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陈一丹:从腾讯创始人到互联网公益教父

作者 | 徐丽宪 黄剑

来源 | 南方人物周刊(微信号:peopleweekly)

陈一丹,原腾讯副总裁兼首席行政官。这位腾讯的“大总管”,被同事们戏称为“奶爸”的创始人于2013年卸任首席行政官,致力于新的志业——教育。也许你已经听惯了他如何带领和管理腾讯法务团队的讲座,今天,走进陈一丹我们来聊聊法律人的别样人生。

腾讯五人创业团队有四人毕业于深圳大学,他们是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中)、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张志东(右二)、副总裁兼首席信息官许晨晔(左一)、原副总裁兼首席行政官陈一丹(右一)

7月22日,凌晨5点,陈一丹带着儿子安静地通过成都机场的安检口,飞往目的地林芝。他是来参加“藏地益行越野挑战赛”的,这是由腾讯发起的一个公益活动,目的是帮助贫困山区的孩子建立起属于他们的运动场。

坐在候机室里的大约300人,几乎没有人能认出这位腾讯的创始人之一,尽管他们可能每天都在使用腾讯的产品。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他在IT界的低调。候机的人当中,大部分也是来参加益行家活动的,他们是来自15所高校的大学生。

当天晚上的活动中体现了他一贯的务实。

主持人念完陈一丹的名字后,他站起来,走在不怎么平整的草地上,脚下有点不稳。他并没有站定在话筒前圈好的位置,而是取下架子上的话筒,径直向左走了几步,开始开幕式的讲话。

其实在来林芝的飞机上,腾讯的工作人员为他准备了讲话稿,他看后没有作声。直到临上场前,他才最终决定弃稿自由发挥,他把这称为时下最流行的说法:互联网思维——时刻为用户的体验着想。

即兴的演说,果然在学生群体中迅速产生了共鸣,他的讲话还未结束,掌声就有些等不及地响起。相比后来拿着稿子上台念的一位官员,学生显然喜欢为陈一丹捧场。

搭档


1971年,陈一丹出生在汕头潮阳,原名陈惠龙。父亲陈焕武是当地乡贤,后来成为一家银行的支行行长。1980年,陈一丹一家迁居深圳。他后来进入深圳中学,张志东、马化腾和许晨晔都是他的同学。

陈一丹的成绩一直排在前面,他和许晨晔、张志东一起参加“奥林匹克数学”小组,只有马化腾对天文感兴趣。1989年,陈一丹高考发挥不好,进深圳大学化学系,这是他们学校整体考得最好的一届,马化腾、张志东和许晨晔也进了深圳大学,在电子工程系的计算机专业。

大学期间,陈一丹有一半时间是在学习,一半时间活跃在各种校园活动中,一改往日温和、安静的性格,非常积极地参加勤工俭学,竞选化学系学生会主席,校学生会委员,担任社团的部长和常委。“我很享受这个过程,很开心的。”陈一丹回忆。1993年的毕业典礼上,他被选为全校唯一代表上台发言。在《腾讯传》里,马化腾说他讲得很激昂,好像毕业就是上前线一样。

2013年6月18日,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武汉学院毕业典礼上演讲,他主动提起了1993年的发言。“这是我第二次在毕业典礼上发言,上次是在1993年,恰恰20年前,作为一位毕业生代表发言,当时条件远没有现在好,比如同学们穿着划一的学士服或整齐的着装,老师们穿着儒雅的导师服,在今天看来很普遍、最正常不过的了。当时我们学校只有校内照相馆里有几套学士服,拍个人毕业证照时可以穿一会,拍完就得挂回墙壁上了。翻看我们的毕业集体照,无论校长、老师和同学,穿的都是平时的衣服,也不错,是对当时很真实的记录。那次台上发言,具体什么内容我已经忘了,大意是走出社会了,我们要努力投身社会吧。后来腾讯几位创始人一起聊过这个场景,他们说只记得我在台上很激昂地在讲,讲什么?听不清,太大声,还有点傻。”

