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我们不是轻飘飘的一代

作者 / 胡健

来源 / 《常识的力量:香港法政观察》




导语:

在近期新华书店畅销推荐书目中,有这样一本书——《常识的力量:香港法政观察》。

作者胡健是法学科班出身,对香港的法治机理既有理论方面的学习和修养,又充分利用公派留学香港的机会在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立法会法律事务部、高等法院原讼庭等机构实习工作,近距离观察并总结香港法治治理经验和特色。

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教授顾敏康在推荐此书时提到,香港回归二十年来的法治实践和社会管理经验犹如一面镜子,依然可以为内地提供许多借鉴。就此而言,香港的地位具有不可替代性。而这本书为研究香港立法、司法和行政制度的运行、以及为进一步读懂香港提供了很有价值的参考资料。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教授郑戈也指出:本书没有浮夸和溢美,没有丑化和歪曲,也没有故意用行话和术语来遮蔽常识的光芒。其笔工,其理正,值得每一位关心香港问题和法治问题的人士品读。

本文即作者为此书所作的后记。

2009 年的夏天,港岛西的薄扶林道82 号,我开始动笔撰写《法制日报》的“香江札记”专栏。当时已在这栋建在半山腰上的宿舍楼住了大半年,每天站在小小的阳台上,看不够清晨时分对面的摩星岭,雾气从朦朦胧胧的丛林中缓缓腾起;看不够夕阳下山时在海面洒下金色的余晖,给过往船只、无名小岛蒙上一层华丽面纱。入夜了,也并不安静,窗外有“秋明山”小道上飙车的马达声,有牛蛙不知疲倦的呱噪声,野猫也肆无忌惮地呼唤它的爱情。但往往这个时候,思乡最心切、思维最活跃、读书最高效。就在某个这样的深夜,我和一同来港的同学们站在阳台上聊天,约定要通过“香江札记”专栏,真实地记录下香港法治见闻,和内地的朋友们分享收获和感悟。

我们来港学习、工作前,已有一段时间法律行业的实务经验。可以说,是带着各种未决的“问题”来到香港的,有的关心廉政建设,有的关注跨境合作,有的偏好司法程序。“问题”虽各不相同,期待却是相同的。因此,初来乍到香港这个熟悉的特区、陌生的法域,我们在适应学习模式、工作节奏和生活方式的同时,迫不及待地去探索、比较和发掘,自然不断会有一些新鲜的发现和直观的感受。

香港是一个比较成熟的法治社会,当看到、听到我们的“问题”在这里竟然不是个“问题”或者不是个“大问题”时,确实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当时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出隐藏在制度背后的那些“法宝”,好给我们尚未解决的各种“问题”开一剂药方带回去。因此,在专栏初始,我关注较多的是香港的“好经验”、“好做法”,比如司法机构怎么运作、怎样处理民众申诉、如何防止浪费公帑等等,希望对内地法治建设提供一些借鉴。毕竟,香港是中西汇聚之地,在法治发展方面有着独特且较成功的路径,很有借鉴意义。

随着在香港居住时间渐长,尤其是开始了在律政司、立法会、高等法院等机构的实习,我有幸近距离观察并亲身体验香港各项制度的运作,使得我对香港的认识也一步步加深;我的好奇心已不满足于香港“成功”的经验,还想挖掘得更深一些、更全一点。我希望看到:香港在解决各种“问题”时,走过了怎样的路、遇到了哪些阻力、经历了什么阶段;我期待理解:香港之所以能够成功解决各种“问题”,除了纸面上的条文,还有哪些基础性的条件,与经济发展、社会结构、多元文化又存在着怎样的关联和互动?在《香港街头的“标语”与“告示”随想》、《当“大花筒”遇上“看门狗”》、《我眼中的香港政府大楼》等专栏文章中,大家可以看到思路的转变和思考的深入。

2009年8月底,我们顺利完成了香港大学的学业和各个机构的实习,回到北京。虽然还有点贪恋路边的风景和驿站的温暖,但路还是要继续走下去;就好像一出电影,既然开了场,就要好好去结尾。我们的人生,也不该被逃避所叨扰,被习惯所掩盖,被时间所迷离,被惰性所消磨。因此,离开香港,并不是观察香港的结束,恰恰是思考香港的开始。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之前我是用眼睛在看、用耳朵去听,现在我要用心去感受、用心去反思;之前我只是香港的匆匆过客,学习、考察是我的任务,现在我恢复了原先的身份——内地法治建设的一分子和实践者,借鉴、融合是我的责任。

京港相隔千里,远眺港岛,观察的是香港的人与事,思考的却是自己脚下的路:《一生最高的荣誉》送别宣布提前退休的首席法官李国能,《香港终审法院来了“年轻人”》分析新任首席法官马道立不平凡的经历和面临的新挑战;《艰难的博弈:香港最低工资立法》详述香港既得利益集团和弱势劳工群体之间的博弈与妥协;《“替你申诉,还你公道”》、《香港申诉专员的成功之道》与《变还是不变,这是个问题》三篇文章,与大家分享“我所知道的香港申诉专员”;连续撰写《“黑暗年代”的彻底终结》、《廉署请你喝咖啡!》、《香港胜在有你和ICAC》、《让阳光照在官员的财产上》、《香港官员退休以后干点啥?》、《最让廉政公署“头疼”的事》、《谁来监督ICAC》等十余篇文章,回顾香港人在黑暗年代的悲惨境遇、廉署在危急关头应运而生的历史背景、分析廉政理念如何在香港生根发芽、廉政制度如何在香港精密运作以及存在的问题、遇到的挑战。那几年撰写的专栏文章,我都努力把握三点:一是努力更加深入,把一件小事情放到历史大背景中去考量,力图看清制度变迁的脉络;二是努力更加有趣,除了关注当下正在发生的,还要发掘已经发生的,还原一些有趣的历史细节,把小故事讲得生动一点;三是努力突出细节,宏大叙事的写法固然有吸引人的地方,但挖掘细节对于希望深入了解香港的法律人来说可能更有价值。希望读者从一些微小的细节中,能有一点小小的收获。

