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上海金融法院案件管辖范围终于揭晓:有哪些亮点?律师如何应对?

作者 / 周正

来源 / 智合


大事总是来得那么“晚”。

(8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上海金融法院案件管辖的规定》,明确了上海金融法院案件管辖范围及相关问题。

根据相关消息,上海金融法院即将于今年8月底正式挂牌。《规定》的出台,为其准确适用法律提供了制度保障,体现了金融法院“中级法院”和“专门法院”的特点外,也对新型金融纠纷等方面进行了专门规定,颇具亮点。智合邀请到三位律师进行初步解读。

01

谁是金融法院的首批法官

2018年3月2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设立上海金融法院的方案》。

4月27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作出《关于设立上海金融法院的决定》,明确上海金融法院专门管辖上海金融法院设立之前由上海市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金融民商事案件和涉金融行政案件,管辖案件的具体范围由最高人民法院确定。

7月12日,中共上海市委组织部发布市管干部提任前公示,上海市人民检察院金融检察处处长肖凯拟推荐为上海金融法院副院长人选。[1]

7月13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干部任前公示,上海一中院民事审判第六庭庭长单素华拟任上海金融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综合审判一庭庭长;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六庭庭长竺常贇拟任上海金融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综合审判二庭庭长。此外,两家中院的民六庭还分别有12名和8名法官拟调任上海金融法院。[2]

7月24日,上海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人事任免事项,决定任命赵红为上海金融法院院长;决定任命汪彤为上海海事法院院长,免去赵红的上海海事法院院长职务。[3]

02

管辖、审理哪些案件

《规定》于2018年7月31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46次会议通过,自2018年8月10日起施行。

从民商事角度看,上海金融法院管辖上海市辖区内应由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下列一审案件:

证券、期货交易、信托、保险、票据、信用证、金融借款合同、银行卡、融资租赁合同、委托理财合同、典当等纠纷;

独立保函、保理、私募基金、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网络借贷、互联网股权众筹等新型金融民商事纠纷;

以金融机构为债务人的破产纠纷;

金融民商事纠纷的仲裁司法审查案件;

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金融民商事纠纷的判决、裁定案件。

同时,金融法院审理当事人对上海市基层人民法院作出的第一审金融民商事案件提起的上诉案件。当事人对上海金融法院作出的第一审判决、裁定提起的上诉案件,由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

详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上海金融法院案件管辖的规定

03

有何亮点及对律师业务的影响

1、单从互金纠纷管辖上看影响不大

“从互联网金融的角度来看,仅在管辖方面,影响不是很大。”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吴卫明表示。

他解释道,依据《规定》,主要是将原来由上海市第一、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二审案件集中到金融法院。“而以P2P案件为例,上海的P2P平台较为密集,同时由于合规的要求,单个案件标的一般不大,多数案件的一审还是属于基层法院管辖范围。当事人住所地均在上海市的案件,标的超过1亿元时一审由金融法院管辖。”

吴卫明认为,金融法院专属管辖将带来的影响主要在审判层面,体现在对于同一类型的金融案件审判过程中一些尺度的掌握和标准的统一。同时,在法院内部针对同一类型金融案件审判研究的力度和投入会更大,以及审判指导等方面都将更加方便。

“审判标准的统一也会大大提高处理类型案件的效率。”他说。

金融案件的法律适用除了相关的合同法、民法通则以及诸如证券、保险、基金等相关基础金融法规外,还需要具备更高的视野,考虑整体经济态势、社会格局稳定和金融宏观调控等因素,这些方面的考量专业性都非常强。

“作为专门法院,集中审判力量进行金融审判政策和思路的研究,包括对于特殊法律问题的解决方式,都有非常大的积极价值。”吴卫明表示,法院在金融审判层面已经向高度专业化的方向不断前进,对律师的金融专业能力建设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他设想,未来诉讼和非诉律师的业务可能会走向融合,更强调的是比如“金融行业律师”这样的行业律师的概念。“诉讼律师不仅需要提升自己的诉讼技巧和积累诉讼经验,同时也需要向非诉律师学习,必须具备非常细分的在金融领域的长期专业深耕,构建自己有强度的金融知识体系。”

2、三个方面亮点值得关注

金茂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金文玮认为,《规定》中有三个方面的亮点比较值得关注。

