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那一年,我们都曾爱过一阵风

01

我又梦到了考试前的那段时间,等我醒来的时候,还沉浸在半个月后就要考试可是我还有大半本的真题翻都没有翻过的担惊受怕中。

等我眼前梦境的色块逐渐散去,看到了熟悉的、亮着暖黄色灯光的家,我才慢慢想起,原来离司考结束,已经过去五年了。

那年大家用的还是iPhone 4s,只有某几位土豪已经换上了高端洋气的iPhone 5;美颜相机也没有大面普及,所以在我学生时代的电脑里,还留存着许多没有刘海、戴着眼镜、穿着简单的白T满头大汗的自拍。葱翠斑驳的树叶光影带着夏日里特有的蝉鸣和暖熏的微风,轻轻地吹过汗湿的后背,让那些封存在记忆里的令人唏嘘的过往如昨日重现。

室友又在抱怨寝室里没有空调的苦,这是每到夏天女生宿舍的保留节目。

我们每个人都买了一台小风扇,当大家一起安静看书的时候,宿舍里就只有了呼呼的风扇声。有节律的声音和闷热的天气是一对助眠的好朋友,在我发现我只能读出一个一个字、却无法理解题目其中的意思之后,我决定去图书馆提提神。

这个时候正值期末考试,茫茫预习大军和忙于准备司考的先头部队在图书馆正面交锋,人满为患,好在冷气十足,我挑了个角落坐下来,犹豫再三,从书包最里层的袋子里摸出了手机。我紧张地按着开机键,然后发现哪一个社交软件都没有来自对方的消息。

池卫还是没有主动联系我。

02

他是我的直系学长,明面上柔和礼貌,温润如玉,事实上,他的性格也如一块放在冷水里的玉一样淡漠凉薄。只有在一次辩论队的聚餐上,他喝多了酒,才吐露出一点点心事,虽然是个老套的故事。父母不和,从小对他的态度很坏,让他不能信任亲近的人,也不能与人形成过于亲密的关系。

可是我喜欢他啊,所以我就站在不远不近的位置。他考到了上海的法学院,我也跟着考过来;他参加了辩论队,我准备了一宿的材料在招新时也挤了进来;他司考一战就是高分,我也全力以赴地准备考试。

为了防止自己五分钟看一次手机,我给自己定下了死规矩,做完一套题才可以打开手机看一眼。这也给了我一个虚假的盼头,好像我努力做完这套题,他就会找我一样。

当然,也只是这样盼一盼啦。

我重新将手机扔回书包深处,开始复习民法部分。

如果魏一一没来打扰的话,我觉得我今天真的能复习完的。

每次魏一一出现在我附近的时候,他都像被人诅咒了一样,一定会发生一点事故。不是撞飞了椅子,就是碰洒了水,要不就是一本好好的书飞到了我旁边。

他时常不好意思地摸着鼻子来道歉,明明是商学院的精英,却喜欢穿一身宽宽松松的篮球衣,弓着背认错,看起来有些滑稽。

在他又一次把笔袋洒在我脚边下时候,我忍无可忍地指出,“您就不能安安静静地在自己的寝室里复习吗?”

魏一一蹲在旁边收拾笔盒,闻言顿了顿,用跟他人高马大的身材很不相称的声音小声说道:“对不起啊,又吵到你了。”他摸摸索索地从书包里摸出一瓶午后红茶,拧开瓶盖后放到我面前,“这个给你喝。”

03

魏一一背着自己的书包,怀里抱着我的书包,和我一起去食堂吃饭。

“你这些书也太多了吧?都能背出来吗?”他一脸茫然地问,“要是考场上一下子忘了呢?”

“忘了有什么关系。”我说,“法学生可以再考场上行使紧急立法权啊。”

“紧急立法权?”他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说,“这么厉害。”

“对啊,紧急立法权,是指法学生在考试过程中未保持卷面的充实程度,根据一般法理进行法律续造的权利。”我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魏一一哦了一声,“明天你还去图书馆吗?”

