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女律师当妈妈后再也不是女强人了……

作者 / 刘二花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子半岁时,有一天因为各种巧合,只能我自己带他;期间需办理一个非破产清算案件,同时作为大股东的代理人担任清算组成员。

这个案子因为时间拖得奇久,两股东之间积怨太深,清算工作举步维艰,繁琐又漫长,清算会议后来就时常安排在周末,让双方有空吵架。

那天上午,清算组组长说:下午两点开清算会议吧!

我内心OZL,但嘴上坚强地说:今天下午有其他安排,能不能改到周六?

但组长一再坚持,我只好如实相告:下午我得在家带娃。

也管不上什么执业形象了,今天的我不就是一家庭妇女么。

料之外的是,组长说:没关系啊,你把孩子带来就好了,反正今天下午只是初步沟通一下分配方案,股东那边会自己派人过来。

尽管我的内心是拒绝的,毕竟从来没有这样出现在客户或合作方面前过,但我还是去了。既然对方敢让我如此出现,我就当又爬过一座山坡——让自己的形象再多面一点。

于是你能想到,我抱着六七个月的娃,坐在人家偌大的会议室里。一方面是严肃的清算组会议,一方面却是温柔妈妈的形象,两种画风违和地碰撞。

所幸的是,那天小朋友很给力,喝足奶粉就一直酣睡,差不多直到我们议程差不多结束才醒。

更预想不到的是,客户提出一起吃顿便饭,而且我答应了。换做往常,我铁定是心急火燎地赶回家,从违和画风中彻底回归为带娃妈妈。

我勇敢地放任儿子在桌子上作(除了勇敢想不出更好的词汇解释这种行为),但这顿饭却吃得很有人情味。期间,客户丝毫不提工作的事情,聊起了自己的妻儿,说带孩子很辛苦、付出很多,他爱人在孩子三岁前几乎没吃过一口热饭云云。总之,是在各种育儿感的交流中结束了用餐。

这位客户一直让我有一种感动,独立于委托关系之外的对人性的关怀。

当然,说这个事情,不是要鼓励女律师们抱着孩子去开庭、办案,毕竟把工作和生活予以切分,是职场的基本要求。曾经有位女律师说,她在哺乳期间,如果客户相询,从不会告知实情,因为这可能让客户感觉不专业或对案件不上心。

不过,避免与客户有这种“屎尿屁”的交流,是否就一定能更好地维护专业形象呢?

当然是!我曾经是那么想的。

现在呢?我依然那么想。0

 

位思考,我是客户,如果我的服务律师在哺乳期,我实在不敢想象她在凌晨两点钟还在帮我心急火燎地审合同——这非常不人道,因为熬夜是要影响泌乳的。

那么,我会刻意避免这种信息交互吗?不会。

因为人性是美好事物存在的基础。如果客户在电话沟通期间得知我生宝宝的消息,自动分为两派:一派是继续叨叨他的案情,自动忽略这个消息;一派是首先表示祝福,然后询问是否方便办理案件,在征得同意后继续。

我对客户的印象会因此而发生改变吗?当然会。

在此之前我的理念是,只要按约付费、信任律师,他就是优秀的客户。而社会之所以如此丰富多彩,是因为人心;之所以复杂,也是因为人心。我并非要去苛责第一种反应的客户,这不妥当,我们也无权如此。只是人最怕对比,两相比较,后者明显多了不少人情味,或者说情商高了一些。

那么,回到前文,哺乳期非要审合同到凌晨两点怎么破?

唯一办法是,避免如此。

4

人的天职是做好母亲,律师的天职是服务客户,让两种天职去打架,不人道。

所以,对于已经委托的案子,我会如实告知客户因为生娃而不能继续办理案件的情况,同时安排好接洽的同事。如果不是特别着急的案件,会表示晚一段时间再进行委托处理。客户一般都会表示理解,问题并没有那么难解决。

只是当我们临出门要赶去开庭的那几分钟,孩子却在慢慢吞吞地要求抱抱,在我们刚换上的真丝白衬衫上蹭出几道明显的口水渍,内心仍然有一种煎熬,一种夹杂着幸福的煎熬。

当然,也曾因为错失了孩子成长的一个小阶段而失落。孩子的成长是不可逆的,除非做全职妈妈,否则总免不了这种失落。为减少这种失落出现的频次,唯有多陪伴。

然而,人的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当陪伴的时间长了,留给案子的时间必然就少了。这是一对几乎不可调和的矛盾,因为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

工作与孩子,此消彼长。

于是,只有去克扣其他时间,比如睡眠。比如我行文至此,正值凌晨两点十六分。

相信每一位在律师执业生涯中的妈妈,都有过这种经历吧!

管你是否走路带风,不管你在庭上如何碾压对手或被碾压,在打开家门、换下拖鞋、脱下外套时,当孩子向你扑过来,你便只有一个身份:母亲。

不是什么改变了你,而只是,某种原生力量的崛起。

故而,在外人眼中,会觉得如何了不得,做律师风生水起,做妈妈也毫不逊色。

个中滋味,恐怕也只有当事人了解。

似乎做了妈妈,她们便是超人,不再是女强人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女律师当妈妈后再也不是女强人了……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