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毕业生吾日三省吾身:论文完成了吗?完成了吗?了吗?

作者 | Alicia

来源 | 智合LawSchool

毕业季将至,每天一睁开眼睛,都要接受灵魂三问的洗礼:“毕业论文完成了吗?工作定了吗?脱单了吗?”在得到否认的回答后,三无人员带着一身丧气起床,继续被生活按在地上摩擦。工作可以不找回家啃老,恋爱可以不谈当单身贵族,但是毕业论文不能不写,毕竟几年的学费和青春还是很贵的。于是乎,毕业生们就背负着毕业论文的重担,度过求学阶段最艰辛的一年,并纷纷“患病”。

01

选择困难症之选题目太难了

开题让毕业生们提前感受了mini版的论文之痛。想象中的开题应该是灵感涌动,闭着眼就能想到一个题目,一想到一个题目就能解锁N种写作方法。然而现实是,凭兴趣选定了方向,看了N多本书和N多篇论文,发现该写的都写得差不多了,最后死心重新选择领域,然后循环开始。终于导师都看不下去了,于是大发善心给了个题目或者方向。当自己喜滋滋地捧着被赏赐的题目回去后,才发现简单的几个字,组合起来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围。

02

拖延症之开题不等于开始写论文

好不容易开完题,带着被老师抨击得一无是处的开题报告回来,觉得身体都被掏空了,需要两三个月的静养期。等到导师暗示,差不多可以交论文时,才惊觉自己连论文题目都记不清楚了。于是惶恐地进入论文写作的阶段。

动笔的时候才悔恨不已,当初选题自己脑子进的不是水,是整个太平洋啊。当初选的题目根本写不下去,不是范围太大写出来太空泛,就是范围太小凑不够字数。于是乎只能重新开始选题的工作,然后又绝望地进入开题阶段的循环。

03

健忘症之时间都去哪儿了

在我年少无知的时候,每每看到师兄师姐临近交稿还在改文的惨状时,默默地下了一个永不拖稿的决心。事实证明,确实年纪大了,比较健忘。看着日历上每个月份的论文目标,我很难过地把日历收了起来,并给自己立了个规矩,以后不许在日历上乱涂乱画。

除了交稿前的一个月在紧张有序乱序地码字,之前的几个月在做什么,只能说年纪大了,真的记不清了。原本计划交稿前的半年,第一个月构思,剩下的月份动笔写。没想到只剩下动笔写了,只能说,不逼一下自己,怎么能知道自己的潜力呢。

04

狂躁症之不要再让我想创新点了

写论文就是一个怀疑的过程,怀疑自己的智商,怀疑自己求学的目的,怀疑自己论文的意义。为了坚持论文写作(主要也是没时间了),只能不断地想象自己论文的创新点,告诉自己写的论文是有意义的。然而无论怎么努力,不存在的就是不存在的。当看到答辩申请报告上要求填创新点的五个空,又再次陷入了沉思,忍住砸电脑屏幕的冲动。

05

强迫症之我导回复了吗

终于磨磨蹭蹭地把论文码完,心满意足地发给导师,觉得自己离解放不远了。结果,too young,too naïve,一封框架不行的邮件把一稿打回冷宫。于是乎,开始了论文写作最艰难的阶段——修(重)改(写)。每每发出新的修改稿,都战战兢兢等回邮。不知不觉形成了每过十分钟就要打开邮箱的强迫症。既想得到回复死个痛快,又怕得到回复心碎一地。心疼导师被我的论文伤害,心疼我的论文被导师邮件伤害。等下,十分钟到了,让我上个邮箱先。

06

肥胖症之油腻少女(年)的养成

自从动笔写论文,我对”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话深表怀疑,全都是骗人的!用脑过度吃零食补补,写不出来找点事做吃零食补补。久坐不动,小肚子和下半身肉眼可见地臃肿起来。每天看着电脑,接受辐射的洗礼,一个大干皮也愣是看出一脸油。想象中,经过论文的洗礼,自己会变成一个满腹经纶、气质高雅的女子,后来发现自己想多了,只不过是一个油腻腻,拖着硕大的黑眼圈在图书馆行尸走肉的中年少女罢了。

总而言之,论文就像是一座大山,而且还是海拔在无声无息中不断上升的那种。你写完论文的那一刻,就是你攀上顶峰之时。不过,当你想回到平原时,你会发现已经没有下山的路了,只有在答辩这个炸山炸药的帮助下,你才可以跌跌撞撞地回到平原。祝大家攀上高峰,经住震荡,早日回到人生平坦的大道上,在另外两个灵魂之问的伴随下,快乐地向前进。

还有,奉劝没毕业的娃,要早点写论文啊!唉,算了,我知道你们不会听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毕业生吾日三省吾身:论文完成了吗?完成了吗?了吗?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