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上海自贸区四家联营 | 大格局下,内外资所的合作与博弈

作者 / 王骋远 林戈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2018年2月8日,北京观韬中茂律师事务所与澳大利亚亚司特律师事务所(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联营办公室开业仪式在上海金茂大厦举行。继奋迅和贝克麦坚时、瀛泰和夏礼文、福建联合信实和霍金路伟之后,上海自贸区内第四家中外律所联营办公室诞生。

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和中国的经济中心,其务实的海派文化氛围浓厚,开放性和包容性使其具备了较强的吸引力,加之上交所的设立,使其在资本市场、跨境并购等业务领域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涉外法律服务的需求巨大。上海自贸区的先行既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当然也要归功于上海司法行政机关和上海律师事务所的通力合作。

2017年4月1日,国务院印发的7个新设自贸试验区总体方案,于此辽宁、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陕西均开设对外贸易的试验窗口,足见我国企业“走出去”的心情之切,国家政策扶持力度之大。大格局铺设下的布局,律师事务所们都跃跃欲试。本文就对自贸区大格局下的内外资所合作和博弈,以及中资所的国际化道路作简要分析。

01

联营互补模式下

的观韬中茂和亚司特

2008年5月,观韬中茂和亚司特律师事务所(Ashurst)达成了联盟,这种联盟不是“瑞士法人结构”下的联盟,而是纯粹的协议安排下的联盟,且这种联盟是排他的、独家的。这意味着,观韬中茂在国际上只有亚司特这一家联盟律师事务所,而亚司特在中国也只有观韬中茂,这意味着双方在业务合作中享有绝对的优先级。

2017年5月底,双方的联盟协议到期,观韬中茂的管理层前赴悉尼,与亚司特续签第四期联盟协议,有效期长达6年。2018年,已是观韬中茂与亚司特联盟的第十个年头。

有关观韬中茂和亚司特在中国的业务情况,可参见2018年的钱伯斯榜单。可以看出,双方的优势业务领域契合度很高,实力对等下,合作的空间很大。

笔者认为,联营的优势在于:一方面,内外资所可互相利用品牌效应,吸引更多高端客户并提供更加便利的“一站式服务”。观韬中茂和亚司特的联盟和联营会带来更多潜在机会,让有“走出去”需求的中国企业感到放心,想要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方放下戒心。因为大量中方客户比较担心的是律所的跨境服务专业度以及收费标准,而外资客户则是对中国内陆不时更新的各类暂行条例、政策感到无所适从。

另一方面,他们的“结合”也会让内外两种不同的管理模式和人才培养理念相互借鉴和融合。联营政策的出台让内外律所相互学习,尝试探索本土化与国际化的有效结合。

在2月8日的开业仪式上,观韬中茂管委会联席主任盛雷鸣和崔利国均表示,亚司特的法律服务能力、全球覆盖网络和管理理念令人印象深刻,双方的强强联合,势必能把联营办公室做好做强,为中外客户提供一站式高效优质的法律解决方案。

在自贸区政策扶持下,中外两家律所实际上仍然承担的是分割的法律责任。各自拥有各自的意见签字权,中资所仅可以对境内业务提供法律意见并背书,而外资所也只能对境外业务承担责任。并且,因为不是独立的法律实体,无法拥有独立的账户进行日常的财务运营。毕竟自贸区前期试点和联营律所还比较少,诸如此类实践操作中的政策调整是后期立法需要快速跟进和完善的。

02

内外资所

Case by Case的合作模式

根据2017年9月的司法部第175号公告,有223家外国律师事务所驻华代表机构通过2016年度检验,获准在中国境内执业,提供境外法律服务。以下是智合统计的外资律所驻华机构的地域分布和国别分布。

除了贝克麦坚时、夏礼文、霍金路伟、亚司特之外,剩余两百多家外资办事处在对待与中资所联营的态度上则还有待观察。笔者作为中资所代表与外方洽谈联营事宜时,常感觉中资所深耕国内市场,客户对外商业活动需求旺盛,喜欢“主动出击”;而外资所因为管理体质和办事机构性质,则比较谨慎。从大环境来看,外资所在全球市场吞吐沉浮几十甚至上百年,经验老道、技术娴熟,许多中资企业的大型海外项目还需外资所来操刀,于是,双方在许多情况下就会采取Case by Case的个案合作模式。

某位中型美国所的合伙人曾坦言,互相推荐客户和业务是建立合作的基础。在此之上,双方团队的工作效率及风格也十分影响合作氛围,外资大所固然精英闪亮,但是收费较高、交流起来与中国文化有所差距也会让客户和合作伙伴感到不舒服。内外资所合作的大前提应该是默契,即便是舶来的西方法律服务机构,适当懂得中国国情,才能让项目更加顺利地完成。

区别不同外资所的国别及规模大小,在问及联营事宜时,有的外资所“既害怕又兴奋”。曾于2015-2016年政策刚刚推行时就上会讨论过,只因决策层的利益权衡和品牌选择需要更多时间。有的所则是“不主动也不拒绝”,提出业务合作譬如ODI(outbound direct investment)、红筹上市项目自然热烈欢迎、多多益善,但对更高层面的战略合作则比较冷静。毕竟没有任何业务开展的纯粹战略合作(或者备忘录)几乎等同于废纸一张。有的律所则是“冷若冰霜”,主要是其辐射区域不大,或者驻华业务比较单一,驻派办公室人员很少也没有话语权,内资联营的议题上没有讨论的空间。