“去啊。”我警觉起来,“你可别又在我旁边搞事情。”

“你加个QQ,我保证安安静静。”他牵起嘴角,露出了有点痞气的笑容。

一连几天,魏一一倒是很安静地在一旁复习自己的功课,比他还安静的是池卫的聊天框。

我复习完了民法部分,开始看刑法的时候,接到了室友的QQ消息。

“我刚在三食堂看到你男神跟一个妹子一起吃饭!”

我脑子里瞬间闪过的是我可能做出什么触犯刑法的行为。

“不过看起来不是很亲密,你行动起来啊,不然你男神早晚让人抢走!”

“……”

她这句话提醒了我,我开始用一种军训吹响起床号之后整理内务的速度收拾桌子上的东西。

魏一一咬着酸奶吸管问我,“你去哪儿啊?”

“去跟男神表白。”我那时特别冷静,冷静到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跑去了池卫回宿舍的必经之路等他,果然碰到了他。

04

那时的记忆已经有点模糊不清了,但我仍然记得夕阳映照出的温柔绚烂的云霞。镜片的反光让他的眼睛看不分明,只是在见到我的时候,他彬彬有礼地挥了挥手。

我没有离开,而是将他拉到了旁边的小花园里。

夏日的傍晚没有那么炎热,只是有蚊虫嗡嗡地在我们身边飞过。我的心脏咚咚直跳,像是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样。我像个傻子一样,执着地拍着蚊子,在我终于捏死一只之后,终于有一种决心在我心里撞击了一下。我抢在他开口之前,说道:“池卫,我喜欢你。”

他沉默了。蚊虫的声音越来越大,几乎要塞满了我的脑袋。我听不到别的声音,突然,我有一种很鲜明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我从一个绵长的梦中惊醒。

我没有等到他的回答,夺路而逃。

我和魏一一在南操坐了一晚上,他声称自己翘掉了非常喜欢的视听语言选修课。

“他还没理你吗?”他问我。

“理了呀。”

“他说什么了?”

“还能说什么,对不起呗。”

我用余光感觉到魏一一一直在看我,但是我没转过头去,固执地盯着在夜跑的人。

“你想哭吗?”他过了许久,突然问道。

“还好吧,只是有点遗憾啊。”我擦了擦酸酸的眼睛,回答他,“我喜欢的人,就像一阵风啊。”

“怎么说?”他问我。

“风啊,抓不住,留不下,说走就走了呀。”我用力捂着眼睛,把眼泪给憋了回去,“好了,我终于可以安心复习司考了,看我考个450。”

“好。”魏一一伸手和我碰了碰拳头,“450,女神。”

05

11月份出成绩的时候,我考了423。

我笑嘻嘻地把成绩单发给每一个室友看,跟她们说这就叫化悲愤为力量!我还因此瘦了十几斤,这次单恋真的不亏。

不过魏一一已经交换出国了,他在得知我考了高分之后,给我寄来了一份来自大洋彼岸的礼物。

那是一本书,《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的英文版。

我慢慢地翻着,翻到里面夹着一张书签。而书签夹着的那一页的故事,是赫敏跟哈利抱怨克鲁姆来图书馆打搅了她,“他为什么不呆在他那艘愚蠢的大船上看书呢?”

可是我知道,克鲁姆来图书馆,只是为了碰到赫敏,他喜欢她。

而那张书签后面有一句魏一一手写的话,他说,赵冉冉,你也是我的一阵风。

我把书签夹回了有着垂头丧气的克鲁姆和怨声载道的赫敏的那一页。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段爱恋像是一阵无疾而终的风,不疾不徐地刮过你的生命,温柔却又留不住,但每当你想起,还是能感受到那一股吹面不寒的温度。

  —  END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那一年,我们都曾爱过一阵风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