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大哥拜托,我是你同事,不是你老婆……

作者 / 李呜呜

来源 / 智合


人不自知,天诛地灭。

总有这样一种人,他们活在自己“理所当然”的世界里,自我评断哪些事情是理所应当,全然意识不到,也不顾及他人的感受。

但,不是所有人都是你的秘书,更不是你的……老婆。

我是助理,不是秘书

做律师助理的时候,我就常常有一种自己是“受气包”的感觉。

明明做律师助理的初衷,是为了学习更多律师执业经验和技巧,但是慢慢发现leader却把我当秘书对待。

简单的打印、复印,打扫办公桌、买饭就不说了,大家都会做,人家都说这是在磨练耐性,我姑且认可。

但是让你去幼儿园接小孩,让你去给小孩子买礼物,淘宝订购家庭用品,让你随叫随到,并且将之视为习以为常之事就不得不去探讨了。

我刚开始执业不久,也做律师助理,这个时候我更倾向我们之间应该是一种合作关系,工作上、法律上的问题一起解决。但是leader似乎不这么认为,他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付了一些工资,你就要24小时随时待命。

所以,他经常会在深夜给我打电话问我文件放在哪里,他加班的时候一定要拖着我陪他,帮他打字,给他订外卖,最夸张的是某日深夜2点,非要我到所里来帮他把文件复印好,说是第二天急用。

说实话,我认为这些要求完全超出了我的工作范围,我也不是金秘书,我也有自己的生活,不能做到把你当作全世界,更不能24小时随叫随到。

很多人认为行规如此,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但,毕竟时代不同。我不认为一味的忍受是磨练耐性的途径,相反,如果不站出来反对,行规会一直如此,会一直如“他们”理所当然。

我是上司,不是老师

刚刚吐槽的是助理眼中的boss,但是同时有很多boss看不惯实习律师和律师助理,原因很简单——啥都得教。

Boss在一起聚餐或者开会的时候,经常会谈论各自带的实习律师或律师助理,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有些律师助理太“学生化”,即便离开了校园,但是依然充满了“依赖感”。

我所一位合伙人前几日就和他的助理大发雷霆一顿,原因是,助理在修改合同的过程中给他老板发了N条信息问“为什么”“怎么办”,这位合伙人甚是恼火:“平时自己根本不主动学习,一直等着别人来教你,等着别人告诉你答案,我不是你老师,我是你上司!”

虽然这位合伙人的言辞会有些锋利,但是不无道理。虽说是“指导老师”,但是也只是名义上而已,理所当然地认为“指导老师”会给解决这些问题,但走进社会,没有人有义务像老师一样教你。

也许这对律师助理来说有些残酷,但社会就是这样,律师行业如此,想要快速成长,更多的是靠自我学习,自己学着解决问题,因为没人能一直教你。

我是同事,不是老婆

听朋友讲过一件有趣的事情,故事的主人公是他的一位同事,一位“公主感”满满的同事。

这位同事经常会要求周边的同事“帮”一些小忙,比如嗲嗲地问“能帮我带个饭吗”“能帮我抽个纸巾吗”“能帮我把打印机的纸拿出来吗”“能帮我倒个水吗”,这些看似顺手的小忙如果变成经常性的“要求”就不再是“小忙”,而成为了一种“义务绑架”。

因为事情没有忙完,朋友中午便没有按照之前的时间去吃午饭,这位“公主”要求朋友带饭,并十分“自觉”地报了一串点饭的要求,还指定要外带一杯奶茶……

因为工作任务重,整个团队都忙得不可开交,朋友也不应答,这位同事便开始吼起来:“就是让你带个饭,有这么难吗,就你忙吗,我不是也忙吗,看你还摆上架子了?!”

朋友心里一万个怒吼:“到底是谁在摆架子,你又不是我老婆,我老婆都没这么天天要求我买饭办事的……”

不是你忙,就可以理直气壮。

在一个团队里,最重要的是团队气氛,律师之间的互现尊重与理解。偶尔帮个小忙无关紧要,但是如果将善意的帮忙认为是一种理所当然,甚至用自己的标准评判所谓的“帮忙”,那就不是同事之间的范畴了。

我是法官,不是翻译

学长毕业考了公务员,现在是一名法官助理,见面的时候彼此偶尔会聊聊工作的事情。学长经常说到的一点就是觉得律师和当事人不理解法官,总认为法官是全能的。

很多时候,他在扮演“翻译”的角色,对于这点我很是诧异。

他说,开庭的时候,很多律师和当事人表达出来的并不是真正想说的,也不是和本案有关的,所以他就要一遍又一遍地问当事人和律师“是不是这个意思啊”“你的这句话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啊”“你这个证据想说明的问题是这个吗”…….

听他这样一说,我倒是回想起之前的庭审,确实存在“传输障碍”。我自以为我说的是准确的,但对方和法官无法理解,然后还要法官解释,再行传输。

所以我很能理解学长,如同社会的每个环节都是密不可分的。

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也并非仅是自己的权利和义务,也并非只影响自己,这件事还影响着接收方的“行”与“行的方式”。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是相互的,总会有角色互换的时候,如果换个角度看看,很多事情就不是理所当然了。

如果在说一句话,做一件事之前能去理解接收方的感受,就不会存在奇葩的老板、难教的助理、矫情的同事了。

所以,你以为的“理所应当”,其实从来都是不存在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大哥拜托,我是你同事,不是你老婆……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