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段祺华:段和段的创立在中国律师业历史上写下重要一笔

作者:周正

1996515日,《律师法》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正式施行后,合伙所和个人所迅速成为律师行业的绝对主流。而在此三年前,一名归国留学生就在上海浦东开创了律师行业历史上的先河,创办了中国第一家私人合伙律师事务所,并25年一路见证行业的高速发展至今,这家律所也不断壮大成为目前在全球拥有22个办公室的千人大所。

1993年4月8日,段和段律师事务所正式开业。25年后的今天,创始人段祺华律师坐在上海万都中心47层的律所会议室里接受了智合的专访,同我们分享了创办律所的初心、段和段之于中国律师行业的意义、如何通过观念改革突破律所发展模式、律所的文化凝聚与长远传承,以及自己投身影视产业,弘扬法治文化更大的目标和情怀。

△ 2004年3月18日,段祺华在上海办公室

九三年,金字招牌挂上浦东最高楼

70年代末,印度电影《流浪者》在中国引起巨大轰动。电影的创作者可能不会想到,这样一部有庭审对抗剧情的电影,会在中国启蒙了不少人的法律职业道路。这些人里,有的还对中国律师行业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段祺华就是其中之一。

“法庭上律师的那种辩才和风采给我们的触动很大,很多我的同学都是因为这部电影走上了法律道路。”段祺华说。

1979年,上海最大的一所法学院迎来了自己的复校。段祺华在这一年进入华东政法学院就读。“当时大家都在思考,国家的出路在哪里?答案是要法治。中国能不能做到?我们都认为能,所以去读法学院。”

1986年,段祺华获华东政法学院硕士学位。其后,又于1988年自费美国留学,1990年获华盛顿大学法学院法学硕士学位,同年受聘于美国西雅图著名律师事务所威廉·克斯诺及吉布斯律师事务所,在美国的律师职业生涯顺利开启,且渐入佳境。

1992年邓小平南巡后的夏天,段祺华回到中国,代表麦当劳进行设立中国餐厅的谈判。“当时看到了一篇南巡讲话的报道,也看到了国家教委和上海市人事局提出的鼓励留学生回国创业的政策,深受触动。”他回忆道。

美国留学期间,段祺华的毕业论文写的就是《论在中国开办私人合伙律师事务所的可能性》。导师给了他低分,因为认为这不可能。看到报道的他几乎是立刻就决定要回国开办一家律师事务所,但也马上遇到了巨大的阻碍。

1992年,中国律师行业还正处于从国办所向合作所转型的阶段,法律并不允许设立私人性质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段祺华奔波于中美两国、政府部门,不断报告、解释:外企进入中国,需要有中立的社会机构提供法律服务,开办这样一家律所很有必要。半年多后,他“千辛万苦”终于等到了允许开所的特批。

“关键是观念的问题,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后,中国社会迎来新一轮的改革开放,思想的解放和观念的改变最为重要,这是取得进步的前提。”他说。

1993年4月8日,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在浦东陆家嘴当时的最高楼——四层高的上海玩具公司大楼外装上了律所的金字招牌,开启了“段和段金牌律师”的25年征程。

为中国律师业的历史写上重要一笔

“在浦东新区这个特殊的地方,允许归国留学生段祺华这个特殊的人,开办一家特殊的律师事务所,可以在内部实行合伙制的分配原则。”

这是当年段和段成立时“三个特殊”的特批。而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一道批示,段和段的创立同时被赋予了之于中国律师行业历史的重要意义。

这是中国第一家由个人投资并拥有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当国内律所还正在由国办向市场化转型的过程中,段和段的创立意义非凡。尽管身上有“三个特殊”的标签以进行特别区分,短期内限制了复制推广,但至少合伙所已经出现在这片市场中。

1996年5月,《律师法》经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通过,并于次年1月正式施行。“一夜之间,几乎所有的国办所、合作所都改制成了合伙所。”段祺华感慨,合伙制律师事务所在今天早已是行业绝对的主流,“段和段的创立是有一份功劳的”。

他认为,中国社会取得进步的重要前提是思想解放和制度改革,而律师行业在这两个方面都做得比较彻底,这也是其能在短短不到四十年间已经能和国际接轨的原因。段和段站在了思想观念解放的最前端,在中国律师行业的历史上写上了重要的“第一笔”。

