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贵圈乱不乱 | 律师“性骚扰”案始末,谁都得为自己的行为埋单

作者 / 李娜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一家年收入30亿美元的律师事务所的全球主席将如何下台?Bill Voge因不当性行为从瑞生辞去主席之位给这个问题提供了答案的同时,也为这个故事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从哈维·温斯坦[1]开始,这场滑稽的“游戏”似乎从未停止它的脚步,不知要酝酿多久,也不知应何去何从。数不清的丑闻引发人们对职场性骚扰的关注,而Bill Voge的辞职终于将风暴从娱乐圈、政圈拉到了法律圈——这个对于“丑闻”“风险”控制力度极大的圈子。本文将对于此事件进行剖析,意在给那些对于“性骚扰”不以为意的法律人敲个警钟。

1

走下神坛:精英的下台

Voge的履历显示着他拥有十足的精英人生。

1983

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毕业后加入瑞生

1991

成为瑞生的合伙人

1995

Revenue Hits $260M

1998

成为律所的管委会成员

2004

-2007

被任命为金融项目团队的全球业务总负责人

1998

成为律所的管委会成员

2004

-2007

被任命为金融项目团队的全球业务总负责人

2007

-2008

接任律所金融部的全球主席

2008

再次被任命为第二届执行委员会委员

2013

Revenue Hits $2.41BN

2014

接任Bob Dell作为瑞生全球主席和主管合伙人

2017

PEP Hits $3M

2018

瑞生创收总额首次达到$3BM

2018

3月20日在不当性行为曝光之后,辞去主席之位

信息来源:https://www.thelawyer.com

从引人注目的营业额,到现在离职,这是一段从格蕾丝开始的史诗般的堕落。就像他的前任Bob Dell一样,他同样没有因为带领律所突破历史性的创收而受到称赞。 

长达30年的职业生涯突然中止。这位曾经获得了超过50%的合伙人投票的主席,在案发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他原本的荣耀之地瑞生就成为了他的“前”东家。

瑞生的结论是,虽然Voge的行为不违法,但不再适合担任律所管理者。在瑞生发表的一份声明中,律所认定“这些在个人判断上的失误使得他不能再继续担任主席的职位”。对于任何荣耀的梦想,这都是一个残酷的结局:Voge将被铭记,因为他将瑞生卷入了第一个重大的公众丑闻。

2

忏悔?对不起,我选择不原谅

故事的起点回到2017年9月,Bill Voge曾经发送过大量的文件、邮件与信息给一位非律所女子,并且自愿帮助她加入基督教团体“新迦南团体”[2],他是该组织的董事会成员。

之后二人的联系愈加紧密。双方还曾互发色情图片,这种微妙的关系一直持续。此后,他们不断因私事见面。最开始的时候,故事的女主角对于这种见面都欣然接受,但在男方提出来要在酒店见面后,女方就开始觉得令人难以接受。而后双方关系恶化,女方开始通过电子邮件、短信和电话向Bill Voge的律师、助理、合伙人及他的妻子讲述了这个故事。

无奈的是这种交流并没有为她的处境带来任何改变。当她期望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的时候,Bill Voge显示出了他在这个领域的控制力与影响力。这位女子不但难以寻求救助还处处碰“壁”,如同深渊中的猎物,一位猎人虎视眈眈,一直威胁着她的生存。

令人不可原谅的是,故事的男主角在威胁的同时,还一直在否认整件事情的发生,并要求她停止对于名誉的损害,否则将要以其损害名誉为由将其送进监狱。

事件终于被大量曝光,伤疤和丑陋终究要被揭开,当事人从来不能充耳不闻,Voge也不能长期在皮囊背后躲藏。但他本人态度的转变似乎没有为他带来任何可被原谅的理由。虽然他一再地忏悔[3]

“我非常悲伤,我辞去了瑞生的主席和管理合伙人的职务。”

