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理查德·萨斯金专访:中国律所的明天会怎样?

作者 / Kylie

来源 / 智合


未来20年,律师的工作方式将急剧转变,提供法律服务的全新方式会浮现,新的服务提供者将进入市场。若无法适应,很多传统的法律服务机构必将被淘汰出局。法律市场的变革,将主要由三股力量来驱动:

这是Richard Susskind(理查德·萨斯金)在《法律人的明天会怎样》一书中提出的观点。此书一经出版,就在法律界掀起经久不息的热议。如今,时间才过去6年,书中不少预言已然得到验证。

全世界的法律人群体内,总共不过数十位律师和教授投身研究和规划法律行业的远景,Susskind教授便是其中之一。他以超出未来数年之外的眼光,描绘了一个与过去全然不同的法律世界,提出了与传统观点切入点有所不同的应对之策。

2018年12月16日,“未来法律人简史”——智合论坛2018将在中国上海举行,Richard Susskind将作为论坛主讲嘉宾,与智合携手,致力于法律行业远景规划与咨询,帮助法律人发现令人激动的新选择和新机会。

最近,智合独家专访了Richard Susskind,提前一步窥探其思考成果。

针对法律行业新趋势与全球法律市场发展现状,Susskind教授提到三个核心关键点:

以下是智合独家专访:

A:过去几年中,律所里最有趣的发展变化是首席运营官(COO)的出现。他们会负责律所的创新、科技、交付模式和采购。随着首席运营官们开始进行合作,特别是通过企业法律业务联盟(CLOC)寻求合作,我们会发现市场的需求端正在变得越来越苛刻和挑剔。

A:我仍然认为,“事多钱少”、新的法律服务提供商和信息技术这三项因素将会给未来的法律世界带来根本且不可逆转的变革。

但有所变化的是,驱动这三项因素的力量更加强劲了。例如,律所的成本压力上升,有越来越多的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商出现,数字技术也正在加速发展。

A:第一个显著变化是法律科技初创公司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据我所知,现在全球有超过2000家这样的公司。每一家都想在行业的某些方面做成像亚马逊那样的预订服务。

第二个变化是,信息技术对传统律所而言不再只是辅助工具,反而对其造成了挑战和竞争。例如,那些能够分担或取代律师工作的新的技术系统,包括用软件系统来起草和审查法律文件。

为此,第三个变化即行业开始重视以人工智能为基础的技术系统,这个学科正在日益发展壮大,并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A:这个现象不会仅仅是短期的,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甚至是在更长的时期,例如2020年以后,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商的崛起都会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现象。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现在确实是传统律所最大的竞争对手。“四大”的规模比最大的律师事务所还要大一个量级,技术也更先进,由他们担任公司董事会层面的商业顾问将更为可信,而且他们也经历了在专业工作上的转变,例如税务和审计,开始向法律业务靠拢。

A:我认为,“四大”不会直接地与一线律所在一些业务领域上竞争,例如复杂的公司法和银行法领域。

但是,“四大”有可能承担更多项目管理和更常规和重复性的法律工作。而这些更常规的工作恰恰对传统律所的盈利能力或创收水平有很大作用和贡献。

A:一些美国律所在伦敦法律市场确实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我的直观感受是,在对英国投资法律业务方面,由于获得了美国客户委托或者受益于美国企业的全球业务分包,美国律所代理的业务数量远多于英国律所。

其中的原因在于,对于美国企业而言,委托美资所代理其业务往往会更舒服自在。而美国律所在英国境外业务(英国海外贸易业务)或英国本土业务上所获市场份额较少。

A:我曾在2016年和2017年访问过中国,仅仅在这一年中,中国法律行业就发生了巨变,尤其是在法律科技领域——12个月里,涌现了100多家法律科技初创公司,我还遇到了许多开始从事人工智能和法律项目工作的博士生。

我认为,中国市场是一个变化很大的市场,对于那些适应性强的法律公司来说,这是一个充满机遇的时期。

A:对于中国律所而言,最好的发展战略是什么?是适用数十年来在美国和英国都获得了成功的商业模式,还是跃进到一种新兴的商业模式?如果是后者,那么这种新兴的模式很大程度上是以技术为基础的,换言之,要从基于人工的模式转向基于数字技术的发展模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理查德·萨斯金专访:中国律所的明天会怎样?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