20年后,他只能感叹“弹指一挥间”。3个月前,他刚从腾讯首席行政官的位置上退休。

毕业后,陈一丹进入深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工作。1996年,他结了婚,每天等妻子坐中巴下班后一起吃晚饭,公务员的工作安稳、舒适。这种平静的生活状态,是他一直想要的。然而,听到好友叫他一起创业,他无法再平静。

腾讯总管


陈一丹的好友们在毕业后各奔东西。软件工程师马化腾开发了一套股票行情的接收系统,建过一个网站,在一家寻呼台服务企业成长为主管。张志东读完研究生后,进入了一家互联网公司,他是做集成系统的高手,负责给一家寻呼台提供网络服务。许晨晔在深圳数据通信局上班。

1998年春天,张志东找到了陈一丹,拉他一起创业。马化腾和张志东已经筹划创业好几个月了。马化腾想开发一个“无线网络寻呼系统”,卖给全国各地的寻呼台。

11月,陈一丹与4个伙伴在深圳华强北一栋老楼,成立了腾讯公司。陈一丹最初只是兼职,随着公司发展,他面临选择:辞掉公职专心创业,或者退出腾讯。他有些顾虑,有一两个晚上甚至失眠,担心辞职后,万一失败,没法养家。“你就按你的想法去吧,大不了我还有一份工资。”妻子的这句话,让他至今仍然很感激。陈的妻子当时是深圳一家银行的普通职员。

1998年,寻呼机行业已开始颓败,腾讯的“无线网络寻呼系统”成了一个没有价值的创意,在做成第一笔订单后,再无人问津。陈一丹也开始跑业务,他每天给各地寻呼台打电话,推销产品。但一切变得更糟糕。为了生存,他们只好什么都做。

8月,深圳市数据通信局招标做一个即时通讯软件。5人为此模仿国外产品开发了一款即时通讯软件,命名为OICQ(后名为QQ)。竞标没有成功,OICQ的用户量却越来越多,回到深圳后,5个人之间经历了创业以来最大的分歧:要不要做OICQ。彼时,OICQ没有收入,还需要不断花钱增加服务器“养着”。

在这之前,3个以色列人已经开发了网上聊天软件ICQ,公司最后被估值4.07亿美元,被一家美国公司收购。随后国内也出现了多款复制ICQ的产品,OICQ是模仿者之一。最后,大家听从马化腾的建议,一边做着OICQ,一边通过别的业务谋生。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个小软件最后成为腾讯崛起的核武。

随着QQ的用户数量以亿为单位递增,腾讯逐渐成为中国最赚钱的互联网公司。2004年6月16日,腾讯在香港主板上市,到陈一丹2013年卸任,市值已经达到5470亿元。

自1999年开始,陈一丹就“隐藏”在马化腾等人的身后,为他们提供后方保障。他全面负责腾讯的行政、法律、政策发展、人力资源以及公益慈善基金事宜,同时还负责管理机制、知识产权及政府关系。腾讯从一家5人小公司,发展成数万人的大企业,其中的规范化管理制度,都是他一手设计。他被很多人认为是一个性格很稳的人,与马化腾相仿,善于领会后者的策略、想法,并提供专业的建议。他很严谨,他说自己是个很要求结果的人。

陈一丹是腾讯的首席行政官,也就是“大总管”,一起成长起来的同事也称他为腾讯“奶爸”。检疫局的职业经历为他在设计腾讯制度之初提供了帮助。“社会的福利,公司的福利,我就参照国营有什么,我们要做得比它更好更多,因为它有时候不是福利的问题,是解决一个人心安、心定的问题,我想这种事情也是我怕过的,我就不想人家再怕了。”

离开腾讯


2011年春节假期过后,年味未散,陈一丹回到公司上班。刚刚过去的几个月里,腾讯遭遇了多场困境。2010年下半年,腾讯与奇虎360公司之间爆发了著名的“3Q大战”,公司上下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这年末,公司前首席财务官曾振国也告别了人世。

在一段时间里,中国很多互联网创业似乎患上了“恐腾症”,51与腾讯,迅雷与腾讯,YY语音与腾讯……在腾讯帝国的外围,常常发生各种“战争”。很多人都把腾讯视作竞争对手。