“我犯了一个的错误,一个让我感到耻辱的错误。我对自己的判断失误深感遗憾,我向我的家人、朋友和同事的不幸和尴尬致歉”

“我的行为的程度远远低于我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一直坚持的个人和职业标准。我对自己的失望愈加强烈,因为这一失误并不代表我是谁,我相信什么,也因为我辜负了我非常珍惜和尊敬的和伙伴。”

一个曝光之前威胁、不承认的人,一个在自己的社交网络没有任何正面回应的人,现在的回应又怎么会期待公众忘记对他之前的嘴脸。

3

“#Me Too风暴”之后的律所应对[4]

在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律师事务所工作的女性中,42%曾遭受过性骚扰,近一半的事件发生在去年。除此之外,据行业研究显示,绝大多数女性律师在工作中遇到了性别歧视的笑话,超过四分之一的人说她们经历过不必要的性关注。

从一个“#”,演变为一场社交媒体的运动,最终扩散到各个领域从而掀起整个社会的审判。“#Me Too”风暴已经跨越了法律边界,使得律所开始重新审视他们对不恰当性行为的处理态度。尽管中国律所很少关注行业内“性骚扰”问题,即使有,更多的也是选择低调处理,但外所的本次风暴,也对内所敲响一个警钟。

不可否认,个人不总是专业的,但在管理层岗位上的合作伙伴扮演着特殊的角色,就必须以身作则。虽然Voge的行为并不是非法的,甚至不与法律行业的任何人直接相关,但它清楚地表明,律师事务所对任何人——包括最资深合伙人在内的不良行为的容忍程度正在降低。就像另一家美国律所的合伙人表示:“这种行为将不再被容忍。”

一些律所正因为类似事情而不断更新他们的政策,或者根据“#Me Too风暴”创建新的计划以加强培训,确保他们的员工知道必要时可以采取哪些途径,来安全地和匿名地提交性骚扰投诉。

McDermott Will &Emery LLP正在努力加强其性骚扰政策,并修改培训内容,包括所有人员的现场培训。

Davis Wright Tremaine LLP对其政策进行了更新,并对领导和员工进行了强制性的“尊重工作场所”培训,并向调查骚扰和歧视投诉的内部调查人员提供了最新的培训。

Orrick Herrington & Sutcliffe LLP在与领导和员工的讨论中,以及其他措施的讨论中,都把焦点放在了这个话题上。

Bradley Arant Boult Cummings LLP也对自己的性骚扰政策进行了评估,并预计在结束其政策后将不会有什么改变,但仍计划在这个问题上进行更多的培训。在2018年,Womble Bond Dickinson也推出了更广泛的培训。

Pepper Hamilton LLP已经将性骚扰预防培训作为其新员工培训的一部分,该律所去年开始为所有员工和合伙人进行进修课程,尽管没有直接回应“#Me Too运动”。

“#Me Too风暴”及此次事件可能标志着律师事务所新时代的开始——在这个时代,客户和潜在雇员要求律所内部政策更加透明。正如SRA的首席执行官Paul Philip说:“公众和业界期望律师诚信守法,维护法治。”

注释:

[1]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电影制作人,在好莱坞曾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因为性侵丑闻缠身,他一夜之间跌下神坛,身败名裂甚至众叛亲离。

[2]新迦南社团始于1995年,当时创始人James Lane在康涅狄格州新迦南的家中主持圣经学习和团契课程,2001年其发展为一个成熟的非盈利组织。其目标是为成员提供一个安全的私密空间,让他们可以在一起讨论他们的缺点,在友谊和信仰中相互鼓励,相互支持,只为成为更好的丈夫,更好的父亲,更好的男人。这个团体在美国各地设立了分会,其成员包括了在金融、技术、咨询和法律等领域达到他们职业顶峰的人。

[3] https://www.thelawyer.com/analysis/

[4]资料整理自:https://www.law360.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贵圈乱不乱 | 律师“性骚扰”案始末,谁都得为自己的行为埋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