冯骥才先生曾经说过,“评说一个地方,最好的位置是站在门槛上、一只脚踏在里边,一只脚踏在外边。倘若两只脚都在外边,隔着墙说三道四,难免信口胡说;倘若两只脚都在里边,往往身陷其中,既不能看到全貌,也不能道出个中的要害。”站在港岛看内地与身在北京看香港,可以让我们获得“门槛上的视野”,跳出“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局限,从而看清“庐山真面目”。最近几年,无论是内地还是香港,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些文章因时而作,虽然收录书中,但多少显得有些“不合时宜”。既已成文,白纸黑字,无法更改;可以更改和反思的,是自己既定的观点和思维的方式。比如,曾经赞赏香港立法会的“不设防”,在安全和开放之间选择了后者,但这几年,香港激进思潮涌动,屡屡发生冲击立法会的恶性事件,面对如此情势,还能要求立法会牺牲“安全”来昭示“开放”吗?又如,曾经对于香港高铁屡被多方力量阻击不以为意,甚至发出“快不一定好,慢也未必坏”的评论,但当看到香港一次又一次错失融入国家高铁动脉、加强两地经济融合的良机,付出了巨额的时间成本和经济代价时,我觉得是时候纠正一下自己对于“民主”与“效率”的看法了。再如,曾经觉得香港的廉政法网如同铁壁铜墙、无懈可击,但近年惊爆出来的许仕仁案、曾荫权案,是否也提醒我们:再先进的廉政制度也难以抵挡人性贪婪的弱点。无论是内地还是香港,只能不断织密法网、扎牢笼子,切不能有“松口气、歇一歇”的侥幸。

撰写文章介绍香港法治,多半是兴趣使然或惯性推动。有朋友问我:花这么多时间写这些“小文章”有意义吗?这些年,在学习工作之余撰写这些“小文章”确实占据了我不少休息时间,写一篇两千多字的文章,可能需要查找、消化几万字甚至十几万字的素材。其实,我也明白,光靠几篇介绍香港经验的文章,对制度完善乃至法治进步的贡献微乎其微,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但我还是相信水滴石穿、水到渠成,希望以点滴的积累,为正在发生的改变和进步做铺路石。颇为庆幸的是,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当年闲聊中的“头脑风暴”、文章里的“灵光闪现”,已有不少付诸实践。回顾近年来波澜壮阔的改革进程和渐次铺开的法治宏业,再细细比对一下香港的申诉制度与内地信访制度的诉访分离改革,香港廉政公署的高效运作与内地纪检监察体制改革,香港司法机构的权威公正与内地的司法员额制、司法责任制改革,等等,是否有殊途同归、豁然开朗之感?作为香港经验的观察者和法治建设的亲历者,又怎能不感到荣幸和振奋?

十年如同白驹过隙,倏忽而过。虽然北京至香港的距离没有变化,但在香港的那一年离我是越来越远了。有时候禁不住想,除了同学之情,那一截横插进来的岁月到底意味着什么?知识似乎都还给了老师,一切表象的东西经过时间的打磨,只剩下坚硬的内核。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改变了我们模样。当年一起在万航渡路1575 号、薄扶林道82 号、双清路30 号和西交民巷23 号“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兄弟姐妹们,不知是否还记得曾经的豪言壮语?在加班加点、案牍劳形抑或灯红酒绿、觥筹交错之余,有没有问过自己: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理想被岁月风干了吗?胸中的热血还在沸腾吗?

你我都深深镶嵌在这个世界中,不可避免地会与国家的发展纵横交错、与社会的脉动杂糅相间,挣脱不了。是的,我们只是体制内一个无足轻重的螺丝钉,社会上一个行色匆匆的上班族,有时,我们也会感到无助,也会有彷徨犹豫。但我们还有梦想,我们还在期待诚实、公正、平等、尊严这些美好的东西。在香港时,每次坐上当当车,看到繁华的街市和拥挤的人流,每次坐上天星小轮,远眺维多利亚湾璀璨的夜景,我都会告诉自己:我们不是轻飘飘的一代,既然我们对未来有着共同的憧憬,就该用积极的思考和行动,用具体而细微的努力,来取代空洞的呐喊和消极的回避。这些,或许就是那段不长不短的香港岁月,在我身上留下的最深刻的烙印。

这本小书的出版,凝聚了很多人的心血。感谢李国能先生、梁爱诗女士、王振民教授、顾敏康教授、赵云教授、郑戈教授等在百忙之中,为新书撰写序言荐语。感谢新华出版社张永杰编辑,他的热情鼓励和精心指点,让我有勇气也有动力去梳理过去这些年对香港法治的观察和思考。感谢李鹏、崔彧、马韬等好友,无私贡献很多摄影佳作,为新书增色不少。最后,还要特别感谢家人的支持、师长的厚爱和朋友的鼓励,一路走来,并不孤单。

本书审校定稿之日,恰逢小儿舜骐四周岁生日,也谨以此书,祝他生日快乐。“人生识字忧患始,姓名初记可以休。”期盼他慢一些长大,多享受几年“无知无畏”的单纯与“目不识丁”的快乐。

胡健

2017 11 15日夜

定稿于北京上堂子胡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我们不是轻飘飘的一代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