这家特殊的律所创立之初在业务方面受到了一定的限制,以归国留学生为主的段和段“干脆一开始就按照留学生的特点,以涉外业务作为突破口,做出特色,做成标志”。

创立后的第一个十年里,段和段承接了大量外国企业“引进来”的业务。世界500强企业包括麦当劳、微软、汉莎航空、波音、可口可乐等等,有很多都是由段祺华“带进”中国。

2001年中国“入世”后,律所发展的第二个十年里,段和段又提出“为中国企业走向世界保驾护航”的口号,以涉外业务实力优势为大量国企和民企的收并购和投资提供了法律服务。“涉外业务段和段是走在前列的,在中国大多数律师还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我们已经做了很多成功案例。”段祺华说。

十年“引进来”,十年“走出去”,段和段“涉外强所”的名号在行业内已是无可争议。

2013年开始,段和段开启了稳步的规模化扩张,用精选严选人员的方式控制着团队质量和扩张速度,段祺华称之为“规范的、有约束性的扩张”。四五年时间,段和段已经由涉外精品强所变成了现于全球范围拥有22个办公室,员工超1000名(律师超800人)的涉外大所。律所公众号的名字是“段和段金牌律师”,正是对当年闪耀浦东的律所金字招牌的最好呼应。

△ 段祺华参加全国“两会”

三体联动:“集团公司化”突破律所发展瓶颈

中国律师业的发展与中国经济的快速崛起密不可分,且同样速度惊人。目前,中国大陆已有近37万名律师、3万家律所,超级大所接连出现,规模化似乎成为了律所实力的必备要素。

规模化之后呢?公司制的律所遇到了人员素质难以严格匹配所带来的内耗和人才流失问题;提成制律所因为办公室众多,遇到了巨大的品控和利冲以及相对缺乏凝聚力的问题。

段和段一直有意识地控制规模,适度规模化也是律所长期发展的一种好的方向。但段祺华认为,律所除了规模化的发展,文化上的黏合度也很重要,普遍存在的提成制所造成的律师长期单打独斗的局面难以改变,是制约律所团队发展的重要原因。

“羊毛出在羊身上”,律所管理以律师费收入为水源,很难长久地吸引住律师。但如果“羊毛”出在别的地方呢?

让来自其他领域的“额外收益”成为律所运营的驱动力和律师团结的“黏合剂”,就能有效避免水流细、黏性低的问题,而成为律所运营和长期发展的突破性解决方案。这是段祺华的设想,也是实践。

段和段“三体联动”的运营模式在业内独树一帜。段祺华解释,所谓“三体联动”,当中是律师事务所,边上是影视公司,再边上是互联网公司。“我想通过三体联动的方法来带动事务所的发展,事务所的发展又能够支持影视公司和互联网公司。”

互联网公司像一个法律知乎”,所有法律相关的话题都可以在里面讨论,现在已经在筹建。影视公司已经做了三四年,所有律所合伙人都有公司的干股,只享收益,不担风险。

“集团公司化”是段祺华对如何提升律所文化凝聚力的回答,将专业服务、法治宣传和传媒影视融合起来,全面提升,让合伙人感受到企业平台和企业文化的重要性。

“我们要让律师知道,加入段和段,你不仅仅是加入了一家律所,而是进入了一个企业平台,拥有更大的天地。”段祺华说,“律师只要做好自己的业务,不用进行其他投资或工作就有影视公司股权激励的回报,这是段和段的独特模式。”

传承,律师行业最难回答的问题

这个难题,段祺华已经有了自己的回答。

他的“看得开”在圈内有名。段和段的发展已经十分稳健,希望将事业重心转向自己一直醉心的法律影视产业,段祺华慢慢脱手管理事务,与另一位创始合伙人、事务所主任龚晓航律师将律所放心地交到了年轻一代管理者手中,吴坚律师和王啸波律师接过了接力棒。

“我是‘裸退’,什么条件都没有。”段祺华说。两年多前,他把自己的客户分给了其他的合伙人,陆续分出了一大半,现在只有少数重大疑难案件还自己参与,随后便全身心地投入律政剧和电影的创作。

25年过去,段祺华也由当年创办律所意气风发的三十多岁青年走到如今的花甲之年。这在中国的律师行业其实是普遍现象,当年创所的老一辈律师们如今也都面临着退休的问题。

但律师行业的特殊也让这里的退休成了一个难题。一是律师和医生一样,也有“越老越值钱”的特点,经验、资质越老越深,许多客户也都是几十年的老客户;二是事务所普遍以提成制为主,“吃光分尽”,沉淀难积累少;第三,更为重要的是没有退休制度保障,停下业务就等于断了收入。

“他们总说,段律师你有电视剧,有电影,赚得比做律师还多,所以放得下。”段祺华语气上模仿着经常遇到的这种说法。“我说,我就是没有电视剧,没有电影,我也放得下,也能退休。”段祺华的心态很好,实际上也体现的是观念的开放,他也喜欢称自己“脑洞大开”。