一是将新型互联网金融民商事纠纷,如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即所谓的“第三方支付”,网络借贷(包括P2P、互联网小贷、消费金融等)、互联网股权众筹等,划归金融法院管辖。

二是管辖以金融机构为债务人的破产纠纷,即金融机构的破产案件,随着金融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这类型纠纷在未来可能会有数量上升的趋势。

三是受理金融民商事纠纷仲裁案件的司法审查,目前上海两大仲裁机构——上海仲裁委员会和上海国际仲裁中心近几年金融纠纷案件数量在逐渐攀升,虽然为金融案件的解决提供了另外一种纠纷解决的途径,但同时也增加了对这类案件提出司法审查的数量。过去金融仲裁案件的司法审查分别由第一、二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现在集中由金融法院受理,有利于审理标准的统一。

金文玮认为,在专业问题方面的研究,法官在钻研深度上一定是更深的。“金融是规则的世界,司法保障非常重要。同时由于金融业务的政策性很强,更需要由专业的法官来专门审理,如果仅仅是遵循一般的民商事案件审理思路,就很难完全适应审判实践的需要。”

此外,金融的系统性风险很强,如何有效防范,是大量专家学者和司法领域一直关注的问题。集中由金融法院管辖,专业性更强,思路更统一,也有利于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关于金融法院的设立已经铺垫了很久,2008年中国首家基层法院金融审判庭就是在上海成立的,更专业的法官势必对应的是更专业的律师。”金文玮说。

此前,律师提升金融专业知识和实务能力,可能需要自己去搜集零散的材料进行学习,需要从各地法院的判例中去推测审判思路和口径。而随着金融法院的即将正式挂牌,相关专业审判案例积累越来越多,这些案例都将成为金融律师的重要学习资料。

3、对涉外金融业务有很大利好

金融案件审判口径的不完全统一,君伦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陈芳很有感触。

此前代理的一个已经在台湾地区判决了的案件,因为发现借款人在大陆有新的置业,君伦代表台湾的银行在大陆重新起诉,也经历了管辖权异议、法律适用等问题,最终胜诉。“但其他律所代理的同样类型的案件,判决结果就很不一样。”陈芳说。

长期从事涉外业务,陈芳最关注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金融民商事纠纷的判决、裁定案件将无一例外的由上海金融法院管辖,也就说,今后只要发现被申请人在上海有财产,都可以将这类案件争取放到上海金融法院管辖。

很长一段时间里,境外客户对于大陆地区司法实践中的不同法院不同审判标准有些无所适从,律师同样也需要在非诉文本阶段就作出预备应对。

“比如,我们此前就会尽量将管辖的连接点放在上海,放在静安区,至少我们对这边的审判标准会比较了解。”陈芳表示,《规定》出台后,这样的事前“设计”就基本不用了,即便案件一审分散在基层法院,二审也会集中到金融法院。同时金融法院将来也会对基层法院的审判起到指导作用,对律师而言,做非诉法律文书准备时,心里就更加有底。

她预计,上海金融法院今后也会和一些金融监管机构有更多的交流和互动。“不论是传统类型金融案件,还是现在的新型金融纠纷,其实里面还有很多问题并不明确,比如关于银行放贷最高抵押额的问题,很多实务问题可能可以通过法院与监管部门的沟通得以解决。”

此外,上海作为国际金融城市,相关司法审判的水平已经比较高,外地法院比较愿意就相关问题和上海的律师进行交流。“金融法院在审判实务上肯定会在全国范围都起到引领的作用,对整个金融审判实务都会有积极的正向推动。”陈芳说。

在金融专业领域,上海有一部分律师已经钻研得很深,但很多涉外的金融案件,之前很多是走国际仲裁,上海金融法院成立后,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涉外金融案件选择上海金融法院作为管辖法院。

未来,是否会有除了案件审理过程之外,律师和法官互动专业交流的其他渠道,陈芳表示很期待。

参考资料:

[1] 澎湃: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262157

[2] 上海人大:http://www.spcsc.sh.cn/n1939/n1944/n1946/n2351/u1ai176058.html

[3] 澎湃: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28858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上海金融法院案件管辖范围终于揭晓:有哪些亮点?律师如何应对?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