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我做律师这10年:人到中年,何必当初?

作者 / 何华玲 广东方图律师事务所

来源 / 道方图说

原标题 / 工作10年回顾:人生中我做对了哪些事情?


一是在18岁的时候确立了自己的人生方向,决定要做一名成功的律师。

基于这个梦想,也是因为年轻有足够的时间去追逐、去浪费,因此虽然当时读的是中专,却毫不迟疑的往这条路走,坚持自考大专、本科、司法考试,实现做律师的梦想,并且这对于我之后找回儿时少年郎,与之共结连理起到了非常有益的促进作用。(如果我能早在15岁就确定人生方向,会选择读高中上大学,也许人生会顺遂些)

二是早年读书坚持做笔记,那些在现在可能是鸡汤的文字,在那漫长的考试岁月中,支撑了我,也激励了我,使我坚定、不曾怀疑。

比如:

“胜利,永远属于那些坚忍不拔、一往直前、决不回头的人;

胜利,永远属于那些动心忍性,在逆境中默默奋斗的人;

胜利,只给那些头脑有准备的人,用思想、用智慧、用权谋等运筹帷幄的人。”

这段话每次读到都充满力量。

再比如:

“在时间的片断与小块中,原可以做许多事情,这些片断的时间每日都有,大部分人荒废了它;但最后算起来,这些时间对人的生命是一个不小心的削减。”

它使我反思,提醒自己不要随大流。而今已得手机癌的我,更需要时时回顾。

还有:

“人往往习惯于表现自己所熟悉、所擅长的领域,但如果我们愿意回首,细细检视,将会恍然大悟。面对紧锣密鼓的工作挑战,难度渐升的工作压力,持续提升自我,不也就在不知不觉间养成了今日的诸般能力吗?

因为,人确实有无限的潜力,有了这层体悟和认识,会让我们更欣然乐意地面向对未来更多的难题,不断磨炼自己。”

人生的金句真的很多很多,但我们看过也就忘了,而写下来可以时时回顾,心灵的鸡汤就一遍一遍的灌溉了我,最终形成了长在我心头的自己的思想。

所以我至今都分不清,我在工作中敢于挑战,敢于竞争并且有健康的态度,是与生俱来,还是长期修炼。

三是做某一领域的专业律师。

初入律师行业,依然很懵懂,虽然觉得自己要成为某一个领域的专家,但如何实现完全没有方向。

目标在远方,遥远而不真实,甚至不够清晰,中间迷雾茫茫,不知如何下脚。好在后来跟陈,何律师做事,他们一直在坚持做知产业务,我也就懵懂的跟着前行。

现在回顾,却是非常正确的事,因为走的路是我当时潜意识里的方向。

说起我18岁确定要做律师,后来辗转实现目标,多有励志。但如果我说18岁我还确定要考研,要学英语(能作为工作语言的那种),而这两项都没有实现那简直是喷一口老血。

在进入律师行业之前,我一直是一个孤独的前行者。毕竟梦想这种东西,说出来是会让人笑话的。

所以我从不与人分说,那时在公司上班打交道的都是20来岁的女孩,身边自然也没什么良师,缺少交流反而却简单轻松的坚持下来。

进入律师行业之后,身边都是精英,他们说的观点常让我惊叹。于是,我也变得聪明了。

比如,我一早就决心要考研,考过没有成功,继续考就是了,总会成功的。但我学会了以功利主义分析成本,读研成本高啊,学的知识不如在实践中积累的经验啊,这把年纪了还不嫁人读什么研啊。总之,听起来不是一件很划算的事。

直到有一天蓦然回首,如果当初坚持努力冲关,现在应当已经毕业了吧。悔不当初!

我很喜欢两个专业——法律和英语。所以即使决心要做律师,也决定要做一个英语很好的律师。但我学会了以功利主义分析在本,做律师用不上英语啊,学英语多难啊,这把年轻还在地铁上背单词,那是悲哀啊!

你背单词能背过十八九岁的小鲜肉吗?你学英语能学过海龟、土著吗?你应当开始学习管理、营销、学资源整合、投资。君不见……..

好了,现在我特么很想做涉外知识产权律师,然后,然后,不提也罢!

我是那个依靠坚持自我实现理想的人啊,到最后竟然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成功的经验,一言难尽!

