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洪祖运北大演讲:30年后的我们

作者:洪祖运


北大-金杜GLBE“未来领袖”

课程毕业典礼发言

智合创始人&CEO 洪祖运

2018年7月9日

尊敬的朱永新主席、张守文院长、王俊峰主席,尊敬的杨晓雷老师、汪蕊老师,尊敬的各位老师、嘉宾、朋友,各位校友,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下午好,我是北大金杜全球高端法商人才计划2017级“未来领袖”班的学员洪祖运。

今天我的太太也带着女儿来到了现场,她从不参加我的任何公开活动,但这一次却很积极,因为她和我一样,都有一个北大情结。我考过两次北大法学院,都失败了,这是第3次,今天之后,我终于可以光荣地宣布,自己是一名北京大学的毕业生了。

台下还坐着我亲爱的同学们,我很荣幸和你们在一起,你们都比我优秀,非常感谢让我代表你们发言,请原谅我的诚惶诚恐和不知所云。

北大

我们都知道,北大是个有光的地方。

在这个地方,蔡元培提出“思想自由、兼容并包”,陈独秀兴办《新青年》,胡适发起新文化运动,李大钊成立“马克思学说研究会”,鲁迅讲授《中国小说史略》并设计了北大校徽,青年毛泽东做了6个月的图书馆助理员……

能有机会让自己与这个地方联结在一起,是非常独特而难忘的一件事。

始终记得去年的10月19日,来自天南海北的20名学员,在开学典礼上聆听张守文院长给我们上了第一课。守文院长勉励我们“要有家国情怀,认识到肩上的担子和历史责任感、使命感” 。

邓中翰院士也提点我们,“有多大的心胸,就有多大的责任感;有多大的责任感,就会有多大的领导力。”

从家国情怀与使命感的起点出发,过去一年,我们还听到,张维迎教授激辩《企业家与创新》,李一主席动情分享《从运动员到商业领袖》,朱苏力教授纵论《历史中国的宪制问题》,李宁大师兄畅谈奥运冠军如何实现《商业与法律的变革与突破》,俞可平教授讲述《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

此外,樊纲教授、宿迟院长、王锡锌教授,金杜的王俊峰主席、楼仙英律师、姜俊禄律师、叶禄律师,等等,这些名副其实的“今日领袖”、杰出人士,也都来到这个课堂对我们倾囊相授,不吝赐教。

能够在一年的时间里,遇见这么多大师,我想这应该就是北大的魅力。从今往后,北大对我们来说,不再是远方地平线上可望不可及的一串金色符号,她将是融入我们血液此生不可辜负的一句叮咛嘱托。

感谢北大,尽管你的名字已如晴空皓月,无需更多的光芒加以证明,但我仍然希望,“未来领袖”这个群体能如天上繁星,与你一同闪耀于历史的天空。

金杜

当然,我们还要感谢金杜。

过去我们了解的金杜,是一家成功的律师事务所。但今天我理解的金杜,已经不仅仅是一家律师事务所。

正如今天的世界,我们已经不再说Google是一家搜索引擎公司,不再说IBM是一家计算机公司,不再说普华永道是一家会计师事务所、不再说华为是一家电信设备公司。所有伟大的企业,都会在一定的阶段,开始超越原本的商业属性。金杜学院的创建,与GLBE和“未来领袖”课程的开设,正是体现了金杜的这种格局与胸怀。

GLBE的全称是“全球高端法商人才计划”。我曾试图检索国外一流高校,包括商学院和法学院,看是否也有类似的培训课程,但没有找到。事实上,法律人与企业家的思维方式存在着很大的区别。

法律人天性严谨,喜欢确定性,对风险有着天然的排斥——因为看见,然后相信;企业家则充满冒险精神,追逐不确定性,对风险有着本能的偏好——因为相信,所以看见。将这两种不同的思维共熔一炉,将这两个群体的精英聚在一处,从教育的角度来说,本身就是一种充满想象力的创新。

我们感谢王俊峰主席领导下的金杜团队,尤其是汪蕊老师,没有你们,可能就没有GLBE项目,没有GLBE项目,就没有“未来领袖”课程,没有“未来领袖”课程,就没有今天台下的20位同学坐在一起,没有这20位同学坐在一起,我就不会有勇气去畅想:

30年之后的中国、30年之后的北大、30年之后的金杜,以及30年之后的我们,会经历什么。

30年后的……

我相信:

30年后的中国,将会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是十九大报告里的愿景,我们相信它会实现。但我们也必须承认,这个愿景下的每一个组成目标,与当下中国的现状都有很大的距离,而正是这个距离,为今天的我们提供了广阔的奋斗舞台。

30年后的北大,一定还是那个秉承“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北大。梁漱溟曾说过,没有北大就没有五四运动,没有五四运动就没有新民主主义革命,没有新民主主义革命就没有新中国。我相信,从一开始就与新中国命运紧密联结的北大,在实现“中国梦”的道路上必将承担重要且关键的使命。

30年后的金杜,可能不再是今天的金杜。我们无法猜测在王俊峰主席的宏伟构思中,金杜的未来应该是怎样一幅景象。但我相信,金杜给未来社会留下的,绝不仅仅是中国律所国际化的成功案例,同行业中领先的合伙人创收,或者是为众多律所所学习模仿的“一体化”管理,还将有在人类历史大变之际,中国法商领袖和精英的思考和担当。

30年后的我们呢?各位同学,我们何其有幸,能够成为北大-金杜全球高端法商人才计划“未来领袖”班的首期学员。30年后,即使我们之中最年轻的腾月、颐阳也已经过了知天命之年。在那个时间,我们是否依然能够保持一份滚烫的家国情怀?是否依然对学术和专业心怀敬畏与感恩?是否依然会憧憬,像群河经常提到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

同学

亲爱的震海、俞梅、跃海、群河、任重、肖寒、梅杰、晓鹏、翠美、锋涛、章令、李超、露雅、凯文、毕然、黄犇、林耀、腾月、颐阳。一年的时间很短,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而同学的情份很长,如高山大川,连绵不绝。

今天之后,我们会从同学成为战友,我们会一起携手应对巨大的挑战。就在不远的将来,技术会发生变革,社会将发生变化,中国和全世界都会面对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在这条通向未来的道路上,很高兴自己并不孤独,很高兴能遇见你们。

女 儿

发言的最后,我想给今天现场年纪最小的听众,我的女儿说一句话。今天,你陪着爸爸来领“未来领袖”的毕业证,若干年后,我希望能陪着你来到北大领“未来领袖”的录取通知书。

谢谢大家!

洪祖运

于北京大学法学院凯原楼报告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洪祖运北大演讲:30年后的我们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