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如果把世界交给女性来仲裁,会不会更好?

作者 / 毛姗姗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Pale、Male、Stale,这三个词依旧是目前国际仲裁中的现实格局。据统计,30年来,女性在国际仲裁实践中的比例偏低,在2016年国际商会(ICC)仲裁院1411位仲裁员中,女性为202名,仅占到14.8%,在HKIAC女性仲裁员的比例为17%。

杨玲,香港国际仲裁中心(HKIAC)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在38日的(Women in ArbitrationWIA)会议上如是表述。这也是她提出开展“仲裁女性俱乐部”倡议的原因:“在中国内地,尚无团体或组织关注正在蓬勃发展的仲裁市场中女性从业者的利益,要在世界范围内提高中国女性在仲裁领域知名度,培养下一代领先女性从业者”。

△ 杨玲

而WIA全球的第一场活动,汇集了来自学界、律师界、法务界、司法界、仲裁机构的女性仲裁员们。在这次三八妇女节召开的会议上,“女性力”在仲裁及法律领域清晰地展现了出来。

2016年10月,HKIAC签署《仲裁平等代表权承诺》(“《承诺》”),该《承诺》旨在提高仲裁机构女性仲裁员比例和仲裁员名单的性别多样化。签署“《承诺》”之后,经HKIAC任命的女性仲裁员人数有明显提升——从2015年的7.1%到2017年的16.5%。此外,HKIAC还增加了女性仲裁员的人数,从2016年的9.8%到2017年的17%。

上海政法学院校长刘晓红女士是仲裁圈公认女神,她刚刚在3月7日再次被国际商会仲裁院(简称ICC)任命为“仲裁及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委员会”副主席,她指出:

在我们接到任务在中亚如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等招收ICC国家委员时,被要求只需要女性,这也反应了ICC目前的总目标。

△ 刘晓红

中国仲裁机构的数据也显示了这一趋势,“根据我们上海国际仲裁中心的数据,SHCIA来自全球61个国家和地区共909名仲裁员中,女性仲裁员有144名,占比15.9%,在2015年受理案件当中,女性仲裁员被当事人选定或机构指定的总人次来看,女性仲裁员占比为21.75%,2016年达22.85%,占比高了一个百分点。”来自上海仲裁中心的王唯骏副秘书长说道。

人类社会的文明离不开女性的发展。一个社会中,女性的成功和进步是评判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标志。

不仅是女仲裁员,女律师的比例更在翻倍增长。上海律协副会长、上海市女律师联谊会会长邹甫文提到:“2016年年底上海女律师为3700多名,2017年年底,这个数据超过8000名,并且这几年的增速正在加大。”

“目前我们学校法学院女生比例占到70%。”担任校长的刘晓红补充道。

女法律人池子在不断扩大,国际社会提高女性仲裁员比例的趋势,日渐清晰。

提高女性仲裁员比例,并非只是性别平衡的倡议那么简单。在过往的实践中,女性参与仲裁的优势正在凸显。

2017年,上海国际仲裁中心(SHIAC)的一个庭上,罕见地出现了三位仲裁员全是女性的情形。而每个仲裁案件在SHIAC的要求下需配备两位秘书,两位秘书也是女性。

庭审从上午9点持续到晚上2点。

因案件本身的争议和当事人各自的原因,案件最终未能达成和解。但是超长时间的庭审本身,已经让双方当事人认为自己的诉求得到了最大程度的表达。

其中两位仲裁员,首裁是蒋迎,另一位是刘晓红。这个例子由王唯骏分享,以说明女性仲裁员的耐心。当时蒋和刘晓红也都在3月8日的会议上,她们相互对视一笑。

王唯骏还分享了一个自己的故事。当时她还在做第一任管理秘书,带领新同事在为某个案件做庭审记录。这是一个国际仲裁庭,首裁是德国的一名律师,还有一名边裁也是外国律师,当事人约定的仲裁语言是中文。仲裁庭为两位外籍仲裁员配备了同传,因此导致开庭的时间从下午一直延续到晚上8点。

