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范爷”要凉?这七个问题告诉你答案

“范爷”要凉?这七个问题告诉你答案

原创: 周正 智合法律新媒体 昨天
一大一小两份“阴阳合同”引爆全民关注,国家税务总局出手责查,人民日报微博声讨。

“范爷”要凉?且慢。

今天(6月4日)早上,事件似乎出现反转,崔永元在接受公众号“火星试验室”(博雅天下旗下新媒体)采访时,否认其在微博上发布的“大小合同”内容指向的是范冰冰。但同时他又表示,微博中所说的“这哥们”“应该是他的一个团队”,而不仅4天拿走6000万的事是真的,真实情况比这个还复杂,所涉金额多十倍都不止。

具体事件信息网络上已铺天盖地,此处不再赘述。智合梳理了本次事件中的相关重点问题,采访了数位资深娱乐法律师/法总进行解读。

1

4天6000万的片酬高吗?

关于一线明星片酬“畸高”的话题去年从媒体到公众已多有讨论,当时聚光灯打在的是“小鲜肉”身上。

本次事件中,崔曝光“阴阳合同”的微博并未点名范冰冰,但因为此前针对范领取“国家精神造就奖”及晒出五页范的合同并评价“你不用表演,你是真烂(1)”,尤其是这个后面的“(1)”引人遐想,随后的“1000万+5000万阴阳合同”很难不让人产生联想,对号入座。

“这个费用肯定是高的。”上海市联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胡雪长期担任SMG和凤凰卫视法律顾问,也常年出镜电视节目担任律师嘉宾,对相关实践非常熟悉。

“我在传媒娱乐法律行业做了很多年,也看了很多这样的包括顶级艺人的合同。目前一线大牌女主角的戏,或者一些大阵容的古装、武侠、仙侠剧作,整部戏的片酬拿6000万还是存在的,但4天6000万绝对已经超过了现在正常的接受范围,而且就崔的道歉来看这里面恐怕没那么简单。”他向智合表示。

2

真的是“阴阳合同”吗?

“所谓‘阴阳合同’,严格意义上说并不是一个法律概念。”资深娱乐法律师、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周俊武告诉智合。

目前普遍所称的“阴阳合同”其实更侧重于“真假合同”,即合同当事人就同一事项订立两份以上的内容不相同的合同。真的合同金额较高,由双方实际履行;假的合同金额较低,主要用于向主管机关备案登记纳税,以此实现逃税目的。

“目前来看,崔永元微博里所发布的,我认为是一个混合业务项下的两份应税的合同,两份合同对应的合同内容是不一样的,属于混合业务的收入分拆:1000万是作为演员的演艺收入部分,5000万是作为工作室的收入部分。”周俊武分析。

“一个艺人的整体运营需要有一个团队,团队中包括经纪人、助理、化妆师、宣传推广等等,都存在支出,所以通常情况下把这演艺本身和团队运营分成两部分,个人认为这倒是正常的,在别的领域也比较常见。”周俊武表示,“问题在于工作室是否真有这些支出,以及这些支出是否已经分别依法申报纳税,而不应该简单化地认为凡是有两份合同就一定是‘阴阳合同’或‘真假合同’。”

胡雪还介绍,2017年9月22日,广电总局下达“限酬令”,“全部演员的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成本的40%,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其他演员不低于总片酬的30%”,很多制片人为了规避总局监管,采用“阴阳合同”。

“这样的合同是违规的,但不违法,因为广电总局的文件不是法律,只是一个倡导性意见,采用这种方式只是为了迎合审核需要。”胡雪说。

此外,关于“阴阳合同”还有一些“反向操作”。胡雪介绍,有些小艺人或过气艺人为了抬高“身价”,甚至会另外签一份返还合同。“比如签约300万,返还200万,片方实际只用支付100万,但显得身价较高。”

3

如此避税其实很普遍

在影视界,“霍尔果斯”可能和“范爷”一样知名,其“五免五减半”的税收优惠政策吸引两千多家影视公司前往注册子公司。同样开出优惠政策的还有横店影视城所在地浙江东阳、明星工作室齐聚的上海市松江区以及无锡数字电影产业园等。

目前,大牌明星或拥有话语权的艺人都要求合同中约定的是税后酬劳,税务由甲方,即制片方承担。为了避税,通常就会采用在税收优惠地注册工作室的形式。

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法律顾问李振武告诉智合,工作室缴税时基本上都是采用核定税率,即按照各地的核定政策确定,相对来说会比个人劳务所得税税率低不少。

“业界比较普遍的形式就是影视公司与艺人的工作室签约,而通常工作室的负责人就是该艺人。”李振武说。

4

逃税风险大,没人这么傻

“这种避税的形式其实已经存在一定时间了。”周俊武介绍,“目前来讲,实际上明星的相关税务筹划都是有专业人士帮助操作,严格根据现有的法律法规和政策进行设计,不会说盲目地设计出来,承担那么大的逃税风险。税务部门有相应的责任,也不会视而不见的。”