陈一丹有些焦虑。腾讯已经成长为一家巨型企业,仍然要继续前行,挑战也越来越多,他开始思考如何让腾讯成为百年老店。当下的困境,腾讯团队可以扛下来,但创始人终究有一天离开,谁来带领这支团队走下去?他觉得,只有腾讯的文化和不断成长的梯队。

他开始考虑离职的事情。他想给自己设定一个退休时间表,在这段时间里,完善腾讯的管理梯队,改革一些不合理的地方。

不久,陈一丹分别给马化腾、张志东、许晨晔和总裁刘炽平发了一封邮件,表达了自己的这些想法,希望确定“交棒”的时间。几个人收到邮件之后,与陈相约见面。在香港利苑酒家的一个包间里,他们同意,以一年至两年为倒计时,陈一丹为“交棒”做准备。

这次见面之后,陈一丹开始着手调整腾讯的组织架构,重新设计培训制度,并在企业文化和职能管理方面做出变革。

2012年5月,他把腾讯分拆成企业发展事业群(CDG)、互动娱乐事业群(IEG)、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网络媒体事业群(OMG)、社交网络事业群(SNG)。“新的管理架构中,腾讯不再以企业未来的四大盈利支柱进行简单划分,而是以企业的整体规划进行内部利益分割。”他说,这样的变革,是为了让各事业群更好地“拥抱移动互联网”。

他还为腾讯设计了“盘点培训制”的人才培养制度,通过对管理层进行分层考核,借助规范、严格的机制,形成阶梯效应。张小龙和微信团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脱颖而出。

“其实我很焦虑,无线互联网时代我们怎么接得住?但微信真正的冲出来和卷入也让我放心,可以安心地走了。”陈一丹说。在给公司的邮件中,他特意提到了以后要多陪伴家人。

2013年3月20日上午,陈一丹在香港出席了腾讯2012年财报发布会,他穿了一件白色礼服,这套盛装他此前只穿过一次。之后,开完最后一次董事局会议,他返回公司,与同事拥抱、告别。这一天,腾讯宣布,陈一丹卸任公司首席行政官职务。

新工作


“每一个阶段做每一个阶段的事情。”陈一丹说,他年轻时喜欢创业,所以辞职出来,而现在他已经完成了自己在腾讯的使命,他更喜欢做公益、教育。

陈一丹离开腾讯两个月前,一份名为“陈一丹奖”的奖学金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武汉学院一号报告厅颁发,包括多个单项奖,总奖金额为85万元。2010年,陈一丹以个人名义向武汉学院捐赠1000万元,用于奖励优秀学生,以及优秀教师开展科研和教学创新。4个月之后,他又向这所三本院校捐赠3000万元,共建图书馆。“大学校园作为互联网的重要发源地,这座图书馆,标志着互联网人文对大学精神的回归。”有人这样评价。

“教育是最重要的事情。”陈一丹认为,社会上有很多的问题,归根结底是教育问题,他希望通过教育帮助人们重拾“信仰”。在武汉学院,陈一丹建立一个基金会,主要用来弘扬和恢复中国传统文化和教育。

他最早做公益,是在腾讯时期。2012年,他开始推动腾讯参与到多项助学、扶贫等公益活动中去,更多只是一些零散、暂时性的捐助。2006年,在他的策划下,腾讯投入2000万元,成立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这是国内互联网企业中第一家基金会。“我们觉得公益要系统性地、制度化地做。”陈一丹说,他通过腾讯平台,与第三方公益基金,如“壹基金”、“青基会”、“儿基会”等合作,做可持续的公益项目。这也被外界称为互联网思维公益。

离开腾讯之后,陈一丹俨然已经是个公益名人。他亦是中国互联网公益的教父。陈的父亲是潮阳当地乡贤,非常关心家乡学校田心中学的发展。父亲对陈一丹的影响很大,他后来也曾在2012年向这所学校捐资1500万元,援建教学楼和运动场,还设立奖学金,重新恢复停办了31年的高中部。教育,他觉得找到了自己未来20年的志业。

 

__________________

编辑 | 智合聲深

封面图片 | 必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陈一丹:从腾讯创始人到互联网公益教父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