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先行者曾逆风执炬,面对校园性侵,请别再沉默

作者 | Fay

来源 | 智合LawSchool

2018年年初,女博士罗茜茜曾在社交媒体知乎曝光曾经的导师北航教授陈小武对其进行了性侵行为,“北航教授陈小武性侵”一案立时登上了各大社交网络的热搜顶端,教育部在1月14日决定撤销陈小武的“长江学者”称号,停发并追回已发放的奖金,已责成学校解除与陈小武签定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聘任合同,对校园性侵“零容忍”。

陈小武的风波还未完全平息,2018年4月5日,一位ID为李悠悠的作者在网络发帖,实名举报原北京大学教授、现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沈阳,于20年前在北大教书期间曾经性侵一位名为高岩的中文系95级女生致其自杀身亡。

在智合前些日子推送的文章《校园性骚扰、寒门学子自杀,高校因何变成<狩猎场>》一文中也曾提到,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英美等名校(如哈佛、耶鲁等),维护学校名誉仍是学校职工的第一目标,因此往往校园性侵案会被压在表面的平静之下。

若不是如罗茜茜、李悠悠等人勇敢地站出来振臂一呼,可能更多的伤口与阴暗将永远不为人所知,而那些不配为人师的“教授”和“学者”依然享受着高薪和荣誉。

令人欣慰的是,北航与南大在处理这两起案件时都表现得干净利落,南京大学文学院更是展现出了文人墨客不畏严寒的一身风骨。

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笔者在社交媒体和一些公共平台上,看到了许多匿名者发布自己在大学被性侵的经历,一字一句,都像是一把刀从心间剜出刻骨的血肉来。

濯濯(化名)在微博匿名树洞里写出了自己的遭遇:

我的导师已经四十多岁了,他有老婆孩子,在外人面前他们看起来非常恩爱。我是跟着他做课题才逐渐熟悉起来的,他会非常仔细地教我很多平时课上我不太明白的东西,做项目也会把我带进带出,请我吃饭。一开始我没有意识到什么,只觉得他对我特别好,还很庆幸遇到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导师。

可是后来事情慢慢就不对劲了。他会让我在周末也与他去周边旅游,独处的时候他会时不时地靠近我与我肢体接触。我很反感这样的肢体亲密,于是开始拒绝他带我出去玩、出去吃饭的要求,除了必需的时候都躲着他。

有一个周末,他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病了,希望我能去照顾他。我拒绝了,并表示我可以帮他给师娘致电。他说师娘出去出差了,只需要我帮他把学校食堂他很想吃的一道菜打包回去我就可以走。

“我对你这么好,病了只想你帮我这个忙而已。”他说。

我无奈,只好去买了东西,送到他家中。他家离学校很近,徒步也就十分钟的路程。我到了之后,他已经在门口等我了。他接过外卖放到桌上,我正准备走的时候,他就突然跑过来紧紧抱住我,把我往沙发上推。

我拼命挣扎,抓住什么东西就用力砸向他。他一直在试图压制我,还跟我说他跟他太太已经很久没有性生活,他一点都不幸福,只有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才是快乐的。

但是那些话在我耳边只有恶心。

最后我终于挣开他,头也不回地跑了。

他在学校里一直是个温文尔雅的绅士形象,我也不敢跟学校举报,只能默默咽下了这口苦水。很佩服敢实名举报的那些女生。

而另一位妮可(化名)比濯濯的遭遇更悲哀一些。她在遭遇导师的性骚扰后,向学校举报,却被辅导员质疑是不是她给了她的老师一些暗示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我永远记得当时的辅导员翻了一个不太明显的白眼,略带鄙夷地跟我说:“郑老师(化名)人一直很好的哦,他骚扰你?是不是你自己表露出什么了,还是你太自作多情了哦?”

这件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同学们知道了,以讹传讹,三人成虎,竟然传成了我试图勾引老师获得保研资格。

我真的不懂,明明是他骚扰我,最后却成了我的错。

我把自己关在宿舍里大半个学期,不去上课也不敢见人,我出去的时候也会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就怕有人对我指指点点。

后来放假回家,我妈妈陪我去检查,发现我已经有中度抑郁,于是开始休学。

我现在已经好多了,但是谈起这段经历依然不寒而栗。

其实不止女生面临着遭受性侵的危险,男生也一样。

凯一(化名)选择说出了这件事,是因为受到了最近的武汉理工大学陶崇园坠楼事件的触动。他说,新闻中提到的这样的师生关系很不正常,让他想起了他大学的时候的一个也喜欢让男生们称呼他为“爸爸”的老师。他们当时属于艺术类专业,男生很稀有,这个教电视课程的老师只通过班中唯几的男生的微信好友,完全不加女生,当然也会时不时地请男生们去聚个餐,打个保龄球。

一开始男孩子们还天真地以为这个老师懂得避嫌,可是当他与他们的接触越来越亲密,甚至多次在酒后试图亲吻、性侵他们。

“那时候我才知道,不仅女生需要提防性侵,男生也要注意保护自己。”凯一说,“虽然我毕业很久了,但是心理阴影还是很大。”

佳佳说,她在写毕业论文时曾被室友的论文导师骚扰;

林子说,她在上信息课的时候,她的任课老师一直有意无意地用手搭在她的肩上,甚至抚摸她的身体;

张优优永远都记得她在办公室帮老师批改作业时听到他的那些露骨下流的话。

……

那么多人,都曾遭遇过校园骚扰或者性侵。

通过Google搜索“校园性侵”关键词,我们可以看到许多触目惊心的新闻:“再曝校园性侵案广东教师办公室猥亵两女生”、“美国大学校园性侵案猖獗哈佛大学一年发生33起”、“意大利校园教师性侵学生案频发引发社会关注”和“校园性侵案黑幕更多……每年200学生受害仅50淫师遭解聘”等,而民间团体“妇女权利关注网络”曾在2014年发布报道指出,在中国,校园性侵案官方公开率仅8%,只有3%的政府部门承认辖区五年内发生过校园性侵案件。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鲁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先行者曾逆风执炬,面对校园性侵,请别再沉默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