“很多人就觉得,这是自己创办的所,就要一直攥在手里,我说其实没必要。”段祺华平和地说道,“我总和他们讲,是上帝最后叫你放手,你60岁不放,70岁放吗?你70岁不放,80岁放吗?难道你长命百岁?所以不要想不通。”

管理上主动放手,段祺华还在想着为段和段的律师们谋求些长远的保障,影视公司的股权激励和分红就是一种形式。因为每个合伙人都持有股权,这些分红也可以作为律师“退休”后的保障。

当然,这要以影视公司的持续盈利为前提,而目前在为这项事业乐此不疲付出的,正是段祺华。最近几个月,他“驻扎”在剧组,持续从早到晚高强度地工作,就为了打磨一部电影《梦瑜伽》。这样的敬业,年轻人都很难做到。

△ 段祺华在给演员讲戏

献身影视产业:是梦想,也是责任

2014年的《金牌律师》让全国观众惊艳:原来中国也有属于自己的律政剧!作为编剧和第一投资人的段祺华,也实现了自己向影视产业跨界的成功第一步。去年的《继承人》再度爆火,引发全民对于继承法律问题的热烈讨论,段祺华律政剧“王牌出品人”和“王牌编剧”的地位已然树立,甚至有人称他为中国的“律政剧教父”。

16岁发表诗歌,24岁时短篇小说《辩护律师手记》在《长江文学》杂志上发表,大学毕业后,又在《小说林》中发表中篇小说《心灵的震颤》。跨界对段祺华来说是很自然的一件事,也是为了圆自己的一个文学梦。

但将法律与文学结合,又能在中国目前这块律政剧和优秀电影稀缺的土地上发挥创造,段祺华的跨界就显得更为难得。

“第一,法律题材的影视作品在中国极度稀缺。第二,在法律界当中,有几个人能写剧本?第三,我有美国留学经历,阅读过大量中英文书籍,知识结构是相对完整的,知识结构有缺陷就很难“开脑洞”。第四,我做了三十多年的律师,能自费几千万上亿元投资影视作品,别人不肯投,我就自己来投,这次拍电影还把两套房子抵押了,有多少人能这样?”谈及自己做影视产业的优势,段祺华非常自信,“将这四点放在一起,中国有多少人,全世界有多少人?”

通过影视作品,段祺华最希望的是将法治文化更广泛地传播。“执业三十年,办过这么多案子,记得你的有多少人?可能是几百人,最多几千人,但我的影视作品播放量都是以亿计算,这个影响力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自己因为一部电影《流浪者》而走上法律行业,段祺华期待着也能有人告诉别人:“我是因为看了段律师的电影/电视剧而走上的法律道路。”这个朴实的想法,他用一部接一部的优秀剧作在一步又一步地实现着。

今年已经62岁的段祺华说自己是在倒着算寿命来安排生活和工作,这样的思考方式让他对生命看得更透彻:“就按活到90岁算,已经过了三分之二,看看前面六十年是怎么过的,就知道后面的三分之一会很快。”

他给自己规划:90岁到80岁这十年要享受退休生活,80岁到70岁,工作的时间和精力要减半,那么剩下的只有八年。“按照现在做电影电视剧和做案子的强度,估计还有三年就不能再以这样的强度工作,那样会减寿,对吧?”他平静地分析,“但是我的脑子在这里,我还可以写书、写小说,还有文字作品可以留下来。我想在有生之年,能够通过六到八部影视作品,来把我要说的想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写出来、拍出来。”

很令段祺华开心和骄傲的是,“很多人看了电视剧之后不叫我段祺华,而叫我‘金牌律师’”。这对他来说,是肯定,也是激励。而献身影视产业,对他来说,是梦想,也是责任。

△ 段祺华在电影中客串

结语

2018年,迎来25周年庆的律所很多,但段和段的“出身”独特,业务领域独特,发展路径独特,运营模式独特……所有这些,让段和段成为了中国律师行业里气质独特的一家涉外强所、国际化大所。

25年,对一个人来说是正值青年朝气蓬勃、意气风发的年纪,对一家律所而言,是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创设、探索和壮大,已经走在前景更美的坦途大道上。段祺华很高兴看到自己创办的律所能在年轻一代管理者手中继续发扬光大,但在花甲之岁,他又开启了自己人生的另一段征程。

观念一定要开放,要“开天眼”,他常这么说。对他而言,影视产业是一片新的天地,历史正等着他去书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段祺华:段和段的创立在中国律师业历史上写下重要一笔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