20岁时,我并不是一个聪明人,我的坚持之路没有多难,不是在工地的太阳底下汗流浃背的啃馒头、背法条,也不够优秀,我经常一门考不及格下次再来。真的谈不上多努力,只是没有放弃。

那些年的我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股脑的追逐目标,平淡反而顺利地打开了世界的新大门。

28岁至……(此处不宜谈岁月),我融入社会,学习交流,实现了职业的成长,但终究没有实现跃迁,而我比原来更努力。

 第一,没有长期、系统地学习一门新技能。

这里要强调“系统”二字,泛泛而学、偶偶翻翻,没有全面、深度、阶梯成长,是难以从量变到质变的。

我觉得职场青年应当有两项工作:一是“主业”,也就是自己的本职工作,在本职工作中获得技能、经验、知识,升迁。

但仅有“主业”还是不够的,假设主业的评分总分是100分,你做到最好也是100分,职场中优秀的人很多,当你能做到100分的时候,98分、99分的人肯定也不少。在这个体系中竞争,始终只能拉开1至2分的距离。

所以我们还需要“副业”,此处的“副业”不是做兼职赚钱,而是与“主业”并肩而行,相辅相成,帮助主业更进一步的东西。你在新领域获得知识,实际上帮助你跳出了主业的竞争边界,实现了跨越。

人生真正的成长,并不仅在于努力工作,在本职工作上每天进步一点,变得熟练、有经验,升职加薪。这样的成长始终太缓慢,且充满局限。

人生真正的成长,在于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加入新的法码,使你完全不同于其他所有竞争对手,跳出原本的竞争圈和规则。

这是工作的两方面,A&B。举个简单的例子,做业务久了想当Leader,日常业务工作是A,没有B的加成,能上去吗?

A工作是基石,是你最基本要做好的,B工作是副本,是你实现跃迁的路径。

平心而论,过去执业的五年中,我的A工作完成度还行,办案能力、经验、思维都得到很好的积累,但缺少漂亮的B工作,所以始终不能一飞冲天。

第二,对外界的声音缺少思考,对努力过于功利,失了沉着和本心。

表面上,互联网的发展摧毁了原来的世界规则,智能时代的到来催毁了手工业时代的理念。我们总是在讨论新的理念、技术手段、资源整合等等,唯独不再讨论生产力本身。

的确,资源的整合可以产生革命的进步,可使自己身无长处却坐拥天下。管理可以让你越过底层技术打磨的若干年居于人上。新的技术可以让你一夜暴富,将前辈悉数拍死在沙滩上。

但,问题是,这些跟你有什么关系?说资源整合,你有什么资源可以整合,你能跟谁去整合?说管理,你可以管理谁?说新技术,你可有掌握新技术,甚至可有了解过?

所有的“头部效应”最终应当与自身结合,在自己领域内在自己所能控制的范围内,你真正能够运用的,能发挥作用的,打磨它,不断进击。否则,不过镜花水月,海市蜃楼。

网络发达,信息爆炸,世界仿佛每天都在变化。但纵观数十年,实现目标的大门从未关闭,走向成功的阶梯也没有发生变化,那些人生的道理和小学课本上写的仍然一样。

“战略必须先帮助你在当下破局,否则就毫无意义。”“先抢占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山头,这个小山头会给你全新的资源和视野,然后再抢占下一个大山头,最后是山脉的顶峰。

从边缘地带一点点往前拱,虽然慢,但总有推进。一旦空降进入一个你不了解规则,没法把握的赛场,即使偶尔获胜,最后也会输得精光。”(引自《跃迁》一书,古典著)

我们知道资源整合可以坐地数钱,营销可以空手套白儿狼,管理比技术更有前途。但问题是,我们必须直面的一点是,此时此刻,有什么是自己能真正控制,说到底也不过就是自己本身,如此而已。

第三,对自身缺少反思和总结。

上文提到的读书笔记帮助我成长良多,但近年没有再做。在手机很好玩的新时代,看过的各种深度好文,干货,鸡汤,远非当年所能比。但都是如浮云掠过,偶尔数月后再看到类似文章,发觉该观点好像以前在哪见过,原来只是重复阅读。这些年我得到的不是知识,只是信息,而且是很快就忘记了的信息。

“人生的金律良言,三两句就够,只需刻在脑海,长在心上,付诸行动。所以写下来,时常回顾,让自己在迷茫中清醒,在不同声音中思考和坚定。

其次,思维的东西也是需要外化的,如果只是在脑海里自省,远远达不到思考的深度。”

于是总触不到核心,变得焦虑,不知所措,浑浑噩噩。写日记实际上就是一种自省和总结的形式,把对内心的叩问写下来,再不断问为什么,找出问题的关键和失败的原因,确定实现目标的方法和计划,同时对不同声音进行比较,得出你认为正确的观点,然后,去践行。

回顾半生,不得不感叹年轻真好!年轻时有大把时光,可以去浪费、去成长。年轻时可以不用考虑任何问题,一心一意向自己的目标前进。没有人会对一个年轻人提太高要求,不是吗?

但人到中年呢?在年轻时不被要求的指标,一夜之间铺面而来。使你焦虑、不安、怀疑、否定自己。这就是现实啊,没有办法。

我们所能做的是,找个时间静下心来,为自己的人生做一个梳理。然后,走好后面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不要感叹曾经失去的岁月,没关系,将来会失去更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我做律师这10年:人到中年,何必当初?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