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千万别和女律师聊八卦

作者 / 徐巧月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

来源 / 智合


古往今来,爱情和婚姻是永恒的主题,其中的“八卦故事”,成就了诸多伟大的文学作品。

出于律师职业的原因,我们经常面对离婚,还要为“怎么离婚”或者“怎么不离婚”出谋划策。

而作为女律师,则又常常被人误解,遭遇一些哭笑不得的场景,今天就简单举几个栗子,让大家开心开心。

某天晚上,在家接到一个离婚的咨询电话,是一个亲戚的朋友打来的,问:想阻止自己女儿离婚,该怎么做?

我回复的大意是,子女有自己决定离婚的自由,父母可以劝劝,但是也不要干涉太多,蛮理阻扰是不对的,孩子大了要给孩子空间和自由。

挂了电话,发现我妈在后面瞪着我,怒气冲冲地质问我:“我觉得你太过分了,女儿离婚怎么会跟父母无关呢?这么冷血!

说完,一扭头转身走了,留下一脸懵逼的我。

从法律角度而言,离婚自然是夫妻双方自己的事情,除却感情,离婚需要考虑和安排的是孩子和资产(及负债)。

我妈对我的指责,倒也符合比较普遍的认知。曾有一篇文章说,“我的婚床上睡了三个人”,意思就是婚姻生活被其他家庭成员干涉太多。

又联想到“巨婴”的梗,不得不说,真正能做到自己把控自己婚姻的人,真的不多。

某个离婚案件中,女方提出离婚,痛斥男方的种种不是(出轨、不顾孩子等),要求男方净身出户。

我们作为男方的代理律师,提出合理分割财产。女方在庭审外横眉冷对“哼,作为女人,你竟然不站在我这边,还要为这渣男说话,你肯定不是一个好人……(此处省略一万字)”

我们有道德底线,但不是道德洁癖。法律才不管出轨的男人是否需要或能不能被原谅,就算可能涉及财产分割或者损害赔偿的部分也还要考虑证据是否充分以及具体情况。

当然,婚姻百态,谁都无法了解别人的婚姻真相。

杀死婚姻的,也绝不仅仅是出轨。

某姐:我跟你说啊,我们村那个小红,因为与一个有妇之夫不三不四,被那个男人的妈妈打了。然后,小红的老公老兰找小三,在街上被小红看到了,小红上去骂了几句,又被老兰揍了一顿。你说,小红是不是太惨了?

我:哦,她可以报警去验伤,如果构成轻伤,打人者涉嫌故意伤害罪,就算轻微伤,也可能受到治安管理处罚。

某姐:哎呀呀,我发个视频给你看啊,昨天晚上在东湖边有个小三被原配带着一帮人抓到了,衣服都被扒了。啧啧啧……

我:哦,这个涉嫌犯罪了,你也不要转发了。

某姐:妹子,我的好姐妹老公找小三,她准备下午去教训教训那个小三,这简直太气人了,她让我一起去,给她股劲,至少扇小三几个巴掌。

我:哦,如果你被抓了,我没空去看守所看你,请律师挺贵的,所以你就不要去凑热闹了。

某姐:徐律师,我觉得跟你说话好没趣……

经常有人说,一般人想跟律师好好聊天太难了,律师的思维简直太奇怪,天分分钟被聊死了。

我的感受是,执业时间越长,笑点越高,因为律师本身就生产故事,所以一般的生活八卦已经不能打动我了。

律师总有很多工具书,关于婚姻家庭纠纷的工具书就不甚枚举,比如《婚姻家庭案件审判指导》《婚姻家庭纠纷裁判思路与裁判规则》《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律师业务》等。

燃鹅不是所有的书都有那么“正经”的书名,有一些书名可能导致重大误解甚至事故,比如小标题里这个。

某天,我在家看书,随手将一本题为《出轨完全手册》的书放在书桌上,家属看到了,咳咳。

实际上,这本书作者是新西兰的朱莉亚·H·摩尔,她是一名专业的私家侦探,处理过众多离婚外遇事件,这本书是她数十年累积案件经验的总结。

个人以为,这本书对于研究婚恋心理、办理出轨导致的离婚案件而言是一本不错的工具书。当然,由于法律制度和社会认知的差异,某些观点和做法还是要有所取舍。

小敏:哎呀,马蓉出轨经纪人,是不是要净身出户了?

我:不会。

小敏:王宝强好可怜啊,儿子都可能不是自己生的。

我:亲子鉴定结果还没有出来,一切都不确定。而且,个人觉得拿孩子做自我宣传,不仅涉嫌侵犯未成年人隐私权益,而且也不像是一个好父亲的形象,甚至对于争取抚养权也许有反作用。

小敏:哎呀,新闻说王宝强离婚案件,百忙之中亲自出庭,非常伤心也非常重视这件事呀。

我:***(我没有说脏话),离婚案件当事人必须亲自出庭。

小敏:我们没有共同语言了……

大多数人对于明星或者公众人物的新闻,都是带着八卦的心态去看的,而很多媒体宣传因各种各样的原因,都多有截取和倾向性,对于案件的事实谁也不清楚,也说不清楚。

案件办理过程中,证据显示的事实,亦是拟制的事实。所以,跟朋友们聊天的时候,常常会有“心好累”的感觉。

关于女律师执业领域的误解很深,由于女性普遍形象和性格的影响,很多人觉得似乎女律师就非常合适做婚姻家庭的案件,更有甚者觉得女律师也只能做此类案件了。

也许,相较于男律师,女律师会更有耐心和同情心,婚姻家庭类案件的当事人往往很有倾诉的需求和欲望,从这个角度来说,女律师比较适合接待婚姻家庭的案件当事人。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女律师都会有耐心,加上个人兴趣和性格的影响,很多人并不适合或者根本不愿意做此类案件。

反而,有很多男律师做婚姻家庭类案件,倒是做得非常专业,也很有影响力。可见,律师执业领域的选择,主要因素不在于性别。

以上是生活中的几件小事,有人说,这是律师无情无义和冷血的表现,也有人说,这是不道德的。

但是,对于职业而言,我想这恰恰是理性的需要,也是职业操守的需要。

正如拿起手术刀的医生,应当除却个人情感而专注于手术一样,律师在办理离婚案件的时候,需要的也是“冷静”和“理性”。当局者迷,当事人深陷离婚纠葛,情绪难控的时候,律师,需要找出关键点,冷静分析。

如果律师也人云亦云,群情激愤,深陷情绪不可自拔,那么,找律师干嘛呢?不如找闺蜜吐槽。

当然,如果愿意支付咨询费,多找律师聊聊天,我们是很欢迎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千万别和女律师聊八卦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