因为仲裁员的高明使得案件签了和解协议。那天是王唯骏第32个孕周。自6点以后,不断有当事人的代理律师和仲裁庭问她,你饿不饿你要不要去吃饭。“女性仲裁员的坚韧和耐心,最终是会得到尊重的。”王唯骏说。

仲裁“非对抗性”的特点,意在促成双方达成和解,女性的“耐心”、“坚韧”以及在证据发现上的“细致”在此成为优势。

来自台湾的康师傅控股法务部总监黄台英女士介绍了台湾的情况:

△ 黄台英

在台湾,律师和法官、仲裁员都是相对门槛高和垄断的职业,而男性在获得这样机会的时候,很自然地想要权力或者金钱。但为数不多的女性律师或者法官,却很少会受到这些诱惑,第一她没有胆量,更重要的是她也没有这样一个想法。因此,真的会发现女性法官、仲裁员往往更为正直。

我很同意黄女士的说法,相对男法官来说,女法官和女仲裁员要更公正些(比例上讲)。至少在我二十几年的审判生涯中,我的每份判决,每年上百个案件,我从未违背自己的良心和正义作出判决。

十多年仲裁审判经验的范倩法官说。

几乎每位在各行各业身居要职的女性,都会被问到工作与生活的平衡问题。而“平衡力”本身就成为当代女性优秀的标准。似乎,工作做得好,嫁人嫁得好,孩子养得好还只是个及格线,你还得健身练出马甲线和A4腰,你还要会烘焙会做甜点才算温柔贤惠,不出去旅游摄影就不够高级……而法律是需要时间累积的职业,平衡本身对于女性,尤其是妈妈而言,是太难的事情。

对此,几位嘉宾有非常好的建议。

在成为一个独立的女人之前,先成为一个独立的人

“生活的独立和自由一定是更重要的。我们认为女性怎么样,事实上是我们为自己设定的一个枷锁,重要的是自我的成长和发展。你要想清楚,在我成为一个独立的女人之前,我先成为一个独立的人。”

——黄台英 康师傅控股法务部总监

找到一个女性楷模和导师

“作为女性的我们可能没有太多的野心,我们很少会像男性那样,在第一天进所的时候,就觉得有朝一日合伙人就是我的。我们很多时候的想法都是把自己岗位的工作做好。

所以,在这时你需要一个领路人,他可能会跟你说,其实你做得很好,你可以有更高的目标,你可以去争取这个,你一定可以。而当你看到有在天花板之上的女性,事业成功还有两个孩子,对你而言会是莫大的鼓舞。”

——唐汉洁 史密夫斐尔律师事务所

资深律师

找到你真正的热爱

社会给了我们女性太多的标签,但一定不是千篇一律的,有自己的热爱你就会自觉平衡好你的所爱。例如我真的喜欢小孩,因此我生了两个孩子,我也看到了其他的很出色的同事,他们有别的热爱。例如有同事喜欢做指甲,仲裁律师之余是一个很好的手模,有一位合伙人是一名摄影界高手。没有谁规定你一定要事业兼备还要有几个小孩,家里一定要几房几厅。

——唐汉洁史密夫斐尔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

△ 唐汉洁

除此之外,“找个好老板和好团队”、“多进行女性群体的信息交流”等都被视为是提高女性“平衡力”的良方。

一群具有十多年、二十多年职场经验的仲裁员们汇聚在一起,探讨“女性的职业发展和自我成长”这个活动的火爆程度远远超出了活动主办方(HKIAC)直接负责人杨玲的意料。这本身就是WIA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关注“女性与仲裁”。据说,早早有更多优秀的女性仲裁员报名参加WIA第二场即将在北京举行的活动。

这或许,就是“女性力”的力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如果把世界交给女性来仲裁,会不会更好?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