国家税务总局此前已部署开展对部分高收入影视从业人员依法纳税情况进行评估调查,事件发酵后,业已责成江苏等地税务机关调查核实有关影视从业人员“阴阳合同”涉税问题,无锡地税表示已依法开展调查核实。

胡雪也表示,此前毛阿敏、刘晓庆偷税承担了刑事责任后,现在已经都不会有明星愿意签这么“傻”的合同。“他们签合同,所涉金额一般都是签税后,没有一线演员愿意签税前的合同,这时纳税义务实际上由制片方承担,制片方如果逃税,艺人本身没有太大责任。

同时他还介绍,虽然这之中可能存在双方的共同故意,就是也有演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管片方是否真的缴税。“有时候片方故意不缴,也会引发一些纠纷。现在有经验的演员都会要求片方提供纳税凭证,他们也非常谨慎。”

5

该艺人可能承担刑事责任吗?

根据崔永元早些对外接受采访时所称,“阴阳合同”并不指向范冰冰,则此处称其为“某艺人”。如果所曝光的内容属实,该艺人是否需要承担刑事责任呢?

很大可能并不会。

某刑事律师告诉智合,不同于之前的“刘晓庆偷税案”,适用的条款已经由当年的97刑法中的“偷税罪”变为了刑法修正案(七)中的“逃税罪”,且有多处明显修改。

“一是从罪名上看变轻了,二是增加了初次违法免罪规定,即纳税人经税务机关依法下达追缴通知后,补缴应纳税款,缴纳滞纳金,已受行政处罚的,不予追究刑事责任。”该律师解释,“但如果该艺人确实存在逃税行为,税务机关会让他补缴巨额的税款以及滞纳金,同时给予行政处罚。如果给予二次以上行政处罚仍逃税的,则可能被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此外,该律师介绍,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的通知第五十七条规定,扣缴义务人的刑责追究前置程序与纳税人不同,“扣缴义务人采取欺骗、隐瞒手段,不缴或者少缴已扣、已收税款,数额在五万元以上”即构成逃税罪。

根据合同内容,该艺人收到的是现金(税后)款,则其本人或其经纪公司/工作室也有可能没有逃税,而影片出资方为少缴税款,可能存在影片出资方代艺人虚假申报的逃税行为。

如果影片出资方此类逃税需要该艺人或其经纪公司/工作室配合的,即该艺人明知道对方逃税,进而自己或通过其经纪公司/工作室参与指示、策划、配合的,即使其本人表面上没有逃税,但如影片出资方或艺人的经纪公司/工作室构成逃税罪的,该艺人与其构成共同犯罪。

6

“范爷”的律师是“猪队友”?

5月29日,“范冰冰工作室”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则声明,称崔永元的微博内容具有侮辱性,且附有多张涉密演出合同图片,随后的“大小合同”博文虽未指称范冰冰,但有影射,引发媒体及网络用户误读。

声明表示,崔公开涉密合同,并公开侮辱范,既破坏了商业规则,又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散播“范冰冰拍摄4天获取6000万片酬”的谣言已涉嫌诽谤,要求崔删撤相关内容,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随后,有人认为该声明“不打自招”,且不够严谨,认为范身边的律师不太靠谱。

“这份声明你很难说它不专业,因为本身就不是以律师名义发布的。”胡雪表示,实际上声明只针对事实进行了阐述,一是商业合同涉密不应随便披露,二是前后博文不应影射“大小合同”的当事人就是范。

“范爷”有专业的律师团队吗?

“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一定会有,但是演员在这方面花的成本不见得很高,可能不会配备常年法律顾问,一般当有重要合同或突发性事件需要公关的时候才会找律师来参与,而在某些已经驾轻就熟的领域或者环节中,就不一定找律师处理。”胡雪说。

7

不只是逃税,娱乐圈“黑幕”还很多

灯光全部打向“阴阳合同”,让人忽略了崔永元此次“连番轰炸”的起因是《手机2》的开拍。

有意思的是,正是因为认为当年火爆的《手机》影射了自己,导致自己承受了巨大的舆论和心理压力而患病,崔才在微博上猛烈开火。

但是,最初直接“攻击”导演冯小刚和编剧刘震云还可以理解,随后炮口转向范冰冰则让一部分人直言看不懂。毕竟,电影还没开拍,范是否出演也只是有一张原班人马的合照露出,并不能完全确定。

但此次事件经过一周左右的发酵已经全民皆谈。让民众愤慨的不仅是大牌明星的超高片酬和可能存在的“阴阳合同”逃税行为,还有更多还没有暴露在阳光下的娱乐圈的各种“规则”。

“崔的背后肯定有团队在设计每一步操作。”曾在商业合作中与之打过交道的胡雪表示,看上去杂乱无章的“打法”应该是经过设计的。

“旁观这个行业多年,里面的事远不止逃税这一点,还有受贿等等,是需要好好查查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范爷”要凉?这七个问题告诉你答案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