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金道创始人胡祥甫,把案子做成艺术品的律师

作者 毛姗姗

前言

2018年2月,中共浙江省委建设法治浙江专家咨询委员会名单出炉,来自全国各地知名高校法学教授和来自其他行业的专家名列其中。在25名专家咨询委员中,又有5名专家入选为浙江省省委法律顾问,其中,仅一名律师,他是胡祥甫。

胡祥甫是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的创始人、首席合伙人,同时他也是浙江省人大地方立法专家委员会委员、杭州市人民政府法律顾问、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委员、浙江省律师协会副会长。

1990年,在杭州市共300多名律师中,拥有研究生学历的仅两人,其中一位便是胡祥甫。西政法学学士,复旦法学硕士。这样的履历就算现在看起来也闪闪发光,遑论当年那个法律人一毕业就被分配到各个机关政要部门的年代。

胡祥甫在执业没多久时就已名声大噪,执业16年后,又创办金道律师事务所,培养了一大批优秀诉讼律师。28年的执业生涯,他从小律师到名律师再到大律师,从想办更多案件到尽更多社会责任。从他身上,我们看到那一代法律人的成长轨迹和选择智慧。

时势造英雄,时势也选择英雄。走进胡祥甫,看一名法律人如何成为真正的“大律师”。

01

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律师代理案件,乃天职。尤其是那些对于出庭、辩论、交锋过程有着特殊热忱的律师,他们天生属于法庭。

胡祥甫正是这样的一位律师。

十年前,他在一次媒体受访中提到律师执业要经过三个阶段:

第 一

职业阶段。在刚开始的三到五年,是为职业阶段,为的是求生存,尚未树立自己的专业形象。

第 二

事业阶段,这时已经有了三五年的积累,已经在某个特定的专业领域有所长,沉淀了一定的专业能力和行业的影响力。这时候律师开始有资格去选择客户,能够将更多心思和时间花在精进自己的专业上,这个过程需要8-10年时间。

第 三

艺术阶段。这个时候,律师有足够的资格去选择案子和客户,同时也会把每一个法律业务当成一个艺术品来对待,进行精雕细琢,力求完美。

在开始执业的5年里,胡祥甫就代理了大量的案件。法学功底扎实,反应速度快,总能达到很好的诉讼效果,促使他很早就成为“名律师”。办理了无数案件,每每提起还能如数家珍般地描述案情,可见其在每一个案件上下的功夫。

时隔多年,他依然记得当初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办理的第一个案件。

这是一个欠款纠纷的买卖合同案件,胡祥甫代表萧山一方的当事人,对方当事人是绍兴柯桥的一家公司。欠款标的达28万2千元,当年(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需由中级法院进行一审。胡祥甫和当事人一起去绍兴,准备与对方先协商解决。

到了绍兴,对方当事人说:“我不信萧山的律师,我只信任我们绍兴律师。”

“律师一依据事实,二依据法律来办事。萧山的律师是这样,绍兴的律师也是这样的。至于我本人既不是萧山律师,也不是绍兴律师,而是浙江省联合律师事务所的法律工作者。您若要从地域上来划分是萧山人,还是绍兴人?我本人不是萧山人,而是绍兴人。但是不能也不会因为我是绍兴人就不顾事实,偏袒绍兴一方的利益,我们还得依据事实来。”胡祥甫铿锵有力的回答,让对方哑然。

协调并未成功,胡祥甫马上到绍兴中院进行起诉,从起诉到法院开庭,一切顺利,最后双方调解成功,从调解到货款拿到总共35天时间。胡祥甫因此也收到当事人赠送的感谢锦旗。

胡祥甫的首战告捷并非偶然。1990年,从复旦大学法学院研究生毕业的胡祥甫回到浙江,进入了一家国办所——杭州市第二律师事务所,他是杭州市第二位具有研究生学历的律师。

那年已经是他开始接触法学的第10个年头。10年前,这位从绍兴农村出来的年轻人考上西南政法大学,开始他的法学之路。多年以来,在法律圈一直有“西政78、79级”的神话,胡祥甫是西政“80级”,那一批人同样在今天中国法治建设的进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工作经历丰富的胡祥甫,在浙江省司法厅工作过,担任过浙江法律学校的老师,也曾在实习期间担任过法院书记员,系统的法学教育和职业经历让胡祥甫拥有扎实的法学功底和实务技能,不仅能够自如应对一般案件,在有疑难杂症时,也能够举一反三通过新方法予以解决。

进入律所不久后,胡祥甫接的破产案件亦是如此。

浙江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在嘉兴的债务人破产了,浙江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拥有3000多万元的债权,是最大的债权人。胡祥甫代表最大债权人,被嘉兴中院指定为债权人会议主席。

90年代初,尚未有破产管理人的概念,作为债权人会议主席的胡祥甫主持协调各债权人之间的利益,历时大半年时间,90多个债权人的利益得以平衡。案件的漂亮收尾也使得胡祥甫赢得了更多同行的尊重与客户的信任。