卡控预算红线是决定否与内资所合作,以及合作方式的核心要素。外资所中从华尔街律所、英国“神奇圈”、Vault中排名前十的律所到三四线中型所不一而足,体量规模、业务消化能力及时间成本是决定内外资所处于竞争还是合作关系的重要因素。仅以美资所为例,一线大所的普通associate每小时的收费有可能会高于三线律所的junior partner,而非英美传统大所的欧洲大陆律所或是日韩、东南亚律所的收费标准对其客户来说则显得亲切很多。这样的差异下,外资所在寻找内资伙伴时也要计算性价比。

保持Case by Case 的好处对中外资所来说都是显而易见的,即成本低、效率高、产出快并且拥有独立性。很多外资所不愿意张扬宣称与XX中资所的合作,主要也是怕自身品牌受损。 中资所的好处则多体现在学习高级的法律文书制作流程,以及大型项目交割过程中的技术操作。

Case by Case的不足也很明显,某种程度上就像是打游击,有项目则合,没项目就分。这样的合作模式没有长远的规划性,比较像是吃快餐。对于各自律所的中国业务开展的长远规划来说,都没有特别大的帮助。

03

中资所的国际化道路

早年间,中资所尚缺乏涉外商务法律项目执业经验,曾扮演过外资所的“橡皮图章”,即为法律上规定不能从事国内法律服务的外资所签字背书承担责任。进入90年代之后,数千亿外商投资涌入中国,中资所快速成长吸收,在外商投资、跨境并购、境外IPO等领域累积了宝贵交易经验,并不再满足于做形式工作。进入WTO后,外资法律服务机构的设立速度打破了内外资所相互依靠的平衡。

时至2018年,从人数规模来看,目前中资所中已不乏千人大所,尤其是北上广深地区,更是大所、强所云集之地;从业务来看,从事高端商事业务、涉外业务的中资所早已遍地开花,中资所再也不是缺乏办案经验的“橡皮图章”,专业化、流程化、信息化运营已成为大势所趋;从品牌价值来看,以金杜、大成为代表的中资所在“Acritas精英律所品牌指数”中长期榜上有名。

根据2017年汤森路透ALB“中国国际30强”榜单,单纯从人数规模来看,外资所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办公室人数并不多,团队较为精干,与当前日益扩张、动辄几百上千人的中资所相比,相距甚远。

在立足国内市场之后,放眼全球应是中资所的下一步战略目标。目前来看,中资所的国际化道路有六种不同的模式:

第一是坚持以“直投”模式进军国外法律市场,即直接在当地选址、注册开设办公室。

国内目前的综合性大所,例如金杜、中伦、君合等均采取了这一模式。

第二是以“瑞士法人结构”(Swiss Verein Structure)与国外律所加盟。

“瑞士法人结构”为不少大型英美律所和一些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在他们全球扩张的历程中采用,中资所中最著名的便是“金杜联盟”“大成联盟”。各个加盟律所在同一名称下都保持一定程度上的独立性,相互不存在委托代理法律关系,不用为联盟内的其他成员的债务或责任承担连带责任,整个Verein内部分权管理,分散控制(decentralized),只接受成员单位所在国的法律管辖。

第三是与外国律师事务所联盟。

这种联盟不是“瑞士法人结构”下的联盟,而是纯粹的协议安排下的联盟,且这种联盟是排他的、独家的。就像观韬中茂和亚司特。

第四是加入国际律师联盟,与组织成员合作。

中伦文德为例,2010年4月,中伦文德正式加入INTERLAW国际律师联盟,中伦文德是目前为止在中国大陆唯一一家加入INTERLAW的律师事务所。再如君合,是两大国际律师协作组织Lex Mundi和Multilaw的中国合作成员,同时还与亚欧主要国家最优秀的一些律师事务所建立Best Friends协作伙伴关系。还有段和段,2006年参加国际律师事务所的联盟US LAW NETWORK,以美国所为主,在此平台上大家互通有无,交流信息,进行业务上的合作。

第五是吸引当地小型律所加盟。

在这一模式下,对外使用中国律所的品牌,对内双方财务彼此独立。每笔业务收入都以加盟律所的贡献率来进行共享。

第六是吸收合并当地一家中小型律所。

在这一模式下,外国律所直接吸收为中国律所在当地的办公室,统一使用中国律所的品牌,由中国律所统一管理。

40年吞吐沉浮,中资所再也不是当年的新生儿,成长为全球巨擘是不可阻挡的潮流,但中资所也需意识到,单纯在境外开设一家分所并不难,最难的是真正融入当地的语言和文化,参与到当地的经济生活中,否则即便开设了分所,也很难承接一些诸如商事交易、并购交易这样的高端业务。中国律所目前在全球范围内稍显弱势,在境外开设分所、设立联营所只是国际化的第一步,更为重要的是让中国企业信任中国律所的法律服务,并在国际律师组织中拥有话语权。

责编/Ethan 编辑/Angie  分类/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上海自贸区四家联营 | 大格局下,内外资所的合作与博弈