极高,需要专业审判队伍作保障。[2]

然而,新中国企业破产法施行30余年来,除了北京、深圳、上海、温州等个别地区,全国各级法院普遍没有设立专门的破产审判机构,而是主要交由民商庭法官兼理破产案件。

这就造成长期存在破产案件立案受理难、审判队伍专业化欠缺、破产审判职能混乱、案件考核机制不合理等问题。加之民商事案件呈爆炸式增长,案多人少的矛盾愈发突出,很多法院都将有限的审判力量全部投入到普通案件审理中,未建立专门破产审判组织。

所以,在破产工作中就形成了“由于没有专门的审判组织,所以法院不愿或不会处理破产案件;由于不处理破产案件,就更不需要专门的破产审判组织”的不良循环。[3]

鉴于上述问题,为加快推进破产审判组织建设,2016年6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下发了《关于在中级人民法院设立清算与破产审判庭的工作方案》,要求直辖市应当至少明确一个中级人民法院设立清算与破产审判庭,省会城市、副省级城市所在地中级人民法院应当设立清算与破产审判庭,方案还明确了中级人民法院清算与破产审判庭的职能范围、案件管辖、人员配备和配套措施等。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通报,截至2017年2月底,全国共有73家法院新设立了清算与破产审判庭,其中包括4家高级法院、47家中级法院、22家基层法院。[4] 上述措施对于增强破产审判力量、提高破产审判质量具有重要意义,对我国破产法制的发展做出了极大贡献。

本次深圳、北京、上海破产法庭的专门设制可以看作是对上述破产审判庭的进一步升级加强。

1)深圳破产法庭的建制与管辖

其实,早在1993年12月,深圳中院便已设立了全国第一个破产审判庭,最早开始了破产案件集中管辖、专业审理的实践探索。二十多年来,效果卓著,为各地法院破产审判工作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本次全国首家破产法庭在深圳揭牌,实属意料之中。

据悉,深圳破产法庭为副局级建制,核定庭长1名(副局级),副庭长2名(正处级);内设1个司法行政机构,即综合办公室。法庭暂时选址在深圳市天威视讯股份有限公司广电文创中心大厦17楼。[5]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批复,深圳破产法庭管辖以下案件

2)北京破产法庭的建制与管辖

2016年9月,北京市一中院成立了北京法院首个也是唯一一个清算与破产案件专业审判庭,对原由北京市各中级法院受理的公司强制清算、破产案件进行集中管辖。而此次北京破产法庭便是北京市一中院在其原有的清算与破产案件专业审判庭基础上组建的,设有3个工作室、4个诉讼服务中心、5个法庭和6个审判辅助场所。

北京破产法庭将管辖以下案件:

3)上海破产法庭的建制与管辖

上海作为世界银行营商环境评估的样本城市之一,一直注重破产案件的办理和破产审判的建设。

2017年4月7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开展跨行政区划民商事案件集中管辖改革试点的公告》,规定:2017年5月1日起,属于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企业破产案件(执行转破产案件除外)交由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依法管辖。2017年5月1日起,原属于闵行、徐汇、黄浦、杨浦区人民法院管辖的企业破产案件(执行转破产案件除外)交由上海铁路运输法院依法管辖。

目前,上海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和铁路运输法院,均设有破产示范庭。

据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批复,同意在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内设专门审理破产案件的机构,管辖以下破产案件:

总览上述三家破产法庭的建制与管辖,均提到了跨境破产案件,展现了我国在国际跨境破产背景下深入探索破产审判应对策略的决心。

相信破产法庭的成立,将进一步健全优胜劣汰市场化退出机制;有利于完善我国市场经济体系,以破产法治建设助推高质量发展;有利于强化破产审判的专业性和体系完备性,提高破产办理水平,增强破产办理的便捷性,推动营商环境不断优化。最高人民法院高度重视破产审判工作。

破产处理成效日益提升。世界银行2017年对全世界190个经济体营商环境的测评中,我国破产处理情况位列第53位,比2013年的第82位上升了29位。2016年,全国共受理企业破产案件5,665件,比2015年上升53.8%;2017年末,全国共受理强制清算和破产类案件共计8,984件。

地方破产管理人协会队伍日益壮大。自北京市破产法学会于2010年5月宣告成立之后,山东、上海、深圳、吉林、陕西等地纷纷成立了破产法学会,广州、河北、温州、济南、厦门、杭州、成都、无锡、泉州、南京、宁波等地纷纷组建了破产管理人协会。

民国法学家吴传颐先生曾在《比较破产法》中感叹“破产法为一重要之法律,然学者研究之者,远不如研究民刑之法之夥”,由于中国传统文化对破产的桎梏,故至今仍似现实写照。

当前,全球经济处于发展的下行周期,加之破产理念的逐步普及,我国破产法迎来发展的黄金期,随着破产案件受理门槛的降低,破产审判专门机构的建立以及执行转破产制度的推行,破产案件将进一步井喷。各行业法律人乃至其他中介机构、投资主体,都有大量的机会。

以律师为例,传统的破产业务局限于担任破产管理人,但是——未来,破产律师可以大展拳脚:渊深鱼聚,林茂鸟栖。愿越来越多优秀的法律同仁投入破产法事业,共同推动我国破产法的完善与繁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破产法庭接连设立,“破事”律师们的机遇在哪儿?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