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中国红牛起诉“标题党”,索赔100万

作者 / 吴剑霞

来源 / 智合


又是一起知名企业因“标题党”起诉媒体并提出巨额索赔的新闻事件。

近日,中国红牛对观察者网提起诉讼,索赔100万。起因——

2018年10月31日,一篇题为《终局裁定,中国红牛将告别市场开始清算》(下称《终局》)的文章在网上迅速传播。

“中国红牛”,功能饮料开创者。“告别市场”,自然引发网民强烈关注。一时间,围观者、议论者、叹息者甚众。

《终局裁定,中国红牛将告别市场开始清算》一文截图

《终局》开篇即称“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作出终局裁定,裁决确认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下称“中国红牛”)的经营期限为20年”,并以此得出结论“这意味中国红牛应当立即清算并停止一切清算以外的经营活动”,“合资公司无法继续运营,因此红牛在中国的经营权将面临换人”。

“终局裁定”是何种程度的“终局”?“裁定”具备怎样的法律效力?

上述消息的立论基础是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作出的终局裁定。仲裁机构与审判机构担负着不同的职能,因而两者的规则也有所不同,其中最明显的不同在于:审判原则上要公开进行,且判决书有挂网要求;而仲裁则是以不公开进行为原则,因为仲裁内容为合同和财产方面的纠纷,一般会涉及商业秘密,为了保护双方当事人的利益,裁决书一般也不公开。

基于未公开裁决书中的非裁决部分得出的结论,不论是引用权威性、逻辑严谨性还是论据充分性,恐怕都有点薄弱。

不论是“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与英特生物制药控股有限公司联合声明”中的“我们的仲裁请求包括三项:1.确认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合资公司”)的合营期限于2015 年12月25 日届满”,“仲裁庭未支持我们关于‘合资公司的合营期限于2015 年12 月25 日届满’的请求”,还是“关于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已驳回泰国红牛、英特生物全部仲裁请求的声明”中的“贸仲于2018年10月26日作出的仲裁裁决书,系针对泰国红牛及英特生物作为申请人向贸仲提出的请求确认本公司经营期限为20年的仲裁请求而作出”,都表明,仲裁事项不涉及前述合资公司的清算事宜

可见,文章标题中“中国红牛将告别市场开始清算”的说法及正文中的相关表述与结论,与事实不符。

为此——

11月6日,中国红牛一纸诉状提起名誉权侵权诉讼,将发布《终局裁定,中国红牛将告别市场开始清算》的网络媒体上海观察者网诉至北京怀柔区法院。

中国红牛认为,该网站以不符合事实的标题吸引关注和点击,严重违背了新闻报道的基本原则,构成新闻报道的严重失实,并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要求该网站立即停止侵权行为、恢复中国红牛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

这并不是孤立事件。企业对媒体进行天价索赔的源头,我们或许可以追溯到2006年的富士康事件。彼时,因《富士康员工:机器罚你站12小时》一文,富士康起诉了某媒体的记者、编辑,共计索赔3000万元。

近年来,诸多企业都曾将媒体告上法院,尤以2017年为甚。

打响第一枪的是淘宝。

2015年,因《淘宝腐败黑幕调查》《让诚信透支者成为首富也许是一场灾难》两篇文章,某周刊社被淘宝起诉,索赔2021万元。

2017年1月,因《人民日报曝光不合格产品名单,淘宝与京东差距明显》一文,自媒体人冯东阳被淘宝起诉,索赔1000万元。

随后,美团、滴滴、百度等企业也加入索赔行列。

2017年3月,因《美团王兴夫妻两派疑内讧,投资人称上市计划再延期》一文,微信公众号“互联网分析师于斌”被美团起诉,索赔1000万元。

2017年5月,《滴滴已死》《再谈<滴滴已死>:没有历史观,程维们走不到最后!》两篇文章,微信公众号“海松ta说”被滴滴起诉,索赔165万元。

2017年7月,因《鉴于百度导航会把你带到莆田系医院,请你来参加<百度一下,你就——>创作大赛GQ Daily》一文,微信公众号“GQ实验室”被百度起诉,索赔500万元。

2017年8月,因《百度命令员工侮辱地震灾民,向儿童传播色情信息,为了钱还有什么做不出来》一文,微信公众号“酷玩实验室”被百度起诉,索赔500万元。

2017年10月,因部分自媒体称马云在有一套估值高达10.52亿元的豪宅,阿里起诉多家发布“马云豪宅”谣言的自媒体账号,分别索赔100万元。

为什么索赔金额如此高昂,动辄百万乃至千万?

从经济学的“成本-收益”原理出发,就很好理解,不高不足以达到警示效果。

其实,无论是针对传统媒体、新媒体还是铺天盖地的自媒体,企业希望以高额索赔达到警示的效果并不是最终目的,真正的目的是需要给公众还原一个真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中国红牛起诉“标题党”,索赔100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