“当时这个案件影响非常大,我记得我们收了8万元律师费,要知道,律师事务所一整年的收入当年也只有20多万。”胡祥甫说。

让胡祥甫在全国范围知名,是在1995年,“中国股市第一案”[1]和“9名婴儿被遗弃案”[2]两大案件当时被主流媒体争相报道,这也奠定了胡祥甫在业内,尤其是在诉讼领域的江湖地位。

律师生涯的前五年,是数不尽的案件。经验和能力是在一个个实例中增长的,要想成名,成为大律师,没有能够“偷工减料”的路径。

02

物长宜放眼量

21世纪初,整个中国法律服务市场都在发生变化,杭州的合伙制律所如雨后春笋般一家家设立,多家律所纷纷进行体制改革,创收几千万的律所也已经出现。

2006年,已经洞悉了市场变化和想要更加与时俱进的胡祥甫从星韵律师事务所出来,和其他几位合伙人一起创办了金道律师事务所。

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律师,或多或少都带有创业的豪情和使命感。在积累10年、15年之后,他们思考的是如何创设一个更大更好的平台,如何传承自己的经验技能,培养一批又一批卓越的律师。

风宜长物放眼量。此时的胡祥甫不仅仅作为律师,更是一个管理者,需要站在更高的维度,引领律所的发展。

在定位的选择上,胡祥甫和其他几名合伙人确立了一个大的方向——“以诉讼为基础,培养优质的法律服务产品,成为省内一流、全国有影响力的律师事务所。”

奔着这个目标,包括六名合伙人在内的共18名金道人完成了第一年1100多万的创收,首年就进入杭州市律所排行榜前十。

第一年的高起点,给金道律师们带来了很多信心。成立之初,胡祥甫因成功解决浙江省政府在商事案件中作为被告的案件,其专业能力深受政府部门的信任。此后,金道所也成为浙江省旅游局、浙江省商务厅、浙江省监狱管理局、杭州市上城区、西湖区等多个政府部门的常年法律顾问。到目前,金道已经担任了600多家包括政府机构、企事业单位在内的常年法律顾问。

对于金道所律师而言,诉讼业务一直是他们的强项,一系列重大案件都有金道律师参与的身影。例如2009年广受社会关注的“5.7飙车案”,金道律师受被害人家属委托代理此案,该案成为当年“十大影响性诉讼”之一;2010年金道律师团成功为杭州某房地产公司化解20多起系列债务纠纷,帮助企业“起死回生”,度过因金融危机产生的后遗症;2016年,胡祥甫与刑事团队负责人王晓辉律师承办的卜某等挪用公款案获得“2012-2016年度杭州市十大影响力案例”前20强,类似案件不胜枚举。

在胡祥甫的带领下,在金道发展的第6年,金道被评为“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这对于律所而言是莫大的殊荣,当年全国律师协会评选出了107家律所,平均每个省为三家。作为新兵的金道,无疑成为浙江律师界的一匹黑马。2012年年底,金道所创收接近5000万。

2015年,胡祥甫把律所管理的重担交给了合伙人王全明和崔海燕,新的管理团队进行了律所管理架构的调整和薪酬体系的改革,这极大激发了律师们的积极性,2016年,金道创收突破1亿,2017年,依然保持高速增长,创收1.5亿。

03

案是一门艺术

股神巴菲特说:“投资是一门艺术。”因为是艺术,他也并不能保证他的儿子、孙子能够很好的掌握投资,因此为了稳妥起见,他要求自己的后代交给标准普尔。

律师办案,服务客户到高阶,事实上也是一门艺术。“它需要律师有非常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要有非常严密的逻辑思维能力,还要有非常丰富的庭辩经验和技巧。几方面相结合才可能成功。”胡祥甫说。

胡祥甫喜欢案例研究,做充分的准备,在法庭上展示缜密的逻辑论证和优雅的表达。这种把出庭当享受,把解决客户问题当成艺术的境界,若没有足够的经验,没有对法律规则、社会人情等足够的思考,很难达到。

“律师,做到一定的份上,应该有一种境界,将自己所承办的每一个案件,提供的每一项法律服务产品,不再当作商品,而是当作艺术品来对待。虽然艺术品也是有商业价值的,但是艺术家在创造艺术品的时候,他首先追求的不是商业价值,而是艺术价值本身;艺术家创造艺术品也有可能失败,但是艺术家创造艺术品的过程,却是一丝不苟,精益求精。并且他乐在其中。”

胡祥甫把这话写在了他即将要出版的《民事典型案例》的扉页上,至少他是这么做的。

去年,胡祥甫代理了一个刑事案件与传销和非法集资相关,金华永康法院开庭。第一被告几经周折找到胡祥甫作为辩护人,而整个案件有16个被告,其中有15名请了律师。

庭审持续了2天半,在法庭辩论阶段,公诉人发表完公诉意见后,胡祥甫作为第一被告辩护人首先发言。等胡祥甫辩护结束,包括被告、其他被告的律师、旁听席上的听众居然都鼓起掌来。而法官竟然也没有阻止其他人鼓掌,还沉浸在对于辩护意见的思考中。

