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法学生,你有哪些“政治不正确”的爱好

当你的言论、行为符合主流价值观,就能够得到舆论支持,占据道德高点,即使事实上有些偏差,但是你“政治正确”,所以你昂首挺胸无所畏惧。

那么作为法学生,你有哪些不那么正确,不那么符合主流价值观的爱好呢?一边是严肃认真的法学专业,一边是不为人知、角落里暗搓搓独自狂欢的爱好,话筒给你,讲出你们的故事!

吃糖的波波

某五院四系法学生 知产方向

 

我从小就喜欢玩超人、高达,还喜欢看热血动漫。这算什么不正确的爱好,我不承认。

小白球不会被叫死宅吗?

p啊,老年人才不理解,只会觉得幼稚、不务正业,但是我送他们两句话,一句是“关你p事”,另一句是“关我p事”。

之前我还沉迷过游戏,直到有一天我在自习室里发现我看不进书了。所以,我当时就收拾书包回宿舍把游戏删了,从此再也没玩过游戏。要是说什么政治不正确倒谈不上,只能说有所割舍吧。不只是法学生如此,长大以后就会放下一些爱好的,你要学会去选择。

马赛克小姐

某211法学生 法学

有段时间疯狂沉迷文身,觉得是门艺术,喜欢的还不是那种小清新风格,是那种传统风格牛鬼蛇神啥的。越社会越喜欢,图案越大越痴迷,什么满背、花臂、半甲啊……后来还和一个纹了满背不动明王的文身师有过一段故事,定情信物是给我文一个爱的花臂,当然最后发现他不是the one,花臂也没有文。

我觉得文身就算一个很政治不正确的事情了,社会偏见太大,年幼的我实在承担不起异样的眼光。此外,有了花臂毕业以后做不了法官、检察官,人一看你就特别“犯罪分子”,别回头嫌疑人还和你称兄道弟起来(笑)。

Stan

某211法学生 法学

 

喜欢rap很久,自己写词写了好几本,练到疯狂时读法条都带着flow。

你知道rap有时候为了押韵会改变字词音调的,仄声会改为平声。有一次行政法老师让我读段法条,当时条件反射地用Yo-Yo的rap口吻念出来,全班爆笑,老师也打趣我是个地下法律人。

确实很尴尬,后来脑子里就会有根弦提醒自己正常讲话。但这个爱好也有点好处,打辩论时我的freestyle总能把对方搞得一愣一愣。

于谦我大爷

某985法学生 法学

抽烟喝酒烫头,于谦大爷三大爱好,我就只喜欢烫头、染发,贼拉酷炫。高中时烫了个卷,被老师拉过去说我不读书、心思不用在正途,我当时就怼回去:“烫头和读书两回事,又不矛盾。

到大学,我开始染头发,有一回是绿shai的,告儿我同学这叫“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总得带点绿”。后来被老师听到了,每次上课提问都点我,“诶诶,那个生活过得去同学来答一下。”逃课第一个被发现,“诶,你们班那个生活过得去同学呢?”

挺好,给我混个脸熟呗,另外提一句,我成绩特棒,给那些说我做头不学习的人啪啪打脸。

甜甜圈

某985法学生 经济法方向

我这个不算政治不正确,只是比较喜欢数学而已啊。学了法学发现根本不学数学,你不知道数学是思维的体操吗,是宇宙的语言吗?怎么能不学数学呢。

所以我就蹭高数课啊,自学概率论,但是实际上我还是喜欢法学的,所以不可能换专业。之后修金融双学位也是这个原因,我这算综合性人才,怎么能算政治不正确的爱好呢?

另外鄙视法学生数学垃圾的,说法学生只会背法条的都收敛一下,瞎贴标签才是政治不正确。

最后

“政治不正确”无非就是不符合主流价值观的事情,但是主流价值观一定是正确的吗?

小白球的哥哥教育小白球说,年轻时要去大公司实习,学习规矩。可是规矩也是人定的,规矩不好不能改吗,规矩不对也要遵守吗?

后来小白球学了“恶法亦法”,体会到法律人为维护法律稳定性,而做出和内心想法不一致的决定时,那种复杂又难以言喻的感情

这些“政治不正确”的爱好并没有碍着任何人,无非都是社会中所存在的偏见:

烫头花臂就不能是个好法官吗?

玩高达的宅男在法庭上就不能据理力争吗?

用freestyle做调解的法律人就不能解决问题吗?

法学生就一定是只会背法条的数学弱鸡吗?

……

马赛克小姐最后补充的一句:

年轻时总想和别人不一样,总想反抗这个世界,做个特别酷的人。

但是真正的酷,

是对不合理的主流一次正当的打破。

 “Young, but I’m not that bold.”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法学生,你有哪些“政治不正确”的爱好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