“第一被告的律师的观点已经很鲜明了,论述也比较充分了,其他被告的律师如果同意他的,只说同意即可,有其他补充意见的,可以进行补充。”法官说。

当然,这场辩论胡祥甫做了充分的准备,在充分的证据搜集基础上,形成缜密的思路,加上法庭上的精彩发挥,是他所满意的“艺术状态”。

胡祥甫并不避讳谈早年执业时的理想:“对于成为知名律师的想法,我很早就有。就像‘不想成为一个将军的士兵,不是个好士兵’那样,既然做律师,都有做名律师的想法。”

当然他现在也做到了,“但是,名气就像天上的云彩,如果你没有很深、很强的实力,你飘不了多远。”

胡祥甫很反对“为了名气而追求名气”,对于目前有律师用各种不正当的手段去“追名逐利”的行为胡祥甫很担忧,也非常反对这样的风气。

04

案之外,律师的社会责任

去采访之前,胡祥甫正在办公室里研读《浙江省委关于贯彻<中国共产党党务公开条例>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

问胡祥甫,他说他的时间一半在办案,一半在尽社会责任。

两个月前,他被聘为中共浙江省委建设法治浙江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25名委员名单中有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所长李林,复旦大学的孙笑侠教授等等,而胡祥甫是唯一一名律师。浙江省委在这个25名专家中又选择了5名作为省委法律顾问,胡祥甫亦是其中之一。

社会职务占了胡祥甫一半的时间和精力,因为担任了浙江省人大常委会的立法专家委员和杭州市人大的法制委员会委员,两级人大的部分地方立法工作,包括新制定或修订相关法律、法规,都会先征询下胡祥甫作为专业律师的意见。

“两级人大加起来一年不下15部,每个月都有。”胡祥甫说。

参与立法,是履职的一部分,作为浙江律协副会长、执业权益保障委员会主任,思考更好保障律师的执业权益也是胡祥甫的工作内容之一。

“自浙江开始‘最多跑一次’改革以来,中央深改小组肯定了浙江的做法,在法院层面,主要指的是律师到网上立案,在实践过程中,效果并不是太好,因此3月20日和浙江省高院就加强律师维权工作进行了讨论。”

在讨论会上,胡祥甫提出了“法院建立调解中心,怎么提高律师参与积极性”的问题。目前法院系统“案多人少”的现象普遍存在,尤其是杭州的基层法院每年一个法官的办案量在300多件,对此浙江省开始在法院立案大厅建立调解中心的试点,由律师做调解员去值班,现已经有38个调解中心。

“由律师担任调解员,能很大程度上减轻法院的压力,目前律师人数已经超过法官人数。律师本身也有尽社会义务的责任,但目前部分法院给律师的补贴过少,200-300元,这样易打消律师的积极性,担任调解员,刚入律师行的年轻律师肯定不行,必须得有一定的社会阅历,才可能说把剑拔弩张的双方火气降下来,也更易被双方当事人信服。它考验的不仅是法律知识,更是经验。因此轮值做调解员的律师至少也需要中高年级的律师,乃至合伙人。因此我建议给1000-2000元一个案件比较适宜。”胡祥甫说。

结语

胡祥甫的办公桌上,堆满了最高院指导案例,最新一本显示是2018年3月出版。

问他最近都在看什么,他指了指那些指导案例。

“实务书籍是肯定要看的”。

不仅如此,他还花了很多时间进行理论研究,在今年第一期的《法治研究》杂志上,刊载了一篇胡祥甫的学术论文,标题是《请求权基础的实务分析》。

“王泽鉴老师把请求权界定在实体权利的范畴。我认为请求权既有实体法上的请求权,也有程序法上的请求权,因此写了篇文章。”胡祥甫说。

胡祥甫的执业生涯,有过担任社会职务,深感责任重大乃至些许压力的时候,也有过因办刑事案件受到威胁的时候,但是从未有对职业本身迷茫的时候。

“律师的职业素养是最基本要具备的,律师执业的本质属性,是通过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利,体现法律的公平正义。但律师总是要有点精神的。律师做到我现在这份上,应当有更强的社会责任感。如果法治建设的基底没了,不维护好法律的正义,社会的公平就谈不上了。”胡祥甫说。

他认为自己目前相对“有影响力”只是“时运”的眷顾,“我主要是运气好,感谢改革开放的好时代和法治建设的好政策。”而他,同时也作为推进法治建设的重要一员,一直在路上。

注释:

[1]在当时被称作“中国股市第一案”,胡祥甫代表股民(家属)状告券商,最后调解结案。

[2]“9名婴儿被遗弃案”,浙江儿童保健医院有9名婴儿被遗弃,胡祥甫受医院委托代理,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在提交诉状的同时胡祥甫自费去各地寻找婴儿的父母,足迹遍布嘉兴、上虞、诸暨、新昌、桐庐等地,最终找到7名婴儿的父母。这些家长领回了自己的孩子,案件以和解方式结案,而另一对双胞胎弃婴的父母因拒不认领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金道创始人胡祥甫,把案子做成艺术品的律师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